第34章 情敌

上一章:第33章 不正经 下一章:第35章 心意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xiangyeyuchao.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只听说话的语气就知道他们两人到底是谁不正经。

孟丞说话呼出的热气喷在简时安的脸上, 看着孟丞近在咫尺的脸, 他心重重地一跳。

两人的距离太近,简时安抬眼望进孟丞那一双眼,一瞬间有种心神要被他眼睛吸进去的错觉。

简时安目光往下,从孟丞的眼睛游离到他的鼻子,最后停留在他的嘴唇上。

他们的距离真的太近了,简时安觉得只要自己嘴唇轻轻往前送一点, 就能亲上孟丞的。

静默了片刻,简时安抬手抵住孟丞靠过来的肩膀, 手下微微用力把人往后推,嘴里还道:

“别靠这么近, 快看成对眼了。”

简时安有些不自在。

确切的说, 他最近和孟丞单独待在一起的时候,经常会因为孟丞的一句话或一个小动作而觉得莫名不自在。

这种情况以前没有出现过, 简时安仔细想了想,最近孟丞除了特别爱对自己搂肩环腰之外, 没有其他特别的举动。

所以最近他会觉得不自在的原因很大部分是在自己身上, 是他自己心态不知道什么时候发生了微妙的变化。

可是为什么?到底是哪里不对劲?

简时安刚开始推孟丞的时候他没有动,听了简时安的话后他才缓缓直起身子,心想——

看成对眼有什么用,有本事看对眼啊!

孟丞看了简时安一眼, 就见他微微皱着眉一脸‘我在想事情’的表情,最后忍了忍,还是没有跟他讨论‘对眼’这个问题。

顿了顿, 孟丞看简时安,:

“你要是不想提前回南枫市也行,但是要注意安全,要出门跟我说一声,好不好?”

孟丞的语气越说越轻柔,最后一句‘好不好’问出来之后眼里的温柔仿佛要溢出来。

简时安还沉浸在到底是哪里出了问题之中,也没有听清楚孟丞到底说的是什么,听到一句好不好敷衍的点点头:

“好。”

孟丞看他这不上心的模样,忍不住抬手捏着他的脸轻轻往外扯,问:

“你听我说什么了吗就好?”

简时安吃痛,皱着眉偏头看他:“我听到了,你干嘛。”

孟丞又捏了捏才松手,挑着眉问:“我刚才说什么?”

简时安伸手摸了摸自己被捏了一下的脸,有些不满:

“你说我不用先回南枫市!”

孟丞点头:“还有呢?”

简时安:“……”

后面半句简时安就听到好不好三个字了。

瞧着简时安的表情,孟丞在心里叹口气,又重复一遍:

“你不要一个人出门,要去哪儿跟我说,我和你一起。”

简时安听后点头:“好。”

有些人,表面上在点头,心里想的却是——啧,你这是把我当儿子养呢?

…………

在新柏市发生的事情孟丞也跟孟添清说了,让总部那边也有一个心理准备。

孟添清在挂了孟丞的电话之后就沉着脸打电话,让人好好查。

简时安和孟丞来新柏市的第五天,生活家旗下的童装质量不过关、使得多名孩童住院的事情在事发一周后,终于被媒体爆了出来。

一同被曝光的还有他们的产品质检报告,报告上后面是是明晃晃的‘不合格’三个字。

儿童的安全问题一直是被众人非常重视的社会问题,作为国内知名的大企业,被爆出这种消息,对生活家的形象是一个很大的打击。

在被爆出来的当天下午,简时安就听其他人说——

新柏市中生活家的几家门店已经是门可罗雀了。

简时安用手机看了看,果不其然生活家的股票也有下跌的趋势。

趁着生活家自顾不暇,简时安和孟丞这边也在积极筹备新店的事情。

消息被爆出来的当天晚上,简时安他们已经敲定好正叫人装修设计的门店玻璃被砸,原本光可鉴人的大理石地砖被砸了裂了几块,地上还被泼了血。

大早上的,把装修师傅吓一跳。

等简时安和孟丞他们赶到门店的时候,就见里面一片狼藉,碎玻璃撒了一地,不知道是什么血泼了一地,已经干了变成了黑红色。

满地的玻璃混着这么多血,空气中还有难闻的血腥味,不知道的还以为这是凶案现场。

和简时安他们一起来的路晟鸣避开满地的玻璃渣,蹲下|身摸了摸已经干涸的血迹,然后放在鼻子下闻了闻。

没一会儿路晟鸣松了一口气,直起身看简时安和孟丞,道:

“是鸡血和狗血。”

虽然知道这么大面积不可能是人血,但是听路晟鸣这么说简时安一直紧绷的神经还是放松了一些。

早上商场没有什么人,除了简时安他们一行人之外只有物业安保和姗姗来迟的商圈的责人,看到这触目惊心的景象,负责人双眼一睁,狠狠地倒吸了一口凉气:

“怎么回事?怎么会这样?”

孟丞听后转头看他,面无表情开口:“你问我们?”

把门店租给孟丞他们公司,商圈不但收取了高昂的租金,还有收了不菲物业和安保费,然而现在却发生了这种事,怎么看都是他们商圈的责任。

对上孟丞的眼神,负责人愣了愣,随后讪讪笑了笑,赶紧摆手:

“不是,我不是问你们,只是我们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以前从来没有出现过这种情况,你看……”

在孟丞的目光下,负责人的声音越来越低,最后直接没了声音。

底气不足。

孟丞移开目光,淡淡开口:

“行了,我们不是过来听你们找借口的。”

负责人一听这话,立马道:

“孟先生你放心,我们肯定给你们一个交代。”

说完之后他转头看身后的保安,呵道:“杵在这里做什么?还不去查到底怎么回事!”

随即他又看孟丞,笑得小心翼翼:“这里我们可以帮你们清理,再给你们换上新的玻璃。”

他们合同都签了,钱也拿了,他怕孟丞这边因为这件事反悔不租了。

毕竟还没开业就被人泼血见红,怎么想都不吉利。

而且这件事是他们的失误,他们还不能追究孟丞他们毁约,说不定还要赔一笔钱……

听了负责人这话,简时安看了旁边的市场经理一眼。

感受到简时安的眼神,市场经理了然,几步走上前到负责人面前停住,一脸严肃:

“关于店面的问题,我想我们双方还需要沟通一下。”

这个时候就是他出马的时候了。

这件事不管是谁做的,他们的合同都需要聊了聊,关于租金的问题……

…………

留下市场经理几人处理剩下的事情,简时安和孟丞他们先离开。

简时安和孟丞并肩走在前面,路晟鸣他们稍后两步跟在后面。

走了几步,简时安忽然开口:“又是生活家的人做的?”

孟丞:“狗急跳墙了吧。”

生活家现在的情况本来就不容乐观,儿童服饰质检不合格这件事一直在发酵,现在已经波及到他家的其他产品了。

其他产品也被有关部门盯上,工厂被突击检查……

尤其是其中一位受害者家长微博发声之后,很多人已经开始自发抵制生活家的产品了。

生活家现在的情况,比简时安他们事先预想的还要严峻几分。

在这个关头,唯你要在新柏市开一家自己的门店,无疑是在生活家的伤口上撒盐、心口上插刀子。

所以他们能做出泼鸡血狗血这种恶心人的事情也不足为奇。

只要‘唯你’的门店晚开张一天,他们就多一天缓冲时间,所以是能拖一天是一天。

孟丞看简时安:“新柏这里已经没什么事了,明天我们就去横扇市。”

横扇市在新柏市的旁边,是省会城市,家具行业中,也是属于生活家一家独大的城市。

简时安听了之后点点头,没有说什么。

路晟鸣就走在他们身后,把他们的话也听了个大概,再联想这几天发生的种种,也明白过来是生活家在背后下黑手。

想到这里,路晟鸣忍不住走上前,偏头看简时安就和孟丞:

“去横扇市也不安全吧?”

简时安和孟丞说话也没避着其他人,所以路晟鸣听到了他们也不意外。

孟丞看了路晟鸣一眼,问:“你害怕了?”

虽然简时安迟钝,但是这不影响孟丞的心里把路晟鸣当成了情敌。

路晟鸣听后老实地摇摇头:“没有,我就是担心学长你们。”

简时安忍不住问:“你不怕?”

路晟鸣:“感觉对方针对的是你们,而不是我们这些小员工。”

毕竟他们这些小员工伤了一点,并不会影响这次的计划的进程。

简时安觉得路晟鸣这个学弟,正经对人挺好的,他脸上的关心不像是作假。

对路晟鸣笑笑,简时安开口:“放心吧,没事的。”

听了简时安的话,孟丞紧接着道:“时安身边有我跟着呢。”

孟丞那意思——我在,不用你操心。

路晟鸣愣了愣,看看简时安,再看看孟丞,忽然笑了。

孟丞见他脸上的笑容,眉梢一扬:“笑什么?”

路晟鸣听后摆了摆手,笑着解释:“没,就是觉得学长们的关系和传闻中不一样。”

简时安和孟丞都知道这传闻是怎么传的,以前简时安都不在意,毕竟身正不拍影子斜。

不过现在听路晟鸣这么说,简时安心里莫名在意,于是忍不住问了一句:

“你所听到的传闻中,我们的关系是什么样?”

孟丞听了偏头看了简时安一眼,有些意外——

这人什么时候对这种问题感兴趣了?

路晟鸣避而不答:“我都是在论坛上看到的,感觉都是胡乱传的,当不得真。”

简时安:“你也知道是当不得真,说来听听也没事。”

见简时安见此,路晟鸣没办法,看了孟丞一眼,最后才道:

“论坛里面说学长你们是校草,年年都拿奖学金,还住一个宿舍,只不过你们的关系不太好……”

说到这里路晟鸣停顿了一下,见两人没有生气,这才继续说:

“还说你们都喜欢那个姓白的校花,是情敌,所以互看不爽什么的……”

等路晟鸣说完之后,孟丞点点头:“嗯,除了最开始的半句是真的之外,其他的都是胡编乱造的。”

简时安听后看他:“你是在变着花样夸自己又帅成绩又好吗?”

孟丞和他对视,一本正经:“我这是在夸你呢。”

简时安:“没听出来。”

孟丞:“那我重新夸夸你?“

简时安:“这就不用了。”

孟丞:“那你夸夸我?”

简时安:“啧,你脸皮还挺厚。”

两人又开始你一句我一句的让旁人插不上话,路晟鸣看了他们两人一会儿,忽然低头笑了。

说实话,在进公司之前,对于论坛上言之凿凿的爆料,路晟鸣是深信不疑的。

包括进了公司之后,周围的同事也在明里暗里表明简时安和孟丞两人的关系不好,让他不要去招惹市场营销部的人之类的。

路晟鸣也以为孟丞和简时安不合。

不过这个想法在这次和两人一起出差的时候就慢慢改变了。

他们接触得不多,但是路晟鸣想——

这两人之间的关系要是算不合的话,那他就不知道‘合’是怎样的相处模式了。

他之前在电梯前给简学长送药的时候,余光扫见的孟学长的眼神,原来不是他眼睛出了问题看花了眼。

孟学长看简学长的眼神,有时候真的是带着浓浓的占有欲,还有没有完全掩盖住的……情意。

比如现在……

路晟鸣看着若无旁人地说着话的简时安和孟丞,仿佛在他们的周身看到了无形的屏障,那屏障隔绝了除他们两人以外的第三个人。

瞧着这两人的状态,路晟鸣低头掩盖住眼里的情绪,笑自己之前是想太多,白担心。

上一章:第33章 不正经 下一章:第35章 心意
热门: 偏爱 前妻修罗场 亿姐升职记 小圆满 武破九霄 刑侦档案 流氓高手 欢迎来到童话世界 透视神医 桃花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