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4章 同居

上一章:第23章 晚餐 下一章:第25章 暧昧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xiangyeyuchao.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听了孟丞的话, 简时安没忍住笑了, 随后道:

“杀人犯法,我家楼高,到时候你就站在我家阳台, 喝矿泉水配西北风吧。”

孟丞也收了脸上恶狠狠的表情, 跟着笑:“西北风配矿泉水, 这是什么新菜单。”

简时安:“简式独家菜谱, 绝无二店。”

孟丞听了,抬手摸上他后腰,一边把人往前推一边笑着开口:

“就你这一家店都快要开垮了,还分店呢, 赶紧去看蔬菜吧大厨。”

简时安撇了撇嘴, 反手拍下孟丞放在后腰的手, 道:

“我又不会跑路,你别推我。”

……

等两个什么都不懂的人从超市拎着两个袋子出来的时候, 时间已经过去快一个小时了。

一边往停车的地方走简时安一边忍不住在心里叹气——看样子今天是逃不掉了。

孟丞把东西放在后座,转头看见简时安的表情,没忍住笑了,最后还是开口道:

“不会真丢给你一个人做的。”

简时安听后双眼一亮,问:“你做?”

孟丞原来还会做饭, 这么全能的吗?

孟丞:“我给你打下手。”

简时安:“……”

孟丞拍拍他肩膀,笑:“别担心,不行我们还可以上网查菜谱。”

孟丞:“第一次尝试,味道不那么好是正常的, 慢慢来。”

简时安实在不知道孟丞为什么要放弃外面专业的大厨而非要自己做,不过都到这份上了,菜都买了,总不可能扔了。

…………

等简时安开了门,两人一前一后的进了屋,简时安把袋子放地上,对后|进来的孟丞道:

“换不换鞋都行,要是换的话拖鞋在左边,你自己选一双换上就行。”

这还是孟丞第一次来简时安的家,听后收回打量的目光,眉毛一挑,弯腰的同时问:

“我还是换吧,随便穿吗?”

孟丞刚打开鞋柜门,下一秒简时安的头就靠过来了,伸手拿了一双拖鞋放他脚边,开口道:

“我就随口客气一句,我家常年没外人来,就两双拖鞋,你也没得选。”

简时安的头发有点长了,弯腰给孟丞拿拖鞋的时候脑袋离孟丞又近,所以这一来一回他的头发就不可避免地扫到了孟丞的脸上。

简时安动作很快,头顶上的发尖扫过孟丞的眼睑,让他条件反射地眨了眨眼。

有点刺刺的痒。

还没等孟丞反应过来,简时安的脑袋已经离开了。

孟丞直起身子回过神来,‘没外人来’这四个字让他心情愉悦,道:

“没事,我也不挑。”毕竟他不是外人了。

换好鞋拎着食材跟着简时安往厨房走,孟丞一边走一边打量他家,口中说道:

“家里布置得还挺好的。”

虽然简时安是一个人住,但是家里也收拾得井井有条,连沙发上的抱枕都是摆放地整整齐齐的。

听了孟丞的话,简时安知道他心里想的是什么,于是主动开口解释:

“我要上班,在家的时间少,就休息的时候打扫一下,要是忙的话就请家政。”

把食材放料理台上,孟丞点头:“这样挺好的。”

简时安低头看着品种齐全的食材发愁,头也不抬的开口:

“冰箱有水和饮料,你要是渴了的话自己去拿,吃饭还早,你可以去外面等,好了我叫你。”

孟丞:“你一个人可以吗?”

简时安:“你又不会做饭,来也没用。”

两个都不会做饭的人凑在一起,并不会起一加一大于二的效果。

对于简时安的安排,孟丞没什么异议,他耸了一下肩,随后走到冰箱前,准备喝点水。

等打开冰箱看到里面的东西后,孟丞没忍不住‘啧’了一声。

硕大的双开门冰箱,里面除了摆了几个橘子之外就全是水和饮料。

孟丞低头一看,就见冰箱门上还放着几罐啤酒。

拿起啤酒看了一眼,孟丞忍不住笑了,冲着简时安扬了扬手中的啤酒罐,调侃:

“你家里竟然还有这么多啤酒,就你那酒量得喝到什么时候?”

简时安头也不会、回:“你管我,给我也拿瓶水。”

孟丞听后把啤酒放回原位,拿了一瓶矿泉水,关冰箱的时候他还仔细看了一下这矿泉水的保质期,看过期没有。

把水拧开递给简时安,孟丞忍不住道:

“你这冰箱,也太空荡单调了吧?”

就那几个橘子,他目测也是放了几天了。

孟丞都怀疑他平时休假的时候在家是吃的什么。

简时安接过之后本想拧瓶盖,结果发现这一步孟丞已经代劳了,于是他仰头喝了几口,然后随手放旁边。

简时安:“我又不在家做饭。”

孟丞默默的地拿起简时安喝过的矿泉水,没有立即喝,而是问:

“你休假吃什么?”

简时安用看傻|子一样的目光看他:“外卖啊,或者出去吃。”

孟丞:“那你冰箱的橘子呢?感觉已经放了好久了。”

“哦,那个啊。”简时安道:“那橘子不是买来吃的,是放冰箱除味的。”

说完之后简时安还看孟丞,问:

“你刚才开冰箱的时候难道没有闻到一股淡淡的橘子香?”

孟丞有些迟疑:“有吧……”

他刚才被简时安冰箱里面的单调震惊到,其实并没有注意到什么淡淡的橘子香。

不过既然简时安说有,那就有吧。

简时安在用手机上网查菜谱,孟丞在他身边站了一会儿,随后想起来一件事,于是问他:

“对了,你养的兔子呢?在哪儿?”

听孟丞说起兔子,简时安也不查菜单了,双眼亮了亮:

“对了,还忘了带你去看小白和小雪!”

说完之后简时安就领着孟丞出了厨房拐去阳台,嘴里还不停地夸着小雪和小白是多么可爱。

孟丞见简时安说起小白和小雪时的滔滔不绝和眼里的笑意,心里有些不是滋味,心想——

不过是两只兔子,能有多可爱?至于这么夸么?

孟丞一个成年人,跟两只兔子争风吃醋不说,还不能表现出来,心里既吃味又憋屈。

孟丞喝了一口一直拿在手上的矿泉水去心里才平衡一点。

怀着这样的心理,所以孟丞见到阳台上笼子里挤成一团的小白和小雪,开口的第一句话就是:

“我去,这么肥的吗?”

简时安脸上的笑意明显一僵。

孟丞盯着两只兔子仔细打量了一番,最后还是觉得这就是两只普通的兔子,不至于被简时安夸出花来。

简时安看着孟丞,一脸认真:

“小白和小雪不算胖的,就是怕他们长得太快,我都没有敢喂他们吃饲料什么的,一直是买的蔬菜和水果干。”

孟丞听后转头看简时安:“他们还吃水果干,你自己都没有吃这么营养均衡吧?”

说完之后孟丞还抬臂虚虚地环了一下简时安腰,随后又很快松开。

简时安被他突然的搂腰弄得愣了一下,转眼还没来得及问他做什么,就听孟丞认真道:

“我觉得你腰上的肉还没两只兔子腰上的肉加起来多,你对自己还没对它们好。”

简时安听后沉默了几秒,然后也同样认真脸看孟丞:

“兔子……有腰吗?”

简时安的重点偏得不是一星半点。

孟丞:“……”

又仔细打量了一下两只兔子,最后孟丞正色:

“有吧,前肢以下全是腰,宁人羡慕嫉妒恨。”

简时安被他一本正经过的胡说逗笑了,然后蹲下|身打开笼子,抱出一只兔子,仰头对孟丞道:

“这是小白,真不算胖。”

兔子胆小,见到孟丞这个生人有点害怕,就一直抖着耳朵往简时安怀里钻。

孟丞也蹲下|身,伸出手不轻不重地捏了捏小白的耳朵,又戳了戳它圆|滚滚毛茸茸的肚子,忍笑开口:

“是不胖。”

简时安笑:“是吧,我平时……”

孟丞又补充:“不算太胖,只会有点肥,红烧都不用放油了。”

简时安和小白听了孟丞的话,一人一兔都在愣在原地了——红、红烧?

回过神来,简时安默默把怀里的小白往后藏了藏,面无表情看孟丞:“你是魔鬼吗?”

孟丞:“不是啊。”

他只是一个被羡慕嫉妒冲昏头的男人罢了。

简时安的话像是提醒了小白,在他怀里的小白四条小短腿突然开始疯狂划动,挣扎着要从他的身上下来。

赶紧松手把它放回笼子里,简时安看着笼子里面相依为命瑟瑟发抖的两只,哭笑不得地看孟丞:

“你吓着它们了。”

孟丞看着笼子里面的小白和小雪,还有些不解:

“我就是开个玩笑,它们怎么吓成这样了?”

看这两只这幅样子,孟丞都要怀疑它们是成精听懂他刚才的话了。

简时安:“可能是感觉你不好惹吧,而且兔子本来就胆小。”

起身从旁边的迷你冰箱里面拿出一点青菜放笼子里,然后他对孟丞道:

“你慢慢玩儿,我去做饭。”

再不开始准备,他们两人今天就真的只能矿泉水配西北风了。

说完之后简时安还不放心,回身指着笼子看孟丞,强调:

“不许打它们的主意!”

孟丞见此笑笑,也跟着起身:“我本来就没打它们的主意,我帮你。”

孟丞一直打的都是简时安的主意。

简时安:“你不看兔子了?”

孟丞一脸认真答:“我比较喜欢吃兔子。”

简时安叹气:“小白和小雪那么可爱,你怎么就只想着吃了呢?”

孟丞答得飞快:“因为嫉妒。”

简时安:“嗯?”

对上简时安疑惑的目光,孟丞理直气壮:“嫉妒它们比我可爱!”

简时安听后好气又好笑,问:“孟丞你幼不幼稚?”

嫉妒两只兔子可爱,亏他说得出口。

孟丞:“不幼稚啊。”

见他那样,简时安被他逗笑了,笑着摇摇头去厨房。

孟丞走在他后面,走了没两步又停住脚步,转头看了阳台上的小白和小雪一眼。

两只无辜的兔子被他一看,从笼子的右边挤到了左边,瑟瑟发抖。

见此孟丞才满意的点点头,跟着进了厨房帮忙。

在进厨房之前,孟丞还不忘把手里剩下的矿泉水喝完。

…………

一个多小时之后,时针已经转过了九点,简时安和孟丞两人分别坐在餐桌的两边,看着桌上的菜,两人陷入沉默。

不知道过了多久,还是简时安率先打破沉默,他看了孟丞一眼,试探着开口:

“要不……咱们还是叫外卖吧?”

孟丞看着桌子上已经看不清原材料的几道菜,眉宇间全是纠结,疑惑开口:

“到底是哪里出问题了呢?”

明明都是跟着菜谱走的啊……

简时安孟丞的疑问,耿直开口:

“我们刀工不如人家,火候没掌握好,调料的量也不对……”

简时安还没有总结完,就被孟丞揉着太阳穴打断了:“别说了。”

两人忙活了快两个小时,竟然除了米饭之外没有哪一道菜能下咽。

土豆丝粗细不一,有的已经糊了,大块的还没有熟。

紫菜蛋花汤倒是熟了,可是鸡精的包装袋的口被孟丞剪大了,简时安没注意,一次性倒进去小半袋。

煎的里脊肉切太厚了,外面已经焦了,结果咬开里面还是生的,孟丞一口咬下去就赶紧吐出来了……

总之,两人在厨房手忙脚乱的折腾半天,除了米饭没有一个能吃的。

简时安知道自己厨艺差,但是也没想到会差成这样,见孟丞的表情,于是开口道:

“没事,术业有专攻,只能说没做饭这个天赋。”

简时安这话也不知道是在安慰孟丞还是安慰自己。

又盯着桌上的菜看了好半天,最后孟丞妥协,叹气:

“算了,叫外卖吧。”

听孟丞松口,简时安陡然松了口气,他还真怕孟丞坚持要吃这些菜拒绝点外卖。

要是只是难吃就算了,这半生不熟的,吃了肯定会闹肚子,简时安觉得没必要。

订了外卖之后,两人端着已经面目全非的菜去厨房倒掉,然后清扫战场。

孟丞还叹气:“可惜了这些食材。”

两人做个菜跟打仗一样,土豆皮掉了一地,料理台上到处都掉着葱花、姜末、土豆丝等食材。

还有各种用过没洗的碗。

简时安洗锅碗孟丞收拾料理台,一边洗他一边数落孟丞:

“你说你,如果出去吃咱们早就吃上饭了,不至于现在还饿着肚子收拾残局,我都劝你那么多次了,你非要折腾一回,何必呢?”

孟丞还不服:“不试试怎么知道不成功呢?”

简时安听后瞧他:“不试试都不知道自己都差劲系列?”

孟丞:“……”

等收拾好厨房,简时安的手机正好响,他们外卖到了。

看着简时安跑去拿外卖的背影,孟丞本来心里的那点郁闷忽然就散了——

菜没吃到有什么关系,至少简时安亲手给他做了啊。

再说了,他今天的主要目的又不是为了蹭饭,他是为了下班时间也能和简时安待在一起。

既然目的已经达到,还有什么闷闷不乐的呢?

两人都不会做菜,在一起之后就像现在这样出去吃就是了,再说家里还有阿姨呢。

不就是体会不到一起买菜做饭刷碗的情趣么,没什么大不了的。

孟丞想通之后,简时安拎着外卖盒回来的时候看到的就是他阴转晴的脸。

简时安狐疑地看了他一眼,孟丞眉毛一挑,问:“怎么了?”

简时安摇摇头:“没事,过来吃饭。”

孟丞:“好,你点了什么?”

吃饭的时候孟丞的心情一直很好,脸上的笑意都没减过。

虽然今天的晚饭吃得有点晚了,不过他觉得自己和简时安这样在家里坐着,一起收拾厨房等外卖,特别像在一起生活多年、互相已经无比熟稔的情侣。

饭吃到一半,简时安放在沙发上的手机响了,他放下筷子过去一看,就见是林非。

孟丞看了他一眼,随口问道:“谁啊?”

简时安答:“大林。”

说话的同时简时安接通电话:“喂?”

隔得这么远,简时安又没开免提,孟丞自然听不到对面的林非在说什么,他就听到简时安的声音:

“嗯,刚吃,不晚啊……嗯,在家呢,和谁?没有女生…真的,就我和孟丞两个人,什么?喂??”

通话时间不到一分钟,简时安看着挂掉的屏幕,一脸茫然抬头看孟丞:“他挂了?”

孟丞:“为什么?”

简时安摇头:“不知道,我……”

简时安话还没说完,手机又响了,他低头一看,这次是林非发过来的视频通话请求。

简时安想也不想地接了,屏幕上刚出现大林那一张脸,还没等他开口问什么挂电话,林非就扯着嗓子喊了:

“握草,简时安你和孟丞这么快就同居了??”

林非的声音很大,简时安也正往餐桌那边走,所以就算他没有开扩音孟丞也把林非的话听个一清二楚。

简时安的动作一顿,瞬间想起‘椒盐排骨女朋友’那一茬,抬眼飞快地看来孟丞一眼,莫名有些心虚。

简时安咳了一声,赶紧对林非道:

“什么我和孟丞同居了,你今天是喝多了?”

上一次同学聚会结束之后,大林当天晚上就找过简时安,不过简时安那天喝醉了,等他从孟丞家里回来时就只想睡觉。

所以那时候他虽然看到了大林和骆驼的消息,不过因为太晚了就没有回,心说等第二天有空再回复。

结果第二天他就忘了这回事了!

所以一直到现在,他还没有跟大林他们解释‘椒盐排骨’的事情。

上一章:第23章 晚餐 下一章:第25章 暧昧
热门: Gay我能涨粉,真的PUBG 刑侦档案 给豪门傻子当老婆的日子 妙医鸿途 夜宠之豪门寡妇 生肖守护神 豪门老男人撩又甜 个性为超高校级的幸运 嫂子的诱惑 军门长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