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章 医院

上一章:第20章 酒醒 下一章:第22章 解释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xiangyeyuchao.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简时安并不想恩将仇报,不过拗不过孟丞的坚持,最后他没办法,只得同意。

简时安并不知道自己喝醉的时候是什么样子,不过他看到过的醉酒的人很少有安静不闹腾的。

他觉得孟丞帮他这么大一个忙,做饭就做饭吧,自己再不会做菜,跟着菜谱一步一步的来总不会难吃到哪里去吧?

退一万步说,是孟丞自己非要去吃的,不是他逼的,就算是难吃也不能怪他,他都好心提醒过了。

吃了饭之后简时安也不打算久待,他还要回去喂兔子。

孟丞看了一下时间,对简时安道:“你的衣服阿姨还没有送来,你就先穿我的回去吧,反正又不远。”

两个小区挨着,走路就几分钟的时间。

简时安点头,孟丞又道:“车你明天早上来开,你现在刚酒醒,不方便开车。”

走到玄关处的简时安一边换鞋一边开口:“好,钥匙在哪儿?我明天早点过来。”

孟丞指了指他背后:“旁边的柜子上,你的车就在下了的楼的左手边。”

简时安直起身拿了钥匙,看着孟丞,认真道:“今天多谢你了。”

孟丞听后笑笑:“没事,反正我也不亏。”

今天简时安主动投怀送抱不说,他还大饱了一次眼福。

嗯,还可以蹭一顿黑暗料理。

简时安不解:“什么不亏?”

孟丞脸上的笑意不减,不答反问:“认识路吗?要我送你下去不?”

简时安切了一声后丢下一句:“我又不傻。”

孟丞往外走了两步,靠着门框对简时安背影笑:“欢迎下次来玩儿。”

背对着他的简时安听了他这话,忍不住笑了两声。

此情此景,让简时安有种身处古代青楼的错觉——

肤白貌美的花魁倚在栏杆处,对着往外走的恩客挥手绢,语调是打着弯儿的媚,柔柔开口:

“大|爷记得下次再来啊~奴家在这里等你哦~”

脑补了一下孟丞西装革履地坐在栏杆处,一脸冷漠地低头对下面各色人一板一眼地说‘欢迎下次再来’,简时安脸上的笑都没有停过。

到了自己小区,上楼之前简时安先转了个弯去了一趟超市,买了一根胡萝卜一把豌豆尖。

都快晚上了,菜都不怎么新鲜了,所以简时安也没多买。

简时安经常来小区的超市,买得最多的就是青菜和胡萝卜,一来二去收银的阿姨都认识他了。

见到一身居家服的简时安,阿姨笑了笑,问:“又来给你家兔子买吃的啊。”

简时安也笑着回答:“是啊。”

一边扫码阿姨一边和简时安闲聊:

“可惜现在豌豆尖都不怎么新鲜了,你应该早点来,早上的菜水灵着呢,你今天没有上班吧?”

简时安:“嗯,今天休息,不过有事出去了。”

阿姨点点头:“这样啊。”

…………

等到家之后,简时安先给小白和小雪清理了一下笼子,把食物残渣都扫到垃圾桶之后才给它们放新的食物。

刚喂好兔子,简时安的手机就响了一声,他拿出来一看,就见自己有好多未读消息,还是来自不同的人。

不过刚才响的那一声是孟丞发过来的。

孟丞:【对了,你时不时就揉肩膀,我还忘了问,你肩膀怎么了?】

简时安见此又动了动肩膀,然后回:【没事,只是之前落枕了。】

孟丞:【到家了?】

简时安:【嗯。】

孟丞:【落枕了?疼吗?】

简时安:【有点。】

孟丞:【去看了吗?】

简时安见了好笑:【又不是什么大不了的,过几天它自己就不疼了。】

孟丞:【要是严重的话还是要去医院看看,万一不是落枕呢?】

简时安:【就是落枕,我之前也出现过同样的症状,没事的。】

简时安之前也落枕过,都是任由它自己好的,只不过这次情况严重一点,所以好得慢一些。

今天出门前简时安吃的镇痛药好像也没什么效果。

但是有总比没有好,晚上睡觉的时候简时安还是又吃了两颗布洛芬,睡觉的时候还特意调整了一下枕头的高度,也不侧身睡了,就平躺在床|上。

至于大林他们发来的消息,简时安一一看了,然后在心里回复了,准备白天有空的时候再回复一遍。

除了消息之外,还有几个人请求添加他为好友,简时安大致的扫了一眼,发现有些是白天聚会的同学。

只要是头像认识的或者备注了姓名的,简时安都通过了,然后放下手机,睡觉。

…………

本来只是落枕,除了痛一点之外简时安也没有当一回事,而且他觉得晚上自己都那么注意睡姿了,一觉醒来肯定会好很多。

直到第二天一早,他一起床就惊讶发现他的左手不能抬了,一抬连接肩膀那一块就扯得痛。

布洛芬不但没有让他的情况好转,反而更严重了。

简时安坐在床|上思考了一下人生,随即深深的吸了一口气,掀开被子下床。

不管肩膀怎么痛,班还是要上的。

因为肩膀痛,所以平时做起来无比简单的洗漱穿衣等动作,简时安现在做起来都无比缓慢艰难。

简时安看着镜子里面的人,右手机械地刷着牙,感受到左肩传来的痛意,面无表情地想——

痛成这样,自己不会年纪轻轻就得了肩周炎吧?

不是说肩周炎是五十岁以上的人的高发病吗?

出了门之后往孟丞的小区走,简时安给他打电话,想问他走没。

他现在这个样子开车是不可能了,不过可以蹭个车。

还好孟丞还没走,简时安在楼下等了两分钟,就看见孟丞下来了。

孟丞皱着眉看他肩膀:“怎么回事?”

简时安:“痛,不能抬,我觉得得肩周炎了。”

孟丞眉头皱得更狠了:“上车。”

简时安本想直接去上班的,不过孟丞一言不发的往医院开。

简时安看了一眼孟丞的表情,加上肩膀的确是痛得厉害,也就没说话了,只是发了个消息告诉屈琦今天自己会去晚一点。

到了医院之后两人问了护士,挂了康复科的号,排了十几分钟的队,医生详细地问孟丞情况,最后建议他先去拍片,看看这么痛是不是骨头有问题。

最后又去排队拍片,简时安还在跟孟丞说:“我觉得我的骨头肯定没问题。”

虽然简时安刚开始的时候就是想挂骨科的,不过护士站的听了他的情况建议他挂神经科或者康复科。

他觉得两者之间还是康复科听上去比较好听,于是挂了康复科,希望自己肩膀早日康复。

听了简时安的话,孟丞看着他道:“拍个片看看总没错,排除一下。”

简时安:“我觉得是在浪费国家资源还耽误时间。”

拍了片要拿成片还要等,到时候他们去公司都几点了。

想到这里,简时安又转头对孟丞道:

“你先去公司吧,这里我一个人就可以了,别耽误你事。”

孟丞:“还在意这点时间?”

简时安:“我就是觉得拍个片而已,没必要两个人守着,我又不是行动不便。”

孟丞看他:“那你待会儿怎么回去?”

简时安:“打车啊。”

孟丞:“这么有钱,那你待会儿把打车钱给我吧。”

简时安:“……你还差这几块钱。”

孟丞:“差。”

简时安‘啧’了一声,仔细看孟丞:“不是,我怎么觉得你现在心情很差?”

不知道的还以为肩膀痛的不是自己是他呢。

孟丞:“没有,你想多了。”

简时安眯眼:“我觉得就是。”

说话的同时有一位抱着小孩的男人匆匆从简时安身边经过,肩膀刚好撞着简时安的左肩。

简时安吸了一口气,疼得眉头瞬间皱起,抬手去捂肩膀。

男人可能没有注意到,抱着小孩头也不回的走了。

孟丞看了一眼男人的背影,脸色很不好看,转头问简时安:“没事吧?”

简时安摇摇头,松开手:“没事,就疼那么一会儿。”

就在这个时候,一位医生从旁边探出头,嘴里喊着简时安的名字。

轮到简时安进去了。

孟丞本想跟简时安一起进去,不过被简时安笑着拒绝了:

“我又是小孩子了,你在外面等我就好。”

没多久,简时安出来了,对孟丞道:“要等半个多小时片子才出来。”

孟丞点点头,指了指旁边的椅子:“去那边坐着等吧。”

等坐下之后,孟丞一脸严肃的看着简时安,开始算账:

“既然肩膀痛,为什么不早点来看?”

简时安看着他的表情,愣了一下,随后解释道:“我这不是没时间么。”

而且他自己也没想到这次情况会变这么严重。

孟丞:“你昨天不是休息吗?”

简时安:“昨天不是去参加同学聚会了吗?”

孟丞语气有些不好:“同学聚会重要还是你肩膀中重要?”

简时安皱眉:“这两者有什么好比的?”

孟丞听了之后顿了顿,随后问:

“之前的聚会你都没有去,你这次为什么忽然就去了?还是一个人。”

是因为……白亦柔吗?

简时安看着孟丞的表情,看着看着忽然笑了,开口问:

“不是,孟先生,敢情你生气这么半天,是因为没叫你一起?”

上一章:第20章 酒醒 下一章:第22章 解释
热门: 旱情:风流留守少妇 成为百亿富豪后我被千亿少爷求婚了 桃花村里桃花事:山野男医 党校 城南妖物生 殿下,你偷了我的心 穿成霸总拐走炮灰 少妇出轨日记 乡村美少妇 曾经风华今眇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