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章 酒醒

上一章:第19章 眼福 下一章:第21章 医院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xiangyeyuchao.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简时安不知道自己睡了多久,不过看天色已经有些晚了,房间都有些暗了,他应该是睡了好几个小时。

找了一圈没看到自己的手机和衣服,简时安从床|上下来,皱着眉打量这个陌生的环境。

简时安妄图通过房间里面的布置猜出主人的身份,可惜失败了。

这卧室除了必要的家具之外,没有比如相框之类的能透露主人身份的东西。

不过从装修风格和家具布置来看,简时安能确定这主人是个男人。

简时安低头扯了扯自己身上的衣服,目光落在旁边的衣柜上,心里已经有了一个人选。

喝醉时的记忆简时安已经记不太清了,只是模模糊糊记得好像在KTV里看到了孟丞,也不是知道是他的幻觉还是孟丞真的去了。

简时安一边揉着太阳穴拼凑他脑中的零星记忆画面,一边开门往外走去。

出了卧室简时安还没来得及打量几眼,就听到一道熟悉的嗓音:

“醒了?”

随着声源看去,简时安就看见书桌后的孟丞从椅子上站起来,随后笑着朝自己走来。

看见孟丞鼻梁上的眼镜,简时安愣了一下:

“你什么时候近视了?”

孟丞脚步一顿,随手取下眼镜放旁边的书架上,解释:

“没近视,防蓝光的,在家随便戴戴。”

简时安点点头:“原来是这样啊。”

别说,带着眼镜的孟丞看起来好像平添了几分严肃,还挺帅的。

就是人们常说的那什么?对,禁欲系美男。

就是这美男身上的居家服有点扫兴,要是换成正装就完美了。

穿着同款居家服的简时安心里如是想着。

孟丞带着他往客厅走,问:“睡了这么久,饿了没?”

简时安下意识地摸了摸肚子,答:“有点。”

“刚才阿姨送了饭菜过来,还是热的。”孟丞给简时安拉开一把椅子:“坐。”

简时安依言坐下,然后看见孟丞转身去了厨房。

看看看着简时安察觉出不对劲了,倏然起身,跟着孟丞到了厨房门口,问:

“不对,我怎么会在你家?我衣服呢?”

刚才就想问,结果注意力被孟丞一副眼镜夺去了注意力。

孟丞从保温盒里拿出来一层,听了之后瞧他一眼:“终于想起来问了?”

说完之后孟丞长臂一伸递给简时安一个杯子,道:

“把这个喝了,特意叫阿姨煮的。”

“哦。”简时安毫不迟疑地接过喝了,有点甜甜的,喝完之后他才咂咂嘴问:

“这是什么?”

孟丞忍笑:“你完了,这是毒|药。”

简时安配合地一捂胸口,拿着杯子的手指着孟丞抖啊抖:

“没、没想到你还是对我下手了,你……你好狠、好狠的心啊!”

手脚利落的把硕大的保温盒里面的菜都盛到盘子里,孟丞端起两个碟子一边往外走一边没好气地开口:

“别演了,端菜。”

简时安‘哦’了一声之后把杯子放下,帮着把剩下的菜端出去。

一边端菜简时安一边笑:“红烧排骨诶。”

两荤两素一个汤,对于两个人来说有点多了。

坐下之后,简时安先不急着吃,问:

“我刚才喝的到底是什么?甜甜的但是还有一股淡淡的药味。”

孟丞看他:“叫阿姨帮你煮的醒酒茶,你醉酒后醒来不难受吗?”

简时安摸了一下自己的脑门:“是感觉脑袋有点沉。”

刚醒的时候简时安还觉得太阳穴突突地跳着疼,不过现在已经好多了。

也知道是什么时候开始不疼的,是不是那一杯醒酒茶的功劳。

简时安对孟丞真诚道:“替我谢谢你家阿姨。”

又送饭菜又送醒酒汤,费心了。

孟丞:“……”谢谢阿姨?

孟丞‘啧’了一声,随后放下筷子靠在椅子上抱臂看简时安,问:“你就只是谢谢阿姨?”

简时安夹排骨的动作一顿,抬头看他:“啊?”

孟丞眉毛一挑:“是谁把醉成一滩泥还耍酒疯的你扛回来细心照料,然后又是换鞋穿衣又是帮擦身体的?”

简时安筷子上的排骨‘啪嗒’一声落回盘子里,瞪着眼不敢置信的看着孟丞:

“耍酒疯?我?”

孟丞反问:“不是你还是我?我又没喝酒?”

神情严肃的收回手放下筷子,简时安顿了好一会儿才皱眉问:

“我在大林他们面前做了什么?”

在KTV之后的事情简时安记不清了,简时安不确定自己是不是真的当着十几号人耍酒疯了。

如果是真的……

那可就丢脸了。

孟丞轻轻地一耸肩,一脸随意:“其实也没什么,你不用担心。”

简时安皱眉:“我做了什么?”

孟丞一本正经:“真的没什么,就是当着大家的面打电话给我说喜欢我、想见我之类的,然后等我到了之后就抱着我死不撒手要抱抱而已。”

孟丞看他:“所以你现在知道我为什么会出现在你们的同学会、你又为什么会在我家了吧?可是你抱着我不放的啊。”

孟丞的话,简时安听着前半段差点都信了,不过看着他脸上越来越憋不住的笑,知道自己是被整了。

简时安没好气地瞪他一眼:“说正经事呢,你无不无聊。”

孟丞终于忍不住了,眼里的笑意蔓延开来,看着简时安问:

“你刚开始是不是信了?”

简时安丢下一句‘幼稚’之后低头吃饭,低头的瞬间,他眼里的惊慌一闪而过。

孟丞说对了,简时安刚才是真的信了,他以为自己真的耍酒疯给孟丞打电话胡说八道了一通。

至于他那一瞬间为什么会觉得心慌,他不知道。

孟丞给简时安夹了菜,笑着解释:

“骆驼给我打的电话说你喝醉了,让我去接你。”

简时安疑惑抬眼:“我喝醉了骆驼为什么会给你打电话?”

孟丞:“不知道,可能是因为我是你最近联系人吧。”

简时安点点头,紧接着孟丞又道:

“不过我到的时候大林和骆驼都很惊讶,还问我为什么是椒盐排骨。”

椒盐排骨?

简时安听后皱眉,条件反射问:“什么椒盐……”

简时安的话没说完就猛然顿住,因为他想起一个事——

他之前当着十几号人说椒盐排骨是自己女朋友来着!

想到这里,简时安有些心虚的瞄了一眼对面的孟丞。

孟丞:“不过包厢里面当时太吵了,也不知道我有没有听错,后面大林他们也没有再提。”

简时安陡然松了一口气。

饭吃到一半,简时安想起一个事,于是抬头看孟丞,随口问道:

“对了,你今天也看到白亦柔了吧?”

听到这个名字,孟丞的太阳穴狠狠地跳了跳,捏着筷子的手指都不自觉用了力。

看孟丞这反应,简时安暗自挑眉——只是提到个名字就这么大反应,这么喜欢那个白亦柔?

孟丞在心里默念了几遍‘莫生气、气出病来无人替’,然后看简时安,反问:

“看到了,怎么了?”

简时安:“感觉几年不见,她比大学的时候还漂亮了不少。”

孟丞脑门都快毛青筋了,假笑:“是吗?”

明明是比大学的时候更会化妆了!

说实话,当时KTV包厢里面光线那么暗,孟丞甚至都没注意到在另一边挤成一团的几人中,哪一个是白亦柔。

简时安:“是啊,性格和大学的时候倒是没怎么变。”

还是一副抗冻的打扮。

孟丞的假笑都快要保持不住:“你观察得还挺仔细。”

待一起不过几个小时,连性格没怎么变都知道了!

简时安也看出孟丞表情有些不对了,以为他是吃醋了,在心里说了他一声‘小气’。

明明自己都表明了不会和他抢白亦柔了,怎么还把他当情敌一说起白亦柔就变脸?

简时安清清喉咙,开口:“不过感觉白亦柔——”

“咱们说点别的吧,不想听到她的名字。”

剩下的话简时安还没有说完就被孟丞突然开口打断了。

简时安看着他明显不悦的表情愣了愣,一时间心情有些复杂。

最后简时安无奈地笑笑:“占有欲这么强,提都不能提。”

孟丞给简时安夹了几块排骨:“您快闭嘴吃饭吧,别提了。”

简时安:“……”

接下来两人安静地吃完了饭,简时安起身想洗碗,不过被孟丞阻止了,说是放在那儿不用管,阿姨会洗。

简时安也没强求,站了一会儿问孟丞:

“我衣服呢?”

孟丞看他:“你衣服皱了,我叫阿姨拿回去洗了,你就先穿着我的。”

简时安低头看了一眼自己身上的衣服,顿了顿才问:

“我的衣服是你帮我换的?”

孟丞坦荡荡的点点头:“是啊,穿着正装你能睡好?”

简时安:“……”

孟丞瞧着简时安的表情,笑了,起身靠近他,一脸新奇,开口问:

“我给你了衣服把你看光了,你这是害羞了?”

简时安抬手把不断靠近的他推开,提醒:

“你该去看看眼睛了,大家都是男人,有什么好害羞的。”

孟丞也不急,靠回餐桌上,把话题转回来,开始给自己要好处:

“不过我今天特意放下工作把你扛回来照顾你,你要怎么谢我?”

简时安答得很快:“好办,等下次你喝醉我也照顾你就是了。”

孟丞摇头:“这不行,我喝醉还不知道什么时候呢。”

简时安:“那你要怎么办?”

孟丞看他:“你请我吃饭。”

简时安松了一口气:“就这?你早说啊,我……”

孟丞打断他:“我要去你家吃。”

简时安一愣,孟丞继续补充:“而且要你亲手做的。”

简时安:“……”

简时安一脸复杂的看着孟丞,好半天才缓缓开口:

“你为什么要这么想不开吃我做的菜?”

孟丞:“嗯?”

简时安:“你这不是虐|待自己吗?”

简时安严肃认真的表情让孟丞也不由得郑重起来,他问:“你的厨艺有那么差吗?”

简时安点点头:

“要是你真的来的话,我就是恩将仇报了。”

上一章:第19章 眼福 下一章:第21章 医院
热门: 狩猎花都 近身保镖 登顶炼气师 史上第一氪金反派[穿书] 情迷乡村 重来 再敢躲一下试试? 嚣张 今天你洗白了吗 他是甜味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