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章 眼福

上一章:第18章 酒后 下一章:第20章 酒醒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xiangyeyuchao.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输了密码进了门,孟丞站在玄关口让简时安靠在鞋架上,语气轻柔,开口哄道:

“好了,咱们到家了,你站稳,我先帮你把鞋换了。”

简时安也不知道是听懂了还是没听懂,不过站着倒是也没有乱动,没焦距的目光一直停留在孟丞的身上。

孟丞见他这样笑了笑,打开旁边的柜子拿了一双新的家居鞋拆开,随口夸道:“真乖。”

蹲下拍了拍简时安的小|腿,孟丞仰头看了他一眼,提醒:“抬左脚。”

简时安低头看着孟丞毛茸茸的脑袋,然后慢半拍的依言抬脚。

像个提线木偶一般孟丞说一句一个动作,简时安很快在孟丞的帮助下换上了家居鞋。

孟丞起身笑着看他,有些感叹:“你要是平时也和喝醉了这样乖巧听话就好了。”

让站着不动就不动,让抬脚就抬脚,不像平时,就跟爆脾气的刺猬一样,一言不合就刺人。

脑子一团浆糊的简时安有听没有懂,迟钝的问:“你、你说什么?”

孟丞扶着人往房间里面走,听了之后故意凑近简时安的耳边,低声开口:

“我说,我想和你酒后乱|性。”

就今天,就此刻。

简时安现在衣衫不整领口大开的样子,孟丞每看一眼都觉得是在挑战自己的神经。

要不是还有理智在,刚才进了门在玄关给简时安换鞋的时候孟丞就扑上去把他的衣服扒光了。

——既然不好好穿,那就别穿了。

这也是孟丞回来的这一路上在心里想过多遍的场景和台词。

孟丞故意把声线放低,一句话说得低哑暧昧又诱|惑,配上他那张脸,很容易让人就这样沉沦。

但是简时安不一样,他现在思维跟不上,听了之后只是含含糊糊的开口:“你又、又没喝酒。”

孟丞听后‘啧’了一声,眉毛一挑继续问:

“那是不是我也和你一样喝了酒就可以和你酒后乱|性了?”

一句话太长,简时安脑内CPU超负荷了,理解不能,所以没说话。

孟丞一边笑着骂简时安管撩不管灭,一边扶着人往自己房间走。

孟丞这套房子四室两厅,除了主卧之外,有两间分别被他布置成了健身房和书房,另一间是客卧,不过客卧里面空空荡荡,连床都没有一张。

把醉鬼扶到床|上坐下,结果简时安刚一接触到软|绵绵的床就跟瞬间没骨头了一半直接往后躺下。

孟丞站在床边居高临下的看着感觉要立马入睡的简时安,笑:

“你倒是不客气。”

都会自己主动上床了,要是酒醒之后也能保持这个好习惯就好了。

孟丞床单被罩一周换两次,现在简时安浑身酒气的躺在床|上,他也没有半点意见。

要是换个人,衣服不换一身酒味的往他床|上躺,孟丞能当场把人拖下床扔浴|室去。

见简时安腿往床|上一抬,摸|到旁边的薄被就要往自己身上裹,孟丞赶紧拽住被子不让他裹:

“待会儿,换身衣服,你这样睡不舒服。”

孟丞转身从衣柜里面拿出一套自己的干净的薄睡衣,随后把衣服放在床头,俯身看着简时安。

虽然知道简时安现在听不明白,但是孟丞还是一本正经的解释:

“首先,我绝对没有趁你醉故意吃你豆腐的意思,我只是担心你穿着衬衫睡不舒服。”

目光下移,看着简时安腰间的皮带,孟丞又道:“而且皮带扣肯定会隔着你。”

目光回到简时安的脸上,孟丞长长地出了一口气,道:

“所以为了你好,我要给你换衣服了。”

孟丞说的话和语气都很正经,乍一听觉得完全没毛病,可惜他脸笑得太欢,结合起来看他刚才说的话就一点都没有说服力了。

孟丞现在笑得就像是偷了腥的猫。

在给简时安脱衣服的时候孟丞想起来一个事,于是转身去了浴|室接了一盆热水和毛巾准备先给简时安擦一下|身体。

也算是平复一下他跳得过快的心跳。

等一切都准备妥当之后,孟丞盯着简时安的领口,深深的吸了一口气又吐出来,开口道:

“那我要开始了啊。”

与其是说给简时安一听,倒不如说是说给他自己听,因为简时安也折腾累了,已经躺在床|上睡着了。

孟丞站在地上,一条腿屈膝跪在床|上,伸手去解简时安胸前的扣子。

扣子解到一半,孟丞看着简时安半|裸的胸膛没出息地咽了咽口水。

心里默念了一句‘色即是空’,孟丞硬着头皮继续手里的动作……

给简时安擦身体换衣服这一过程中他都很配合,只是脱他裤子的时候皱了皱眉小声呓语了一句,除此之外一切顺利得出乎孟丞的意料。

然而就算简时安异常配合,对孟丞来说还是既养眼兴奋又煎熬。

因为这一过程中孟丞心里虽然念着‘色即是空’,但是该看的不该看的他是一眼都没少看。

孟总从来不亏待自己。

至于煎熬,孟丞手刚搭上简时安腰间的皮带的时候就因为此情此景瞬间起反应了。

说直白一点,他|硬|了……

不热的天,孟丞却出了一身的汗。

等全部收拾好了之后,孟丞伸手扯过旁边的被子把简时安遮住,随后端着盆逃也似的去浴|室了。

孟丞现在满脑子都是简时安两条修长笔直且白乎乎的腿还有手|感光滑的后背……

在浴|室待了很久孟丞才出来,出来的时候他已经换上了浴袍,头发也是湿漉漉的,一看就是洗了澡才出来的。

看着穿上睡得人事不知的简时安,孟丞心里忽然不平衡了——

管撩不解决,凭什么就他一个人受这罪?

心里这样想着,孟丞把手中的居家服往床|上一扔,随后双手撑在简时安脑袋两侧,眼睛直直地盯着简时安的唇。

自己前前后后忙活了这么久,要点好处不过分吧?

这个念头在脑中一闪而过,孟丞手肘屈起,低头缓慢地朝简时安的唇靠近。

两人之间的距离越来越近,近到孟丞的唇再往前两毫米就能碰到简时安的了,就在这时,孟丞的动作却忽然顿住了。

孟丞能清楚地感受到简时安的呼吸,微微拉开两人的距离,目光在简时熟睡的脸上停留半晌,他迟迟没有动作。

最后孟丞叹了口气,低头隔着衣服吻了一下简时安的左肩,随后帮他拉好被子,起身拿着衣服出去了。

他怕继续和现在任人揉圆搓扁的简时安待在一个房间里,他就真的控制不住了。

给简时安关上门的时候,孟丞自嘲一笑——

什么时候自己变成柳下惠,学会坐怀不乱了?

其实说到底,不过是他害怕,要是简时安真的喜欢白亦柔是个直男的话,他就不能这么做。

换好衣服的孟丞看了一下时间,已经不早了,估计简时安醒来的时候正好是晚饭的时间。

打电话叫家里的阿姨做几个菜送过来,特意强调要有排骨之后,孟丞转身去了书房。

怕简时安突然醒过来自己不知道,所以孟丞没有关书房门。

…………

简时安悠悠睁眼醒过来的时候,觉得脑袋有些沉,整张脸上写着一个大大的‘懵’。

从床|上坐起来,简时安扫了一眼自己身处的空间,更懵了——

我是谁?我在哪儿?我为什么会在这里?

余光扫到自己身上陌生的衣服,简时安茫然了一瞬,心想我有这件衣服吗?没有吧?谁给我换的衣服?

不知道想到什么,简时安怔了一下,瞳孔瞬间缩紧,下一秒就抬手拽着自己的领口往里面看,看到自己胸|前没有什么乱七八糟的痕迹印子之后才松了口气。

还好还好……

上一章:第18章 酒后 下一章:第20章 酒醒
热门: 张公案 再生在机甲帝国 极品老板娘陈林 重生之歌坛巨星 我到底上了谁的婚车[娱乐圈] 妖怪管理员 借性逃情 这只男鬼要娶我 被迫与双面龙傲天绑定 人妻受的反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