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章 吃醋

上一章:第14章 查岗 下一章:第16章 醉酒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xiangyeyuchao.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丢下一个重磅炸弹,也不管在座面色各异的众人,简时安笑着说了一声之后就起身去旁边接电话了。

自助火锅店内来来往往都是取食材的客人,简时安撇了一眼卫生间的方向之后皱眉,接通电话往店外走去。

林非和白亦柔坐在外边,刚好能听到简时安那句低声的询问:“怎么了?”

要说刚才林非还有点怀疑简时安口中的女朋友的真实性,现在就深信不疑了。

如果对面不是女朋友的话,简时安的语气怎么会那么温柔?

心里这样想着,林非下意识地转头看了一眼白亦柔。

不止林非,其他人听了简时安这话之后,也齐齐看向白亦柔的方向。

在十几人的注视下,白亦柔笑容完美,略带疑惑地笑着问:“你们都看我|干什么?锅里的菜要老啦。”

沉默两秒,众人回神,忙低头笑嘻嘻的吃菜。

而另一边,听到简时安异常温柔的询问,孟丞并没有很开心。

等简时安那边安静下来之后,孟丞才开口:“见了许久不见的老同学,心情这么好?”

简时安听出了孟丞语气里的不对劲,也听出他现在心情不好,于是问:

“怎么了?公司出事了?”

自从一个小时之前从别处知道简时安他们这次聚会白亦柔也会去,并且她刚分手之后,孟丞就一直坐立不安,忍了一个小时终于忍不住了,于是就给简时安打电话了。

结果电话刚一接通,就听到简时安难得温柔的声音,他心里瞬间不是滋味了,酸得直冒|水,就跟打翻了一坛陈年老醋、还有几十个柠檬成精了在他心里疯狂蹦迪一样。

谁不知道简时安当年暗恋白亦柔但碍于同班没有表白的事情?孟丞想当然的以为简时安此时的温柔是因为白亦柔。

孟丞语气酸溜溜的:“好不容易见到老同学,你还有心思关心工作?”

孟丞简直想对着简时安吼:你现在不是乐不思蜀了吗?!!你还记得你公司里的糟糠啊!!

不对,他连糟糠都不是。

这样一想,孟丞心里更难受了。

听着孟丞的怪腔怪调,简时安皱眉:“你能不能好好说话?有事说事。”

本来因为白亦柔被一群人明里暗里起哄了这么久简时安心里就有些郁闷,现在孟丞打电话过来还是这莫名其妙的语气,所以他的语气也有点不好。

孟丞:“……”看,你还凶我!!

是觉得我打电话过来,耽搁你和女神叙旧了吗?!

孟丞委屈得把在他心上疯狂蹦迪的柠檬精全部嚼吧嚼吧吃了。

等了几秒没听到孟丞的声音,简时安有些疑惑,问:“孟丞你到底有事没事?”

孟丞:“有事。”

简时安:“有事说事。”

孟丞面无表情开口:“我刚恰了柠檬。”

简时安:“????”

简时安一头问号:“你恰了柠檬是什么鬼?”

吃了个柠檬有什么好值得特意打个电话来告诉他的?

孟丞:“意思就是我酸了,这你都不知道,简时安你平时难道不上网?”

简时安丝毫不介意孟丞后面半句,又问:“你吃了个柠檬觉得酸了,所以呢?”

吃了柠檬还不觉得酸的人应该很少吧?

更何况孟丞还是一个重糖患者。

这样想着,简时安又补充一句:“你要是真的嘴里难受,叫周凌给你买点甜食。”

孟丞:“……”

孟丞:“简时安你是不是傻?”

简时安不乐意了:“孟丞你是不是有病?”

他好心好意的关心,结果就得一个是不是傻。

孟丞放弃和简时安这个傻的绕圈子,于是直接开口问:

“你们这次同学会,白亦柔是不是也去了?”你是不是对她旧情复燃了?

当然,后面这句话孟丞只是在心里问而已。

毕竟简时安喜欢的白亦柔的事情那时候全校都知道,但是他从来没有亲口承认过。

简时安听了孟丞的话,脑子终于转过弯来了,气笑了:

“孟丞你打电话过来绕了这么大一圈,就是为了问白亦柔的?”

难怪说什么吃了柠檬酸了,原来是因为这次没能来,没有见到白亦柔?

简时安觉得自己和白亦柔可能也八字不合天生反冲,大学被误会了两年了不会,现在毕业了还要被误会。

刚借孟丞打的这通电话间接说明自己对她没意思了,结果孟丞张嘴问的还是白亦柔。

一瞬间简时安只觉得自己脑门冒烟莫名生气,也不知道是因为白亦柔还是孟丞,抑或是两者都有。

于是不等孟丞再开口,简时安直接道:“她是来了,还就坐我旁边。”

简时安说这话就是为了故意气孟丞的。

原本对于孟丞喜不喜欢白亦柔这件事简时安还存疑,不过现在见他特意打电话来问,他觉得八|九不离十了。

孟丞果然和传闻中一样,喜欢白亦柔,而且还把自己当做情敌了。

简时安的话音刚落,电话那边的孟丞果然如他所料不淡定了。

孟丞提高了声音,说话又急又快,反对道:

“不行,你怎么能坐她旁边呢,你和别人换个位置!”

隔这么远,简时安都能听出孟丞现在语气的急切,可是他并没有因为成功气到孟丞而高兴,心里从刚开始就存在的烦躁感反而越盛了。

暗自吸了一口气,此刻简时安的表情和语气都冷了下来,开口:“我为什么不能坐她旁边?”

简时安:“我坐得好好的,凭什么和别人换位置?”

听着简时安越来越冷的声音,孟丞觉得自己心也一点一点冷了下来。

沉默了好一会儿,简时安才听到孟丞缓缓开口问他:

“简时安,你是不是……喜欢白亦柔?”

认识这么多年,简时安和孟丞两人不是没有聊过自身的感情问题,不过基本都是用调侃开玩笑的方式问出口,而且次次点到为止。

这还是简时安第一次听孟丞用这么深重的语气问他这种问题。

一瞬间,简时安觉得自己挺没意思的。

扪心自问,虽然他和孟丞总是和一言不合就开吵,但是从事一家公司又经常见面,所以不知不觉间孟丞是他联系最为密切的朋友了。

而且简时安也相信,孟丞也是真的把他当朋友的,不然也不会这么频繁的请他吃饭了。

自己又不是真的喜欢白亦柔,何必要故意去惹孟丞不高兴呢?

于是简时安叹了口气,对孟丞道:“你放心,我不会和你抢的。”

孟丞心情沉重,一瞬间还没反应过来简时安是不和自己抢什么,不过在问出口的前一秒,他想起来了——

好像有传闻说他也喜欢白亦柔来着……

所以简时安说的不和他抢,是也以为自己对那个白亦柔有意思?

而且简时安刚才没有直接否认喜欢白亦柔而是说不和自己抢,是不是说明他真的……

还没等孟丞想出一个所以然,那边的简时安就道:

“如果没有其他事的话,我就进去了,离开太久不好。”

说完之后简时安就要挂电话,孟丞回过神来抓紧时间开口:“待会儿!”

简时安:“还有什么事?”

孟丞:“你待会儿记得和别人换位置!不要坐白亦柔旁边!”

简时安:“……”

简时安:“不是吧你,我就只是和她坐一起你也吃醋?”

明明都说不会和你抢了!

孟丞语气认真:“对,就算你坐一起我都吃醋,醋得不得了。”

别说简时安和白亦柔坐一起了,自从知道他和白亦柔都去参加这次聚会以来,他都一刻都没有从醋缸子里面爬起来过。

孟丞心里疯狂埋怨白亦柔这个情敌,什么时候分手不好,偏偏这么赶巧在同学会这个档口分手。

孟丞已经醋得不理智已经开始迁怒了,毕竟什么时候分手也不是白亦柔自己能掌握的。

总不能分手还算算日子吧?

简时安无语地挂了电话转身回了店里,还没等走近那边就传来几声调侃:

“终于和女朋友煲完电话粥舍得回来了啊?”

“是啊,我们菜都吃了一轮了,我们还以为你要跟你的女朋友跑路了呢。”

“唉,万年单身的你都脱单了,我还没有女朋友。”

“……”

面对这一群老同学的调侃,简时安笑笑没说话,走到林非面前,开口道:

“大林我们位置换换吧。”

既然孟丞吃醋,他不和白亦柔坐就是。

反正他也不想坐白亦柔的身边接受众人各异的打量。

大林手里拿着冰啤喝了一口,听到简时安这话愣了:

“为什么?”

简时安笑着看了一眼白亦柔,面不改色的撒谎:

“家里那位知道我身边坐的是女生,吃醋了不让我挨着。”

简时安的话换来‘喔~’声一片。

坐在白亦柔旁边的那个女生笑着道:“正常,亦柔这么漂亮,换我也不愿意让男朋友坐她旁边。”

林非起身,摇着头半真半假的感叹:“没想到你也是个妻管严,也太不争气了。”

林非以为以简时安这个性格样貌和气质,被收拾得服服帖帖的应该是他女朋友才是。

在林非的位置上坐下之后,简时安佯装无奈的叹气:

“我女朋友脾气大,一有点不顺她心就要和我吵,惹不起。”

上一章:第14章 查岗 下一章:第16章 醉酒
热门: 刑警荣耀 娱乐玩童 天辰 只有强者才配拥有花瓶 吃货人设不能崩 乡间轻曲 抑制剂的错误使用方式 娇宠 我在酒吧穿女装 小农民的风流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