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章 别怕

上一章:第9章 暗恋 下一章:第11章 隐私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xiangyeyuchao.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简时安想喝水,叫了屈琦两声没反应,后知后觉想起来屈琦现在不在。

简时安他们财务部准备趁着毕业季再招十个员工,屈琦作为简时安的秘书,虽然也是才来两个多月的新人,但还是被叫去了面试现场。

没办法,简时安只有放下手中的文件拿着杯子自己去。

简时安平时喝的都是屈琦精心准备的各种花茶和水果茶,偶尔觉得疲惫的时候屈琦会给他准备咖啡,可以一个月不重样的。

出了办公室之后简时安扫了一眼屈琦的办公桌面,没有看到水果片后脚步不停地往茶水间走去。

32层一共有两个茶水间两个吸烟区,一个开放使用,一个是简时安孟丞和其他总监及各自的秘书使用的,不对外开放,而吸烟室就在茶水间的隔壁。

简时安倒了一杯咖啡,低头抿了一口后发现有点苦,于是又给自己加了一勺糖和奶。

加糖的时候简时安想,要是孟丞,肯定把这一整包糖全部倒进去了。

孟丞这个重糖患者,喝的咖啡甜得能腻死两个简时安。

加了糖和奶后简时安又尝了一口,觉得口感合适之后点点头,端着杯子往外走。

出了茶水间路过吸烟室的时候,简时安随意地往虚掩的门内扫了一眼,却意外看到一个人影。

简时安眉下意识一挑,向前走的脚步一顿,端着杯子慢慢后退,眯着眼打量里面的景象。

里面的人身上穿着深蓝色西装,胸前的扣子扣得一丝不苟,衬得他身高腿长,此时他背靠在窗前面向门的方向,撑在窗沿上的右手骨节分明,手指修长,露出的一小截腕骨有些突出,线条包含几分锋利,看上去有些消瘦。

男人左腿屈起抵着墙根,另一只手臂自然地搭在去大|腿上,指尖微微弯曲,修长的食指和中指之间夹着一支点燃了的烟,火舌舔|着烟草,那一点红色的火光明明灭灭,看不真切。

像个偷|窥狂一样歪着头从门缝里看着里面的人好一会儿,奈何背光,看不清楚男人笼罩在阴影中的表情,最后简时安想了想,推门进去。

孟丞抬起手刚吸了一口烟,听到动静后随意抬头一扫,就见简时安面带意外地端着一杯咖啡就进来了。

简时安看着孟丞,开口:“你竟然会抽烟。”

认识这么多年,这还是简时安第一次见孟丞抽烟,在这之前,他以为孟丞是不抽烟的。

孟丞的动作一顿,眼里的慌张一瞬即逝,反应过来之后他也不把吸进去的烟吐出来,而是直接捂住了嘴。

捂住嘴没两秒,孟丞就被呛得咳嗽起来。

简时安端着杯子,目瞪口呆地看着开始低头咳嗽的孟丞,有些好笑地走过去,把杯子放在窗台上,然后帮他拍背,一边拍还一边笑:

“孟丞你是不是傻?你是我见过的第一个抽烟捂嘴的,怎么?被我发现抽烟了想呛死自己?”

“不至于,都这么大人了,又不是初中生还不能抽烟了。”

简时安越拍孟丞咳得越狠,过了好一会儿孟丞终于缓过来了,他把指尖剩下的一大半烟往旁边的烟灰缸里一摁,随后抬手活动了一下自己后背,瞪简时安:

“简时安你是不是公报私仇?!”

简时安无辜:“我怎么了?”

孟丞:“你刚才在做什么?”

简时安:“我在帮你拍背顺气啊。”

孟丞:“顺气用下那么重的手吗?”

孟丞的背现在都还是痛的,看他,不满:“我看你是想趁机拍死我好继承我的遗产。”

简时安听后开玩笑地笑:“这都被你发现了。”

孟丞瞪他:“没良心的。”

孟丞刚才咳那一阵,嗓子现在都不舒服,他捏了捏自己喉|结,看到简时安随手放在窗台上的杯子之后伸手:

“嗓子都咳疼了,你的咖啡让我喝口。”

说完之后也不等简时安反应,他拿起杯子仰头喝了一大口。

看着孟丞这行云流水的动作,简时安眨眨眼,把刚抬起的手放下,然后在心里默默数数。

等他数到‘二’的时候,孟丞皱紧了眉,一脸嫌弃地看着手里的杯子,然后看简时安:

“你喝的这是什么鬼?怎么这么苦?”

简时安忍笑:“这已经是我加了糖和奶之后的了。”

孟丞‘啧’了一声,把杯子放回原位,还是很嫌弃:“这么苦你也喝得下,简时安你是不是味觉有问题?”

本来孟丞还打算看着是简时安的杯子的份上多喝两口的,但是太苦了,他拒绝。

简时安瞧他:“我的味觉十分正常,是你太敏感了。”

孟丞撇嘴,没说话。

简时安看了一眼被摁在烟灰缸的烟头,看孟丞:“对了,你什么时候开始抽烟的?”

孟丞语气平静:“刚工作没多久就会了。”

孟丞从一工作,就被他爸拉着参加各种酒会应酬,给他介绍张总赵总王总等各种老总,抽烟也是那个时候开始的,为了应酬。

不过孟丞的没烟瘾,只是偶尔想起了抽一支,频率不高。

“这么久?”简时安吃惊:“我以前怎么没看你抽过?”

孟丞看他:“你不是不喜欢烟味吗?”

简时安:“然后呢。”

简时安记得自己之前是跟孟丞提过那么一句,说烟味味道难闻且呛人,不健康。

孟丞回:“然后就没有然后了。”

简时安眨眨眼,脑子绕了过来,有些惊讶,问:“就因为我不喜欢?”

说完之后简时安想到孟丞刚才看见自己进来捂嘴的傻动作,心里一动。

这人,虽然经常说话气人,但还挺会照顾别人。

孟丞瞧了他一眼,道:“也不全是,我没烟瘾,只是偶尔抽。”

简时安听后顺势靠在窗台上,端起杯子也喝了一口咖啡,然后道:

“我就知道你不会有那么好心。”

什么他不喜欢烟味,明明自己没瘾才是关键。

安静了一会儿,简时安想起来一件事,看孟丞,问:

“对了,昨天晚上大林他们在群里说找个时间聚一下,你看见了吗?”

大林是简时安大学的班长及室长,也是孟丞的室长。

孟丞虽然不是他们班的,但是住一个寝室,所以和大林他们的关系也挺好,也会一起打篮球涮火锅。

孟丞摇头:“没看见,什么时候?”

简时安:“时间还没定,你没看群?”

孟丞:“没注意。”

简时安问:“你去吗?”

孟丞:“不知道到时候有没有时间,都有那些人?”

虽然是一个寝室,但是要是简时安他们班级的聚会,孟丞就不去掺和了。

简时安也摇头:“我也不知道。”

昨天晚上大林他们在群里聊得正嗨的时候,简时安困得要死,只是模模糊糊扫了那么几眼就没管了倒头睡觉了。

两人大眼瞪小眼地又沉默了一会儿,最后简时安无奈的笑了:

“算了,还不确定的事情,之后再说吧。”

孟丞也笑:“你怎么一问三不知。”

简时安:“你这个连群里消息都没看的人,没有理由说我。”

…………

聚会的事情还没有确定,简时安他们部门就迎来了加班高峰期。

五月到七月这三个月是财务部除了年底之外最忙的时候,他们有一堆的报表材料要上交归档,一堆数据文档要输入处理。

每天简时安就光是在各种报表文件上签字都得花很多时间。

往往是财务经理他们都下班了,简时安的办公室的灯还是亮着的。

这天加班完关上电脑离开办公室的时候,已经接近十二点了。

整个财务部的人除了简时安之外都走|光了,外面的大灯也关了,只留了一盏微弱光照明。

关了办公室的灯之后,整个空间瞬间阴暗了不少,简时安的眼睛眯了眯扫了一眼四周,随后拿出手机打开了手电筒。

微弱的照明光对简时安的作用不大,因为他的眼睛夜视的能力并不好,俗称夜盲。

不过他的夜盲症不严重,没有一到晚上就伸手不见五指睁眼黑的地步。

他只是一到晚上就仿佛近视的人丢了眼镜一样,看东西有些雾蒙蒙的,所以他要是加班晚了都是打车回去,不开车。

办公区到处都是工位,光线太暗简时安怕撞着东西,所以每走一步都很小心。

每走一步,简时安都在心里吐槽——补充了那么多维生素A,自己的眼睛还是这样。

以前白逼自己吃了那么多菠菜和胡萝卜。

之前因为夜盲去看眼科的时候,医生建议简时安多吃胡萝卜,因为胡萝卜里面含的维生素A丰富。

就因为医生这句话,简时安当时每餐都有胡萝卜,胡萝卜丝胡萝卜块胡萝卜片,吃得简时安都怀疑人生了,怕自己吃成了兔子。

要不是家里现在养了小白和小雪,简时安才不会去买胡萝卜,以前他逛超市,看见胡萝卜就绕着走。

等简时安一边在心里碎碎念一边小心翼翼地走到门边的时候,他手刚碰到玻璃门的门把手,还没等他用力往里面拉的,从门外突然传来一股外力推门。

大晚上的,整层楼的寂静无声,磨砂玻璃门突然从外推开,简时安心里一惊的同时连连后退以防撞上门。

电光火石间简时安和推门的人来了个脸对脸,简时安被吓了一跳,嘴巴一张就要惊呼出声。

比他嘴还快的是门外那人的动作,那人向门内跨了一步,想也不想地迅速抬手捂住简时安的嘴,低声道:

“别怕,是我。”

上一章:第9章 暗恋 下一章:第11章 隐私
热门: 做够99次炮灰即可召唤汤姆苏 魔道之祖 医品宗师 位置 我吃我自己的醋[星际] 被天选之子退婚后 回天 金屋里的白月光[穿书] 陛下每天都在作死[穿书] 采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