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四七章 我要求你来演

上一章:第四四六章 剧本素材 下一章:第四四八章 稿件完成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xiangyeyuchao.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电影剧本是后面的事情,现在肖遥还是要先完成眼前的这个采访。所以肖遥暂时按下了心里的想法,看着詹有成继续道:“跟我说一下当时的具体经过吧。姜燕说你当时是被埋在自己店里的地下室了,你的店为什么会有地下室?你当时在地下室里做什么呢?”

“我是开户外用品店的,没有专门的仓库,当初就在店面的下面建了一个地下室做库房。”詹有成道,“我除了开店,本身也是一个户外登山爱好者。那天原本是在网上约到了几个同好一起去爬山的。临出门的时候,忽然想起有一位网友说没有登山杖,就想带两根登山杖给他。店里摆的那些是新的,用过之后就不好卖了,但是我有一些旧的用于出租,放在地下室的库房里,就下去地下室里拿登山杖了。”

“原来是这样。”肖遥点了点头。这次同行的粉丝中有两位也是开户外用品店的,新的卖,旧的租,这些肖遥也听那两位粉丝提过。

接下来,詹有成就给肖遥讲述了那几天的具体经历。

詹有成下到地下室,正在堆放旧登山杖的箱子里挑登山杖的时候,地震发生了。一阵剧烈的摇晃后,地下室没有完全垮塌,加上里面还有许多货架和各种物品的支撑,还是留有一定的生存空间。他很幸运,没有被砸中要害,但垮塌下来的一块大石块压住了他的腿,他就被困在里面了。

因为是临出门的时候折返回来的,所以他去地下室的时候身上是背着装好了全套登山设备的大登山包的。背包里有绳索、绳扣、手电筒、打火机等工具,也备了少量干粮和一大瓶水,他也就是靠着那些干粮和水挺过了五天的时间。

在听詹有成叙述的时候,肖遥也不自觉的把詹有成的经历和前世阿伦·拉斯顿的经历做着对比。显然詹有成也是一位户外达人,不然也无法在废墟下待上五天的时间。不过和阿伦·拉斯顿的经历相比,詹有成的环境显然更加恶劣一些。至少他待的地方并不是抬头就可以看到天的峡谷,而是暗无天日的地下,这对心理上的冲击显然更强一些。听着詹有成描述着当时的心理活动,肖遥甚至不自觉的想起了前世另外一部叫《活埋》的电影。

当然,詹有成的经历也有和阿伦·拉斯顿相似的地方。拉斯顿被困的峡谷是没有手机信号的,詹有成是县城里,地震发生的那天晚上通讯就已经基本恢复,但是不巧的是,在地震发生时,他在摔倒的时候,手机从口袋里滑了出来,被落下的石块砸中报销了,他同样无法用手机跟外界联络。

少量的干粮和一瓶水同样也不够他五天的所需。在第一天的时候,那点儿为路上补充体力所准备的干粮就被吃完了,而从第二天下午开始,他也同样开始保存自己的尿液。

说到喝尿的时候,詹有成看了坐在一边的姜燕一眼,言语中还有些羞赧。但第一次听到詹有成这个经历细节的姜燕表情中没有丝毫的嫌恶,反而是一脸紧张的听得异常认真。

商店和地下室的垮塌并没有使地下室成为一个密闭的空间。废墟之间的空隙足以让空气流通,使得被埋在废墟下的詹有成不缺生存所需的空气。但是这些废墟却对声音的传播造成了很大的影响。也许是地面上在进行搜救,嘈杂的环境不如地下室安静,在被埋的五天多时间里,地下室内的詹有成总共三次隐约听到了地面上传来的搜救人员的动静声响,但不管他如何倾尽全力的呼救,都没有从上面得到回应。

第一次听到地面上传来动静的时候,还是地震发生的当天下午,当时身体状况还比较好的詹有成扯着嗓子断断续续的喊了接近半个小时,喊得感觉嗓子都快冒烟了,也没有从上面得到任何回应,反而是因为喊得多了需要喝水润嗓,多消耗了一些珍贵的水源。

第二次听到地面上有搜救行动的声响时是第三天的中午时分,成已经处于缺水状态的詹有成发出的声音比两天前弱了很多。那个时候,知道声音传不出去的他甚至不惜冒着窒息的危险,用身上的打火机点燃了在地下室里能够够到的布料,希望外面能够看到传出去的火光或者烟雾。可惜的是,依然没有听到上面有任何的回应。

第三次听到地面上传来搜救行动的声响,就是第六天的下午了。虽然下面不见天日,但通过手上佩戴的夜光电子表,詹有成是清楚时间过去了多久的。詹有成知道灾难救援有黄金48小时说法的,一般来说,搜救行动持续一周左右就是极限了。从这三次救援人员出现在他头顶的频率来说,这第六天的第三次搜救,应该就是他最后的机会了。

凭借着背包中那支手电的照射观察,詹有成发现地下室的大门并没有被完全堵死,从被压的地方到地下室大门之间也并不是没有通道可以过去。从前两次的经验来看,无论是声音还是光线,他在地下室内都是无法让上面搜救的人发现他的。想要脱身,唯一的机会就是趁着这最后一次上面有人搜救的时候爬出地下室。只有来到地面层,才有可能发出有效的求救信号。不然的话,他就只能长眠于此了。

那个时候,他才终于下定了决心,举起了那把原本放在他的背包中、几天中砍石块都砍得缺了刃却丝毫没有撼动那块压着自己腿的小手斧,挥向了自己被压住的那条腿。

那把小手斧是用来清除山里的杂草和树枝,开路用的,尽管砍石头砍得缺了刃,剩下的刃口也钝了不少,但比阿伦·拉斯顿被困时能用的那把小刀还是要好用不少。不过一条小腿和一条小臂也是没法比的,何况因为姿势的关系,詹有成也没法利用石头来掰断小腿的腿骨。除了割肉,挑断脚筋,他还要用那把小斧头砍断或者敲断自己的腿骨。这其中所忍受的痛苦,远不是常人可以想象的。

詹有成说到断腿这一段的时候,似乎又亲历了一次那种痛彻心扉的感觉,头上也不自觉的冒出了汗珠。肖遥听的时候,皱着的眉头几乎就没有松开过。光凭想象,肖遥就觉得这一段可能会比那部《127小时》电影中断手的那一段要更加痛苦。一旁的姜燕则是双手握拳放在胸前。因为握拳时攥得太紧,连指节都有些微微发白了。

“要不要休息一下?”这一段之后,肖遥打断了詹有成,抽出一张纸巾递了过去,关心的问道。

“没事,”詹有成接过纸巾,擦了擦额头上的汗,“到这里,基本上就快结束了。”

在这之后,詹有成拖着断腿爬过了地下室内乱七八糟的障碍物,顺着楼梯到了地下室门口,推落了门口一块松动的石块后,发出的动静终于引起了地面上搜救人员的注意。在听到有人喊着“这里还有人”后,詹有成也是松了一口气,接着就眼前一黑,晕了过去。再醒来的时候,他就躺在医院的病床上了。

“身体上的伤痛恢复之后,心理方面有接受过什么辅导吗?”听詹有成讲述完被埋的经历后,肖遥又接着问道,“你被埋在地下五天,还自己弄断了自己的腿,这种痛苦不只是身体上的,对心理上造成的影响也很大吧?”

“你是问我有没有看过心理医生?”詹有成笑着问道。

“是的。”肖遥道,“以你的年纪,应该不会忌讳心理医生这个词吧?另外你应该还听说过一个词,PTSD,就是创伤后应激障碍。”

“我知道这个词,”詹有成道,“那次事件之后的一段时间里,我也曾经几次做梦梦到过当时的场景,算是做过噩梦吧。但那段时间并不长,在伤好出院之前那种情况就消失了,这几个月都没有做过那个噩梦了。所以我认为我没有这方面的问题,也没有看过心理医生。刚才讲那一段的时候,肯定会回想起当时的一些感受,你们都听得那么紧张,我出点儿汗也在所难免。”

“不好意思!”肖遥诚恳的低头道歉,并递出一张名片道,“这是我考虑不周的地方。如果你因为这次采访回忆起那段经历而造成什么不好的影响,请你一定要告诉我,我会请专业的心理医生来帮你减轻这方面的影响。”

“大城市的人就是精细啊,但是不用了。”詹有成拿起肖遥的名片看了看,又笑着递了回去,“如果我有PTSD的话,刚才说这一段的时候应该没这么清楚有条理吧?我能跟你把当时的场景描述出来,说明我已经可以面对这段经历了。而且刚才也不是我第一次回忆当时的经历,在你之前,我还给姜叔叔说过这个事情,不然他们家也不会知道我的事。虽然那次没有这么详细,但也算是回忆过一次的,在这段时间里,我也没有出过什么问题。”

“成哥很坚强的,”一旁的姜燕插口道,“他连日常生活都不用人照顾,又哪里需要心理医生。”

“好吧,”肖遥接过名片,却并没有放回身上,而是放在了面前的茶几上,又问起了下一个问题:“我听姜燕的妈妈说,你好了之后,连政府的补助都没有要,自己重新开了店?”

“这种说法不准确,”詹有成笑着摇头道,“县城重建之后,政府分给我一间店面,还有一笔补助金,这些我都拿了,只是针对残疾人的额外残疾补助我没有拿。”

“为什么?”肖遥接着问道。

“有补助金让我重新进货,有店面给我开店重新做生意,我觉得我已经可以重新生活了。”詹有成道,“残疾补助是给那些失去工作能力的残疾人的生活补贴。我虽然是残了,但有店有生意有进项,又不是过不下去了,就不需要政府补贴了。”

“明白了。”肖遥点了点头,接着道,“能再谈谈你的家庭和成长经历吗?以你的年纪看,你的父母应该都是还健在的吧?现在你行动不便,为什么没有和家人生活在一起?”

“我父母都还在。”詹有成道,“我家在陇南,是做油橄榄生意的,家境还算可以。不过我对油橄榄没兴趣,从小就喜欢到处跑,读书的时候就经常玩户外,到处去爬山了。乌有县离陇南不算太远,附近山多,旅游资源也很好,我大学毕业之后就跑来乌有县开了个户外用品店,在这里落户了。”

“出事之后,我父母来看过我,也想接我回陇南,”詹有成接着道,“但我知道我要是回去了,肯定就成了闲人,什么都不用我做了。他们是我的父母,我还没法像对姜叔叔他们家那样拒绝。我连残疾人都拒绝当,更加不想当废人,就坚持留在了这里。虽然没法爬山了,但是我一样可以经营我的那间小店,我觉得比回家当米虫有意义多了。所以他们只是留在这儿照顾了我一段时间,等我完全康复以后,我就要求他们回去了。他们还是会时不时的来看看我,我跟家里并没有断了联系,只是各自过着自己想要的生活。”

“女朋友呢?”肖遥有些八卦的问道。

“以前有谈过,现在是单身。”詹有成道。

“因为去年地震的事?”肖遥看了一眼詹有成的断腿道。

“不是,去年地震之前就分手了。”詹有成笑道,“我们是爬山认识的,后来她还搬来了乌有县跟我一起,帮我一起经营那间户外用品店。不过后来她嫌我老是去爬山,没时间陪她,还把店扔给她一个人管,不高兴了,就跟我提了分手!”

“要是你们没有分手就好了,”姜燕道,“她可以陪着你,你现在也有大把的时间可以陪着她。”

“不,幸亏分手了!”詹有成摇头道,“那天出门,我是准备关了店出去爬山的。如果她还在的话,地震的时候,她肯定在店里帮我开店,说不定还会是她在下面地下室里帮我找登山杖,那样出危险的就是她了。听说她跟我分手之后离开了乌有县,回老家了,我很庆幸她不用遭遇去年的那场地震。”

“就凭你这种想法,一定能遇到一个好伴侣的。”肖遥对詹有成竖大拇指道。

“谢谢,承你吉言了!”詹有成笑道。

“我的采访到这里基本就可以结束了。”肖遥呼了口气道,“再多问一句,你有打算把自己的这个经历写出来,出本自传吗?”

采访结束,肖遥觉得詹有成的经历是很合适拍成电影的。不过在拍电影之前,一本相关自传书籍的出版发行能够大大增加詹有成的知名度,也能让电影的市场前景更好。

“出自传?我?”詹有成惊讶的指着自己道。

“是啊,”肖遥点头道,“新闻报道我会发,但是一本自传能够让大家更好更全面的了解你和你的这个经历。”

“可我没那个文笔!”詹有成笑着摇头道。

“可以找人代笔。”肖遥道,“现在有那种专门帮人写自传的作者,你口述你的故事,他们帮你转化成文字,整理成书,最后著作权还是你的。”

“还是算了吧!”詹有成想了想,还是摇了摇头道,“我对出书没什么兴趣!”

“好吧,出书没什么兴趣,那么拍电影呢?”肖遥抛出了最终的目的道,“当然不是让你去拍电影,而是授权别人将你的故事改编成电影剧本,拍成传记电影。你这位原型人物还可以参与到剧本的创作中。我们不用你执笔,你只需要提供意见就可以了。”

“我们?是你要拍电影,拍我的故事?”詹有成问道。

“不是我,”肖遥道,“但是跟我也有关系。你应该知道我妈叶嘉颖是谁吧?她最近打算转型做导演拍电影,正在物色电影剧本。我觉得你的事迹就是一个很好的剧本素材,可以改编拍成电影。因为是你的故事,属于传记电影,她必须先取得你的授权。如果你愿意的话,我可以联系她来和你具体谈。这个授权是可以收费的,你可以跟她谈价钱。”

“我不关心价钱,”詹有成摆了摆手,问肖遥道,“你说你妈是导演?那由谁来演呢?你吗?我知道你也是演员,拍过电视剧,还演过电影短片的。”

“这个不一定。”肖遥道,“一般来说,电影的演员是由导演和制片方来决定的,有时候编剧也会有一定的话语权。正常情况下会有选角的试镜,由相关人员讨论后一起决定。我妈是导演,肯定有比较大的发言权,但我不知道她的资金来源,不知道制片方是谁,具体的选角流程会是怎样的现在也没法确定。”

“这样啊,”詹有成想了想,看着肖遥道,“我要求你来演我!如果这部电影是你来演的话,我可以免费授权,如果让别人来演,多少钱我都不同意。”

推荐热门小说娱乐玩童,本站提供娱乐玩童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娱乐玩童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xiangyeyuchao.com
上一章:第四四六章 剧本素材 下一章:第四四八章 稿件完成
热门: 都市超级医仙 娱乐玩童 正正经经谈恋爱 交手 失恋后我闪婚了 女子医院的男医生 乡村娃的梦想 神棍下山记 桃形树下的女人们 村夫俗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