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四一章 口音

上一章:第四四零章 酒吧唱歌 下一章:第四四二章 露营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xiangyeyuchao.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什么叫钦佩他的勇气?小瞧人么?”肖遥桌上的那位女粉丝撇了撇嘴,对那位服务生道,“告诉你们老板,我这位朋友肯定比你们酒吧的驻唱歌手厉害!在你们这儿唱歌是给你们这儿面子,换个时间,你们想请他在这儿唱歌都请不到呢!”

“嗯?”那位服务生愣了愣,没想到老板的话会引起这位客人的不满。

“王姐,我就是一来喝酒的客人,他们老板又不认识我,这么说是怕客人上台唱得不好会觉得难堪,也是一片好心!”肖遥对对面的女粉丝轻轻摆头示意了一下,转头对服务生道,“谢谢你们老板了!”说着,起身往酒吧的小舞台走去。

乐队的乐手们下场休息时并没有把乐器带走,那些乐器都还摆在台上。酒吧老板既然同意了肖遥上台,那么这些乐器自然也是可以随便用的。肖遥挑了一把木吉他,搬了把椅子坐到了舞台前方的麦克风架子后面,顺手调了一下麦克风架的高度,又开始轮流拨动吉他上的几根琴弦试音。

“哇哦~”看到肖遥抱着吉他坐到台上,肖遥一行人都鼓掌欢呼起来。

这些人突然发出的动静也吸引了旁边其他桌上其他客人的注意,很快就发现舞台上出现了一位陌生的表演者。不少人认出现在台上坐着的那人跟台下那些欢呼鼓掌的人是一起的,对这群人的表现也就不奇怪了。

酒吧客人自告奋勇跑到台上唱歌的并不特别罕见,其他客人们也见过一些,虽然对台上的那位表演者没抱太高的期待,但也还是有不少人为那人的勇气送上了一些礼貌的掌声。

这个时候,听到服务生回来转述了肖遥他们对话的酒吧老板坐到了刚才表演的乐队成员那一桌上,指了指台上的肖遥,对正在休息的乐队成员们道:“勇子,刚才宋凯跟我说,这家伙的同伴说他很厉害,比你们驻唱的歌手还厉害。你们也仔细听听,看是不是真有那么厉害!”

“徐哥,您是老板,厉害不厉害还不是你说了算啊?”那位被称为勇子的乐队主唱笑道,“不过我们刚才也正在说这家伙呢。华子刚弹完放下的吉他,他都还要试音调音,要么是个装模作样的装逼犯,要么就是个耳朵比华子还厉害的家伙。不过从他的年纪和穿着打扮看,我们都觉得前者的可能性大一些。”

此时肖遥穿着一套蓝色的冲锋衣,头上戴着棉线帽子,鼻梁上架了一副黑框眼镜,脖子上的围巾遮住了左右下颌角和一部分鬓角,虽然很难让人一下子就把他的容貌和肖遥对上号,但是根据他面部露出的部分判断他的大致年龄还是不难的。

“大家好,给大家送上一首原创的歌曲,名字叫做《画》,希望大家喜欢,谢谢!”调好音的肖遥对着面前的麦克风简单招呼和介绍道。

“喔哦~”听了肖遥的介绍,台下的欢呼声和掌声又响了起来。听说是原创歌曲,肖遥一行之外的其他客人们的热情也高了许多。

肖遥微微点头致谢,双手便在琴弦上动了起来,一段好听又略有些特别的吉他前奏声就响了起来。

“好听!他的歌,都是前奏部分开始就很抓人了!”肖遥桌上的那位女粉丝听了前奏就满脸陶醉的小声评价道。

“可他有些歌是没有前奏的。”另外一位男粉丝小声道。

“去,真不会聊天!”女粉丝白了身旁那位男粉丝道。

“这段前奏很不错!”那位叫华子的乐队吉他手点头道,“旋律就不说了,虽然几个和弦都比较常见,但是这里面有半振动琴弦的哑音,有滑弦,还有左手小指的勾弦,至少弹吉他的技巧方面是很不错的!”

“跟你比如何?”酒吧老板问道。

“徐哥,您这话问得,”乐队主唱勇子笑道,“华子能说自己这个吉他手还比不上一个来喝酒的普通客人么?”

“这家伙可不是普通客人,”华子摇头道,“从他这架势看,玩吉他的时间肯定不短了。不过现在我也不好说我跟他比谁更厉害,他刚才的哑音、滑弦、勾弦这些技巧我都会,但现在没他熟练。不过那不是因为我技术不如他,而是我们乐队没有需要我那样去弹的曲子,这些技巧用得比较少,人家自己是原创的曲子,弹得多,我当然没他熟练。”

“不过,谁吉他弹得更好不太好判断,但是唱得怎么样应该是比较好判断的。”华子又不甘示弱的笑着把话头扯到了主唱勇子身上,“一会儿等他开口,就知道他和勇子谁唱得好了。”

“为寂寞的夜空画上一个月亮~把俄画在那月亮下面歌唱~”

一段前奏之后,歌曲进入演唱部分。虽然旋律和前奏开头几乎是一模一样的,但肖遥一开口,高亢和清亮的嗓音就引起了现场的一片掌声。

“哟,这嗓子很不错啊!”酒吧老板惊讶的瞪了瞪眼睛道。

“不只嗓子不错,音准也很不错,而且声音非常稳,一点儿都没抖!”主唱勇子道,“这家伙看起来很自信,很松弛,一点儿都不紧张,估计不是第一次上舞台公开表演。”

“也就是他上台根本不需要勇气,”酒吧老板点头道,“怪不得他的同伴会对我那句话反应那么大呢。”

相比酒吧老板和那支乐队的成员来说,肖遥同行的粉丝们对他的声音和台风都比较了解,原本不该过于吃惊,但听了肖遥开口的这两句后,也都是被惊到了。

“为什么我感觉肖遥唱的这首歌有一股陕北的乡土气息?这是民谣吗?我怎么感觉像是陕北民歌?”一位粉丝惊讶的小声道。

“这可不是陕北民歌!”旁边一位后面赶来的西安粉丝道,“无论是曲调和歌词都不是!他这歌的歌词很文艺的,你之所以有这种感觉,除了因为他唱得比较亮之外,主要因为他的唱歌的时候发音中有咱们陕西的关中口音。”

“你说他是用陕西话唱的?我又不懂陕西话,可我明明都听懂了。”前一位粉丝不信道。

“不是用陕西话唱,而是普通话中带上了陕西的口音,”那位西安粉丝道,“就是会让人感觉是一个陕西人在说普通话。不信你再仔细听!”

“好像还真是!”前一位粉丝仔细听了一下,不自觉的点了点头。

“这可比单纯的学方言还要难!”那位西安粉丝摇头感叹道,“真不知道这妖孽还有这种本事!就他唱的这首歌,现场不认识他的人里至少有百分之八十会认为他是咱西安本地人,谁还会怀疑他是他!”

肖遥演唱的是前世赵雷的《画》。这是肖遥听着感觉跟赵雷其他作品很不一样的一首歌。与《成都》、《三十岁的女人》这类给人感觉比较伤感忧郁、唱起来也低沉一些的歌曲不同,这首充满了想象力和画面感的歌在演唱方面更加高亢一些。现在人在西安的肖遥在唱这首歌的时候,故意加上了西北地区的陕西口音,倒不是单纯的为了掩盖自己本来的声音和身份,而是感觉这样唱起来似乎更带劲一些。

这样一来,不只是肖遥唱得带劲,台下那些听歌的观众们听得也很带劲。

虽然没有原版配乐中的鼓点和非常有特点的笛子声等乐器的配合,但这首歌的歌词非常具有画面感,即便只是一把吉他,肖遥也用自己的声音把观众们带入了歌曲所描绘那一幅幅画面之中。

为寂寞的夜空画上月亮,为冷清的房子画上一扇大窗,画上一张床,画上一个姑娘陪着,画个花边的被窝,画上灶炉与柴火,跟姑娘一起生活,这一幕幕非常生活化的画卷在脑海中展现开来,有人觉得有趣,有人觉得美好。大多数观众脸上都露出了会心的笑容,也更加觉得肖遥演唱的这首歌吸引人了。

一段哼唱之后,歌曲来到了第二部分。这一段的演唱,肖遥依旧是将一幕幕画卷展现在了观众们的面前。环绕的鸟儿,绿岭和青坡,宁静和祥和,雨点在稻田飘落,触手可及的彩虹,弯曲无尽平坦的小路,小路尽头的人家已安然入梦(梦已入)。比起第一段的略显冷清,这一段描述的画面似乎更为美好。

特别是这一段最后“画上母亲安详的姿势,还有橡皮能擦去的争执,画上四季都不愁的粮食,悠闲的人从没心事”这四句非常具有诗意的歌词,更是听得现场的观众们眼前大亮,心中充满了无限美好。

不过在又一段哼唱之后,第三段“我没有擦去争吵的橡皮,只有一支画着孤独的笔,那夜空的月也不再亮,只有个忧郁的孩子在唱”演唱又将人拉入了现实,表明了前面的那些美好,只不过全都是作者的想象。

“为寂寞的夜空画上一个月亮~”

在唱完“只有个忧郁的孩子在唱”时,肖遥以一段激烈的扫弦结束了吉他的伴奏,但却没有结束整首歌的演唱,而是在最后用清唱的方式唱出了开头第一句的歌词为整首歌来做了一个收尾。似乎表明了现实虽然不如意,但是凭着手里的画笔,一样可以感受到那些脑海中想象和期盼的美好。

在最后一句跟开头一样清亮高亢的清唱之后,抱着吉他的肖遥从椅子上站了起来。

“太棒了!”更加响亮的掌声和欢呼声在台下响了起来,还有不认识的其他客人大声叫道。

“谢谢!”肖遥向台下的观众们微微鞠了一躬。

“帅哥,再来一首!”看到肖遥返身将吉他摆回舞台的吉他架上,又有观众大声喊道。

“是啊,再来一首!我们请你喝酒!”有人附和着喊道。

“谢谢,但我就是上来玩玩的,只准备了这一首!”肖遥对着麦克风解释了一句,还是走下了舞台。

肖遥坐回了自己的位置上,正想开口招呼大家离开,旁边一位二十多岁的年轻女子走了过来,对肖遥道:“帅哥,你刚才唱得真好,我请你喝酒!你喝什么?”

“不……”

肖遥正想拒绝,那年轻女子已经看了一眼肖遥桌上摆的酒瓶,扬手对吧台那边喊道:“小宋,给这桌再上一瓶‘JohnnyWalker’,记我账上!”

“谢谢,但是……”肖遥摆手苦笑道,但是还没有说完,又被打断了。

“认识一下,我叫谢瑜,能告诉我你的名字么?”女子热情伸出手道。

“嗯,你好,我姓闵,叫闵嘉!”肖遥起身和谢瑜握了握手,“谢谢你请我喝酒,但是不好意思,我们准备要走了,你还是把酒留着自己喝吧。”

“这就走了?”谢瑜道,“现在还早呢,怎么不多玩一会儿?”

“还有事儿!”肖遥笑道。

“真可惜,我还想听你唱歌呢。”谢瑜遗憾的道,“我是这儿的常客,今天好像是第一次在这儿看到你……你们,你们以后还会来吗?要是来的话,告诉我一声,我请你喝酒。”说着,谢瑜还递了一张名片过来。

“谢谢,”肖遥没接名片,摆了摆手道,“但是我们……”

“小鱼儿,又干嘛呢?看见会唱歌的帅哥就往上扑啊?你别把我的客人给吓跑了!”肖遥还没说完,又被一个男子的声音打断。

肖遥回头看去,发现一位三十多岁的青年男子走了过来。

“徐哥,我什么时候把你的客人吓跑过了?”谢瑜不满的噘了噘嘴道。

“你好,我是这里的老板,我叫徐成亮!”青年男子没理会谢瑜,向肖遥伸出手道。

“徐老板你好!”肖遥礼貌的和徐成亮握了握手。

“你刚才唱得真好!”徐成亮继续道,“冒昧问一下,你现在的职业是什么,是专业歌手吗?”

“呃,我还是学生,在上大学!”肖遥道。

“大学生啊,那空闲的时间应该很多的。”徐成亮脸色一喜道,“你唱歌唱得很棒,有没有兴趣来我的酒吧兼职驻唱啊?我们的营业时间是下午和晚上,具体时间可以迁就你学校的课程时间。”

“谢谢老板,我不是本地人,也不是在本地上学,这次是出来旅游正好路过西安,肯定没法来您这儿唱歌。”肖遥笑道。

“既不是本地人,也不是在本地上学?”徐成亮微微吃了一惊,“我刚才听你唱歌的时候带有本地的口音,还以为你是长期生活在本地的呢。”

“不是,”肖遥笑着摇头,“西安我以前也来过几次,口音是模仿的。您觉得我现在说话有陕西口音吗?”

“你这一说,还真没有!”徐成亮恍然般笑了笑,竖起大拇指道,“刚才唱歌时学得真像啊!”

推荐热门小说娱乐玩童,本站提供娱乐玩童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娱乐玩童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xiangyeyuchao.com
上一章:第四四零章 酒吧唱歌 下一章:第四四二章 露营
热门: 末世仓鼠富流油 大天师 五行元灵 女子医院的男医生 乡野邪师 调教成神:昊天纪·驭灵师 万能数据 假正经男神 嫁给暴君的男人[穿书] 妖孽学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