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三八章 肖大夫

上一章:第三三七章 请你们下车 下一章:第三三九章 救狗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xiangyeyuchao.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肖遥都把话说到了这个份上,那女记者再也坐不住了,只能哼了一声,开门下车。女记者下车,后座上的摄像师也只能跟着下车。

“这什么明星啊?我们又不是那些八卦媒体的狗仔队!我还是头一次被要采访的对象赶下车呢!”下车之后,那位女记者兀自不忿的嘟囔道。

“小杨,这子虚镇我们还去吗?”摄像师倒是没抱怨,开口问女记者道。

“去,当然要去!我觉得子虚镇肯定有很好的新闻素材!”那位叫小杨的女记者立刻道。

“可我们开来的采访车被借走了,现在自己也没车啊。”摄像师道,“那我们去指挥部找张书记,请他给我们调车?”

“现在车辆紧张,就算张书记答应了,估计一时半会儿也很难调到车。”女记者摇了摇头,带着摄像师走到那位看起来像是带头的青年男子小李面前道,“李干事,能不能麻烦你帮我们安排个座位,我们也想一起去子虚镇。”

“啊?”青年男子看到央视记者被肖遥赶下车正惊讶呢,听到了这位女记者的话,也是稍微的愣了一下。

看了看越野车里的肖遥,再看了看面前的女记者,青年男子犹豫了一下,然后指着自己刚才坐的那辆吉普车试探性的对女记者道:“我们现在只有这辆吉普车了。副驾驶是空的,后座还能挤一个人。要不你去坐吉普车副驾驶,请摄像师傅在后座上和几位救援队的人挤一下?我们几个去挤那位大夫的车。”

肖遥可以不给央视记者面子,这位小李可不敢随便拒绝央视的记者。可肖遥刚才和记者的对话他都已经听到了,那位急救员连央视记者的面子都不给,显然也不会听自己的安排。他现在能够做主的只有那辆吉普车的使用,这些救援队的人都是自己去找来的,也不好因为记者要去就又打发两个人回去,那就只能大家尽量挤一挤了。

“行,能去就成。谢谢你了。”女记者点头,还道了句谢道。

“魏师傅,后座太挤,你的摄像机不好拿,我坐前面帮你抱着摄像机,等到了地方再给你。”女记者回头又对跟自己一起的摄像师道。

“行!”那位摄像师魏师傅也点头道,“不过这玩意儿挺沉的,你不太好拿,你先上车坐着,我递给你抱着。”

“苏大哥,你块儿最大,你坐前面,我们四个一起挤后面。”安排好女记者和摄像师,青年男子又安排起这边的几人。因为临时加了两个人,这边的座位也只能做一些调整,青年男子也放弃了坐肖遥副驾驶的打算。

“可以出发了。出广场一直往北走,出了县城后右拐往东走,要转弯的地方我会提醒你的。”几人上车坐好,坐在后排中间位置,双手扶着前排座椅椅背,只能向前倾着上身的青年男子小李就对肖遥道。

“好。”肖遥点了点头,发动车子往广场外开去,旁边的那辆吉普车也立即跟上。

“大夫,你贵姓啊?是和张医生陈医生他们一个单位的吗?央视的记者都敢赶下车,不怕你们领导骂你啊?”路上没事,小李就主动找肖遥攀谈起来。

“我不是医生,只是个会急救的急救员,你直接叫我肖遥就好了。”肖遥道,“我没有单位,也没有领导。”

“没有单位?看你这么年轻,不会还是个学生吧?”小李猜测道。

“是的,我是大学生。”肖遥点头道。

“那你就是来帮忙的志愿者了?”小李又道,“你这样做,传到你们学校领导和志愿者组织那里也不太好吧?”

“我也不是志愿者。”肖遥摇头道,“我是为了送一位本地人回来找家人混进来的,昨天随手帮了张医生一个忙,就被他给留下来了。”

“我是个没有组织的散兵游勇,没人管的。”肖遥撇嘴道,“要是他们告到指挥部那边去,指挥部的领导觉得我做得不妥,大不了我就回去好了。我家里人还不希望我留在这个危险的地方呢。”

“这……”小李有些无语了,心道,“怪不得这么牛,敢把央视的记者赶下车。”

大概半个小时以后,两辆车就到达了子虚镇。在小李的指引下,直接将车开到了子虚镇上临时指挥中心的帐篷旁。

众人拿上东西各自下车,小李带着大家进了指挥中心,走到一位穿着作训服的魁梧男子面前介绍道:“许连长,这位是总指挥部派来支援的急救员,肖遥。这两位是央视的记者,来采访的。我们这八个是来支援搜救的。”

许连长转头看了看众人,道了声辛苦,就回过头去高声叫道:“高易!丁海!”

“到!”两个战士跑过来立正喊道。

“高易,这八位是支援搜救的,你带他们去三排那边,交给三排长郭虎安排工作!”许连长指着小李等八人道。

“是!”其中一个战士敬了个礼,对小李等几人道,“老乡们,跟我来吧。”

“丁海,这位是来救治伤员的肖大夫,你去一排二班找几个人,给肖大夫搭个棚子,然后通知大家把伤员都送过去。”许连长接着道。

肖遥却在那位战士出声前开口对许连长道:“许连长,我没那么多讲究,直接带我去伤者那里吧,救人要紧。”

那位许连长看了肖遥一眼,转头对那位战士道,“就按大夫说的,带他去安置伤员的地方,去吧!”

“是!”叫丁海的战士答应了一声,对肖遥道,“肖大夫,跟我来吧,我先带你去救治一位伤者,然后通知大家把其他伤员送过来。”

“记者同志,现在大家都没空接受采访。你们要拍什么自己去拍吧,但是请不要影响我们的救援工作,还有注意自己的安全。”许连长最后才对央视的女记者和摄像师道。

“没事,许连长,我们不会影响大家工作的,也能照顾自己。您忙您的,不用管我们。”女记者笑着对许连长道,随即碰了碰摄像师,转身快步跟上了肖遥。

肖遥跟着那位叫丁海的战士快步跑到了一块空地,见到了第一个伤者。这位伤者是一位青年女子,靠着一块大石头,捧着右手满脸痛苦的神色。身旁还有一位中年妇女陪着,似乎正在安慰着她。

“老乡,这位是医生!”丁海跑到那位青年女子身边,指着肖遥道。

“大夫,我的手断了!”那位青年女子立刻捧起自己的右手对肖遥道。

“别担心,我看看!”肖遥安慰了一句,见她身上没有血迹,放下背包后也不忙着戴医用手套,而是拿出剪刀剪开了她右臂的袖子,检查起她的右臂。

肖遥看出她右手小臂中段有个地方鼓起来一圈,双手捏了捏她小臂的骨头,青年女子立刻痛呼一声。

“手臂骨折!”肖遥抬头对伤者道,“稍微忍着点儿,一会儿就好!”

肖遥一手抓住伤者右小臂上端靠近肘部的地方,另外一只手抓住了伤者的右手腕,然后发力一扯。

“啊~”尽管青年女子已有心理准备,还是痛得大叫了起来。

旁边的丁海、中年女人以及随后跟着赶来的央视女记者和摄像师似乎都听到了一阵噼里啪啦的声音,不禁相顾愕然。

肖遥完全不为所动,抓紧了手腕,再次发力一扯。

“啊~”青年女子又是一声痛呼。

连续扯了三次,肖遥才放开伤者的手腕,然后改为双手握住伤者中段刚才鼓起的地方,发力往中间捏。

旁观者似乎又听到了一阵噼里啪啦的骨骼错动的声音,那青年女子的惨叫声也再次响起。

又捏了两次,肖遥才彻底松开了伤者。

青年女子虽然已经是满头大汗了,可看她脸上的表情,却是轻松了不少。

肖遥从背包里掏出两块薄木板,用两条胶带横着粘了两道,就将两块木板搭在伤者的手臂两侧,然后掏出一卷绷带开始给这两块做夹板的木板做缠绕固定,给她打上了夹板。

“好了,”肖遥笑道,“现在已经没有什么大问题了。我现在这边没有那种帮助骨骼恢复和活血散瘀的药,暂时只能这样。如果你想好得快一点,可以自己另外再去医院,让医生帮你拆了夹板,在受伤的位置外敷一些药膏,再重新上夹板或者打石膏。”

“真的已经没有刚才那么痛了,谢谢大夫!”青年女子感激的道。

“没事,我就是干这个的。”肖遥又剪了一段绷带,打结系成了一个圈,套在了伤者的脖子上,然后小心的把她的右手小臂挂进圈里,吊在了胸前,“小心一点,不要随意移动,免得骨头再错位。”

“这就搞定了?好像比张医生的速度还快!”女记者小声对旁边拍着肖遥的摄像师道。他们昨天去采访医疗点的时候,也见过一次张医生给伤者治疗骨折。

“你现在是不是对他赶我们下车的意见小点儿了?”摄像师魏师傅从取景器后移开脑袋,对女记者笑道。

处理好了这位骨折的青年女子,又有两位伤员到达。一位是被抬来的,还有一位,则是自己走来的。

被抬来的那位是个十来岁的小孩子,自己走来的那位穿着部队的训练服,是位看起来二十多岁的年轻战士。

“柱子,你怎么了?”那位叫丁海的战士立刻走过去扶住了那位穿训练服的战士道。看样子两人是认识的。

“别提了,用力过猛,把肩膀弄脱臼了!”那位叫柱子的战士苦笑着指了指自己垂下的左臂道,“听说有医生来了,我就没让别人帮忙,自己过来找大夫了。”

“你小子消息倒是灵通。”丁海笑了笑,对肖遥道,“大夫,麻烦你给我这位战友看看吧。”

“别,让大夫先治孩子。我这没大多事,先等等。”柱子用右手拉住了战友,指了指用担架抬过来的那个孩子道。

肖遥看担架上那个孩子的左手臂上血迹和灰土混杂,便转头对那位叫柱子的战士道,“脱臼比较简单,先帮你复位吧。”

说着肖遥站了起来,伸手捏了捏那位战士的左边肩膀,接着抓住他的左上臂,一拉一送,就听见“咔”的一声,肖遥就面带微笑的松手道:“好了,试试吧。”

“这就好了?”旁人都有些惊讶。

“还真好了!”叫柱子的战士活动了一下自己的左肩膀,又试着抬了抬自己的左手臂,发现果然已经活动自如,惊喜的叫道。

“你这肩膀刚脱臼,后面注意一些,不要太过使力。”肖遥又嘱咐了一句道。

“知道了,谢谢大夫!”柱子立刻鞠躬感谢道。

旁边送孩子过来的几位本地人看肖遥放下手臂上血淋淋的孩子不管,先去治那个身强体壮,只是肩膀脱臼还可以自己走路的战士,原本还想表达一下不满,却见肖遥一下子就把那个战士给治好了,果然是非常的“简单”,这抱怨的话也就说不出口了。

帮那位战士复位了脱臼的肩膀,肖遥立即蹲下身从背包里掏出了医用手套戴上,开始处理那位小男孩的伤势。

这里气温低,人们都是穿着长袖长裤。小男孩也是穿的长袖衣服,虽然他的衣袖比较宽大,但是撸起来的话难免也会触动伤处,所以肖遥还是首先拿起了剪刀。

用剪刀小心的剪开了那个孩子受伤的左臂衣袖,肖遥看了看小男孩的伤势,接着拿出了酒精、棉球和镊子等药品工具,抬头看向小男孩道:“小朋友,会有点痛,但你是小男子汉,所以肯定能忍得住的,对不对?”

“嗯!”小男孩含泪点了点头。

“麻烦哪位帮我把他的手抓着固定一下。”肖遥又抬头看向其他人道。

“我来吧。”旁边站着的战士丁海立刻道,蹲下身伸手抓住了小男孩手臂伤处的两侧。

在小男孩紧皱着眉头,强忍着不发出哭声的表情中,肖遥将伤口清理干净。伤处的出血量不大,也没有什么太深的伤口,肖遥又捏了捏伤处的骨头,发现骨头也没事,不禁松了口气。

肖遥从带来的药品中挑出两块浸泡了药水的纱布盖在了受伤的区域,然后掏出绷带开始缠绕绑扎。

学武之人,多数对跌打损伤之类的也有一套,前面两个伤患,肖遥用的就是小时候跟刘仲文学武时顺便从他身上学来的本事,这最后一个,则是昨天跟着那位张铭张医生现学的了。

一条血迹和脏污混杂的手臂很快被一段绑扎得整整齐齐的雪白绷带取代,小孩虽然还是愁眉苦脸,但明显表情已经没有那么痛苦,眼泪也收住了,旁边紧张看着肖遥操作的众人也都舒了口气,露出了放松的笑容。

肖遥摘下一只医用手套,伸手从背包的侧袋里掏出一块巧克力递给了小男孩道:“小朋友没有哭没有闹,表现得很勇敢,这是哥哥奖励给你的。”

“谢谢大夫哥哥!”小男孩见到巧克力,眼神一亮,伸手接了过来,脸上也终于露出了笑容。

“肖大夫,没想到你年纪轻轻的,业务水平还挺高,这一会儿功夫就治好了三位了。”丁海在旁边笑着夸赞肖遥道。

“是啊,肖大夫不仅医术好,还拿自己的东西哄孩子,这人品也没得说。”旁边的老乡们也纷纷道。他们领过分发的物资,知道送来的补给物资中是没有巧克力的,何况那巧克力的包装上还有他们不认识的外国字,明显就是肖遥自己的东西。

“肖大夫?这真的是那个唱歌的大明星肖遥吗?”看着肖遥这一段的表现,女记者满脸难以置信的扭头看向身边的摄像师道。

推荐热门小说娱乐玩童,本站提供娱乐玩童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娱乐玩童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xiangyeyuchao.com
上一章:第三三七章 请你们下车 下一章:第三三九章 救狗
热门: 山野悍农 武神 人民的名义 坏蛋是怎样炼成的3 终极教师 氪金大佬的自我修养[综] 领导司机:名利场小人物必修的权谋心经 特工重生之都市新农民 穿书后我成了锦鲤影帝 媚乡:金枝欲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