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六二章 《离人》

上一章:第二六一章 理论上的可能 下一章:第二六三章 父子同台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xiangyeyuchao.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在竞演开始之前,肖遥的门又被花晓云给敲开了。原来,上一期时肖遥关于送礼的那句玩笑话还真的被花晓云给记下来了。只不过她没有像田薇、卫诗乐那样在一楼大厅里当着大家的面送,而是一个个房间单独送的。东西也不贵重,就是家乡的特产,最多也就是包装精美一些的礼盒装,所以肖遥也是不客气的笑纳了。

演播厅内,倒计时的声音响过,竞演开始,舞台前方的灯光亮起,肖遥上身鸡心领的淡蓝色套头衫领口处露出了一点里面的白色圆领T恤,搭配着下身的蓝色牛仔裤、休闲鞋,整个人以一种很休闲的装扮出现在了舞台上。观众们看到捏着麦克风出现在舞台上的肖遥,也是很开心的送上了一阵热烈的掌声。

这是肖遥第二次没有穿正装主持。上次唱《当你老了》时,肖遥白衬衫牛仔裤的校园风打扮也很简单,但是相比起来,上次的看起来给人的感觉是学生般的小清新,而这一次给人的感觉要成熟一些,也更加的轻松随意。虽然侧重点和感觉不同,但是大家看着都还是很养眼的。这么多期下来,无论是很炫目的表演服、前期为主持特意准备的正装,还是这种很普通的日常服装,肖遥似乎都有着很好的服装驾驭能力。

“大家好,欢迎大家来到……”肖遥首先向观众们鞠了一躬,然后按部就班开始说起了开场白。

开场白,惯例的超快速广告词,然后跟观众们强调了一下这是本季的最后一场淘汰赛,肖遥就按照台本介绍起了第一位出场歌手的竞演曲目。比赛进行到这个时候,肖遥也不想再额外的跟观众玩什么互动、说一些轻松搞笑的段子了,所以这次的台本肖遥几乎是一字未改,完全按照节目组编剧给的台本上的话来主持了。

这一期的情况有点儿微妙。

三位首发歌手的确是最紧张的,因为今天是否被淘汰关系着他们能否直接晋级决赛。如果被淘汰而被迫参加突围赛,不仅意味着他们要花精力多准备一场演出,也意味着他们有不小的可能会无缘决赛。毕竟突围赛可不只淘汰一位歌手,如果他们中的一位掉到突围赛去,那就是十一位歌手竞争五个决赛名额,连一半都不到,谁都不敢保证自己一定就能从突围赛突围而出。

而要说另外四位歌手一点儿紧张的感觉都没有,完全不在乎,也是不准确的。虽然按照规则他们都是确定要参加突围赛的,但是今天是否被淘汰也关系着他们在突围赛上的出场顺位选择。突围赛的出场顺位确定方式可不是抽签或者做游戏,而是按照歌手们在节目里的表现由歌手们自己来选择的。如果今天能够不被淘汰,那么他们这些在线歌手就可以在突围赛时优先选择自己的出场顺序。

突围赛确定出场顺序的具体规则是:在线歌手中在线时间最长的最先选,时间短的后选。在线歌手选完之后,再由被淘汰的歌手选。几位被淘汰的歌手也是按照在节目待的时间长短来决定先后选择的顺序,最后到踢馆失败的踢馆歌手时,则基本是没得选了。去年有两位踢馆失败的歌手时,节目组还会给两人单独安排一个抽签仪式,今年踢馆失败的只有一个兰芮希,也就确定了她肯定是只能拿别人挑剩下的一个出场顺位了。

所以总体来说,七位歌手对今天的成绩还都是有追求的,这也就保证了今天的表演不会有歌手应付差事,比往期大失水准。但是两拨人的追求毕竟还是不一样的,至少从前面三位歌手的表演来看,肖遥就觉得洪玮的重视程度和卫诗乐、田薇这两位非首发歌手还是有一些区别的。

“谢谢洪姐给大家带来的精彩表演!”洪玮的表演结束,离开了舞台之后,肖遥重新站到了舞台上,“顺便再提醒大家一句,现在确定会参加后面一期突围赛的歌手已经有十位了。如果今天有某位首发歌手被淘汰,那么参加突围赛的歌手将会增加到十一位,如果今天被淘汰的是非首发歌手,那么参加突围赛的歌手就是十位了。如何投票,如何选择,请大家慎重考虑。”

念完这句,肖遥心里一阵膈应。这感觉就是在暗示观众们再淘汰一位首发歌手,而如果真的要淘汰首发歌手,上期排名第五的肖思齐无疑就是最危险的。不过好在这个节目中连续参加两期录制的观众极少,绝大部分观众都还不知道上一场的歌手排名,也避免了观众会因为想在突围赛上多看到一位歌手而故意把肖思齐投出去,所以肖遥才会老老实实的按照台本说出了这句话。

“好了,接下来的这首歌……”肖遥故意皱着眉头顿了顿,做了一个耸肩摊手的无奈表情,“节目组的台本上没有给这首歌写介绍词。”

“嗯?”台下的观众们也露出了疑惑的表情。

肖遥接着道:“因为这是一首大家都没有听过的歌!”

“哇哦~”台下的观众立刻明白了,知道这是肖遥自己要出场表演了。

“大家都明白了是吧?”肖遥看着台下观众们恍然的表情,笑着道,“虽然节目组的编剧没有写介绍词,但是做为一个厚颜无耻的主持人,我是可以自己临时加词的。所以我要告诉大家,接下来的这首歌,绝对绝对是一首非常好听的歌!”

“哈哈~”

“吁~”

台下的观众们爆出一阵夹杂着嘘声和笑声的掌声。

“他也知道自己厚颜无耻啊!”休息室内的房间里,几位歌手也都指着电视里的肖遥笑道。

“好了,收!”肖遥收起笑容,再次做了个单手握拳的动作。观众们很配合的收起了掌声、嘘声和笑声。

“一首《离人》送给大家!”肖遥微微鞠了一躬道。

在观众们再次响起的一片掌声中,肖遥返身向舞台的中央走去。那里,早已经摆好了一支立式的麦克风架子,肖遥将麦克风架提起来放到舞台前方刚才站立的位置,才站到麦克风架子后,将手里的麦克风插到麦克风架上,然后双手扶住了麦克风架的立杆。

“就这样准备开唱了?今天终于不玩乐器了,也不搞任何花样了吗?”看着舞台上就只有一身休闲打扮的肖遥和一支麦克风架,一些观众莫名其妙的想道。

肖遥侧头向刘桐的方向点头示意了一下,舞台上的灯光亮度减弱了一些,一束追光自上而下的打到了肖遥的身上。

刘桐挥了挥手,一阵轻柔的钢琴声响了起来。光听这个前奏的旋律,大家就觉得非常的动听了。结果大家还没来得及享受的闭上眼睛,就听见一阵口哨声响起。由于肖遥站在舞台的前方,大家也可以清楚的看到麦克风后面的肖遥微微歪着脑袋,双颊微收,嘴巴嘟起,嘴唇前伸圈成了圆形,正对着麦克风,那口哨声明显就是肖遥吹出来的。

肖遥这口哨不是单纯的口哨响声,不仅悠长,而且是有着旋律音调的,明显是配合着钢琴声的歌曲前奏的一部分。

“这次不玩乐器,改吹口哨了?不过别说,这口哨吹得还真好听!”观众们在心里道。

口哨声持续了七八秒钟的时间才消失,后面接着的依然是单独钢琴声的伴奏。

“银色小船摇摇、晃晃、弯弯,悬在绒绒的天上~”

前奏结束,肖遥一脸深情而温柔的开口唱了起来。

“哇~好美~”现场观众听了第一句,就颇有一种开口跪的感觉。肖遥之前在这个舞台上不是没有唱过比较慢的抒情歌曲,但无论是那首《红玫瑰》还是民谣的《当你老了》,都没有如这首歌一样第一句就如此的温柔似水又如此的吸引人的耳朵。

“你的心事三三、两两、蓝蓝,停在我幽幽心上~”

继续唱到第二句的时候,很多观众感觉心都开始酥了。这首歌开头的感觉就是一种淡淡的愁绪中带着一股异常的柔美。偏偏此时的肖遥不仅是表情异常的柔和,又是双手扶着麦克风架,微微屈膝,弓着身子,歪着脑袋,一点都没有平时的挺拔。无论是视觉还是听觉,都让观众有点陷进温暖柔和的水中,无法自拔的感觉。

“我的行李孤孤、单单、散散,惹惆怅~”

随着肖遥的演唱,大家发现这首歌柔情似水的感觉丝毫不减,愁绪却是越来越浓。很多观众的情绪开始被肖遥的歌声带起,现场也开始变得越来越安静。

“离人放逐到边界,仿佛走入第五个季节,昼夜乱了和谐,潮泛任性涨退,字典里没春天~”

歌曲来到副歌部分,肖遥的声调提高了一些,那种离愁的意味也更浓了几分。虽然“第五个季节”、“字典里没春天”这种歌词让不少观众看得有些懵懂,没有明白其所指的具体意思,但是前面歌词所营造出的意境和悠扬的旋律还是让大家颇为享受的沉醉在了这首歌中。

“离人挥霍着眼泪,回避还在眼前的离别~你不肯说再见,我不敢想明天,有人说一次告别天上就会有颗星,又熄灭~”

当歌曲来到副歌的第二段时,不少观众已经被肖遥唱红了眼睛。只是观众们还没有来得及哭出来,就又因为台上出现的一幕而瞪大了眼睛。

当肖遥唱完副歌的第二段时,肖遥头上的追光灯忽然熄灭,舞台前方变成了一片漆黑,而与此同时,舞台后方的另一盏追光灯亮起,同样是自上而下的方向,而在追光灯形成的光柱中,舞台上不知何时多了一个人,拿着一支萨克斯风吹奏着。现场的音响中,也传出了一阵萨克斯风的音乐声。

歌曲间奏中,一段十几秒钟伴着弦乐的萨克斯风后,伴着鼓点声音的加入,一个明显更高音调的萨克斯风的声音响了起来。舞台前方的追光灯也再次亮起,重新出现在观众们视线中的肖遥手上也多了一个乐器,正在吹奏着。肖遥和身后那个人手里拿的乐器都是萨克斯,只不过后面那人手上的是弯管,肖遥手上的是直管。

“果然还是离不开乐器啊!”肖遥的吹奏还在继续着,大部分观众为了不破坏这首歌的意境,并没有鼓掌或者欢呼,只是看着舞台上的肖遥在心里默默的笑道。

“银色小船摇摇、晃晃、弯弯,悬在绒绒的天上~”

间奏的萨克斯演奏结束后,肖遥举着萨克斯,凑到麦克风前开始了歌曲第二段主歌的演唱。虽然手里多了样东西,但丝毫没有影响到肖遥接下来的演唱,只不过是原本扶着麦克风架立杆的双手改成捧着萨克斯而已,那表情、眼神、姿态,跟之前也没什么不同。

歌曲后半段的主歌与副歌都与前半部分一样,只是将副歌部分的第二段多重复了一次做为歌曲的结尾。这本来就是一首需要细细品味,越听越有味道的歌曲,所以完全相同的两段歌词和旋律没有让现场的观众感觉丝毫的无聊,而是对歌曲中的那种意境体会又深了一分。

当肖遥略有差别的节奏重复唱出了歌曲的副歌第二段之后,大部分观众都感觉肖遥的这首歌应该是要结束了。不过肖遥的声音落下之后,伴奏的乐声却并没有立即跟着停止。就在大家猜测着肖遥是不是要在歌曲结尾时再秀上一段萨克斯时,大家却发现歌曲结尾时的这段旋律与前奏是一样的,几秒钟后,手里拿着萨克斯的肖遥没有将萨克斯的吹嘴放入口中,而是跟开始时一样,歪着脑袋,嘟嘴嘬唇的凑到麦克风前吹起了口哨。

看到这一幕,一些脸上还挂着没来得及被擦掉眼泪的观众忍不住又露出了微笑。

这一次,肖遥口哨声持续的时间比前奏时更长,足足十几秒钟之后,才和伴奏的钢琴声一起渐渐停了下来。

推荐热门小说娱乐玩童,本站提供娱乐玩童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娱乐玩童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xiangyeyuchao.com
上一章:第二六一章 理论上的可能 下一章:第二六三章 父子同台
热门: 和霸总假戏真做 妓术:欲望的荒野 武道至尊 天宝伏妖录(谁还不是王子了咋地?) 格格不入 快穿之学习使我快乐 不死神皇 叛逆的征途(龙组兵王) 太太的客厅 攻略男神翻车日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