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三三章 LC区之旅

上一章:第二三二章 太可恶了 下一章:第二三四章 作弊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xiangyeyuchao.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我怎么骗你了?这的确是燕京的传统美食,”肖遥指着周围的食客道,“你看大家喝的也是这个,都喝得津津有味的。这是服务员端上来的,我又没在里面做什么手脚。”

肖遥夹起一块焦圈儿送进嘴里道:“顶多也就是你因为口味的关系喝不惯!喝不惯不喝,换别的呗,也不能说我骗你啊!”沈曼不是孙婷婷,肖遥可不怕被她逼着要自己把这碗豆汁儿喝完。

“你!”沈曼瞪着肖遥,却发现无法反驳,只能恨恨的咬了咬牙。不过她也长了个心眼,开始跟着肖遥吃,肖遥吃什么她吃什么,要是肖遥不碰的,她也决定坚决不碰了。

不过似乎除了自己面前的那碗豆汁儿外,桌上摆着的小吃肖遥每样都有吃,并且还兴致勃勃的跟旁边的梅芳介绍起来:“这个叫焦圈儿,用面粉加水和成面团再用刀切成面片炸出来的。一般面团揉好后要饧上3个小时再来压扁切片,李大爷家的做得最正宗了。我小时候经常来他家吃焦圈儿做早点。”

“这个叫驴打滚,”肖遥吃了个焦圈儿,又夹起一块驴打滚道,“因为最后一道工序是要撒上黄豆面,像是老燕京郊外野驴撒欢儿打滚扬起的黄土而得名。这个是小吃,不是传统早点,但是也可以当早点吃……”

“八一啊,你可有段日子没来了。”肖遥正说着,一位六十多岁,系着围裙的老大爷走过来招呼,看到王大川扛着的摄像机,还高兴的问道,“哟,怎么还有摄像机啊,你这是拍节目呢?”

“李大爷,”肖遥站起身道,“算是拍节目吧,我给他们介绍一下燕京的特色传统小吃,顺便也帮您这小店做做宣传,好不好啊?”

“好,好,那敢情好啊!”老大爷乐呵呵的道。

肖遥和李大爷寒暄了几句,还特意拉着李大爷对着镜头挥手打了个招呼,李大爷就告辞离开了。

“你跟这儿的人很熟啊,老板都认识你。”沈曼奇怪的开口问道,“他们知道你是明星吗?好像见你都没有见到明星的那种特别激动的样子。”

“我小时候在这儿生活过,那时候我爷爷没事儿就带我在这一片儿溜达,这些都是我爷爷的老街坊,当然熟了。”肖遥笑道,“在他们眼里,我只是老肖家的大孙子,是不是明星和他们都没什么关系,也就犯不着激动了。”

肖遥擦了擦嘴道:“吃好没有,吃好带你们去附近逛逛。给你们介绍一下我小时候生活过的这片老胡同。”

“吃好了!”沈曼和梅芳立刻道。

“我还没吃呢!”扛着摄像机的王大川苦着脸,看着桌上的小吃道。

“不好意思,把大川哥给忘了。”肖遥不好意思的道,“你慢慢吃,不急,我们等你。这样吧,你吃,摄像机给我,我来拍!”说着,肖遥向王大川伸出了手。

“行!”王大川将摄像机交给肖遥。他在美国的时候是见过肖遥亲自扛着摄像机拍孙婷婷的,对肖遥的摄像水平很放心。

肖遥先是拍了一些桌上小吃的特写画面,接着拍了一些店里其他食客吃早点的镜头,最后又兴致勃勃的扛着摄像机去到旁边的炉灶旁拍起了李大爷做早点的情景。等他转了一圈回来,王大川也已经吃好了。

将摄像机还给王大川,肖遥带着三人出了早点店,往胡同里走去。

“那大爷!”刚走了没多久,肖遥就见到一个拎着鸟笼的老人,主动上前打招呼道。

“八一啊,又来看爷爷了?”老人笑呵呵的点头回应,同样看向了肖遥身后的王大川道,“怎么还带着摄像机啊?”

“爷爷拍戏去了,今儿个不在。”肖遥笑道,“我参加了一个节目,带他们逛逛我小时候住的地方,随便拍拍。”

“好,好,你们随便拍吧。”老人笑道。

“没见墩子呢?”肖遥问老人道。

“上学去了,今儿个又不是周末。”老人道。

“对,”肖遥拍了拍额头,接着道,“墩子该上小学了吧?”

“没,上学前班呢。”老人道,“下半年上小学。”

“不上学!不上学!”老人拎着的鸟笼里的鸟儿叫了起来。

“跟墩子学的吧?”肖遥笑问道。

“是啊,那小子不爱上学。”老人笑着点头道。

“这鸟儿还会说人话啊?是八哥吗?”沈曼好奇的看着鸟笼中那只通体黑色的鸟儿道。

“是的!”肖遥点点头,跟身后的王大川示意了一下,“大川哥,给个特写!”说着,肖遥蹲下身子逗弄起鸟笼中的八哥鸟来,“小黑!小黑!”

“你好!你好!”鸟儿又叫了起来。

“真好玩!”沈曼开心的也蹲下身子凑到鸟笼前叫道,“小黑!小黑!”

结果那只八哥根本不理沈曼,还故意侧了侧身子。

“还认人的啊!”沈曼泄气的站起来道。

“那大爷,不耽误您遛鸟了,我们再去前面逛逛。”肖遥跟老人告辞道。

“行,你们忙你们的。”老人笑着挥手道。

告别了老人,肖遥领着几人又向胡同深处走去。

“这里面以前有个曲艺班子,”肖遥指着一处老式的宅院道,“我小时候偷偷经常溜到里面去听他们排戏,他们知道我是老肖家的孙子,发现我也不会赶我走。里面京韵大鼓,二胡、唢呐、三弦儿什么都有,都是些民间艺术家,也没多少演出,就是凑一块儿玩。我最开始就是在这里接受的民乐和民间艺术的熏陶。不过这个班子好像去年就已经解散了,以后也很难再听到了。”说到最后,肖遥的语气里满满的都是惆怅和遗憾。

“你学拉二胡,搞民乐的‘女子乐坊’,就是受了他们的影响?”沈曼问道,“想把民乐发扬光大?”

“是受过他们的影响,”肖遥点了点头,又摇了摇头道,“不过说不上发扬光大,我从来不把这些高尚伟大的责任往自己肩膀上扛。我把民乐和现代音乐弄到一起,其实也是好玩,和他们这些正宗的传统民乐和民间艺术还是不一样的,我只是希望我玩的这些东西,顺带着能让听民乐的人多一些就很满足了。”

又往前走了一段,肖遥的情绪高涨起来,指着一个飘着酒香的院子兴奋的道:“这里就厉害了。私人酒坊,存在好几十年了。我爷爷喝的酒就是他们家酿的。”

“你不会小时候还溜进去偷喝过酒吧?”沈曼笑着道。

“不用偷喝,”肖遥笑道,“我溜进去后,王大爷都是拿着酒逗我,问我要不要尝尝的。我第一次喝白酒,就是这里的王大爷拿筷子沾了酒让我舔,结果我直接凑过去就着他手上的酒碗喝了一口,然后我就醉了。那一年,我才四岁!为这事儿,我爷爷差点跟王大爷急眼。”

“不过现在不一样了,十八岁以后,我爷爷就很支持我去找王大爷讨酒喝。”说着,肖遥走到院子前开始挥手拍门,并且亮开嗓子喊道,“王大爷!”

“八一啊!有日子没见了啊!”院门打开,一个留着花白山羊胡子的老人对肖遥道,“你怎么来了?给你爷爷打酒吗?”

“不是,我爷爷不在家。”肖遥笑道,“是我找您!”

“找我干嘛?”老人道。

“当然是找你要酒啊,还能找您干嘛啊。”肖遥嘿嘿笑道。

“行啊,院子里摆着几大缸呢,自己舀去,你带装酒的酒瓶酒壶之类的东西了吗?”老人乐呵呵的道。

“我不要那些,”肖遥道,“我要您地窖里藏的超过十年的那些,不要多,一坛就好!”肖遥竖起一根手指。

“想得美!”老人变了脸色,返身就要关门。

“您别急着拒绝,听我说。”肖遥拉住了老人的胳膊道,“我不是为我自己要的。”

“那你是帮谁要的?老肖吗?”老人道,“让你爷爷自己拿东西来换!”

“不是,和我爷爷没关系,我是帮一个美国人要的。”肖遥道,“我前段时间去了趟美国,遇上了麻烦事,是一个美国的朋友帮了大忙才解决的。我就说送他一瓶酒表示感谢,结果他说华夏的酒不如威士忌什么的洋酒好喝,不要!我说我可以弄到有着几十年酿酒经验的师傅手工酿造的窖藏超过十年的华夏的好酒,绝对比他家里的洋酒好喝,他不信,既不信我可以弄到超过十年的手工酿造的酒,也不信华夏的酒比他家里的洋酒好。我得拿您窖藏的好酒去美国打那外国佬的脸去!”

“真的?”老人狐疑的看着肖遥道。

“当然是真的!”肖遥无比真诚的点头。

“行,你等着吧。”老人松开了把着大门的手,回身进了院子。

“肖遥,你大上午的就来骗酒喝啊?”沈曼看着老爷子的背影,凑到肖遥身边小声道。

“什么骗啊?”肖遥也压低了声音道,“虽然稍微用艺术手法修饰了一下,但是大部分都是事实,这酒,我的确是帮一个美国人要的。”

“不会吧?”梅芳插嘴道,“我们上周去美国的时候,好像也没见你碰见什么麻烦事啊?”

“看,露馅儿了吧?”沈曼笑道,“虽然我没去美国,梅姐和大川哥可是跟你一起去的。”

“我又没说是上周的事,”肖遥道,“是我去年暑假去美国的事,当时答应了人家的。只不过我回国后忙东忙西的给忘了,刚才走到这里才想起来有这么回事。”

“这都快一年了啊?”沈曼好奇道,“哪位美国朋友这么倒霉,被你放鸽子放了快一年啊?”

“白日梦的主唱,基斯·克雷格!”肖遥笑道。

“呃……”沈曼的笑容僵在了脸上,“这么大牌的明星的事,你就这么给忘了啊?”

“这不是忙么?”肖遥抓了抓头发道,“去年我从美国回来后就去申城上学了,就算记得,也没时间专程跑来找王大爷要啊!”

没多久,老人就拎着一个陶制的酒坛子出来了,将酒坛子递给肖遥道:“我也不管你是不是真有美国人的事儿,既然你这么煞费苦心的要我这酒,就给你一坛。”

“谢谢王大爷!”肖遥立刻高兴的接过来,躬身道谢。

“哇,这酒坛子都好漂亮啊!”从酒坊告别出来,沈曼看着肖遥手上那个古色古香的酒坛子赞叹道。

“你这是要买椟还珠吗?里面的酒才是重点好吗?”肖遥笑道。

“我知道里面的酒才是重点,可这是你准备要送给美国大明星的,我又喝不到,就只能欣赏酒坛子了。”沈曼噘着嘴道。

“好了,我们接下来去哪儿?这条胡同都看到头了。”梅芳笑着插嘴问肖遥道。几人不知不觉间,已经都快把这条胡同走完了。

“前面是我爷爷住的院子,我带你们去看看他的书房吧,那是我小时候爷爷教我读书认字,给我文化启蒙的地方。”肖遥指着前面的一个四合院道。

“我刚才好像听你说肖老先生拍戏去了,今天不在家的。”梅芳道。

“没事儿,他不在家我也能进去的。”肖遥自信满满的道。

肖遥将三人带到一处四合院的门口,果然见到大门紧闭。

“给你,帮我拿一下!”肖遥把手上拎着的酒坛子递给沈曼,又嘱咐了一句道,“拿好了,别摔了啊,就这一坛,再要就难了。”

“放心吧。”沈曼双手接过酒坛捧在手里,好奇的对肖遥道,“你这又是要干嘛啊?”

“当然是进院子了。”肖遥笑了笑,走到距离院门这一侧院墙边不太远的一棵树前,动手就往树上爬。

“不是吧?他是打算翻墙进去吗?”沈曼和梅芳看着爬树的肖遥,相顾无语。

“嘿,干什么呢?”肖遥刚爬到一半,一个喊声响了起来。梅芳和沈曼转身一看,发现是一个年纪五十岁左右的中年妇女正满脸怒气的指着爬树的肖遥在喊着。

梅芳和沈曼正想走上前去帮着解释一下,树上的肖遥已经回头喊道:“张大妈,我八一啊!我爷爷不在家,我要进去,又没钥匙!”

“八一啊,”中年妇女脸上怒气消失,换上了一副笑脸道,“怎么这么大人了还爬树翻墙啊?要不去大妈家里搬架梯子来?”

“我去!”梅芳、沈曼和王大川三人绝倒,“这肖遥在这里到底是怎么样的一个存在啊?”

“谢谢张大妈,不用了!”肖遥喊着,已经爬到了树干上超出院墙高度的位置,接着纵身一跃,就消失在了院子里。

“请进吧!”片刻之后,院子门就从里面被打开了。肖遥站在门口,伸手做了个请的动作。

推荐热门小说娱乐玩童,本站提供娱乐玩童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娱乐玩童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xiangyeyuchao.com
上一章:第二三二章 太可恶了 下一章:第二三四章 作弊
热门: 斩夜 被迫与双面龙傲天绑定 侯卫东官场笔记5 蓝白社 虫族夫婿不好当 乡野村医(乡野妇科男医) 好一个骗婚夫郎 火爆天王 今天顾总的情人是谁 秘书长3·大结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