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七四章 梵高的粉丝?

上一章:第一七三章 歧视外国人 下一章:第一百七十五章 木英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xiangyeyuchao.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不用了。”方依然拒绝道,“一个人三十欧元,这价格也算不上特别贵,不算什么的。”肖遥怎么说也是明星,方依然又怎么可能去计较这区区几十欧元的票价。

“可这也太过分了,”安德鲁气愤的道,“这不是钱的问题,这分明就是赤裸裸的欺负外国人。咱们干脆就不进去了,回去听摇滚乐去,反正那里是免费的,外国人也一样免费。”

“他们应该是考虑到来参加音乐节的外国人在路费上的花销就远不止这多出的20欧元,多半也不会为了计较这高出来的价钱,所以才会这么干的。”肖遥道,“不过既然来了,进去还是要进去的。谁叫我们是外国人呢,挨宰就挨宰吧,反正这一刀也不算太狠。咱们分开买票吧,你们买你们的,我们的票自己来买。”

听到肖遥这么说,安德鲁·贝尔蒙等三人只能点头同意,按响了摆在台面上的呼叫铃。

随着铃声响起,一位四十来岁的白人妇女从后面的房间走了出来,站到售票处前对几人用法语问道:“需要买票吗?”

“是的。”琪拉·贝阿用法语回答道。说着,掏出了一张10欧元的钞票。

方依然和裴敏仪不会法语,三个本地人又都会英语,所以他们六人一路上都是用英语交流的,但现在既然售票的工作人员是用法语问话,他们也就自然使用了母语与售票人员交流。

琪拉顺利的用10欧元买到了门票,接着就是克拉拉和安德鲁依次上前买票,肖遥看见他们的买票过程后眼睛一亮,转头小声对方依然和裴敏仪道:“一会儿我来买票,你们俩不用过去,也别出声。”

三位本地人买好票之后站到了一旁等待,肖遥上前向售票人员递出30欧元,用法语道:“麻烦你,我要三张。”

“你们是法国人?”售票的白人妇女看着肖遥的亚洲面孔,下意识的道,“我可以看看你们的身份证吗?”

“是,我们是法籍华裔,本地人,”肖遥用流利的法语道,“可我们出门的时候忘记带身份证了。”

“忘记带了?”售票的白人妇女狐疑的看着肖遥。

“是的,忘记带了。”肖遥点点头,然后故意又往前售票的白人妇女跟前凑了凑,小声道,“我住在泰伦街,这两位是我的邻居。那位穿红色衣服是我喜欢的女孩,另外一位是她的闺蜜。我听说今天这里有爵士乐表演,好不容易才把她们约出来玩,说带她们来听爵士乐。如果我们现在回去拿身份证,就错过这最后的一场演出了。可如果我现在付给你九十欧元,就没有钱再请她们去吃宵夜和打车送她们回家了。那样的话,我就彻底没戏了!姐姐,拜托帮帮忙!”

“什么?”克拉拉等三人惊呼出声,都露出了惊讶的表情。

虽然肖遥是在小声的和售票人员说话,但是旁边的三人也是听得清楚。

见售票人员被旁边三人吸引了注意力,肖遥赶紧转头用法语对三人道:“干什么?忘记带身份证又不是我的错,你们告诉我这里有爵士乐表演的时候可没说买个门票还要身份证。”

“你们认识?”售票人员们道。

“当然,我们都是克莱蒙高等艺术学校的学生。”肖遥道,“对了,你们谁带证件了?帮我证明一下?”说着,肖遥偏过头冲三人眨了眨眼。

克拉拉的反应最快,立即掏出了包里的学生证递了过去道,“这是我的学生证,他是我的同学,那两位是他的朋友。是我告诉他今天这里的有爵士乐表演的。”

“好吧,祝你们有一个愉快的夜晚。”售票人员看了看克拉拉的学生证,接过了肖遥手上的三十欧元,递给了肖遥三张门票,还笑着冲肖遥挤了挤眼睛道,“小伙子,祝你好运。”

“谢谢!”肖遥笑着接过门票道,“今天遇到你,就是我的好运气!”

买好门票,三人迅速的离开了售票处,来到了音乐厅的入场处等候。

看到那位售票人员再次离开,安德鲁才哈哈笑着拍了拍肖遥的肩膀,竖起大拇指道:“肖,真有你的!没想到你法语说得这么好,而且还很会骗人。”

“我是个演员嘛。”肖遥笑道,“人生如戏,全靠演技!”

“可你怎么知道泰伦街的?”琪拉·贝阿好奇的道,“你们不是今天才到克莱蒙·费朗的吗?”

克莱蒙·费朗也是有唐人街的。肖遥所说的泰伦街就是克莱蒙·费朗的唐人街里的一条街道。因为这条街上有着非常多的中餐馆,这条街在克莱蒙·费朗的本地人中也比较出名。

“我以前来过克莱蒙·费朗,”肖遥道,“曾经去泰伦街上吃过中餐。知道那里是唐人街最有名的一条街道。”

“为了六十欧元,你至于得么?”弄明白事情经过的方依然苦笑着道,“万一被拆穿了,得多丢脸啊?”

刚才方依然和裴敏仪在肖遥的要求下站得离售票台稍有点儿远,没有看到肖遥买票的动作,而且她们俩不懂法语,也没听懂肖遥说了些什么。

“拆穿就拆穿,反正这里也没人认识我!”肖遥无所谓的道。

几人聊着,忽然音乐厅的大门打开,看来是前面的一场演出结束,有观众退场了。

稍微等了一会儿,等音乐厅里再没有出来,六人也凭着手上刚买的门票进入了音乐厅。

六人进场的时候发现音乐厅内还有许多人坐着,看来有不少人是直接买了两场演出门票,准备连看两场的。

没过多久,演出开始了。几位乐手拿着乐器在舞台上的椅子上坐了下来,其中最为引人注目的是一位胡须花白的黑人男性。他最后一个空手走上舞台,坐到了舞台上摆着的一架钢琴前,直接就开始了演奏。

这个音乐厅的规模并不大,观众席只有百来个座位,也只坐了六七十人的样子。但是几位乐手,特别是那位一看就是主角的弹钢琴的黑人音乐家的水平很高,表演非常棒,现场的环境和音乐效果也很好,几人坐在里面听着爵士乐,也是颇为享受的。肖遥觉得即便是三十欧元一个人,也是能值回票价的。

连续纯演奏或自弹自唱的表演了六首这个世界上比较知名的爵士乐曲或歌曲后,那位黑人音乐家似乎是有点累了,取下钢琴边麦克风架上的麦克风站了起来,走到舞台边开始和观众们互动。

“大家好。”黑人音乐家用英语和大家打了声招呼,立刻引起了台下观众们的一片掌声回应。

“大家知道,爵士乐是讲即兴发挥的,所以我今天也非常随性的为大家增加了一个互动的小环节。”黑人音乐家继续道,“我今年已经快七十岁了,连续弹上一个小时也挺累的,所以我决定请一位观众上来表演一首曲子,让我休息几分钟。当然,如果上来的观众愿意的话,我也可以提供一些点评和指点。不知道有没有哪位观众愿意上来给大家表演?”

“哇喔~”听到黑人音乐家这么说,台下不少观众都发出了一些兴奋的惊呼声,不少观众都有些跃跃欲试了。

台上的这位黑人音乐家名叫路易斯·约瑟夫,来自美国的“风城”芝加哥,虽然在流行音乐圈内名声不显,但是在爵士乐的圈子里,却是一位资历非常老,也非常受人崇拜的音乐家。

“哇,路易斯·约瑟夫可是爵士乐大师,能在他面前表现一番,现场接受他的亲自指点的机会可是非常难得的。”琪拉·贝阿也很兴奋的道。

“老板,你不是会弹钢琴吗?要不也去试试?”听到琪拉·贝阿这么说,裴敏仪扭头向肖遥提议道。

肖遥无论是前世还是今生,都对于爵士乐都没有特别的喜好,听的也基本都是流行度比较高的一些爵士歌曲,对爵士圈内的音乐大拿们也都不太熟悉,但是听了琪拉·贝阿和裴敏仪的话,肖遥也觉得这个和爵士大师近距离接触的机会确实挺难得的,便笑着点了点头,举起了手臂。

“他还真想上去啊?”克拉拉等人有些惊讶的看向肖遥举起的手臂,“刚才买票的时候演戏骗人,现在又想上台去表演,他真的是华夏人吗?不是说华夏人都很矜持的么?”

“看来想上来一展身手的人还不少。”黑人音乐家路易斯·约瑟夫高兴的看着台下举起的七八支手臂道。

“选谁呢?”路易斯·约瑟夫犹豫了一下,然后幽默的笑着道,“为了不被人比下去,我想我应该选一位看起来最年轻的观众。”说着,路易斯·约瑟夫依次扫过台下举手的几位观众,最后停在了看向肖遥的方向。

“年轻人,就你了。请上台来。”路易斯·约瑟夫向肖遥招了招手道。

肖遥也不扭捏,高兴的从座位上站了起来,迅速的跑上了舞台。

“年轻人就是有活力,”路易斯·约瑟夫高兴的赞了肖遥一句,然后问道,“你想表演什么曲目?我的乐队知道的爵士曲子很多,只要不是太过生僻的,我想他们都没有问题。”

“我想表演一首我自己创作的歌曲,所以乐队还真帮不上忙。”肖遥笑道,“不过我自己会弹吉他,我可以自弹自唱。”

“好吧,”路易斯·约瑟夫点了点头,转身看向自己的乐手们道,“你们可以和我一样偷懒休息了。杰克,把你的吉他借给这位年轻人吧!”

一位戴着黄色礼帽的中年白人笑着点了点头,拎着自己坐的椅子和木吉他走到了舞台前,将椅子往舞台前方一摆,才把手上的吉他交给肖遥。

“年轻人,让我们来欣赏你的表演。”路易斯·约瑟夫走到钢琴边将原本立在钢琴边的麦克风架拿到了椅子旁边,将麦克风安在了麦克风架上,然后退回到钢琴的琴凳上坐了下来。那位被称为杰克的中年人也走到钢琴旁边,倾斜身子靠在了钢琴上看着肖遥。

肖遥坐在椅子上,先是伸手拨弦试了试音,然后又调整了一下身前麦克风架的高度,这才开口介绍道:“为大家送上一首《Vincent》。”

台下的观众送上了一阵鼓励的掌声。听这年轻人果然报出一个没有听说过的歌名,不少观众也是一脸期待。

“咦?”方依然和裴敏仪听了肖遥的话,同时奇怪的惊咦了一声。

“怎么了?难道那不是肖的原创歌曲?他不是说自己是音乐创作人和歌手的吗?”方依然身边的克拉拉好奇的问道。

“不,那的确是他前几天才写出来的一首新歌。”方依然道,“可那首歌我们听过,那是一首民谣歌曲,不是爵士乐歌曲啊。”

“人家大师是让他上去表演爵士乐的,他不会上去唱一首民谣吧?那可就丢人了。”琪拉·贝阿也道。

“谁知道呢?反正这里也没人认识他,丢人就丢人吧。”方依然道,“万一他真的胡来,咱们一会儿就装作不认识他。”

待观众们的掌声落下,肖遥的手指也轻轻的拨动了琴弦,开始了歌曲的前奏。只是这段前奏虽然依然是方依然曾经听过的旋律,但是却感觉节奏好像慢了好多。

“Starry,StarryNight……”肖遥开口唱了起来,方依然的这种感觉就更明显了。不只是伴奏的节奏变了,肖遥演唱的节奏包括演唱时的唱法也都和她在发布会上听过的不一样。肖遥现在的歌声中充满了慵懒的感觉,在她听来,似乎还真就是爵士乐的味道。

“是这首歌吗?这是民谣?”克拉拉疑惑的看向了方依然。

“是这首歌,歌词和旋律都一样,但是节奏和唱法完全不同了。”方依然轻声的道,“他几乎把这首歌变成了另一种完全不同的味道,没想到他还可以这么玩。”

这首《vincent》是前世DonMclean创作的歌曲,曾经被无数人翻唱过,也被改编成了很多不同版本。肖遥最近刚写出了《vincent》,对这首歌的印象还很深,现在要表演爵士乐,实际上对爵士乐并不太了解的他就想起了前世王若琳演唱的这首歌的那个爵士版本。

“等等,他这首歌好像是唱梵高的。”注意着歌曲歌词的琪拉·贝阿忽然开口道,“歌词里唱的东西和好几幅梵高的画作都相关。他是不是也是梵高的崇拜者啊?”

“梵高?那位印象派的大画家?”方依然奇怪道,“没听他说过,也没见过他画油画啊。他倒是会画画,可我只见过他画素描和我们华夏的水墨画。”

“肯定是了,”琪拉·贝阿点头道,“他的这首歌歌名叫《vincent》,梵高的名字就是文森特·威廉·梵高。”

“难道他还是梵高的粉丝?”方依然也嘀咕道。琪拉·贝阿是学美术的,对她的判断,其他人自然都是不怀疑的。

肖遥一曲结束,现场响起了一阵热烈的掌声,除了台下的观众们,就连包括钢琴边的路易斯·约瑟夫和杰克两人在内的台上乐手们也都是边笑着点头边鼓掌。

推荐热门小说娱乐玩童,本站提供娱乐玩童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娱乐玩童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xiangyeyuchao.com
上一章:第一七三章 歧视外国人 下一章:第一百七十五章 木英
热门: 九重紫 医门宗师 鬼神无双 村野风流:乡村神偷猎艳记 天火大道 如何建设一间鬼屋 狂野:与狼共枕 躁动的山野 老攻他以貌取人[快穿] 女人的背叛:一个美体师的奋斗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