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31 章

上一章:第 30 章 下一章:第 32 章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xiangyeyuchao.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谢千寻站起来, 拽住阎于舟的衣领,凶神恶煞的问道:“笑什么呢,有那么好笑吗?!”

阎于舟急忙刹车, 满脸认真, “没有, 我笑她们,笑的跟鹅叫一样。”

谢千寻狠狠的瞪了李诗茗和周子妍一眼, 两个人立马识趣的闭嘴。“哎呀哎呀, 人总有放飞自我的时候嘛, 没事没事, 寻崽别介意啊。”

上课铃声在这个时候响了起来,林子姐踩着高跟鞋走进了教室,一个练习册扔在阎于舟头上, “干什么呢,快坐下来上课了!”

……

谢千寻烦躁的坐下来,低头看着手机。

江芜已经十分钟没有回消息了。

她低头烦躁的划拉着屏幕,死死咬着后槽牙。不断有人诡异的目光从前面投射过来, 她真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 于是把身子往桌下缩了缩。

靠靠靠靠靠, 难道昨晚上江芜真的掌握了什么让人羞耻的证据吗?!

时间好像被放慢了,谢千寻如坐针毡又等了一会, 终于忍不住,给江芜发了第二条消息:

【删掉!】

又等了很久, 依然没有回复。她恨的牙痒痒,于是又发了一条消息:【你在哪里,我带着抑制贴上去找你。】

这次江芜马上回了过来。谢千寻看了看,神色微变。

靠!又是一条语音。

谢千寻觉得自己对语音已经有心理阴影了, 于是飞速的取出耳机,点开了江芜的语音。

可以听出电话那头江芜的身边很吵,熟悉的娇媚声线从传过来:“不好意思啊学妹,我等下可能要早点去操场,要不等中午下课后我来找你?”

谢千寻:“……”不,可,能!

林子姐在讲台上叽里呱啦讲了些这周周考全班错误率比较高的题,谢千寻这次考的比较好,之前也早就自己对过答案了,并不想认真听。

她现在只想冲出去,把江芜给拽出来揍一顿。

终于盼来了下课铃声,她马上拿着抑制贴,以最快的速度跑向了高二(1)班。

谢千寻冷着脸,站在门口扫了一圈,发现江芜不在。

然后她又来到了C座三楼的学生会办公室。站在门口刚想敲门,广播里突然炸出震耳欲聋的义勇军进行曲。张主任怒气冲冲的声音同时间在广播里响起。

教学楼内的各个班级已经开始陆续排队下楼了。

谢千寻皱眉朝着窗下看了看,发现九班的长队已经从教学楼出去了。

于是她烦躁的咬了咬牙,刚想转身离开。

突然,门打开了。脖子上挂着黄牌的学生会成员陆陆续续从里面走出来。

江芜穿着雪白的校服,走在最后面,正和旁边的女生说着什么。

谢千寻黑着脸上前一步,伸了伸手,拦住了她的去路,“你,等下。”

江芜抬头,随后弯了弯精致的眉眼,“咦,学妹,你来了呀,我不是说等会来找你的吗?”

虽然这么说,却一副“我就知道你一定会来”的欠扁样。

谢千寻气的全身冒烟,抱着手站在原地,咬着牙没有说话。

江芜勾了勾唇角,微微扬起下巴,示意身边的女生先走。女生诧异的看了她一眼,听话的转身走了。

谢千寻不耐烦的把手里的抑制贴递给她,“把那段音频删——”

她话还没说完,江芜忽然凑了过来,瞪着眼睛捏了捏她的脸“学妹,你吃药了吗。”

谢千寻:“?”

江芜:“昨天医生开的药啊,我看你情绪好像有点激动。”

谢千寻:“……还不都是你害的!把音频删了!”

江芜听闻,忍不住笑了,拿出手机在谢千寻面前晃了晃,“实话告诉你,我不只有音频,还有视频呢,想不想看呀。”

谢千寻大脑“嗡”的一声,隐隐有种不好的预感从心头升起来,“什么视频?”

江芜眼里的笑意更深了,“你说呢——”

谢千寻脸色一变,拉住江芜的手腕,拐进了旁边的厕所,关上隔间的门,瞪着她江芜看着谢千寻因为窘迫而微微泛红的脸,无声的笑了笑,“谢同学,我发现你是不是有什么奇怪的癖好啊,我记得我好像只和你说过,每天的抱抱是要在厕所进行,但是你为什么有事没事都想拉我进厕所啊。”

谢千寻懒得和她扯淡,不耐烦的说道:“少废话,删掉!”

江芜懒懒的靠着门,“你还是先看看吧,再决定要不要删。”

她把屏幕对着谢千寻,随后塞了一个蓝牙耳机给她。

谢千寻皱眉,看着屏幕上缓缓移动的诡异画面,白皙的脸颊逐渐浮上不正常的红色,额头上也结起一层薄汗,她缓缓咽了口唾沫,舔了舔嘴唇。

“我没有想到醉酒后的谢同学这么可爱,”江芜笑了笑,“怎么样?是不是又想喝奶了呀——”

啊啊啊啊谢千寻全身忽然难受的发痒起来,她忍住想要撞墙的冲动,刚想扑上去硬抢,那台手机手机上让人羞耻的画面忽然消失,随后出现的是来电提示。

江芜收回手机,接通了电话,神色淡了淡。

挂掉电话后,她看了谢千寻一眼,“唉,她们在找我了,等会聊吧。”

江芜说完就想去拉隔间的门,却被谢千寻拉住袖子,“你——”

“我什么我啊,我昨天帮了你大忙,你知道吗?”江芜忽然淡淡的笑了笑,上前一步,直直的盯着谢千寻的眼睛。

谢千寻瞳孔微微放大,下意识后退一步。

“你昨晚跟个醉虾一样,连回家的路都找不到,如果不是我带你回家,帮你洗澡,穿衣服,你可能都被不知道哪里的人捡回去——”

说到这里,江芜顿了顿,饶有兴趣的欣赏谢千寻脸上的表情,“给上了。”

“……”谢千寻忽然生无可恋的抱着头,缓缓蹲了下来。

江芜眼里的笑意更深了。

自己不过是把昨晚,谢千寻自己讲出来的骚话给重复一遍罢了,看来这家伙是那种,喝了酒脸皮比天还厚,清醒了又很纯情的人啊。

不管怎么说,还是清醒的时候比较可爱。

“等会见,学妹。”江芜幽幽的丢下这句话就拉开门走了。

留下谢千寻一个人在原地抱着头。

*

操场上,谢千寻强迫自己恢复了一点理智,并且目光一刻也没有离开过江芜。

因为羞耻而产生的怒火逐渐侵袭了全身,她决定跑完步的时候把江芜给堵住。

那段视频,绝对,一定,不能留!

让她觉得心里微微有点不舒服的是,江芜身边从大课间刚开始到现在一直围满了人。平时没注意,到现在仔细看了就莫名觉得有点不爽。

学生会副会长杨慧嘉从头到尾都和她说个没完,上次那个六班的方琴也羞羞答答的走在江芜身边。江芜如同一个巨大的磁石,走到哪里,那些人就跟到哪里。偏偏那家伙还满面春风的样子,和周围的人说个没完!

谢千寻终于等到课间操结束,回教室的路上,江芜身边依旧是围了一堆人。

她黑着脸,默默的在后面跟着,终于等到江芜在楼梯岔路口落了单,才上前堵住她。

谢千寻脸色阴沉的盯着她,刚想开口,江芜却抢在她前面,笑眯眯的问道:“谢同学,你刚才课间操的时候一共往我这边看了十六次,是喜欢上我了吗?”

谢千寻心里莫名堵了一下,瞬间炸毛道:“怎么可能啊——我盯着你看,肯定是想让你把视频删掉啊!”

江芜顺手将墨黑色的长发勾到耳后,随后弯了弯眉眼,“嗯,学妹想让我删掉,可以啊。”

谢千寻瞪着她,觉得事情肯定没有那么简单。

果然江芜下一秒就懒懒的抱着手靠在了墙上,“逗我开心。”

谢千寻:“?”

“把我逗开心了,就把视频删掉。”

谢千寻:“……你!”

江芜笑了笑,低头摆弄着手里的手机,“嗯,谢同学最近好歹也是校园论坛的风云人物,如果我把这个视频传到那里,不知道会掀起什么样的风浪呢。”

“……”

于是谢千寻恨恨的低下了头,开始在脑海里使劲的搜索以前看言情剧的时候,男主逗女主开心的办法,但是什么鸟都没想出来。

“谢同学想好没有呀,我还有事,先走了。”江芜懒懒的说了声,抱着手就走。

“等等!”谢千寻凶神恶煞的叫住了她。

江芜回头,清澈的凤眸中闪烁着淡淡的光。

只见谢千寻红着脸,凶巴巴的说了句,“学姐——麻烦你把视频删掉吧!”

江芜愣了愣,看着谢千寻看了一会,忍不住笑了,“谢同学,你好硬啊。”

谢千寻:“?”

“既然是在求我,那你说话能不能软一点啊——”江芜饶有兴趣的看着她。

谢千寻在心里把江芜骂了一通之后,默默的低下了眉眼,“学姐,求求你帮我把视频删掉吧。”

“不行,哪有你说的那么敷衍的。”江芜眯着眼睛笑了笑,突然凑近了些,伸手轻轻攥住谢千寻的衣领,“你还记得你在视频里怎么叫的吗,小学妹?”

谢千寻简直想瞬间原地死亡。

她瞬间忽然觉得自己开脱了,哈哈哈江芜你既然是个变态,那我,肯定比你更变态!不就是想让我撒个娇嘛,以为我不会?我可以嗲的你当场流鼻血!

谢千寻看着江芜,冷冷的笑了声,忽然凑了过去,握住江芜的肩膀,把她往跟前带了带。

江芜微微一愣,随后被女孩强行拖到面前。

浓郁的奶香扑面而来,看着对面眯起的桃眸缓缓靠近,让江芜下意识觉得不太妙。她咽了口唾沫,忽然想把谢千寻给挣脱掉,却被她牢牢的箍住,压到了墙上。

江芜感觉耳边忽然吹过一阵温热的风,低哑的声音随即响起:“姐姐,人家求求你把视频删掉,好不好嘛~”

更骚的是这货居然还在她耳边轻轻喘了一下。

靠!

江芜全身轻轻颤了颤,耳根子瞬间红了,后颈的腺体也莫名跳动起来。

听到谢千寻这样的声音,她忽然有种奇怪的感觉。

就像是,调戏别人不成反被调戏了,然后自己的耳朵怀孕了。

极好的修养让江芜憋住了想要骂脏话的冲动,她抬头瞪着谢千寻。

女孩却丝毫没有注意到她的窘态,她笑嘻嘻的拍了拍手,一脸得意的凑了过来,“怎么样,我这样够软吧。我可是预备Omega啊。”

江芜瞳孔微微放大,看着谢千寻。

阳光下,女孩的喉头微微涌动着,颈间一大片皮肤嫩的似乎可以掐出水来,晶莹剔透的红唇微微勾着,非常诱人。

白皙,清瘦,还未分化,介乎Alpha和Omega之间,人畜无害,很安全。

谢千寻笑了笑,似乎对刚才自己的声音很满意,随后她挑衅的看着江芜,“怎么样,比你行吗?啊?”

好像输了。江芜的眉心莫名跳了跳。随后有点丧气的说道:“好吧,既然学妹都这样求我了,那么……”

她低头在手机上摁了几个键,然后把屏幕对着谢千寻,“我删掉了。”

谢千寻扑上去,凶神恶煞的把江芜的手机检查了一番,确认回收站里的视频也清的干干净净,心里才舒了口气,上课铃声已经响了起来,她转身跑远了。

谢千寻跑到楼梯口的时候忽然回头吼了一句,“江芜!”

江芜愣了愣,“?”

谢千寻:“还喂奶?

你是变态吗?!”

江芜:“……”

她盯着谢千寻匆匆离去的背影,忽然抿了抿唇,舌尖下意识碰了碰媾齿。

明明开始只是单纯的想逗逗谢千寻,但刚才突然涌上来的那股种奇怪的感觉是怎么回事?

就算是因为临时标记产生的占有欲,昨晚上的那一次还可以理解,但是今天莫名其妙的算是怎么回事?

江芜皱了皱眉,靠在墙上,有些苦恼的盯着天花板。

不是吧。

她该不会是,喜欢上谢千寻了吧。

如果她分化成Alpha还好说,但谢千寻那种妖艳贱货,一看就像是个Omega的样子啊。虽然医生说在信息素屈服的影响下很难,但也不代表……她不能分化成Omega吧。

Omega啊……

江芜皱了皱眉,缓缓咽了口唾沫。

如果我是Alpha,八成会追你的,谢千寻。

上一章:第 30 章 下一章:第 32 章
热门: 炮灰攻系统 白领男办公室情事 造物主的模拟人生 富姐的近身保镖 美食主播必须十项全能 我和天敌谈恋爱 乡村小祸害 诟病 老攻他以貌取人[快穿] 猜猜[娱乐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