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30 章

上一章:第 29 章 下一章:第 31 章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xiangyeyuchao.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早晨, 谢千寻被闹铃吵醒了。

太阳穴的位置传来一阵阵难受的刺痛,喉咙也干燥的厉害。她皱了皱眉,伸了个懒腰,动了动酸痛的脖子, 然后缓缓从床上撑了起来, 下意识去摸手机。

手机显示:9:15

谢千寻:“……”随后她猛地从床上跳了起来, 诧异的环顾四周陌生的环境。

淡蓝色的窗帘被拉上来,隐隐有阳光从外面透进来, 印入眼帘的是木质书桌,白色的衣柜,毛绒地毯,身下是触感十分舒服的单人床。

然后谢千寻发现额头上贴着一张便签条。

【江芜:不要惊慌, 你昨天喝醉了,在走廊里遇到我,晚上住在我家里。衣服让人帮你买了,放在书桌上,桌上有矿泉水,随便喝吧。我到学校去帮你请上午前三节课的假,学妹不要迟到噢。小区出门左转126米就是公交车站,有直达蒂兰的班车。】

那人似乎知道谢千寻会很疑惑, 还把一些必要的事项工工整整的写在了便签条上。

谢千寻:“?”靠!

昨晚的记忆停留在KTV包间里自己甩了孟晓寒的手走了出去,厕所里洗脸就没有了。

什么时候在走廊里遇到江芜的?!

谢千寻用手撑着额头,深深皱起眉来, 然后下床,腿软的差点摔到地上,她跌跌撞撞的在房间里走了一圈,看了看书桌上大大小小的相框, 然后又把纸上的字读了一遍。

脸颊逐渐烧起来。不是吧,如果是昨晚自己在喝醉的状态下和江芜在一起,该不会说出什么屁话来吧 。

江芜为什么要把自己弄回家呢,难道是自己缠着她回家的?

某种焦虑在谢千寻心里蔓延起来,她烦躁的扫视着周围,发现书桌上真的放了几件衣服,还放了三瓶没开过的百岁山矿泉水。

谢千寻默默的喝掉了水,低头翻动着衣服,很快就释然了。

看江芜留下的便签条上的语气,昨晚应该不至于发生了什么可怕的事情。

再加上她对自己醉酒后的克制力还是很有自信的,顶多倒头呼呼大睡,绝对不会和李勇那群臭男人一样……

撒酒疯。

她飞速换好了衣服,想了想,拿着笔在桌上的便签条上草草写下两个字【谢谢】。

然后拧著书包下了楼。

大厅很空旷,楼下的长桌上,坐着一个女人,穿着居家的丝质睡衣,修长的腿交叠着。

从背影看过去,可以看出她很有气质,这有点像江芜。谢千寻抿了抿唇,刚想从后面悄悄走出去,可在擦肩而过的瞬间,女人却忽然转过头来,然后对她勾唇笑了笑,“早上好~你就是芜芜带回来的小同学呀。”

谢千寻愣了愣,不自在的说道:“阿姨好,昨天给你们添麻烦了。”

“没事,反正昨天我也醉了,记不清楚。”

谢千寻:“……”

宋瑶舔了舔嘴唇,指了指桌上的三明治。“同学是去学校吗?吃了早饭再去吧。”

谢千寻尴尬的要死,只想快点离开这个地方,于是摇头道,“谢谢阿姨,我就在学校外面吃就可以了。”

她刚想走掉,只听宋瑶说了一句,“这是芜芜早上起来专门给你做的呢,她不经常给人做饭的,你不吃可能就得等下辈子了。”

谢千寻:“……”

她的目光朝着桌上看去,只见三明治放在一个很漂亮的盘子里。是两片正方形的全麦薄面包夹着几片火腿和生菜,上面是粘稠的炼乳,最底下一层奶酪,很简约,但是精致。

谢千寻这才感觉到腹中的饥饿,她缓缓咽了口唾沫,不自在的拿起三明治,说了声谢谢。

宋瑶饶有兴趣的看着她,忽然从打开了桌子旁边的抽屉,从里面掏出一个白色的小盒子。

她把盒子往前面推了推,“同学,你是芜芜的朋友,去学校的时候可以把这个带给她么?她今天走的很急,也没带在身上。”

谢千寻急忙点了点头,把盒子接了过去,头也不回的走了。

宿醉让宋瑶的头稍微有点痛,她懒懒的用手撑着下巴,饶有兴趣的看着谢千寻离开的背影,“芜芜的审美还是很优秀的,就是……太害羞了。”

江芜家的前庭太大了,谢千寻没精打采走在林间小道上,意外的觉得江芜做的三明治还挺好吃的,她默默的吃完,想找个垃圾桶,顺便低头看了看手里的,刚才宋瑶给她的白色盒子。

盒子顶端是半透明的,可以看清楚里面的东西。

谢千寻摆弄了一下,然后挑了挑眉,原来是抑制贴啊。

这还是第一次在试衣间里见面的时候,江芜用的那种抑制贴,特殊的活性炭薄膜,外壳上的商标散发着淡淡的银光,一看就知道价格不菲。

谢千寻忍不住凑到鼻尖闻了闻,还能隐隐约约闻到从里面透出来的好闻的味道。

沐浴露,而且是玫瑰味的沐浴露。

突然,前方的草丛里窜出一个漆黑的身影,旋风般朝着谢千寻跑过来。

“汪汪汪汪汪——”

一条黑白相间的边境牧羊犬冲了过来,兴奋地围着谢千寻打转,甚至原地跳了起来,扑到女孩的身上摇着尾巴。

谢千寻愣了愣,随后乐了,“好可爱啊。”

只见那边气喘吁吁跑过来一个中年女人,把牧羊犬拉住了,“对不起对不起,这位小朋友你是小姐的同学吧,唉,憨憨它没有恶意,就是见了人比较激动。”

谢千寻笑了笑,顺手将墨黑的长发勾在耳后,半蹲下来摸了摸牧羊犬的头,“没事啊,我挺喜欢的,它叫憨憨呀。”

她看见牧羊犬憨憨身边躺着一个黄色的球,便顺手捡起球来扔了出去。

“呜嗷呜呜——”牧羊犬低吼着去扑球了,不一会就叼着球跑了过来,还想玩。

谢千寻弯了弯眉眼,又把球扔了出去,看着牧羊犬又带着球奔了回来,抬头蛮有兴致的问中年女人,“我可以和狗狗照张相吗?”

中年女人看着她,缓缓点了点头。

谢千寻忽然莫名觉得她的眼神有点诡异,但也没在意,掏出手机和牧羊犬自拍了一张。

昨晚实在是喝的有些多了,她虽然身体素来比较好,但镜头里的人脸色依旧有些苍白。

牧羊犬倒是挺配合的,兴冲冲盯着镜头。

拍完照之后,谢千寻勾了勾唇角,低头发了这个月以来第一条朋友圈。

*

“江江,你换杯子了啊。”

苏梦琪震惊的盯着江芜,发现江芜手里拿着一个小号蓝色宝可梦限量版保温杯。

江芜喝了口水,修长的腿交叠伸到桌前,弯了弯精致的眉眼,“是啊——”

“但这不是你的风格啊!”

“学妹送的~”江芜扬了扬下巴,笑了。

苏梦琪酸酸的说道:“真是的,江江你在学弟学妹里的人缘真是好。”

苏梦琪忽然发现江芜从刚才开始就一直心情不错的样子,很久没看她这样过了。以前江江也是经常笑,但那种是礼貌的笑,笑意并不会深入眸中。但是如今,她却感受到了江芜身上散发出来的,从内而外的欢愉。

“什么事这么开心?”苏梦琪忍不住问。

江芜眯着眼,轻轻摇了摇头。

信息素的力量,实在是太强大了。

昨晚上她被谢千寻那个磨人的家伙刺激到媾齿冲血,差点又标记她,当谢千寻无耻的要求她帮忙按揉腺体的时候,她居然报复性的,把那家伙按在床上蹂了十多分钟。

最后差点又出了问题。

太可怕了,虽然已经过去了十多个小时,但那种铺天盖地的占有欲的生理冲动依旧清晰,一定都是那个临时标记在作祟吧!

江芜舔了舔嘴唇,舌尖下意识抵住槽牙,忽然又口渴了,忍不住再次喝了口水。

但是,只要想起谢千寻昨晚的样子,还是很想笑啊。

想到这里,江芜懒洋洋的在桌上趴下了,掏出手机,随意点了开蒂兰中学校园群。

她点开了谢千寻的微信,然后诧异的发现今早上女孩居然发了一条朋友圈。

好新奇啊,江芜微微挑了挑眉,忍不住点开了那条朋友圈。

照片里,谢千寻居然,抱着她家的憨憨,两个人同时盯着镜头。文案什么字都没有,只有个白云的图标。

江芜:“……”

随后她把头埋进胳膊,眼里的笑意更深了些。

怎么能这么像啊。

*

谢千寻在路上买了点提神饮料,回到教室的时候状态恢复了许多,远远的就看见自己的桌上放着个小号的纸箱,走近一看,发现里面装着很多东西。

有本子有文具,两套校服外套,还有个十分眼熟的水杯。

周子妍本来在座位上低头玩手机,见她来了,便神色诡异的说道:“昨天晚上有那么开心?醉成什么样了?连旷两节课!”

谢千寻没好气的说道:“没醉,就是,就是被江芜捡回去睡了一觉。”

周子妍愣了愣,震惊的下巴都快掉下来了,“不是吧,你住学姐家,你没耍酒疯吧。”

“呵。”谢千寻轻笑一声,在桌上坐下来,懒洋洋的伸了伸懒腰,“你跟爸爸混了这么多年,哪次见我耍过酒疯?就是普通的睡觉而已。”

周子妍看着她,满脸不信任,“真的吗……”

谢千寻重新看向面前的小纸箱,问道,“这些是谁的东西啊。”

周子妍说:“好奇怪啊,刚才学姐来了教室一趟,抱来这个大箱子,把这些东西放你桌上了。”

谢千寻愣了愣,随后揭开桌上的水杯盖子朝里面闻了闻。

刹那间,那股熟悉的信息素的味道席卷而来。弄得谢千寻一阵手软,耳根发烫。

她猛地扔开水杯,想起来昨天从医院出来之后,江芜答应把有着信息素残余的物件全给自己用。

脸色刹那间沉了沉。

昨天说要还江芜钱来着。

靠,而且还得把宋瑶交给她的抑制剂带给江芜。

“……”

谢千寻烦躁的皱了皱眉,趴到了桌上。

昨天晚上到底发生了什么,其实她并不能确定。

只是,如今依旧酥.麻的后颈,让她隐隐有种不太好的感觉。

不太想现在去找江芜。

但是抑制贴还在自己的口袋里,不能不给。谢千寻忽然想起李诗茗是学生会的,每天大课间都会跟着高年级的学姐学长一起在操场上检查校服校牌,干脆下节课下课后让李诗茗把抑制贴带给江芜吧!

想到这里,她松了口气,翻开桌上的教材,打算趁着课间预习一下等会课上要讲的数学。

突然,口袋里的手机震动了一下。

谢千寻懒懒的掏出了手机,只见屏幕上显示着几个大字。

【微信:您有新的好友申请。】

她点开微信,诧异的发现好友申请者是:来自群聊:蒂兰中学学生群,林荫-2019-江芜,留言是:学妹,我妈是不是让你帮我带抑制贴?

谢千寻大脑“嗡”的一声。

她皱眉盯着屏幕半晌,随后手一抖,点了个通过。

然后她有些烦躁的划动屏幕,点开备注功能,随便备注了个‘蒋无’。

刚加上江芜,对方就紧接着发了一条消息过来:小学妹,我妈是不是让你帮我带抑制贴呀~

隔着屏幕,都能感觉的那股浓浓的嗲气。

【谢千寻:嗯。】

【江芜:那是我下来找你拿还是?】

【谢千寻:我让李诗茗大课间的时候带给你。】

回复完之后,江芜那边沉寂了一会,然后发来一条消息:【江芜:啊?抑制贴这么私密的东西,学妹不可以亲自交给我吗?】

谢千寻身体顿时僵了僵,沉默了一会,在屏幕上打出:【爸爸很忙。】

然后她就把手机扔到桌子角落,低头做起了数学。

五分钟之后,手机又震动了一下。

谢千寻挑挑眉,这次,江芜发来的是一条语音。

虽然备注很欠,但周子妍还是通过头像瞬间认出了江芜的微信,当即怪叫了一声,“学姐居然给你发语音!靠靠靠,论坛攻略里说学姐最不喜欢发语音的!”

谢千寻凶巴巴的瞪她一眼,“肯定发错了!她绝对马上撤回!”

五分钟后。

周子妍:“你怎么不点开啊,你该不会是怕她吧!”

谢千寻手里的动作一僵,随后轻蔑的呵了一声,“谁怕她啊!帮我点开!弄语音转文……”

语音转文字这个词还没说完,周子妍就点开了那条语音。

随后,震耳欲聋的声音炸响在教室里。

“宝贝~你要喝什么呀?”

奶里奶气,带着点撒娇意味的声音从听筒里传来,“你有病啊,我肯定是要喝奶啊,听见没有,喝,奶!你喂我好不好。”

刹那间,全班人诡异的目光齐刷刷看向这里。

阎于舟奔了过来,冲着谢千寻哈哈哈哈狂笑一通,“靠,谢姐,想不到你竟然有两副面孔啊。”

周子妍:“哈哈哈哈鹅鹅鹅。”

“啊啊啊啊那好像是会长的声音!”李诗茗的尖叫从前方响起。“哈哈哈哈哈哈哈。”

谢千寻:“……”

她心里在尖啸,瞪着屏幕,飞速打出一个:

“?”

上一章:第 29 章 下一章:第 31 章
热门: 妻侣契约/大妖 [综漫]大文豪与哲学家 格格不入 持续高热ABO 沙币魔王,在线种田 十界战纪 叛逆的征途(龙组兵王) 一目余生 徒弟总想以下犯上 一级茶艺师修炼手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