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29 章

上一章:第 28 章 下一章:第 30 章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xiangyeyuchao.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谢千寻有意识, 知道自己喝醉了。一个声音在她耳边咆哮:不要说话,闭嘴!

于是她抿着唇,皱着眉头。

没想到这个人忽然变安静了。江芜愣了愣, “你想去洗澡吗?要不然我让司机送你回家?”

谢千寻:“……”她忽然捂着太阳穴站了起来,从江芜手里抢过浴巾和睡衣,跌跌撞撞的朝着厕所走去,关上了门。

江芜舒了口气, 疲惫的缩在沙发里, 忽然听到外面走廊上传来脚步声, 随后李阿姨的惊慌失措的脸就出现在了门口。

“小姐,宋总怎么也不肯好好睡,还吐了一地。她不听我的话,你快去劝劝吧。”

江芜皱了皱眉,站起来快步走到宋瑶的房间,发现女人正站在床上扭秧歌。

地上全是污秽, 李阿姨急忙拿着盆子和毛巾一阵狂擦。

宋瑶甚至还把后颈的抑制贴给扯掉了, 满屋子都是浓浓的红酒味信息素。

“妈,你下来。”江芜皱眉站在床边,张着手。

“噢——是芜芜啊!来来一起跳嘛。”宋瑶的脸上泛着淡淡的红晕, 额头全是汗, 她又不安分的在床上扭了几下, 眼角的余光看到女儿张着双臂委屈巴巴的站在床下, 于是终于听话的跳了下来。

谁知到她太重了, 喝醉了没有力气,居然整个人直直的砸到江芜怀里,江芜没有防备,被突如其来的冲力压的摔到地上, 手腕被蹭破了皮。

“嘶——”Omega体质很柔弱,就算只是擦破了点皮都让江芜倒吸了一口冷气,她顾不得疼,急忙跑到柜子旁翻出抑制贴,帮宋瑶贴上了。

浓郁的红酒味终于淡了一些。

李阿姨好不容易才把手里的事情弄完了,然后和江芜一起,扶着宋瑶回到床上。

宋瑶到了床上还是不安分,胡乱说着话,一会哭一会笑的,隐隐可以听到她嘴里喊着某个男人的名字。“顾——”

听到那个名字,江芜皱了皱眉,隐隐有股厌恶感从心底升了起来,然后她快步走到厨房,手忙脚乱热了一杯牛奶。回到房间,扶着宋瑶的头,一口一口喂她喝掉了。

几分钟后,宋瑶终于乖乖的睡着了。

江芜疲惫的坐在床边,轻轻叹了口气,站起来帮她掖好被子。

终于,回到了自己的房间。

房间里,空无一人。

只有厕所隐隐传来哗啦呼啦的水声。

江芜:“?”

刚才去宋瑶的房间里那么一闹腾,至少耽搁了她一个小时,谢千寻在里面洗了一个小时?

她敲了敲厕所的门,“学妹。”

没人回应。

江芜心里隐隐有种不好的预感,于是她把门稍微推开了一条缝。

浴室氤氲的雾气中,她看到谢千寻躺在浴缸里,闭着眼,睡着了。

身后的花洒头还在洒水。

女孩墨黑的长发已经湿透,有水珠顺着精致的五官滚落下去,滴在白皙的脖子上,凝脂般的皮肤反射着柔和的光泽。这么美好的身体,怎么可能是Alpha,简直比Omega还要撩人。

江芜的脸颊莫名其妙烫了起来,她缓缓咽了口唾沫。

江芜闭着眼睛,走过去,把花洒头关掉了,然后狠狠的推了谢千寻一下。

谢千寻睁了睁桃花眸,看见是她,想站了起来。

“你,你穿好睡衣再出来!”谢千寻的样子太诱惑了,江芜觉得自己的声音都有点抖,她闭着眼睛跑了出去。

“江芜,我的睡衣在哪里呀。”谢千寻困倦的声音从身后响起来。

江芜猛地刹住脚步,皱起了眉,她第一次觉得谢千寻挺烦的,没看见她已经这么累了么!

“刚才是你拿进去的呀,”江芜强迫自己不去看女孩的皮肤,目光烦躁的在厕所里扫了一圈,“没有?被你吃掉了?”

她忽然想起了什么,皱了皱眉,然后,缓缓朝着浴缸的方向看去。

果然,浴缸里飘着睡衣。

此时此刻,谢千寻已经把大浴巾披在身上了,面无表情的走了出去,“算了,今晚上我就这样睡吧~”

“不行!”还没说完,江芜先否决了,她在衣柜里翻找着,终于又找到一套新的睡衣,闭着眼睛递给谢千寻。

谢千寻接过去,闻了一下,“不,我不穿这个。”

江芜:“?”

“这上面没有你的味道。”谢千寻的表情有点委屈,“我想穿你的睡衣。”

她又想了想,“不然我就裸.睡。”

江芜沉默了一会,把柜子上自己叠好的睡衣扔给她。

谢千寻回到厕所换衣服,很快就出来了,满足的弯了弯眉眼。

她虽然比江芜高出半个头,但是非常清瘦,所以穿着江芜宽松的睡衣也很合身。

随后她盘着腿,没精打采的坐在床上看手机,怎么也不肯睡。

“谢千寻你快睡吧,明天还得上学。”江芜洗完澡出来,看到谢千寻还在玩手机,不禁皱了皱眉。

谢千寻忽然笑了一下,把屏幕对着江芜,“你看这张图,为什么是我在上面,你在下面?我也想当Omega啊,为什么——”

江芜的脸忽然猛地烧起来,她趿着拖鞋跑出去,冲到厨房,莫名其妙的冲了一杯牛奶。

她皱着眉端到房间,发现谢千寻正在呆呆的看着门。

“小朋友,把牛奶喝了。”她坐到谢千寻身边。

谢千寻盯着江芜看了片刻,忽然伸手,轻轻握住了她白皙的手腕。

温热的触感从你手腕处传来,江芜愣了愣,“怎么?”

“你擦破皮了。”谢千寻皱着眉头,看着江芜手上的伤口。

女孩白皙的皮肤上,有道很明显的红肿痕迹,破了点皮,里面隐隐透出了血丝。

“没事,小伤。”江芜还没说完,身体忽然猛地颤了颤。

随后一阵血气上头,后颈的腺体忽然猛烈的跳动起来。

谢千寻把头凑了过来,伸出舌头,认真的舔了舔她手腕上的伤口。

江芜的脸莫名有些发烧,她把手抽了回来,把杯子递了过去,“喝。”

谢千寻盯着牛奶愣了半晌,忽然在床上躺了下来,“你喂我,好不好。”

对上女孩期待的视线,江芜沉默了一会,忽然勾了勾唇角,某种恶趣味涌上心头。

她又跑到楼下,在碗柜里翻了了好久,终于找到了自己想要的东西。

然后她把牛奶全部装了进去,回到房间。

谢千寻看到她重新端着牛奶回来了,就闭上眼,懒懒的张了张口。

江芜勾了勾唇角,随后拿出手机点开了录像功能,对着谢千寻温柔的说了一声,“宝贝~你想喝什么呀。”

谢千寻闭着眼睛,扯着嗓子叫道,“你有病吗?我肯定想喝奶啊。听到没有,喝,奶!”

江芜眼里的笑意更深了,“你自己喝好不好~?”

“不——”谢千寻委屈的撇了撇嘴,“你喂我嘛。”

江芜憋住想要狂笑的冲动,把手机对着谢千寻,然后把奶瓶凑了过去。

谢千寻闭着眼,很自然的含住了奶嘴,乖巧的吮吸着。

江芜关上了手机,满足的笑了笑。

哈哈哈,好久没有这么开心过了!

很快就喝完了牛奶,正当江芜觉得谢千寻是不是可以安分的睡觉之后,谢千寻的手机忽然震动起来。谢千寻掏出手机,眯着眼看了看,眸光忽然微微闪动起来。

她随后接起了电话,断断续续的说道:“喂,孟晓寒啊,我没事,不要担心,现在已经回家了。嗯,刚才喝的有点多,不太舒服。”

江芜抱着手,坐在沙发里看着她。

当听到‘孟晓寒’这个名字的时候,她唇边的笑意不知不觉,淡了几分。

她的心底再次升起一种莫名其妙的不舒服的感觉,一种铺天盖地的占有欲仿佛要瞬间把她吞噬掉。她有些烦躁的把目光扫向谢千寻湿淋淋的头发,沾着水渍的脸颊和锁骨,舌头下意识抵住槽牙,后颈阵阵发烫。

有那么一瞬间她突然找到了今天在教室里想不明白的问题的答案,谢千寻真的和其它学妹有什么不同?可能就是,她是属于自己的东西,看到自己的东西和别人跑了会不爽,至少暂时是这样的。

然后看到谢千寻勾了勾唇角,口里含糊不清的说道:“嗯?你问我喜不喜欢你啊?今晚上不是说过了吗,我喜——”

突然,手里的手机被人抽走了,扔到地上。

谢千寻愣了愣,抬眼看着江芜。

随后,江芜爬上了床,直接跨坐到了谢千寻的腹部上,微微眯眼,居高临下的俯视着她。

随后俯身,凑到她耳边说了一句,“学妹,你知道不知道,孟晓寒在追求我?”

谢千寻挑了挑眉,瞪着江芜微微眯起的凤眸,自然而然的把这句话当成了挑衅,“知道啊——”

“那你知不知道,他被我拒绝之后,依旧在追我?追我的同时,还在和你纠缠不清?”

谢千寻:“?”

江芜皱着眉,双手握住谢千寻的肩膀,“你有没有听说过,有个词叫‘舔狗’?”

“……”

江芜把嘴唇探到谢千寻的脖子处,轻轻,蹭了一下,“说话啊?小舔狗?”

谢千寻皱了皱眉,咳了一声,“我不是舔狗。我喜欢孟晓寒,但不一定要和他在一起啊,就是……喜欢他喽。”

江芜被气笑了,坐直了身体,“为什么啊,他有那么好?”

莫名其妙的不爽,她甚至能感到自己媾齿已经开始发胀的难受了。

“上个学期的时候,有一次副中和我们学校掐架,我去了。”谢千寻困倦的咂了咂嘴,闭上眼睛,“我受了伤,孟晓寒把我抬出去了。他很厉害的。”

她说着挽了挽袖子,露出手臂。

江芜微微一愣。

女孩的手臂上侧,有一道很长的伤口被缝了起来,虽然现在已经完全愈合,但在白皙的手臂上依旧触目惊心。可以想象这是多重的伤。

谢千寻感到困倦,她刚想闭眼,某个柔软冰凉的东西忽然放到她的后颈上,轻轻摩挲着。

她全身微微一颤,刹那间清醒了一点,瞪着眼睛看着江芜。

江芜太熟悉谢千寻的腺体了,就算是闭着眼睛,都可以精准的找到腺囊口。

她眯着眼,一点一点的按揉着,看着谢千寻白皙的脸逐渐的泛红。

“这里,是我的。”江芜面无表情的按了按,她感受到女孩身体轻轻颤了颤。

“不要去招惹别人。至少在临时标记的痕迹消退之前,不要。”江芜把头轻轻凑到谢千寻的后颈,嗅了嗅。

洗完澡后,奇怪的味道已经完全淡掉了。

很好闻的奶香浓郁起来,让人身心舒畅。

江芜舔了舔嘴唇。

该死,今晚到底是怎么回事。

谢千寻什么都没做,仅仅是躺在床上,就已经刺激的她媾齿冲血了,她现在只感觉满溢的信息素充满了口腔。

“不要去碰别人哦,小学妹。”江芜轻声说道,“我害怕我忍不住又把你咬了。”

“……”

沉默了一会,谢千寻忽然翻了个身,抬了抬沉重的眼皮,口齿不清的问道:“你刚才在摸哪里啊,江芜。”

江芜:“?”

“好舒服啊——可以再揉一下吗?”

上一章:第 28 章 下一章:第 30 章
热门: 夜色我的堕落日记 最强星际美食[直播] 全仙门都逼我换道侣[穿书] 穿成总裁的植物人前男友 地方妖管局 和Alpha前男友闪婚离不掉了 再婚一年间 我哭了,我装的 特级乡村生活 女帝和长公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