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25 章

上一章:第 24 章 下一章:第 26 章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xiangyeyuchao.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谢千寻咬着牙, 坐在公交车的座位上,低着头,死死的攥着手机。

她的思维很混乱, 耳边嗡嗡作响,不知哪里涌出来的一股酸意, 弄的鼻子很不舒服。

从小到大,家里人都是把她当作Omega养的, 爸爸和妈妈每年从国外寄过来各种好看的小裙子,护肤品, 以至于最近马上要分化了, 妈妈还从国外寄过来很多Omega专用的抑制剂。

每年过年妈妈回来的时候,都会搂着自己, 和自己说“千寻这么好看, 一定是Omega吧。”他们的双眸中,都暗含着对自己的某种期许。

本来最近老妈打电话的时候就越来越敷衍了, 如果自己真的分化成了Alpha, 变成那种膀大腰圆腿粗的汉子, 老妈和老爸还会喜欢自己么。

从小相处的时间不多, 谢千寻对她们真的没信心,只知道他们很喜欢Omega小公主。

果然,自己最近的脾气越来越暴躁, 甚至于越来越接近于Alpha, 是有原因的。

罪魁祸首来源于江芜的信息素。

谢千寻知道自己不可能去怪江芜, 医生都明明白白说了, 这次极端分化,和第一次试衣间的时候没有关系,是她第二次作死造成的。

她很生气, 生自己的气。但是气着气着,就联想到江芜。

凭什么,自己快难过死的时候,她可以悠悠闲闲的享受呢。

想到这里,谢千寻忍不住狠狠往地上跺了一脚,随后把头深深的埋了下去。

该死,感觉快要被自己的负面情绪给淹没了。

公交车终于到了学校门口,她飞奔进学校。

*

学生会的办公室里,一群人正在开会。

杨慧嘉扎起了清爽的马尾,胸前带着学生会身份的象征,黄色吊牌在灯光下闪烁着耀眼的光泽,她在长桌中央站了起来,精气神十足,指着投影仪上的顺序表。

“这次艺术节,是政教处第一次脱手,交给我们学生会操办,大家一定不能辜负张主任的期望,这张表格是各个班级和社团上交的节目,因为校长和副校长比较喜欢歌舞,所以我们排版的时候就把歌舞放到最前面。”

江芜坐在角落里,面无表情的转动着手里的笔,翻动着桌上的数学练习册。

最近马上就要期中考试了,有些忙,只有利用空余的时间复习和预习。

杨慧嘉讲完之后,“会长,你觉得呢。”

“嗯,慧嘉说得对。”江芜抬了抬眼,漫不经心的说道:

“要把歌舞类的节目排在前面,但是绝对不能是韩舞和动漫社的歌舞,明白么。因为校长喜欢传统类的歌舞。而学生喜欢后者。现在艺术节面临最大的问题,是有很多人没有等表演结束就提前离场,造成了表演后期节目没有观众的尴尬。我们把韩舞社,动漫社的节目放在最后,可以留住很多人。”

方琴坐在江芜身边,紧张的攥着衣角,时不时抬眼偷偷的看她一眼,白皙的脸颊早已经浮起淡淡的红晕。

分化成Alpha后,她是越来越喜欢看学姐说话的样子,喜欢她温柔的摸自己的头,和自己讲解不懂的东西,以至于为学姐身上淡淡沐浴露的香味痴狂,无时无刻不想引起她的注意。

于是方琴抬头,小心翼翼的问道:“学姐这样说,是不是因为动漫社和韩舞社都有自己的粉丝群体,所以放在节目最后也没有关系?”

江芜对她弯了弯眉眼,“是的~学妹好聪明。因为有自己的的粉丝群,所以无论多晚演出,都会有人看呀。”

方琴的脸更红了,急忙低下头,抿唇笑了笑。

众人有商讨了一些必要的事项,然后方琴站了起来,想去上厕所。

刚走出门,就看见谢千寻黑着脸站在门口,她心头一慌,急忙把门关上。

“不好意思,请问江芜现在有空吗?”谢千寻问。

可能是面前少女的脸明艳的压人,方琴心里突然产生一种很不舒服的感觉。

她平时也是要看论坛的,知道这个九班的家伙和会长在论坛上传的沸沸扬扬的绯闻。

凭什么,这个家伙就能和学姐传绯闻呢!她比这个九班的长相更加甜美,更御更A,还有一副可以唱歌的好嗓子,不知道强上几倍呢!

方琴撇着嘴,冷冷的说了一声,“学姐很忙,没空出来。”

“我有点急事,可以请你帮我叫她出来一下吗?”

方琴皱眉,不耐烦的说道:“学姐说了,今天下午要开会,不见别人的。”

谢千寻压了压心中的火气,耐着性子问道:“那她什么时候有空呢。”

方琴眸子冷了几分,“可能要等到下周了,你下周来吧。”

她头也不回的走了,把谢千寻晾在原地。

谢千寻低着头,扶着墙壁的手微微颤抖着。

感觉心底的怒火突突突的往上窜。

这个江芜,平时老是突然出现,现在有事找她就不理自己了是吧?!

谢千寻怒气冲冲的跑到楼下,一脚踢在树上。

银杏树猛烈震动起来,掉下来一堆叶子。

“……”

谢千寻忽然冷笑了一声,看着面前的体育器材租借室,又抬头朝着C座三楼看去。

学生会的办公室是很大的,窗户都有整整四个,如今敞开着。

“江芜!江芜!你给我出来!”她忽然扯着嗓子大喊。

江芜从练习册里抬起了头,表情有点诧异,问旁边的方琴,“刚才你听到什么声音了么。”

方琴愣了愣,随后心里紧张起来,小声说道:“没有,应该是广播里的声音。”

话音刚落,只听楼下传来一阵巨响,高八倍的声音炸了起来,“江,芜,你,聋,了,吗?出来啊!我有话跟你讲!”

谢千寻手里拿着大喇叭,是刚才在体育器材租借室借的,她怒气冲冲的看着楼上的窗口,鉴于太多人看着,“你这个渣女”这句话被她硬生生的憋在喉咙里。

综合楼C座位于蒂兰中学的北面,其中的所有办公室都分配给了学校的社团,是学生活动的主要场地。刹那间,C座的所有办公室里的人都探出头来,满脸诧异的看着谢千寻,咔擦咔擦的声音从四面八方响起,无数个手机都在拍这个方向。

这下子,就算是听力再不好的人也能听到了,会议随即终止。

江芜微微皱眉,站起来走向窗边,朝着下面看过去。

只听苏梦琪在旁边小声骂了句脏话,“靠,这家伙是要表白吗?”

杨慧嘉的脸气的铁青,用比谢千寻更大的声音吼道:

“喂,那个高一的!不准在校园里用喇叭大声喧哗!”

江芜眯着眼,半靠在窗边,看着楼下的谢千寻。

谢千寻今天穿着雪白的T恤,黑色的裙子在风中微微飘动着,衬的腿形很好看。

她手里拿着一个大号的喇叭,站在花坛上,瞪着那双灿若繁星的桃花眸,看着自己的方向。

小朋友的脸好红啊,眉头也紧紧的皱着,是不高兴么。

“江江,我们不要理她,真是的,会还没开完呢!”

江芜:“你们先开,我马上回来。”

在一群女生惊愕的注视下,她走出了办公室,径直走下楼梯。

方琴咬着唇,紧紧跟在后面,“学姐,你——”

到了一楼,只见谢千寻远远的就在那边。

她看到江芜的那一瞬间就跑了过来,方琴可能也感受到了巨大的压迫感,急忙挡在学姐面前,拿出学生会的威严来,“你干什么!现在还是上课时间,你——”

谢千寻直接忽略了方琴,握住江芜的手腕,转身进了厕所。

“碰”的一声关上了门。

方琴:“……”

江芜很诧异,她隐隐感受到了谢千寻十分激动的情绪,“你怎么了?”

话音未落,谢千寻把她拖进隔间,关上了门。

然后反身把她死死的压在墙上。

浓烈的压迫感扑面而来,江芜心莫名沉了沉。

S级Omega的优秀的嗅觉,让她敏锐的觉察到谢千寻身上迸溅出来的气息,除了奶香,似乎还多出了一点其它的什么味道。

那是种从没出现过的侵略感,非常淡,但她还是捕捉到了。但是这种侵略感,却并不像其它Alpha那样让她觉得害怕,相反,还有种熟悉的温柔的感觉。

谢千寻还没分化,按理说她身上的任何味道都对她造成不了影响才对,可是,大概是因为临时标记后的影响,当女孩的头凑过来的时候,江芜的大脑却“嗡”的一声,随后腿开始发软。

糟了,这种感觉很不妙。

江芜警觉的抬了抬眼,开始试着挣脱谢千寻的手,却被女孩死死压回墙上。

她皱眉掏出手机,谢千寻直接把手机抽走了,扔到旁边的储物台上。

随着那种气息的逼近,腿软的更厉害了,江芜脸颊上已经泛起了淡淡的红晕,轻轻喘着气,她双手徒劳的抵着谢千寻的肩膀,感受着自己的力气一点点的流失,控制不住的朝地上滑去。

谢千寻揽住她的腰,把她往上带了带,然后往前探头,居然凑到腺体位置去了。

两个人的腺体同时猛烈抖动起来。

江芜稳了稳神,有点恼火,“谢千寻——”

她刚想说什么,所有的话却凝固到了嘴边。她却诧异的看到谢千寻忽然抱住了自己,像只小狗那样,把头伸到她的后颈,用鼻子在抑制贴处使劲的蹭着。

江芜微微一愣,她能感觉到谢千寻的身体在微微颤抖。

她已经做好的最坏的打算,却发现谢千寻居然保持这个姿势蹭了她许久,并没有其它动作。

然后,谢千寻忽然扔开了自己,原地蹲了下来。

她的鼻子红红的,肩膀轻轻抽动着,居然在哭。

江芜的信息素的味道,果然能给自己造成一定的安抚作用,但是同时却把自己内心最脆弱的地方给暴露出来了,谢千寻觉得很丢脸,居然,第二次在江芜面前哭出来了。

江芜愣在了原地,她没想到谢千寻又哭了,这时候,厕所的门忽然被打开了。

“学姐,学姐。你在哪里?”

方琴担忧的声音在门口响起。

谢千寻立马停住了哭声,抬头看着江芜。

江芜也看着她,屏住了呼吸。

方琴惊慌失措的在厕所里走了一圈,没有闻到什么特别的味道,就出去了。

江芜站在原地,盯着谢千寻看了一会,才缓缓蹲下来,“怎么了?”

她的声音莫名其妙变的很柔和,让谢千寻觉得安全了一些。

她皱着眉,犹豫了一下,小声的把医院里的事情跟江芜说了。

江芜愣愣的听着,心跳忽然止不住的加快起来。

谢千寻居然会是Alpha么?

她还以为谢千寻肯定会分化成Omega,所以前些日子才会不避嫌的和她这么亲近。

“你不知道么,信息素屈服。”谢千寻止住了哭,闷闷的问道。

江芜愣了几秒,有点困惑的皱了皱眉,咬着唇说道:“对不起,我不知道。”

“唉——”谢千寻忽然叹了口气。

江芜又愣住了,如此沉重的叹息,带着点无奈,带着点伤心,和之前的谢千寻若判两人。

有点可怜,有点像外婆家的牧羊犬被人不小心踩了尾巴之后的委屈。

谢千寻埋着头,深深的平复自己的呼吸,忽然感觉自己的肩膀被人从身后轻轻抱住了,非常温暖,非常柔软,随后是淡淡的雨露气息,如同山涧的泉水,雨后的森林。

她全身僵了僵,有那么一刹那就想倒在这个怀抱里睡过去。

“不用可怜我。”谢千寻忽然皱着眉头甩开她,“我没别的意思,就是……想来和你说一下。”

江芜:“……”

谢千寻用纸巾擦了擦脸,重重的叹了口气,“吓到你了,对不起。”

她刚想拧开门,手却被江芜握住了,“医生还说了什么?”

江芜的表情很认真。

谢千寻愣了愣,烦躁的说道:“我听说自己会分化成Alpha之后就跑出来了,没有听医生后面的话。”

“走吧。”江芜打开了门,“我们回医院。去听听医生还要说什么。”

谢千寻皱眉,“我自己回去就好了,那群学生会的,离不开你吧。”

她指了指门边,只听窗外隐隐传来细碎的脚步声,并且越来越近,玻璃上方琴和另外几个女生的倒影逐渐清晰起来,看样子是方琴回去带着学生会的人回来了。

江芜无所谓的笑了笑,抱着手,“门口出不去,就翻窗吧。谢同学很擅长是不是?”

谢千寻愣了愣,有不易觉察的红晕浮上脸颊。

随后她扒着窗口翻了出去,站在地下,看着江芜跨了上来。

谢千寻有些不自在张开双手。

看到谢千寻这么主动,江芜诧异的眯了眯眼,随后跳了下去,准确的落进谢千寻怀里。

谢千寻的怀抱很柔软,她甚至还摸到了女孩腹部坚实的马甲线。

“学妹好贴心啊——”江芜搂着谢千寻的脖子,弯了弯精致的眉眼。

谢千寻耳根有些发烫。

她不是想接江芜。

就是,害怕她跳不下来,就不跟自己去了。

上一章:第 24 章 下一章:第 26 章
热门: 持续高热ABO 当个渣攻真的好难[快穿] 真灵九变 勿cue,小饭桌开业了 算命师在七零 全世界都在嗑我和前女友的cp[娱乐圈] 深度豹控 穿书后我成了一颗蛋 演戏靠仙气,修仙看人气 人形兵器下岗再就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