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24 章

上一章:第 23 章 下一章:第 25 章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xiangyeyuchao.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雨露味信息素扑面而来, 后颈的腺体仿佛在咆哮,剧烈的跳动着。

谢千寻大脑嗡嗡作响,直直的看着江芜那双漂亮的眼睛, 愣在了原地。靠!刚才她说了什么奇怪的话吗, 忘记了,她和周子妍向来都是有什么说什么,说完就忘。

但是有一点她可以绝对肯定。

绝对不是什么好话。

“起来。”江芜闷着嗓子说道, 动了动腿,再次抬手推她。

谢千寻:“……”

江芜本来有些气闷,但看见谢千寻惊慌失措的眼神, 心情不知道怎么就好了许多, 还居然莫名其妙萌生了一种恶作剧的念头。于是她勾了勾唇角, 轻轻扯住谢千寻的衣领, 凑到她耳边, 低哑着嗓子叫道,

“让你起来啊, 爸爸。”

?!

嘶哑娇媚的声线从身下传来, 温热的鼻息扑打在耳畔, 仿佛有某种电流顺着脊椎划过,谢千寻的耳根子在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变红。

她忽然猛地移开身子,无意中闪到了腰,“嘶——”

谢千寻眉头紧皱, 倒在床上。蜷缩成一团。

“活该。”江芜勾了勾唇,抱着手坐在凳子上,小声说道。

“你!”谢千寻的脸颊浮上淡淡的红晕,她把头发往后顺了顺,让视线更加清楚一点, “你怎么会在这里啊。”

“我好心帮你涂药,不说谢谢也就算了,居然还对我说那种话。”

“……”

江芜低着头,声音有点委屈。“我的头都被撞痛了。”

谢千寻这才感受到腰间以及大腿处的清凉,猛地意识到刚才原来一直是江芜在帮自己搽药,心脏莫名加速起来,“你的头?”

就,就算是突然被扑倒在床上,床那么软,怎么会痛呢。

江芜皱眉,捂着太阳穴的位置,指了指床上的隔板,“撞到这里了。”

谢千寻瞪着眼睛,这才发现江芜太阳穴的位置有点红肿,心里暗叫倒霉。

她和周子妍经常这样开玩笑,所以周子妍的经验很丰富,一般被扑倒的时候都会侧侧头什么的,以免不小心撞到什么硬物,但是没想到学生会会长似乎经验很少的样子,居然尴尬的撞到头了。

“……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我还以为你是周子妍呢。”谢千寻的心莫名其妙抽了抽,有点不自在的解释,说罢她理了理被子,躺下来想要继续睡。

江芜快要被气笑了,“你是小傻瓜?”

谢千寻:“?”

江芜背靠着床板,眯着眼看着谢千寻,“很疼的,你不来帮我吹吹啊。”

谢千寻:“……”

江芜也没真想让谢千寻来吹,本来也撞的不重,只是Omega的皮肤太嫩了容易红而已。她只是单纯很欣赏谢千寻不好意思的样子。在这种状态下,少女白皙的皮肤都蒙上一层红晕,脸耳垂都红了,特别可爱,也很好看。

她刚想说什么,只见谢千寻居然真的凑了过来,灿若星辰的桃眸忽闪,很认真的样子。

刹那间,奶香扑鼻而来,江芜的心没来由跳了跳。

看着谢千寻愈来愈近的脸,她轻轻闭上眼睛。

随后,太阳穴真的有一股股温暖的风吹过来,很连贯,还伴随着淡淡的水雾。

她诧异的睁眼。只见谢千寻皱着眉,盘腿坐在自己身边,拿着一台小风扇。

她把风调到最小的热档,在她旁边缓缓移动着,“这是周子妍的风扇,还有喷水功能。”

江芜:“……”

她忍不住伸手戳了戳谢千寻的腰。

看着女孩倒吸一口冷气,在床上疼的龇牙咧嘴。江芜忍不住弯了弯精致的眉眼。

突然,病房的门被推开了。

映入眼帘的是周子妍布满黑线的脸,旁边跟着一个大概四五岁年龄的小男孩。“谢千寻你终于醒了啊,我刚在外面搬完东西,看到这个小孩找你。”

谢千寻愣了愣,是刚才池塘边的男孩子,他很明显已经去校长家洗过澡了,面色已经没有了刚才落水时候的乌青,反而有些粉雕玉琢,更加可爱了。他如今穿着崭新的蓝色短袖短裤,正笑嘻嘻的盯着自己。

谢千寻还没来的急说话,就看见小男孩蹦蹦跳跳的跑了过来,张开双手要抱抱。“姐姐——”

江芜神色淡了下去,只见男孩扑进谢千寻怀里。

随后男孩抬头说道:“我叫张致远。”

“哦。”谢千寻疲惫的闭着眼睛,漫不经心的说道,“我叫谢千寻。”

男孩突然从包里掏出一张卡片,“谢姐姐,这是我爸爸给你的。”

谢千寻愣了愣,接过男孩手里的卡片看了看。

只见卡片用及其精湛的手艺雕刻着好看的花纹,中央用烫金工艺烫了几个字,“世贸嘉联华。”

她还没来得及想这个是什么,只听男孩笑嘻嘻的凑到她耳边说了句,“我刚才在池塘边还没说完呢,这个我的武器是宝剑。”

说罢,他从身后的小书包里抽出一根树枝,隔空挥动着。

谢千寻只觉得全身腰部的伤口被男孩压的一阵阵的抽痛,整个人都不太好了,刚想说什么,有人忽然从身后把小男孩拉开了。

“致远,这个姐姐为了救你受伤了,你这样扑进去会牵扯到伤口。”江芜说着,在谢千寻身边坐下了。

男孩看向江芜,眼里闪过一抹光。“芜芜姐姐~”

谢千寻微微一愣,她没想到江芜认识这个男孩子。

江芜看着谢千寻攥着卡片,一脸懵逼的样子,淡淡解释道:“这是世贸嘉联华的邀请函,世贸每年的嘉年华只邀请一百个人,参加庆典或者吃点东西什么的,这相当于是一张通行证。”

谢千寻皱了皱眉,低头摸索着手里的卡片。

好像很值钱啊这玩意。

张致远走了之后,江芜的手机就响了,她皱着眉头看了看屏幕,收拾东西也想走。

“对了江芜,你是不是那方面有问题啊。”谢千寻懒洋洋的坐在床上,忽然问道。

江芜愣了愣,抬眸看着谢千寻,“学妹为什么这么问呢。”

谢千寻想到今天检测的时候医生说的关于高等级Omega的占有欲问题,说是各项功能正常的Omega也和Alpha喜欢啃噬除了腺体以外的地方宣示主权,脸颊刹那间有点泛红,忍不住问道:“不然今早上你标记我的时候,为什么没有咬其它地方呢。”

江芜微微挑眉,看了她一眼,舌头不自觉抵住了槽牙,“不然你还想让我咬哪里呢?”

谢千寻莫名觉的女孩看她的眼神有点奇怪,下意识缩了缩身体:“不,你这样很好。”

*

谢千寻坐在医院里,很是困倦,今天的天气很阴,有点冷。她穿着雪白的T-恤,披着薄外套,下面是深黑色的轻纱短裙,墨黑的长发勾在耳后,愈发衬的人肤白胜雪,像个纤尘不染的公主。

周三下午连着三节自习,她便请假出来做分化前最后一次检测。

何萧在旁边拿着本政治书正在背诵。蒂兰中学初中升高中,必须要年级前两百才可以获得直升的资格,她的压力比较大,但还是自告奋勇陪表姐来医院做体检,主要也想出来吃点东西。

第二性别测试,往往是注重血液提取,家族遗传分析,以及身体发育倾向几个方面,对于性格方面的检测倒是其次,谢千寻往年参加体检,都是稳稳的Omega,想必这次应该也是。

就当谢千寻觉得自己快要睡着了的时候,医生带着体检报告单出来了。“谢千寻,到你了。”

谢千寻伸了个懒腰,站起来进去了。

“你的腺体已经基本发育成熟了。”医生给她看电脑屏幕上的照片。“分化期应该是两个月之内。”

“哦。”谢千寻点点头,拿着体检单就想走。

医生看着谢千寻神色有点复杂,她犹豫了一下,“好奇怪,前几次的体检记录都是一定会分化成Omega的,今天的检测结果显示,你将来会分化成Alpha。”

谢千寻猛地收住脚步,满脸的不可置信,“医生姐姐,你刚才说我会分化成什么?”

医生皱了皱眉头,“Alpha。”

谢千寻僵在原地,好像被雷劈了。

“怎么会突然就变成Alpha呢。”她觉得如入冰窟,大脑嗡嗡作响。

“你的体检报告弄错了吧。”

医生没说话,只是皱了皱眉,拿出小手电和镜子,让谢千寻张开嘴巴。

谢千寻愣了愣,张开了嘴,医生在她口腔里点了一下,“你看,你已经开始长媾齿了,并且齿端尖细,中间的腺囊很大,是Alpha的特征,Omega不会有这样的……”

谢千寻猛地站了起来,“但是前几次你都说我会分化成Omega的啊?!”

某种躁动顺着她心底疯狂涌上来,她烦躁的抱着手,强忍着火气。

谢千寻的声音太大了,何萧从外面进来,看到谢千寻的样子吓了一跳,她急忙拍了拍表姐,“姐,你别激动,先听听医生怎么说。”

“……”谢千寻被狠狠的按在了椅子上。

“你最近有没有……经历什么奇怪的事?”医生盯着她。

谢千寻:“没有。”

医生神色更复杂了,“比如说,和恋人之间,做一些只有恋人才会做的事。”

谢千寻全身忽然一僵。

前几天自己不是才躲了校董,被江芜临时标记了吗。现在后颈标记的痕迹虽然已经淡了,但触摸的时候还是会有淡淡的疼痛和软麻感。

她瞪了一眼何萧,何萧吐吐舌头,知趣的出去了,顺便带上了门。

谢千寻皱着眉,深深吸了几口气平复了心情,“我前几天被临时标记过,被一个Omega。”

医生挑挑眉,心想现在的高中生真会玩。

“那么,标记你的那个Omega的信息素序列,你知道吗?”

谢千寻想到了几天前体检的时候看到的序列号,于是说了那一个,“MN302。”

医生把序列号输入进电脑,谢千寻烦躁的靠在椅子里,看着无数的数字串在她的眼镜片上反着光,随后看见医生缓缓说道:“难怪,这种程度的序列号,也太高了。M打头的序列号,是最高级别的,N代表Omega,你这是,被一个S级的Omega临时标记了?”

谢千寻皱了皱眉,“这样子有什么影响吗。”

医生盯着体检报告单,忽然问道:“你听说过信息素屈服吗。”

谢千寻愣了愣,“没有。”

“在标记者血统太高,被标记者腺体还未发育成熟的情况下,被标记者的腺体会强行屈服于对方的信息素,也就是说,你的腺体,会全力迎合对方强大的信息素,努力取悦那种信息素的气场,把自己分化成对方想要索取的样子。

更何况我看你之前的体检报告单,你的预估序列号是BN258,就算分化,顶破天也只是A级的Omega而已,在腺体完全弱于对方腺体的情况下,就更有可能出现这种后果。”

“这种屈服会影响到身体的多个方面。比如潜意识中的审美,莫名其妙的暴躁情绪等等。”

谢千寻的大脑“嗡”的一声。最近常有的莫名其妙的暴躁,以及对江芜信息素不正常的反应。可是,自己怎么会变成Alpha呢,她准备了那么多Omega的东西,衣服也全部是Omega专用的,怎么会呢。

她的心跳骤然加速,又和医生说了在试衣间里被强行标记的事情。

“你们这些小孩,这样玩不行的!”医生听了有点生气,“据你所说,试衣间里那个Omega神志不清,信息素的植入可能没有那么准确,可能会射偏,也就是说,就算是有残余,可能也会很快消失。但你居然在后面又补了一刀,在Omega清醒状态下,信息素的准确注入,相当于是在再一次提醒自己的腺体,你会分化成……”

话音未落,谢千寻忽然推开椅子,拿着体检报告单冲向门口。

何萧本来就不放心的站在外面,被突然打开的门吓了一跳,看到谢千寻的样子,心猛地一沉,她了解表姐,知道表姐这幅样子意味着什么。

极度的愤怒。

“表姐,你别激动啊,我都跟你说过你可能会是Alpha了嘛。”

何萧慌了,她试图拉住谢千寻,女孩闪身避开她的手,向医院门口跑去。

上一章:第 23 章 下一章:第 25 章
热门: 手工帝大师兄日常 符医天下 极品老板娘陈林 六爻 陈二狗的妖孽人生 我的大小魔女 (综漫同人)港黑干部讨厌青花鱼 资本对决 全能武侠系统 在恐怖世界当万人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