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22 章

上一章:第 21 章 下一章:第 23 章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xiangyeyuchao.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那个姐姐, 你过来一下啊——”

男孩站在高高的岩石上,笑嘻嘻的朝谢千寻挥手。

岩石下面围着一群穿黑色西装的男人,还有个年轻的女人, 应该是保姆之类的。

他们听到男孩叫谢千寻, 齐刷刷的将视线射过来,表情很警惕。

谢千寻微微挑眉,可能是因为底下那群黑色西装让人反感的眼神, 她下意识把男孩的叫唤归类为了挑衅。

但是她也不会傻到贸然去接近捷豹男的儿子,保不准那个校董突然从什么地方窜出来和她撞个正着,就完蛋了。

于是她转身就走。

谁知刚走没几步, 就听到后面的男孩跺着脚, 用更大声的音量吼道:

“那个姐姐, 你耳朵聋了吗?快过来啊——”

男孩的声音太大了, 远处教学楼甚至有人从窗户里探出了头, 看向这个位置。

谢千寻:“……”

如果现在她贸然离开, 反而会显得心里有鬼。

她转头冷冷的看了男孩一眼, 走了过去, 谁知道还没接近那块岩石, 就看见穿黑色西服的保镖冷着脸上前一步,挡在她前面。

然后年轻的女保姆神情严肃,迈着碎步上前,伸出一只手来, 对着她的衣服一阵狂拍。

谢千寻本来心情就不算好,莫名其妙的肢体接触让她心底涌起一阵反感。

她猛地推开那个女人,“干什么?”

“同学,我们家宝宝干干净净的,你身上的校服太脏了, 不能把病毒带给咱家宝宝啊。”

谢千寻:“……”

岩石上的小男孩又开始叫起来,声音带着几分急躁,“陈姨你不要挡着她,让她过来嘛。”

男孩留着平头,唇红齿白的,他穿着干净的灰色短袖和短裤,胸口精致的花纹是谢千寻从来没有见过的牌子,应该是私人定制的名贵衣料。

听到男孩的声音,年轻女人撇了撇嘴,转头从保镖手里接过一个白色的箱子打开。

箱子里面装着一套崭新的外套,“我们家小少爷要跟你玩,麻烦同学去厕所换衣服。”

谢千寻被气笑了,“我的衣服脏?石头上的细菌比我身上的还多,你还让他在上面爬。”

这群人的脑子好像不怎么好使的样子,谢千寻的耐心已经到了极限,转身就走。

身后忽然爆发出男孩的哭声,“啊啊啊啊啊啊!我想和她玩嘛,我要告诉爸爸,你们都欺负我。”

谢千寻头也不回走着,面前忽然闪过一个身影。

原来是穿黑色西装的男人又跑了过来,横在她的面前,表情已经没有了刚才的冷峻,反而多了点恭顺,他低声下气的说道:“请这位同学过去一下吧。”

呵呵。谢千寻轻蔑的看了他一眼,抱着手走了过去。

只见男孩站在岩石上,居高临下的看着自己。

谢千寻和他对视了一会,他忽然问道:“我好像觉得你有点眼熟?”

“有吗?”谢千寻麻木的盯着他。

男孩看了她一会,突然把手比了一个拿枪的姿势,“碰,哈哈哈你死了,快倒下。”

谢千寻:“……”

她僵硬的立在原地不动。

身后突然传来一阵脚步声,随后她就被黑色西装男人粗暴的推开了,“小少爷,她不会玩,我来陪你玩。你看,我倒,我倒下。”

男人随后倒下了,夸张的做着疼痛的姿势。

男孩撇着嘴,“我不要你装死,我要她装死!”

谢千寻被推得一个踉跄,火气蹭蹭蹭的就上来了,“就算你拿枪打我,我也死不了!”

男孩愣了愣,“为什么?!”

“因为我是不死之王,阿卡德斯。”谢千寻随便说了个动画片里的人物,觉得自己就是个智障。

“少爷,你别听她瞎扯,我们可以陪你玩装死——”

黑色西装的话还没说完,男孩忽然打断了他。

“你是不死之王,那你知道我是谁吗?”男孩那双好看的凤眼闪烁着兴奋的光。

“你是谁呀。”谢千寻挑衅的瞪了黑色西装一眼,盯着男孩问道。

“我是枪神,比尔。”

谢千寻忍不住笑了笑。

她刚才随便说了个最近很火的动画片里的角色,没想到这个小孩居然也看过那部动画。

此时此刻男孩看她的眼神已经变了,某种兴奋从男孩眼底升起。

谢千寻忽然注意到他手里拿着一根木头。

“那是你的武器吗?”谢千寻问道。

男孩愣了一下,傻傻的盯着她看。

谢千寻从地上捡了一块石头,朝池塘里扔了出去。

石头狠狠砸落在水面上,溅起剧烈的水花,也溅了黑色西装一脸。

男人下意识捂脸,皱着眉低声骂了句,飞快的闪开了。

“哈哈哈哈哈。”男孩的笑声从头顶传来。

“这是我的武器,飞镖。”谢千寻拍了拍手上的灰,笑了笑。

男孩的眼神更亮了。

他以前在家里玩的时候,那些黑色西装除了用智障的语调和自己说话,就是玩千篇一律无聊的装死,爸爸不让他和其它小孩玩,因为其它小孩太脏了。

还是第一次有人和他看过同一部动画片,还会问他的武器是什么。

他激动地跳了起来,挥舞着手里的木棍,“这是我的宝剑——”

男孩说着,忽然脚底一滑,摔了下来。

“少爷?!”尖叫声从四面八方响了起来,所有黑色西装都扑了过来。

但是他们太远了,谢千寻离男孩最近,看着头顶的人像个雪球一样摔落下来,她皱了皱眉,张开双手接住了他。

巨大的冲力让她向后一翻,滚进了池塘中。

“扑通——”

早秋的午后阳光还是很暖和的,但是池水很冰凉,谢千寻被冷的全身哆嗦了一下,刹那间感觉头脑清醒了许多,鼻尖弥漫的江芜的信息素的味道也淡了些。

池塘本来就不怎么深,谢千寻站稳了脚,看到男孩噗噜噗噜在旁边扑腾,顺手把他提了起来,拖着他走上岸边。

*

“张董,您确定您提供的信息素样本没有问题吗,高一年级所有未分化的女生已经进行了排查,都没有找到对应信息素的人。”

张凡皱着眉,袖中的拳头死死攥起,迈动着肥胖的身躯走着,“找不到,我就每个班每个班亲自去看,虽然大概的样貌记不全,但如果亲眼见到了,我肯定可以认出来的。”

校长和副校长相对而视,都轻轻摇了摇头。

刚开始他们还都以为张董是为了匡正校风,才专门来学校缉拿寻衅滋事的学生。而如今折腾了一个上午下来,他们多少也感觉到了这个男人可能是在报私仇。

但是他们能说什么呢,张凡对于学校的捐款,仅次于校董会第一的宋瑶,开罪不起啊。

此时此刻,校长和副校长正陪着张董在校园里散步,身后跟着学生会的几个骨干成员。

“江江,你的气色怎么这么好啊。”苏梦琪瞪着眼睛看着江芜。

早上见会长的时候,虽然她也是精神不错,但是眼下依旧有淡淡的黑眼圈。但是为什么刚才消失了一阵之后,会长的黑眼圈也没了,整个人精神焕发,愈发漂亮了。

江芜笑了笑,没有说话。

标记过谢千寻之后,她确实感觉到前所未有的舒服。不仅是身体上的舒适,也是心理上的一种解脱。

自己欠过谢千寻的人情,今天大概也还了一大半了吧。

临时标记的造成的影响虽然强烈,但是她一向是个自制力很好的人,可以忍。

忍过一个发情期,就可以彻底解脱了。

“扑通——”

巨大的落水声从那边传来,所有人齐刷刷的朝那边看去。

所有人齐刷刷的往那边看去,只见张董的脸刷的一下变得惨白。

他哀嚎一声,旋风般朝哪边冲了过去。“宝宝!!!”

江芜微微一怔,看向那边。

谢千寻冷着脸,手里拖着那个四岁的小男孩,全身湿淋淋的,正从池塘里爬上来张董冲过去,直接给了为首的黑西装一个大巴掌,“我家宝宝怎么了?你们都是废物吗?连个小孩都看不好?!我TM回去就把你们开了!”

谢千寻全身一僵,她面前站着的,就是那个捷豹男。

张凡慌张的蹲下来,检查儿子的身体,“宝宝,你没事吧,摔到哪里了呀?”

男孩没理他,反而抽抽噎噎的哭着,跑到谢千寻面前,踮着脚抱住了她,“谢谢姐姐,姐姐好厉害啊。”

谢千寻僵硬的扯了扯嘴角,没笑出来。

张凡急死了,心里扑通扑通的跳着,想着这个学生救了自己的儿子,转头刚想道谢,看到谢千寻那张漂亮的脸,忽然愣了愣,随后他眯起了眼睛,走近了一步,“同学,你好像有点眼熟?”

可能是精神受到了剧烈刺激的缘故,张凡的Alpha马汗味信息素在空气中暴涨,谢千寻下意识皱眉,从来没有这么烦躁过。

但是既然麻烦过来了,她也懒得害怕。

于是谢千寻大方的抬头看着男人,眼神有有点疑惑的问道:“不会啊,老师,我们见过面吗?”

“同学,你是哪个年级哪个班的?”校长气喘吁吁的跑了过来,拉起谢千寻的手,眼神放光。

“哎呀呀,没想到我们学校还能有这么见义勇为的同学,下周一我让张主任在升旗仪式上表彰一下。”

谢千寻硬着头皮,“校长,我是高一九班的。”

张凡微微一愣,忽然眯起了眼睛,冷冷的问道“同学,你是高一的?那你刚才参加检测了吗,序列号多少?”

水渍弄得脖子痒痒的,谢千寻抿着唇,在口袋里一阵搜索,摸出了早已经被打湿的惨不忍睹的检测单,“MN302。”

张凡:“……”

他到底还是更加担心儿子,于是冲着那边的黑色西装招了招手,男人赶紧拿来一套换洗的衣物,一时间所有人去关注小男孩了,谢千寻被晾在一边。

水珠顺着头发滴落下来,校服全部湿透了,所幸秋日午后的阳光很温暖,并不太冷。

谢千寻把长发用丝带挽了挽,默默的拧着校服,越来越多的水滴落在地上。

肩膀忽然被人拍了拍。

谢千寻回头,看到周子妍瞪着眼睛看着自己。

“哇我说你怎么这么晚了还不回教室,原来在外面湿身Play——”

谢千寻冷着脸,冲着她甩了甩手,无数的水珠飞溅到女孩脸上。

周子妍急忙捂脸,“哎呀你干什么,我今天才涂了防晒的。”

然后她开始手忙脚乱的帮谢千寻拧衣服,“不过我女儿湿.身的样子还蛮性感的,哈哈哈哈哈哈。”

谢千寻恨不得捂着她的嘴摁到地上。

她没注意,一双眼睛正在默默的盯着她。

*

“哈哈哈,不愧是蒂中的学生,都是好孩子!”副校长面露欣慰之色。

周围的学生会成员急忙随声附和。

只见副校长背着手,心中涌起一番豪情壮志,深吸一口气,“江芜,你帮我记着。”

“嗯,好的。”江芜面无表情的从包里掏出小本子。

副校长气沉丹田,诗兴大发,“风和日丽午,见义勇为人。英雄无寻处,在我大蒂兰。”

众人:“……”

“副校长的诗写得真好~”

“太好了,副校长太厉害了!”

江芜抬头,看着远处的方向。

谢千寻的衣服全被打湿了,校服虽然防水,但还是不可避免的紧紧的贴在身上,彰显出女孩完美的身材,裤脚被挽起来了,骨肉匀称的长腿在阳光下反着光。

她领口微敞,暴露出脖前一片晶莹如雪的皮肤,和精致的锁骨,还有水渍顺着脖子滑落,缓缓滴进衣领里。

江芜忽然觉得喉咙有些干燥,下意识咽了口唾沫。

“江芜,你说这首诗写得好不好,江芜?”副校长叫了她好几遍她才缓过神来。

“写得好。”她有点心不在焉,目光一直在瞟着那边的方向。

谢千寻不知何时扒上了另一个女生的肩膀,整个人挂到她的身上,那个女生撇着嘴,伸手扶着谢千寻,一脸嫌弃。然后谢千寻在女生耳边说了什么,两个人都笑了。

她拿出纸巾擦了擦谢千寻湿淋淋的脖子。

江芜微微皱了皱眉,莫名其妙的失落感顺着心底涌上来,好像要把她吞噬了。

好羡慕那个女生啊……

上一章:第 21 章 下一章:第 23 章
热门: 美艳富婆的贴身保镖 琢玉 被渣后我风靡了娱乐圈 检查少妇隐私:乡野妇科男医 ABO白昼边界 结婚之后我终于吃饱了 女主说我撩她(gl) 嫁入豪门后发现我才是公婆亲儿子 不限时营业 穿成残疾男主怎么走剧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