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21 章

上一章:第 20 章 下一章:第 22 章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xiangyeyuchao.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Omega的媾齿不像Alpha那样长而尖, 相反,短小而平,摩挲在后颈上, 有种很舒服的感觉。

谢千寻秀气的额头渗出薄汗, 死死的攥着衣服,脸颊泛起了不正常的红晕。

这种紧张又舒适的感觉简直是人间炼狱。

江芜在谢千寻后颈摩挲了几分钟,终于强行激发了自己的体内的情潮。

感觉到齿间信息素漫溢后, 她咬进了女孩的后颈。

谢千寻瞬间绷直了身体,似乎有强烈的电流顺着脊椎划过。

只是,这一次被咬的感觉, 不像上次那样痛。

居然是, 很舒服的感觉。

江芜皱着眉, 艰难的控制着齿间信息素的流动, 脸颊因为极端的克制而微微泛起了潮红。

谢千寻死死咬着后槽牙, 她能感觉到某种热流, 正在一股一股缓慢的进入后颈, 腺体仿佛瞬间被打开了, 兴奋的回应着Omega信息素的召唤。

她渐渐瘫在椅子上, 身体向后仰去,无力的倒在江芜的怀里。

“叮铃铃——”

突然,桌上的电话炸响,刺耳的铃声充斥着办公室的每个角落。

江芜全身忽然颤了颤, 显然是被铃声惊到了。

“唔……”谢千寻忽然闷哼一声,紧紧皱起了眉头。

她感觉江芜的信息素瞬间变得粗暴起来,加快了注入的速度。顷刻间那种疼痛的感觉又回来了,仿佛要把她的后颈撕裂。她下意识想要站起来,江芜却从身后死死抱住了她的腰, 整个人紧紧的贴在她的身上。

“痛——”谢千寻腿一软,往前跪倒在地上,凳子砸在地上,发出巨响。

暴力的标记结束了。

空气中只有轻微的喘气声,和浓郁的露水味信息素的味道。

谢千寻瘫在地上,刚想松口气,全身突然又猛的一僵。

虽然拔出了媾齿,但是江芜的唇依旧紧紧的贴在自己的后颈上,轻轻舔舐。

靠!

她想要挣扎,却发现自己真的是一点力气都没有了。

江芜力气不大,但就是挣脱不了。

完了,再这样下去她会晕厥过去的,谢千寻脑袋嗡嗡作响,绝望的扯了扯江芜的袖子。

没反应。

“叮铃铃——”突然,又一阵刺耳的电话铃声传来,暴躁急促,震耳欲聋。

江芜猛地从迷离中拉扯回来。

她松开谢千寻,跌跌撞撞跑到长桌边,拽过书包,拿出抑制剂丸,连吃好几个。

情潮在刚才被强行唤醒了,虽然离开了谢千寻,她依旧能感到颈后的腺体在剧烈的收缩着。

谢千寻捂着肿痛的后颈,趴在地上,脸颊红的就像要滴血似的,随着江芜的离开,她感到自己的心好像莫名其妙空了一处似的,很难受。

她再一次,对这个露水味信息素产生了反应。而且这次是她自找的。

谢千寻有些悲痛的闭上眼睛,站起来,跌跌撞撞的跑到江芜身边,抱住了她,感受着鼻尖愈发浓郁的味道,这样才能让自己心里的失落感好过一点。

唉,真是羞耻啊!如果周子妍在这里会笑死她的。

江芜服用了抑制剂,脸颊上的红晕渐渐退去,她是第一次看到谢千寻主动过来亲近自己,愣了愣,顺手扶住她。和谢千寻的反应不同,如今她精神状态很好,仿佛昨夜所集聚的所有困倦,都随着信息素的释放消失殆尽了。

电话一直在响,江芜转身接了起来。

电话里杨慧嘉急躁的声音传来,“江江,你现在在哪里啊,你把九班那个家伙带上楼了,张主任让我们堵人,检查校牌的事情可以先放一放的,你先把她带下来吧。”

杨慧嘉就是这样,学生会的规章制度对于她来说永远不是最重要的,张主任的命令才是。

江芜沉默了一会,“嗯,我知道了。我也是看着她好几次没带校牌,想给她点教训。”

“江江,哎,你的嗓子怎么——”

杨慧嘉还没说完,江芜先挂掉了电话。

她回头见谢千寻还像个牛皮糖一样粘在自己身上,有些哭笑不得。

她推开谢千寻,“别这样学妹,会让她们怀疑的。”

谢千寻沮丧的点点头,松开江芜,缓缓跟在来到门边。

门一打开,高大帅气的少年映入眼帘,逆着阳光。

孟晓寒今天穿着一件雪白的带帽卫衣,运动裤,头顶是黑色鸭舌帽,脚踩限量版皮卡丘联名的AJ,整个人干净清爽,静静的站在门口,看到江芜走了出来,嘴角便噙上了温暖的笑。

“学姐,王老师让我上来叫你们,说现在高一年级在排查,用不着把没带校牌的带到办公室。”

孟晓寒说话的时候,有淡淡的抹茶味信息素扑面而来,江芜愣了愣。

她的身体,现在好像对孟晓寒的信息素没那么敏感了。

“嗯,我知道了。”她应了一声就想走。

孟晓寒的眼神阴沉了几分。

他忽然看见旁边的谢千寻,急忙温和的笑了笑,“咦,谢千寻你的脸怎么这么红啊。”

谢千寻愣了愣,立马把江芜晾在一边,打起精神笑着说道:“我没事,就是有点缺氧——”

话还没说完,腰部忽然被江芜从后面轻轻戳了一下。

“嘶!”

她现在对江芜的信息素极度敏感,在女孩的手指触碰到自己的瞬间,当即腿一软,倒在江芜怀里。江芜轻轻的揽着谢千寻,“我现在带她下去。”

太可怕了,强烈的占有欲。

就是,看到谢千寻和别人说话就很不爽。

她扶着谢千寻下了楼,刚来到操场就看见苏梦琪等人围上来,“江江,她们都在找人,你今天怎么了,以前没看见你对这种事情这么上心啊。”

江芜淡淡的笑了笑,“没什么,我看到这家伙屡教不改就很生气,想着主任查人还需要点时间,所以就先带去办公室了,老师没说什么吧?”

“没有没有,九班班主任挺好的,说让我们通知你赶紧带她回去。”

江芜点了点头,“现在是哪个班在排查?”

苏梦琪说道:“刚好是九班,九班的女生已经去体育馆了,现在估计已经进行到一半了。”

江芜点点头,回头看着谢千寻的脸色实在是很不好,便抿唇笑了笑:“我送她去吧~”

*

谢千寻来到体育馆,只见女生已经排起了长队。体育馆前台上竖着几面屏风,隐隐可以看到里面有医护人员在来回走动。看台上,那个捷豹男翘着二郎腿,正和校长聊天。

谢千寻低着头,挤到了李诗茗身边。

“千寻,你是会长的第一次哎。”李诗茗看了她一眼,幽幽的说道,“你太厉害了。”

谢千寻差点一口老血喷出来。“什么第一次?”

“会长以前从来没有因为校服校牌的事情发过火,你这次居然把她惹毛了。”李诗茗摇了摇头,“哎,千寻你真是命途多舛,没想到你刚成为新宠就经历这番大起大落,副会长大人现在肯定已经把你列入黑名单了,以后的日子肯定不好过。”

谢千寻:“……”

很快就到了谢千寻,她坐在座位上,负责检测她的小护士很年轻,意外的还挺平易近人的,“小同学,信息素提取器注入的时候,可能会有点痛,一会就好哦。”

谢千寻没精打采的点头,等着护士准备医疗器械的时候,细细碎碎的聊天声从屏风后面传来,她默默的听着,从言语之间谢千寻发现这些医生和护士都很不喜欢那个捷豹男校董。

“真是的,无缘无故搞什么幺蛾子呢,真是麻烦。”

“都测了几百个了,都没有找到,我怀疑啊,就是那个校董在无中生有。”

“真是无语。你看人家宋董怎么没有随时找事呢,分明就是这个张董存在感太低,刷存在感嘛。”

看来大家都和她站在一条战线啊,谢千寻闭着眼,唇角微微勾了勾。

护士很快就走了出来,手里拿着一台精致的小机器,“小同学,我们现在来检测一下你的信息素序列号哦。”

“嗯……”

护士把信息素提取器伸到谢千寻的后颈,手指突然微微一僵。

“小同学,你女朋友真行啊。”护士忽然饶有兴致的说道。

谢千寻脸色瞬间一白,立马抬头慌乱的看着护士。

谁知道护士根本没有在意这个诡异的细节,而是转头笑着对旁边的同事说道:

“真怀念啊,我以前高中的时候也和女朋友玩过,但她下口没这么轻,注入也没有那么准确。”

谢千寻:“……”

“什么,早恋?”其它护士都凑了过来,有个胖护士还好奇的用手指碰了碰谢千寻后颈的痕迹,谢千寻缩了缩身子,差点原地死亡。

“啧啧啧,还没分化就这么玩,对身体不太好哦。”

护士好像发现了什么新大陆,“哇,你女朋友好温柔啊,是个Omega吧?我还是第一次看到这么单纯的标记呢。”

谢千寻:“?”

什么女朋友。她忽然很想和护士解释一下她和江芜只是做完就散的那种关系而已。

护士看她一脸懵逼的样子,忍不住笑了,“你不知道吗,标记是宣誓主权的一种重要方式,有着最基本占有欲的Alpha,乃至各项功能正常的高等级Omega都不单单会咬腺体的,他们会——”

护士还没说完,肩膀就被突然出现的医生拍了下,“好了,别带坏小朋友。”

年轻护士当即吐了吐舌头,站到一边去了。

刹那间所有医护人员都挺有兴致的看着她,谢千寻尴尬的想找个地缝钻进去。

信息素提取器是一根小小的针头,刺进去的时候会有轻微的刺痛感,但刚完成标记的谢千寻腺体比较敏感,因此针头扎进去的瞬间,她忽然感觉某种电流顺着脊椎划向大脑,腿一软,差点摔下椅子,还好医生及时扶住了她。

大概是之前检测了太多人,医生精神都有点麻痹了,流程也十分敷衍,他简单的完成了信息素的提取,就很快的收起了机器,“小同学,得尽快去医院参加体检哦,你的信息素波动蛮大的,应该是快要分化了。分化前最后一次体检特别重要,要提前做好准备。”

“哦。”

检测的结果很快就出来了,依然是和校董要寻找的信息素不匹配。

这大概是所有医生都预料到的结果,大家都默默摇了摇头。

谢千寻彻底放心了,坐在椅子上,没精打采的看着机器上的数字。

序号MN302。

这该不会是江芜信息素的序号吧。

现在自己鼻尖,还残留着淡淡的雨露气息,感觉全身上下都是她的味道。

哎,自找的。

*

体检完毕之后,谢千寻一个人从体育馆出来,觉得眼皮子沉重的抬不起来,大脑也昏昏沉沉的。

无论她怎么放空自己,脑海里还是会重复出现江芜的身影,该死的雨露味信息素依然在鼻尖回荡着。

现在江芜在干什么呢,估计又在和学生会的成员鬼混吧,真是的,居然把她送到体育馆就一个人走了。

不知道这种讨厌的感觉还会持续多久呢……真难受。

不知不觉间,谢千寻走到水木清华。

水木清华是蒂兰中学林荫校区的一片小池塘,池塘不深,只有一米二左右,里面养了很多金鱼青蛙之类的小动物。

谢千寻眯着眼,远远的看到一个长相可爱的小男孩站在池塘边,正踩在高高的岩石上跳来跳去,清脆的笑声隔着空气传来,非常清晰。

谢千寻莫名那个男孩子觉得有些眼熟。

岩石下围着很多人,都脸色铁青。

“小少爷,你快下来吧,仔细摔跤了!”

男孩笑的更欢乐了,他手里拿着一根棍子,隔空对下面的人打来打去。“怪物,不准抓我!”

谢千寻站在那边看一会,认出了这个小男孩就是上上周那个该死的捷豹男的儿子。

当时小男孩坐在车子后座用清脆的声音喊着爸爸,那张粉雕玉琢的脸和现在如出一辙。

“呵呵。”她翻了个白眼,干笑了一声。

那个捷豹男害她差点被开除,她肯定也不会对他的儿子有什么好感。

谢千寻刚想转身离开,忽然听见男孩在身后叫道:“姐姐,那个姐姐!”

她微微皱眉,转头看到那个小男孩正笑嘻嘻的指着自己,“你过来一下。”

上一章:第 20 章 下一章:第 22 章
热门: 出轨 结局要HE前白月光回来了[快穿] 亿姐升职记 鉴宝大师 天琴座不眠 病秧子的冲喜男妻 星际之陛下你好美 我在娱乐圈当天师[古穿今] 危险拍档 香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