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20 章

上一章:第 19 章 下一章:第 21 章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xiangyeyuchao.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张凡, H市世茂集团的总裁,也是蒂兰中学的校董,每年都会为蒂兰中学捐出很可观的资金, 在校董会里的地位举足轻重。单凭他能让向来风花雪月的宋瑶都赏脸大老远从酒吧里回家恭候, 就知道他的在H市商界的地位有多高。

男人站在门口,看到满脸驼红的宋瑶和脸色不太好的江芜,急忙热情的张开双手, “哎呀,宋总,你身上好大的酒味, 喝了多少?不等我呀。”

浓烈的Alpha气息扑面而来, 江芜双眸中闪过不易觉察的厌恶, 挡在宋瑶和张总之间。“张叔叔, 你是Alpha, 请不要和我妈妈有太多的肢体接触。”

张总吃了冷脸, 尴尬的哼了一声, “芜芜, 你还是和以前一样横冲直撞的, 拥抱一下而已,我又不会拿你妈怎么样。”

气氛有些尴尬,宋瑶笑了两声打破了圆场,“张董这么大老远来, 有什么事,进屋说吧?”

男人带着秘书进了屋,“也没什么特别事,我在世贸这边吃饭,想到这里离你们家比较近, 想来见芜芜。明天我有事要到蒂中去处理。芜芜啊,听说你是是学校的学生会主席,先来提前和你说一声,明天早上我会先去一趟蒂中政教处,需要你早点去学校接应一下。”

他在沙发上翘着二郎腿坐了下来,似笑非笑的看了眼江芜。

江芜没想到是来找她的,眉头挑了挑,没有说话。

宋瑶握了握江芜的手,随后懒懒的靠在沙发上,“张董去蒂中干什么?”

一楼的客厅很安静,隐隐可以听到楼上传来的震耳欲聋的音乐声,四周的空气忽然有些凝滞。

张凡喝了口茶,“蒂兰中学的教育啊,出了点问题,上周的时候,有个不良少女,在马路上把我打了。”

江芜:“……”打得好。

“我脸上的伤,今天刚好的差不多。明天去学校,处理这件事。”张凡打了个手势,淡淡的说道。

男人脸上的淤青,在灯光的照耀下分外突兀,依稀可以看出那个人下手的时候有多狠。

宋瑶愣了愣,“张董打算怎么处理这件事?”

张凡抚摸着自己脸上的淤青,冷冷地说道:“这种暴力处事的学生,我认为完全没有必要在蒂中那么好的学校上学。我会让政教处对她记过处分,然后劝退。而且,蒂中都是像芜芜这样的好孩子,那种家伙和她们待在一起,我也不放心啊。”

宋瑶有点好奇,是哪个孩子有这么大的胆子敢对张凡这么个成年Alpha动手。

“但是张董,你明天突然跑到学校去抓人,知道那个学生叫什么名字么?是哪个年级,哪个班的?”

张凡重新靠回沙发里,淡淡道:“我记不得她的样子,但从医生那里找到了些证据,并且请了专业人士帮忙,明天若是有政教处协助,肯定能把她揪出来。”

“哦?什么证据?”宋瑶笑了。“最近的科技这么发达了么?”

张凡冷冷的笑了笑,抬了抬手,身后的秘书就递上来一件校服。

校服有点皱巴巴的,有些许污渍。

“一件校服?能帮你揪出打你的人?”

“嗯,虽然只是一件校服,但我们却从校服上提取出了微量的信息素。”张总面无表情的摩挲着手里的校服,冷笑道:

“是个快要分化的小兔崽子。”

江芜忽然眼神一滞,缓缓抬头看着那件校服。

“张叔叔,可以让我闻闻么?”江芜问道,“我也有点好奇,难道这件校服上有什么特别的味道?”

宋瑶摸了摸江芜的头,揶揄道:“对啊,我家芜芜的嗅觉一向很好,你让她闻闻。”

张总眯着眼,淡淡的寒意从视线中透出来,刺在女孩的脸上。

江芜静静的看着他,双眸清澈如水。

许久,男人哼了一声,把校服递给江芜。

女孩接过去,放在鼻尖嗅了嗅。

奶香,淡淡的奶香。

虽然大部分已经被其它味道盖住了,但她依旧是嗅出了那个熟悉的味道。

江芜忽然想起了什么,微微皱眉。

“有必要么张董,那只是个小孩子而已啊。”宋瑶懒懒的笑道,小女孩似的躺在沙发里。

张董喝了口茶,啐了一口,“呸,我肯定要给那个小兔崽子点厉害,让她知道该向谁低头,看看她被蒂中开除之后,有哪个学校敢要她!”

*

江芜心情有点烦躁,夜里翻来覆去也没怎么睡熟,第二天早上很早就起床了。

她打电话约了司机小琳姐,到学校的时候刚好六点半。

一夜没睡让江芜稍微有些困倦,所幸的是难熬的发情期终于过去了,今天早上的身体,比前几天轻松很多,竟然还算得上是神清气爽。因为等级太高的缘故,她的发情期比普通Omega频繁,其它的Omega大概一个月一到两次的发情期,持续三到四天,她一个月却有三到四次。但是也许是上天的馈赠,发情期的身体是怎样倦怠,正常时身体就是怎样的强壮。

她到了学校,就匆匆赶往政教处。

刚推开门,压抑的气息扑面而来,让江芜微微蹙眉。

政教处,张凡正在和几位元老级别的大人物闲谈。

居然连向来两袖清风的校长和副校长都来了,立在原地低着头,满脸恭敬。

张主任和其它几个政教处的老师长桌前,也洗耳恭听张董的训诫。

“校长,不是我跟孩子计较,我被打了无所谓,但是伤到小孩子怎么办呢!我家儿子才四岁,万一当时那个女生打的不是我,而是小宝宝呢。我也是不想看着一颗老鼠屎毁掉一锅汤。这种学生,必须开除,如果不以此杀鸡儆猴,只怕以后什么猫儿狗儿都跑到学校来了。”

校长皱眉听了张凡夸张的赘述,不由得皱眉,“最近学校确实有一些学生太过于放肆了,光天化日之下殴打他人,如果传到教育局去了那还得了?去年评选最佳高中的时候蒂中之所以输给一中,就是因为‘校风不正’,哼,这些学生简直是在给学校抹黑。张董放心,我们会协助你找到那个打人的学生,记过处分,开除出校。”

记过处分,对于未成年的青少年来说是最重的责罚。开除出校,更是会在档案记上十分可怕的一笔。学生的档案里一旦有了这些黑历史,将来九年义务教育毕业,将不会有任何ABO类院校愿意接受他,前途相当于毁了一半。

有秘书拿过来一个精致的小盒子,张凡揭开盖子,映入眼帘的是一个小型的信息素提取器。

“这个提取器里有我们从校服上提取出来的微量信息素,可以帮助抓住她。我们只用把学生后颈腺体的信息素,提取器里的信息素核对,就可以找出殴打校董的人。”

江芜不动声色的走了进去,张主任站在办公桌前,正低头翻阅着一份名单,他看到江芜,心里想到昨天早恋抓现行的事,心里还有点膈应,把手里的花名册递给她,“江芜你来了?你现在帮我把名册上所有没分化的学生全部清理出来,输进Excel里面。”

江芜皱眉,缓缓在电脑桌前坐下,低头翻看花名册。

张主任:“高二以上学生,基本上都分化了,如果张董要找的是还没分化的学生,那么有嫌疑的应该就在在高一里面。不如我们现在就让高一的女生全部到体育馆去,逐个排查。”

江芜冷着脸敲打着电脑,忽然听到副校长的问了一句,“江芜,你是主席,你觉得呢?”

“……主任,我觉得这样做不太好。”江芜轻声说道。

张凡抬头,眯着眼问她,“为什么不太好?”

一时间,整个办公室的人都盯着她。

江芜能够感受到那些目光,有喜爱,有宠溺,甚至有……尊敬。

“殴打校董是大事,打人的学生心里肯定会对这件事有所防备,如果我们贸然让学生们去体育馆,他说不定会猜到我们的目的,提前做些准备,只怕我们不太容易抓到他。校长,你知道的,现在市面上有许多隐藏自身信息素的药物和香水,高中的学生有些人也在用。”

“说的对。”校长眯着眼笑了笑,“不愧是我们的主席,那么该怎么办?”

江芜直直的盯着屏幕,“在她没有防备的情况下,大课间的时候,堵住操场,进行排查。这样子,学生会还能协助。”

校长点了点头,“也行,那么江芜,等会大课间的时候你负责组织学生会,堵一下操场,别让那始作俑者离开了。”

名字全部输入完毕。

江芜点了点头,带著名单出去了。

张凡看着江芜的背影,忽然眯了眯眼。

他抬手示意秘书去电脑那边,仔细核对Excel上面的名字。

秘书核对完毕,“准确无误。”

“啧。这就是那个即将保送ABO国际院校的高材生?效率蛮高啊。”有老师悄悄问道。

“学生会主席,家里事最有势力的校董之一,校长和副校长的心头肉啊。”另一个老师小声说道。

*

“靠,还能这样。”

“这都舒服的哭了啊。”

“好好好好好变态——”

谢千寻到了教室,发现后排一堆人在叽叽喳喳,所有人都围着什么东西看的起劲。

一大清早在干嘛呢,她有点好奇,于是走了过去,拍了拍阎于舟的肩膀。

男生吓得跳了起来,转头看到谢千寻才松了口气,耸耸肩,转头继续看。

谢千寻才发现阎于舟,包括后排一堆人的脸上,都泛着某种兴奋的淡红色。

谢千寻:“你们在看什么,这么兴奋。”

“谢姐,你真的想知道吗,你真的想知道吗?”阎于舟满脸不怀好意的笑容,让开一条路。

谢千寻顿时来了好奇心,扒开人群往里面看了看。

“……”靠!

谢千寻觉得自己眼睛脏了,“你们一大早看什么呢!”

她垂着头回到座位上,周子妍正在吃豆浆油条。“哈哈,谁让你去挤,眼睛被辣到了吧。”

谢千寻:“你也去挤了?刚才那个……”

“那可是外国刚出的新片子,AO片,可刺激了。”周子妍喝了口豆浆,舔舔嘴唇,“嗯,好没分化的小朋友不知道这个。”

谢千寻狠狠的瞪了她一眼,吓得女孩赶紧闭嘴,满脸讨好的笑容,“我错了!谢姐分化之后肯定比片子里的Omega强一百倍!我说真的!”

谢千寻拼命忍住想把手里的化学书拍她脸上的冲动。

她在录影店里不是没有接触过这些东西,小时候因为好奇,还看过好几部,但因为实在不是很对胃口,之后就再没看过了。最主要是,这类AO片大部分都是的爆点,都是用啃噬腺体的快乐,身为没分化的青春美少女,谢千寻实在不是很感冒。

周子妍凑了过来,”你刚才看到什么了?我害怕辣眼睛,都没仔细看。”

谢千寻皱了皱眉,“男A咬男O,男O哭了,娘炮似的。”

周子妍:“……谢姐的关注点,我真是无言以对。”

谢千寻叹了口气,撑着下巴,缓缓说道:“话说,现在的这类片子都千篇一律的,都是A标记O,你知道A被O咬了会怎么样吗?”

她真的搞不懂,被咬该不会很痛吗。为什么在刚才那部片子里,O被A咬了之后,表情居然流露出某种……黄色录影带里面的舒适神情。

她想起上次在试衣间被江芜强行一口下去,可是痛的她当即魂飞九天。

周子妍“

呵”了一声,忽然凑过来揽住她的肩膀,“小妞,要不我咬你一口试试?”

周子妍分化的比较早,是Omega,而信息素是酸酸QQ糖的味道。

谢千寻一副快吐了表情,狠狠推开她,“死Gay佬,你自己咬自己吧!”

第三节课很快就下课了,然后是悠闲的体操时间。

非毕业年级班都得去操场上做体操,而这个时候,学生会的待遇就显得很优厚了。在所有人整齐划一的做着傻傻的体操动作的时候,学生会成员冷着脸,在人群中穿梭,潇洒又帅气。

学生会依旧是检查校服校牌,谢千寻远远的看到江芜抱着本子站在那边,低头面无表情的记著名字,女孩今天依旧是穿着雪白的校服,下面是合身的牛仔裤,雪白的运动鞋和短袜,墨黑的长发用淡蓝色的丝带扎了起来,干净清爽。

前台那边隐隐能看到几个穿着西装的人在来回走动。

谢千寻做着体操,同时微微眯眼,莫名觉得其中体态臃肿的胖子比较眼熟。

体操进行到一半,音乐忽然停下来了。

只见张主任铁青着脸走上前台。

谢千寻眼皮子莫名跳了跳,某种不好的预感涌上心头。

“最近有些学生皮痒了啊,看来是我们的校规太过于散漫了。上周,高中部有人在学校外面寻衅滋事,殴打他人。我们已经找到了证据。现在,所有人留在操场上不准动,学生会的继续检查校服校牌,监督不要让任何人离开操场。”

张主任越说,谢千寻的眉头皱的越深,随后,她看到那个体态臃肿的胖子走上了看台。

靠。她心里默默骂了句。

体态臃肿的胖子。

上周路边那个捷豹男。

谢千寻眯着眼,看到台上校长和副校长一副毕恭毕敬的样子,那个胖子旁边身穿黑色西装的男人手里拿着某个类似于信息素提取器的小机子,以及一件满是污渍的校服。

谢千寻的心瞬间凉了半截。

完蛋!

她知道自己快到分化期了,虽然还没有分化出性别,可是腺体基本上已经发育成熟,并且可能偶尔还有微量的信息素释放,自己没找到那条校服,没想到被捷豹男拿去了!!!

“高一年级没有分化的女生排好队,依次去体育馆体检!”某个女老师吼了一嗓子。

随后人群骚动开了,这是关乎开除处分的大事,关乎着蒂中校风的树立,政教处的老师们分外看重,他们满脸严肃的在人群中穿梭着,其它班主任也纷纷配合着行动,那边高一(1)班的没有分化的女生,已经被组织着排队去体育馆体检了。

看来这次学校是铁了心要抓那些不规矩的学生杀鸡儆猴。

九班的班主任是语文老师王老师,如今正对同学们轻声说道:“还没分化的女生准备好,等会到了我们班就直接排队去体育馆哦。”

王老的性格一向温和,说起话来也细声细气的,但如今她不大不小的声音在谢千寻听起来就像惊雷般,炸过之后,在脑海中嗡嗡作响。

政教处的老师越走越近了。

怎么办?

正当谢千寻急的直冒冷汗的时候,一个熟悉的身影轻快的走到她面前。

谢千寻皱眉,只见江芜胸口挂着黄色的吊牌,站在面前,正抬头看着她。

不同于之前一直保持在脸上的那种礼貌得体的微笑,此时的江芜神情有些冷。

谢千寻被看的头皮发麻。

“真是个不要命的,校董都敢打。”江芜淡淡的说道,“你还有什么不敢做的?”

谢千寻:“……”

她不知道江芜是怎么知道这件事的,但是现在政教处的老师越来越近了,谢千寻没心思和江芜扯淡,她烦躁的低着头,手下意识的捂住后颈,思维十分混乱。

怎么办,马上就要被开除了。

江芜冷眼看了谢千寻一会,忽然上前,踮着脚,猛的把女孩的校服拉链划拉开了。

谢千寻震惊的下巴都快掉下来了,看着江芜随后把手伸进她的衣服里。

女孩柔软的手指贴着腹部缓缓落下,谢千寻身体一僵,“你干什么?”

江芜冷着脸,在谢千寻校服里一阵乱摸,终于从里面的夹层里抽出校牌。

然后,把那张校牌装进了自己的口袋。

“出来。”她冷冷的说道。

谢千寻愣了愣,然后出了列。

“政教处三令五申一定要每天把校牌带在身上,刚才我检查了所有班级,所有人都带了校牌,只有你!”江芜瞪着她,并且扯住她的袖子往外拉。

“江江,不是吧?

!”苏梦琪赶了上来,刚好看到这一幕惊爆的画面,眼睛都要瞪出来了。

检查校牌骂人,这不是杨慧嘉该做的事情吗?!

她真不知道自己的闺蜜是抽了什么风,为什么要三番五次刁难这个高一的。

哎,小学妹真的很可怜啊。

与此同时,所有人都转过头来,震惊的程度不亚于苏梦琪。

从没看到会长发这么大的火。

谢千寻皱眉,看着江芜,自己的校牌明明是被她拿走了,也不知道她是什么意思。

“去办公室。”江芜忽然皱眉说道,随后拉着谢千寻的袖子就走。

会长很少发火,没人敢拦她们。

两个人畅通无阻,很快就来到了学生会办公室,此时此刻学生会成员都在操场上,办公室里没有人,江芜把门关上,落了锁,在桌子上坐了下来,盯着谢千寻,“学妹,你是不是傻?”

谢千寻没说话,她觉得自己真的挺傻的。

让她唯一有点意外的是,江芜刚才居然在帮她。

“谢谢。”她小声说了句,有点不自在。

“现在该怎么办吧,你说?”江芜问。

谢千寻皱着眉,坐在凳子上没说话,忽然感到后颈传来一阵凉幽幽的感觉,伴随着淡淡的薄荷味,顿时全身僵了僵。

她转过头去,只见江芜冷着脸,手里拿着一瓶喷雾在她身后狂喷。

“不行,味道太大了。学妹你真的快要分化了,阻隔剂香水都没办法隔离掉你的味道。”

谢千寻:“……”

“校董想抓你,抓住了就是记过处分,开除出校。他们的提取器,可以提取出腺体中任何细微的信息素”江芜把阻隔剂放在桌上,抬头冷冷的说道。

“你现在知道怕了吗?”

谢千寻皱着眉头,来到窗边,低头看着楼底。

政教处的老师们已经搜查到六班的位置了。

她用手撑着额头,闭着眼睛沉默了一会,忽然回过头来,皱眉看着江芜,“你能不能。”

“嗯?”江芜看着谢千寻,觉得她的眼神很奇怪。

“你能不能把我标记了。”

“……”

江芜愣了愣,“你知道,我是Omega,不能标记别人。”

“临时标记。”谢千寻说,“我看过纪录片,高等级的Omega,是有媾齿的,可以标记。这样子,你的信息素掩盖住我的味道,就可以躲过他们的提取器。”

“……”

江芜沉默了一会,忽然眯着眼站起来,缓缓走近谢千寻。

谢千寻愣了愣,下意识往后退去,渐渐的,她被女孩逼到了墙角。

当感觉后背撞到坚硬的墙壁的时候,谢千寻下意识看向江芜近在咫尺的脸。

灯光下,女孩的唇很湿润,薄薄的,很好看。

“学妹,你真的想这样吗?”江芜眯着眼,双眸中微微闪烁着寒光。

谢千寻心里没来由一沉。

她忽然又想起那天在试衣间里尴尬的一幕,以及,今早上的AO片。

“嗯。拜托你。”她硬着头皮说道。

临时标记过几天就可以消失,总比记过处分开除出校强。

“不行。”江芜移开了视线,抱着手来到窗边。

窗外,政教处的老师们在人群中穿梭。

一队队女生从班级中站出来,浩浩荡荡的前往体育馆的方向。

自从上次在试衣间里咬过谢千寻,她对谢千寻身上的味道的依赖,足足持续了一周!直到今天早上发情期结束,那种莫名其妙的依赖感和可怕的占有欲才彻底结束。

如果再次临时标记,鬼知道会产生什么样的后果。

上一章:第 19 章 下一章:第 21 章
热门: 僵尸怀了我的孩子 影后手机里的小可爱 学长[重生] 母女校花 鉴罪者 气运之子为我神魂颠倒 七星币一只的虫族 师尊有恙[重生] 堕落:桃色升迁路 小夫郎他天生好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