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18 章

上一章:第 17 章 下一章:第 19 章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xiangyeyuchao.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说罢,谢千寻揭开盖子猛喝了一口。

众人:“……”

江芜愣了愣,转头盯着谢千寻的脸,唇角不知觉勾起了淡淡的弧度,“你叫学姐?”

谢千寻黑着脸,没有说话,依旧是死死的抱着江芜的腰,整个人紧贴在女孩身上。

杨慧嘉再也看不下去了。

这个不良少女,居然光天化日下明目张胆夺人所爱?

“你有病啊!我们会长什么时候说要给你送饮料啊!”

女孩尖锐的声音在空气中炸起,刹那间弥漫到篮球场每一个角落。所有人都停下手中的事朝这边看过来。

任何人被杨慧嘉的狮子嗓冲着吼,都会害怕的。

江芜微微一愣,只见谢千寻忽然颤了颤睫毛,随后某种委屈涌上面颊。

她看了眼孟晓寒,忽然垂下头,缓缓松开了抱着江芜的手,随后把雪碧还给孟晓寒,“对不起,原来不是给我的。我误会了,我只喝了一口,还剩下很多,给你吧。”

靠!众人心里闪过这样一句话。

高中的男生和女生,往往最是能够懂这些隐晦的举动意味着什么。

男女同用一个水杯 = 间接接吻。堂堂校草居然在光天化日下被人占了便宜?!

孟晓寒看着谢千寻递过来的雪碧,剑眉不易觉察皱了皱,刚想说话,只见那个瓶子上忽然覆上一只白皙的手。

依旧是某种细腻冰凉触感,江芜把手搭在谢千寻手背上,把她的手压下去。

她弯了弯精致的眉眼,抬起手,指腹轻轻划过谢千寻白皙的脸颊,然后,捏了一下。

“就是给小学妹的,没关系~”

众人:“······”

谢千寻瘫着脸,死气沉沉的任江芜摆布,又用眼角的余光看到孟晓寒欲言又止的神情。

总算是,没让这家伙给他送水。

只见孟晓寒张了张口,又温柔的看着江芜,“算了,她想喝就喝吧。学姐,今天比完赛我们两个班都有聚餐,你们去吗?现在参加聚餐的好像都只有男生。”

杨慧嘉在旁边拉着江芜的袖子,满脸期待,“江江,我们去吧,今天晚上周考完就没什么事了。在家里闲着也是闲着。”

所有人都用期待的眼神看着江芜。

学生会会长的地位太高,在社员心里往往起到主心骨的作用,更何况江芜在班上向来都是众星拱月般的存在。如果这次聚餐她要去,那大家都会很高兴,但如果她不去的话,恐怕会扫了一堆人的兴。

淡淡的阴霾逐渐浮上江芜眼底,她刚想说话,手腕忽然被人握住了。

谢千寻凑了过来,盯着江芜的眼睛,表情很严肃,“你过来一下,我先跟你说句话。”

江芜微微眯眼,被女孩拉着走了两步。

她刚开始有些好奇的观察着谢千寻的表情,想探究一下到底是什么让这家伙变的如此反常,当她看见谢千寻的眼角的余光不住的瞟向孟晓寒的时候,身为女生的强烈直觉,让她瞬间明白了发生了什么事。

忽然间一切都豁然开朗了。

江芜唇角的笑意淡了几分,她忽然停下来不走了。

谢千寻拉着她走了两步没拉动,气鼓鼓的转头看着她。

江芜歪着头,双眸中闪烁着一丝兴味,“你想让我跟你走呀,叫我学姐,我就跟你走喽。”

谢千寻脸一黑,压低声音说道,“你别欺人太甚了!”

“不,这对小学妹来说,很容易不是吗,你刚才,不都叫过我学姐吗?”

谢千寻:“……”

刚才也是脑袋一抽,临时不知道怎么回事失口叫江芜学姐,居然被她抓住了把柄,真是大意了!

江芜淡淡的看着她,笑了笑,“怎么样?我现在不想走。”

她很反感孟晓寒,但还是忍不住想逗逗谢千寻,也不为什么,就是单纯想看看小学妹的极限而已。于是她挣脱谢千寻的手,回头走了两步。

此时此刻,杨慧嘉等人早就追了上来,女孩一把挽住江芜的胳膊,冲着谢千寻怒目而视,“江江,你没事吧,我说你,干嘛拉着会长走啊!”

江芜淡淡笑了笑,转过头去,兴致盎然看着谢千寻,“叫啊,你刚才怎么叫的?”

谢千寻:“……”怎么觉得这句话还有点怪怪的。

这时候,孟晓寒也赶了过来,眼神中已经有了明显的不耐烦,“谢千寻,你太过分了!学姐,不要理她,我们走吧。”说罢,便伸出手来想拉江芜。

谢千寻:“……”

隐隐有怒火从女孩的心头烧起。如果说刚才,她还只是有一点点不想让江芜去聚餐,那么现在,就是十分,万分的不想。

有淡淡的红晕浮上脸颊,谢千寻抿着唇,瞪着江芜,小声的叫了一句,“学姐。”

江芜眼里的兴味更浓,做出一副好像听力不太好的样子,“太小声了,我听不见。”

谢千寻的脸烫的跟在烧一样,她死死的咬着后槽牙,盯着江芜,一字一顿,“学姐,学姐,学,姐——!!!”

女孩的声音在空旷的篮球场上回荡,淡淡的笑意从江芜眼底升起。

刹那间,四周响起无数的咔擦声,似乎所有人在此刻都拿出手机朝着这边猛拍。

杨慧嘉瞬间炸毛,带着班上残余的学生会成员朝四周大吼,“有手机的都站出来!谁准你们在学校玩手机的?!”

江芜笑了笑,伸出一只手来,“好了,跟你走。”

孟晓寒站在旁边,脸上写满了震惊。谢千寻心里隐隐有些失落,拉着江芜的手就走。

刚离开篮球场,谢千寻的嘴角就撇了下来,鼻子有点酸酸的。

今天,大概做了件很没意义且愚蠢的事,恐怕自己现在孟晓寒心里的好感已经降为了零,但是为什么要这么做呢,为什么自己就是控制不好情绪呢。

江芜很听话的跟在她身后,什么也没说,但是现在,谢千寻也不知道要带着她去哪里,只好朝着教学楼走去。

走了五分钟,她只感觉身后的人走的越来越慢,到最后竟然要她拖着。

谢千寻转头,发现江芜微微蹙着眉,脸色苍白的吓人。

谢千寻愣了一下,随后心里莫名慌了慌。

难道,刚才自己走得太快了?难道说,分化之后的Omega身体都不太好,都得慢慢走的?

“学妹,我想去趟厕所。”江芜忽然轻声说道。

谢千寻愣了愣,乖乖的放开了江芜。

江芜皱着眉朝着教学楼走去,谁知还没走到厕所,胃部忽然翻江倒海般难受起来,她只好忍耐着走向垃圾桶,捂着肚子吐出来。

谢千寻在旁边看着傻了,她看着女孩吐了一通,冷汗布满了她的额头,在阳光下闪烁着晶莹剔透的光,额前的碎发也浸湿了,她从没看见江芜这么狼狈。

她犹豫了一下,从包里掏出一张纸巾递给她。

“吃了不干净的东西?”谢千寻皱了皱眉。

“是闻了不干净的东西。”江芜闷闷的说道。

“什么东西?”

江芜看了谢千寻一眼,神色忽然淡下来,“是Alpha的信息素。”

“不是吧,就算Omega的天性本能是传宗接代,但我看其它Omega没有这么夸张啊。”

谢千寻忽然皱了皱眉,“难道你?”

江芜在台阶上坐下来,双手放在膝盖上,淡淡的看着前方,“嗯……我对Alpha的信息素有点过激反应,可能是因为等级太高,太敏感了,所以不太喜欢那种味道。”

“你闻谁的信息素了?”谢千寻心忽然跳了一下,忍不住问。

“你想知道?”江芜抬头,淡淡的问道。

谢千寻瞪着眼睛看向江芜,那种如同好奇宝宝般的小眼神反倒把她逗笑了,江芜抬头看着她,双眸中闪过淡淡的厌恶,“你们班的孟晓寒。”

谢千寻一惊,“不是吧,他没事把信息素往你身上怼干嘛,他又不是……”

她想了想,皱眉说道:“这么没礼貌的人。”

“那你喜欢孟晓寒?”江芜盯着她看。

这质问来的猝不及防,谢千寻脸瞬间涨红了。

江芜认真的盯着她看,那双灿若繁星的凤眸如同鹿一样清澈,温顺,和好奇。

谢千寻瞪着江芜,却是只觉得这双眼睛里带着某种淡淡的揶揄和嘲讽,于是烦躁的别开了视线,皱眉说道:

“是啊,怎么了?”

“哪种程度的喜欢?”江芜漫不经心的问道,“要死的那种吗?”

没想到她会这么直球。谢千寻心里堵了一下,随后不耐烦的说道:“怎么可能是要死的喜欢?你以为拍电视剧啊?”

她声音忽然小下来,不自在的说道:“就是……喜欢喽。”

江芜:“哦。”

这种敷衍的回答深深的刺痛了谢千寻的自尊心,她又不耐烦的补了一句,“我知道你也……”

“我不喜欢。”江芜忽然说。

谢千寻:“……”

江芜忽然闷闷的说道:“是真的,不然就不会对他的信息素反感了。”

下午最后一节自习课的铃声已经打响了,教学楼面前的台阶上空无一人,非常安静,甚至可以听到走廊上的教室里老师训话的声音,四周的气氛很是微妙,谢千寻只觉得尴尬无比,“你为什么跟我说这些啊!”

江芜盯着谢千寻,淡淡道:“我只是想告诉你,我们不是情敌的关系,所以请学妹以后不要仇视我,好吗?”

女孩双眸忽闪,表情很真诚。

谢千寻不自在的移开了视线。

江芜笑了笑,她早就注意到谢千寻微微泛红的鼻尖,和眼底流出的不易觉察的委屈了。她忽然张开双手,“抱一下,可以吗谢千寻?”

秋日午后的阳光温暖透过树叶射下来,光影散落在女孩冰雕玉砌般的脸上。她坐在台阶上,张开双臂,雪白的校服领口微敞,露出雪白的颈脖和精致的锁骨。

教室里传来老师的领读声,四周空无一人。

谢千寻脸颊忽然一热,皱眉道:“不要。”

早就料到她会这么说,江芜笑了笑,忽然从台阶上站起来,掏出手机,把屏幕对着谢千寻。

谢千寻皱眉,江芜的手机此刻正在剧烈的震动着,上面来电显示‘苏梦琪’。

江芜按了拒绝,手机屏幕短暂的熄灭了,然后又重新亮起来。

谢千寻瞳孔微微放大,她看到江芜的手机屏幕上,显示着几十个未接来电,以及四十六条未查收的微信消息。

“她们给我打了几十个电话,是想催我快点回去吧。”江芜将手背在身后,漫不经心的笑了笑,“那我就回去吧,今天晚上闲着没事干,就和孟学弟一起聚餐。”

“等等!”谢千寻黑着脸,挡在江芜身前。

江芜眯眼,慵懒的笑了笑,刚想说什么,谢千寻忽然猛的揽住她的腰,向前一顶。

江芜愣住了,随后肩膀便被谢千寻紧紧扣住,整个人被她压在了墙上。

上一章:第 17 章 下一章:第 19 章
热门: 我穿成了女性恋爱向游戏中的路人甲 审神者他剑法高超[综] 村官桃运仕途 追逐梦想青春 断袖对象他又高又大 人生规则 琥珀年华 直播穿越后我上了教科书[综武侠] 穿成主角受的早逝兄长 水泊俱乐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