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7 章

上一章:第 6 章 下一章:第 8 章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xiangyeyuchao.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下午放学后,谢千寻和周子妍在岔路口告别了。她按揉着酸痛的手指,没精打采的走进一家录影店。

这个年代,很少有卖录影碟的铺子了。

录影碟这种东西正逐渐被无线网电视机取代,但是这家铺子身为十多年的‘看客’牌录影店,是著名的老品牌了。依旧是有许多人愿意光临。

录影店很脏,和书店一样放满了大大小小的架子,有很多上面落了灰。

谢千寻穿着雪白的校服,冷着脸,背着大红色的书包,手插在校服包里,行走于污秽中,冷艳漂亮的脸颊在白炽灯的照耀下愈发咄咄逼人。

像个纤尘不染的公主。

“爷爷,我回来了。”她放下书包,在沙发上找了一块干净的位置,坐下。“今天晚上吃啥啊。”

谢千寻的爷爷是个Beta,她从六岁开始就和爷爷生活在一起了。她的父母是考古学家,经常需要到国外出差,太小的孩子不能满世界跑,于是谢千寻就被寄托在H市这个角落里。

所幸老人家很喜欢孩子,也非常乐意带着她。

而此刻,瘦削的小老头却没理她,他正双手扒着一个大架子,探着头往那边看去,神情有点烦躁。

“怎么了?”谢千寻皱眉。

隔着浓厚的空气,她似乎隐隐约约听到架子那边传来女人的喘息声,以及某种淫靡不堪的声音。

“寻寻,你先回房间坐会!”爷爷转过头来,满脸厌恶。

谢千寻脸色微沉,她反应过来那边可能是来了客人,正在大厅里放着某种不雅录像带。其实以前也有人来看那种片子,但都是去小房间悄悄看的,这么明目张胆的还是第一次。

突然,只听架子那边女人的娇,喘声猛地变大了,那个人似乎开大了音量。

“我们店不是有专门的房间来放映那种片子吗?谁那么大胆在大厅里放?”谢千寻冷冷问道:“爷爷,你是想让我们录影店倒闭吗?”

“你还是小孩子,快点滚回房间去!”老头很愤怒。

“不行,等会城管来查房我们肯定完蛋,我去和他说一下。”谢千寻站起来,刚想往那边去,袖子就被老人拉住了。

老头知道孙女长大以后脾气一直很倔,吹胡子瞪眼对着谢千寻看了一会之后,最终败下阵来。他把谢千寻按到沙发上,语气软下来,“里面的是附近最有权势的房地产开发商□□老总的亲侄子,我们这一块本来是要划分到新城区修建购物中心,是他保住我们的。现在人家来店里玩,不想用房间里的小电视,非要要大堂的液晶屏电视,你懂事一点好不好~”

谢千寻愣了愣,“这也太无理取闹了吧,前门锁好了吗? ”

“锁好了。”

突然,只听那边传来男人粗犷的吼叫声,“操,太TM爽了!谢伯伯,帮我端杯柠檬茶来!”

老头子再次严肃起来,“快点滚回房间。”说罢,就转身走了。

*

谢千寻烦躁的带上耳机,一边上楼梯,一边打电话。

电话里的音乐响了很久,才传来一个女人的声音,“喂,千寻啊。”

谢千寻咬了咬唇,“妈妈,你最近在忙什么啊。”

电话那头女人的身边好像有很多人,十分吵闹,谢千寻听到她在和其它人说话,于是耐心的等着,等了两三分钟。

“爸妈在非洲,最近有个大项目正在做呢,你想要什么礼物,我过年带回来给你啊。”

谢千寻眼神微微一亮,“你们过年会回来吗?”

对面又是一阵吵闹,女人的声音传来,“是啊,过年我们肯定会回来看看宝贝女儿的~你还有什么事吗?”

这还是第一次打电话超过三分钟。

谢千寻眼神微微亮起来,犹豫了一会,用某种撒娇的语气说道:“我昨天大腿不小心被刀划伤了,好痛啊……”

“啊?你说啥啊?哎呀千寻对不起,这里太多人了,我先挂了啊,明天早上打给你~”

谢千寻:“……”

二楼整体的光线很暗,走廊上依旧是到处落满了灰尘,但是当谢千寻打开自己房间的门之后,却仿佛是另一个世界般。

女孩的房间是整层楼采光最好的区域,所有的家具都摆放的很整齐,地面上也被打扫的纤尘不染,淡粉色的窗帘,淡粉色的衣柜,淡粉色的床单,满满的甜美气息。床头柜上也摆满了各种Omega的应急性的抑制剂和抑制贴,是为了防止她突然分化而准备的。

窗户半开着,透出几缕阳光温暖的洒在床上,枕头那边放着一只半大的毛绒玩偶。

谢千寻脱了外套,面无表情的躺在床上,伸懒腰。

嗯,她有点洁癖。每天早上出门前都会把房间打扫两遍。若是把这个房间抽离影像店,不知道的还以为是哪里的高级公寓的房间呢。

毕竟,在泥垢里生存,也要活出公主的感觉啊。

谢千寻从来都是个精致的小公主,爷爷虽然没什么钱,但孙女的吃穿住行永远都不会大意,再加上爸妈每月按时从国外寄巨款回来,他们的手头还算是宽裕。从小到大她好看的裙子都穿遍了,学校里暗恋她的男生也是一把抓。平时只要她张张嘴,就会有人给她投递矿泉水,值日的时候也会有人帮她打扫。

她遇到孟晓寒之后,是第一次从公主的感觉里抽离出来。正是因为从小到大那种骄傲感,让她不甘心就这样被江芜比了下去。

谢千寻在床上躺了会,觉得没意思。于是坐起来,打开了床对面的电视。随便从柜子里随便抽了片光盘出来放上。

电视闪烁了很久才打开。那是她早已经看过无数遍的录影带《拳王洛基》。

电视里,两个膘肥体壮的男子正在互相斗殴。

谢千寻眯着眼的看了会,忽然伸手隔空笔画了一下,“不对,这个应该是出左拳。洛基太重了,应该原地防守。阿塔丽是蠢的吗?这种实力相差巨大的比赛,就不能光明正大出击,去捅喉咙啊——”

她无聊的发表了一些精要评论,在脑海里默记一遍,然后又关掉了电视。

谢千寻从小在录影店里长大,几乎把店里所有的光盘看过一遍。。

而她学习的搏击术,是著名的以色列马伽术。那是一种残忍的军用搏击术。学起来很难,但是只要学会了打架就会很爽。这是她看了无数录影碟之后筛选出来的最强防身术。

没什么其它原因,小时候没有爸爸妈妈带她去游乐园之类的地方,她有点闲的蛋疼。

包括她的化学,有很多人传说她家里请了高级外教补习,其实并不是。

她只是从小看纪录片看得比较多而已。

谢千寻面无表情的关掉电视,闭着眼睛重新躺回床上,没忘了抱住那个毛绒玩具。

大腿内侧的伤口隐隐作痛,不流血之后,伤口上的绷带已经被她扯掉了,没什么大碍。周子妍说,这种程度的伤口,需要找专业人士消毒,但她又不想去医院,因为怕痛。

在夕阳的光影里,谢千寻侧身躺在床上,一手捂着肿胀的后颈,口里喃喃道:“老妈,我好想你啊——”

残阳的余晖散落在女孩粉红的床单上,谢千寻睫毛微颤,睡着了。

*

谢千寻来到化学赛前辅导教室的时候,教室里已经坐满了人,很是吵闹。孟晓寒还没到,她一眼就看到江芜坐在倒数第三排的角落里,手里拿着一杯奶茶,正和旁边的女生说说笑笑。

谢千寻挎着包往前排走去,经过江芜的时候,她忽然抬头,弯着精致的眉眼笑了笑,“小学妹早啊~”

有着Omega的滤镜加持,江芜整个人美的好像在闪光。谢千寻全身僵了僵,面无表情的朝前面走去,走到了离江芜最远的前排坐下。

随后她犹豫了一下,抬出手机对孟晓寒发了条消息,“你什么时候来,我帮你在前排占了个位。”

看着会长纡尊降贵问好,那家伙居然不理不睬,苏梦琪先是惊讶,然后是愤怒,她皱眉道,“哪个班的啊,这么自大,居然不理你哎。”

江芜倒是丝毫不在意的样子,淡淡笑了笑,“这还是第一次有人不理我,所以才有趣啊。”

苏梦琪愣了愣,莫名其妙的看着江芜。

然后孟晓寒就来了,他在教室里走了一圈,最终来到了江芜身后的座位,乖巧的叫了声学姐好就坐下了。

刹那间属于Alpha的巨大的压迫感从背后奔袭而来,颈部腺体的暴露让江芜略感不适,她微微蹙了蹙眉,往前移了点。

老师很快就到教室了,在讲台上刷刷刷数着资料。

江芜转着笔,情不自禁看向谢千寻的方向。前排,谢千寻一个人坐在那里,也不知道在想什么,秀气的眉头微微皱着,她是从前几天就开始觉得奇怪的。

江芜记得那天发情期到来的时候,她为了躲避那个人,逃到了购物中心的更衣室里,并且忘记了带抑制剂。

当时情况很混乱,江芜不太记得清解那个女孩的脸了,只记得那件白晃晃的校服,和那股未分化的少女后颈部特有的,好闻的奶香味,后来发生了什么在她的脑海中完全是一片模糊。只记得后来舒服了很多,好像是,压抑了很久的欲望全部倾泻到了某个东西身上。

她后来想过,自己会不会在无意识的情况下,对那个手无缚鸡之力的人做了什么。

从在厕所里被谢千寻扑倒的时候她还有点怀疑,但是自从那次借着教握笔她靠近了谢千寻的后颈,便再次闻到了那股让她安心的,淡淡的奶香。

S级的Omega,嗅觉实在是太灵敏了。虽然谢千寻还没有分化,但她依旧能够闻到,那尚在发育中的腺体所迸溅出来的淡淡的信息素的气息。

想到这里,江芜抿了抿唇。

她是那种如果欠了点别人什么就一定要还清的人,如果那天在试衣间里真的是高一年级的学妹帮了自己,那她会好好请学妹吃顿饭,并且在以后的生活中多多照顾她。

但是从目前的试探看来,小朋友好像很抗拒她呢。

江芜微微眯眼,再次看向前排的方向,目光落在谢千寻柔软的后颈。

但是,她还想搞清楚某件事,得在试探谢千寻一次。

上一章:第 6 章 下一章:第 8 章
热门: 公开前一天,老攻失忆了 都市猎艳:少妇俱乐部 退休后我成了渣攻他爸 沃土:乡村熟妇 山村多娇 女主说我撩她(gl) 好色村妇 何日君再来 绒球球入职冥府后 斗图大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