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33 章

上一章:第 32 章 下一章:第 34 章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xiangyeyuchao.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萧瑾瑜根本就不是睡着了,非但不是睡着了,还根本就不在床上。

床上像是被打劫过似的,翻得一片狼藉,被褥床垫都被扯乱掀开了,原本应该躺在床上的人这会儿居然伏在床下的石砖地面上,正靠着两只手的力气艰难地往床尾方向爬。

萧瑾瑜身上只穿着一层薄薄的中衣,汗透了,紧紧黏在消瘦的肩背上,头发散乱,脸色白里发青,喘息浅薄而急促,像是在受着极大的折磨。

就是在凝香阁被打得那么狠,也没见他狼狈成这副模样,楚楚呆愣了一下才冲了过去。

“王爷!你……你怎么了!”

听到楚楚的声音,萧瑾瑜的身子明显一僵,手上倏地一松,一下子扑倒在冰冷的地面上,再想撑起身子,手已使不上什么力气了,只引得身子一阵发抖。

她怎么……偏偏这个时候来!

“你……出去……”

楚楚像没听见似的,二话不说,搂住萧瑾瑜的身子把他翻了个身,抓起他一条胳膊搭在自己肩膀上,半扶半抱地把他弄上了轮椅,跑到床边抱下来一条被子想给他盖上。

看着楚楚抱着被子跑过来,萧瑾瑜心里突地一沉,脸色瞬间又白了一层,也不知道哪儿来的力气,在楚楚把被子盖到他身上的前一刻,猛地一把将楚楚狠狠推开。

楚楚连人带被子被他推得踉跄着退了好几步,自己也差点儿从轮椅上摔下来。

萧瑾瑜完全脱力地靠在轮椅里,冷厉地瞪着一脸委屈的楚楚,“快出去!”

这一回她肯定能听见。

楚楚看着眉心紧蹙嘴唇紧抿的萧瑾瑜,把被子搁到地上,眼圈微微泛红,“你……你要是不喜欢我伺候你,我去给你叫丫鬟来吧……”

只要能让他不这么难受了,怎么都行。

“不必……”

“那……那我给你找大夫去!”

“不用……”

“那……那你吃药吧,吃哪个,我给你拿!”

萧瑾瑜看着面前这个马上就要哭出来的小丫头,声音怎么都冷不下去了,这样赶她肯定是赶不走的,萧瑾瑜合上眼睛定了定心神,“给我穿衣服……”

楚楚一愣,“啊?”

萧瑾瑜勉强稳住越来越急促的呼吸,“不是拉钩了吗……”

楚楚怔怔地看着他,“现在?”

“子时已过了……”萧瑾瑜波澜不惊地忍过一阵差点让他昏过去的疼痛,声音弱了一重,“你若反悔也无妨……”

“我没反悔!”

楚楚跑过去取他搁在架子上的衣服,才突然意识到一件事,刚才他那么费劲儿地往床尾爬,不是朝着轮椅的方向,也不是朝着药箱的方向,这个方向就只有一样东西值得他过去,就是这搭放着他衣服的红木架子。

他费这么大的劲儿,就是为了拿衣服穿?

他干嘛不喊人帮忙呀!

楚楚抱起萧瑾瑜的衣服,还没走到萧瑾瑜面前,眼前倏地闪过一道蓝影,手上一空,还没回过神儿来,衣服已经抱在一个侍卫手里了。

这一向对楚楚很好脾气的侍卫铁青着脸,一言不发,眨眼间完成一系列动作。

在一堆衣服里抽出一根衣带。

扯下衣带上的一枚虎形玉带扣。

把玉带扣摔碎。

抓起从玉带扣里滚出的棕红小丸喂进萧瑾瑜口中。

转身把剑尖儿抵在楚楚锁骨窝上。

“你到底是什么人?”

被剑抵着,还被侍卫满是杀气的阴寒目光狠狠盯着,楚楚又害怕又委屈,站在原地一动不敢动,“哇”一声就哭开了,“我是楚楚啊!”

侍卫剑锋一扬,“我看你没了脑袋还能不能胡扯!”

“衣服是我让她拿的……”

萧瑾瑜微哑着声音说了这么一句风马牛不相及的话,侍卫手里的剑居然就像被施了法一样,生生在空中顿住,一眨眼就“唰”的一声回了鞘。

出来前吴江秘密交待过,若遇上此类情况,务必第一时间把藏在虎形玉带扣里的药丸取出喂王爷服下,然后将在附近出现的人悉数擒拿拷问,唯得王爷授意接触王爷衣物者除外。

有资格在王爷生死关头帮他去取救命药的人,必是王爷心甘情愿托付性命之人。

剑回了鞘,人也转了个身,面对萧瑾瑜跪下来,雄厚的声音里满是愧色,“王爷,卑职来迟了。”

萧瑾瑜慢慢调匀呼吸,微微摇头,“你速去京师,叫景翊来一趟……”

“王爷,此处凶险,卑职先护您离开。”

“不必,我自有打算……你速去速回,切莫声张……”

安王爷的决定不是凡人能改的。

“是……”侍卫转头看了眼楚楚,看这平日里蹦蹦跳跳的小丫头被自己吓得小脸煞白,眼泪都流到下巴颏儿上了,心里一阵歉疚,对着楚楚抱了下拳,“卑职鲁莽,望楚姑娘莫怪,照顾好王爷。”

楚楚一愣,这人刚才还要砍她的脑袋呢,怎么一下子又这么客气了呀?

楚楚还没想明白,侍卫已经和来时一样无声无息地从屋里消失了。

看着桃腮带泪还默默傻愣着的楚楚,萧瑾瑜无声轻叹。

他是造了什么孽,招惹了哪路神仙,逼得老天爷派下这么个小丫头来把他克得死死的。

“你别怕……是他误会了,我替他向你道歉……”

楚楚眨了眨还噙着泪的杏眼,小嘴撅得老高,“他凭啥要砍我的脑袋啊?”

萧瑾瑜静静看着楚楚,“他以为你要害我……”

楚楚气得直跳脚,“我是你的娘子!你是皇上赏给我的!我得对你好,我才不会害你呢!”

“我知道……是他搞错了……”

“他太笨啦!”

“嗯……”

楚楚扯着自己的袖子抹干净眼泪,“那……那你现在好点儿了吧?”

萧瑾瑜轻轻点头,至少暂时没有那么强烈的窒息感,也没有那么疼了。

“那我继续给你穿衣裳吧。”

“不必……”

“那不行!咱俩都拉钩啦!”

萧瑾瑜无声苦笑,“一会儿再穿……先帮我脱吧……”

搁在一个时辰前,萧瑾瑜根本没法想象自己这辈子会求一个丫头片子来扒自己的衣服,就像他根本没法想象情急之下自己竟敢压上性命来护她。

楚楚一愣,他不就只穿了一件中衣吗,“再脱,不就光了吗?”

萧瑾瑜觉得自己已经连脸红的力气都没了,“我要浸浴……”

他出了这么一身的冷汗,还在地上趴了一阵子,泡个热水澡刚好能驱驱寒气,“好,我先给你烧热水去!”

萧瑾瑜摇头,“不必……要冷水,越冷越好……”

楚楚以为自己听错了,“你要泡冷水澡?”

萧瑾瑜缓缓点头,“冰水最好……”

楚楚惊得眼睛溜圆,“为什么呀?”

“为治病……”萧瑾瑜深深看着楚楚,缓缓道,“否则我很快会死……”

楚楚急得小脸都红了,“你不是说已经好点儿了吗!”

“只能好两三个时辰……”

“那……那泡冰水能管用吗?”

萧瑾瑜轻轻点头。

“我这就给你打水去!”

“谢谢……”

楚楚刚奔出门就看见院子里的两口大缸,缸是为了救火而备的蓄水缸,里面水半满着,水面结了手掌那么厚的一层冰,够冷,正合适!

楚楚拿石头把冰砸开,用水桶来回拎了好几趟掺着浮冰的冷水,倒满了大半个浴桶。这活儿干得干净利索,可等到把萧瑾瑜推进浴室,该帮他脱掉衣服了,楚楚却迟迟不动手了。

萧瑾瑜倚靠在轮椅里,眼睁睁看着楚楚一会儿摸摸他腰间的束带,一会儿摸摸他胸前的衣襟,一边摸还一边往他脸上瞄,生生把他冷到发僵发麻的身子都摸得发热了,楚楚还没动手,萧瑾瑜没法忍了,“你在干什么……”

楚楚抿抿嘴唇,盯着他腰间的束带小声地道,“我不敢。”

萧瑾瑜噎了一下,她还有不敢的时候?

“不是给我脱过一次吗……”

萧瑾瑜死都忘不了,那回这丫头不但把他脱干净了,还来来回回不知摸了他多少遍,能摸的不能摸的都让她摸过了,他都破罐子破摔了,她还有什么好怕的……

楚楚咬咬牙,小脸憋得通红,“那会儿你是闭着眼睛的!我……我就只给闭着眼睛的人脱过衣服!”

萧瑾瑜差点吐出一口血来,她敢那样对他的身子……真是拿他当死人了啊!

把他脱光还得他闭上眼,这算什么逻辑……

萧瑾瑜无力地合上眼皮,“好……”

感觉着黏在身上的那层又湿又凉的衣服被迅速而温柔地剥下来,一双温软的小手紧接着就爬上了他消瘦冰凉的身子,在几片地方细细地摸索着。

这身子已经脆弱得快要崩溃了,哪有多余的定力来忍她这样……

所有被这双小手抚过的地方都像是被点了一把火,又烫又疼,惹得整个身子都禁不住发颤,萧瑾瑜不敢睁眼,也不敢出声,更不敢乱动。

“王爷,你什么时候摔伤了呀,怎么都不上药啊!”

楚楚摸过的每一个地方不是红肿就是淤青淤紫,红肿的地方是最新的伤,拳脚伤,应该都是被那个坏小二打的,可其他的淤青淤紫明显是摔伤,而且都得超过大半天了,记得上回给他擦身子的时候还没有呢,这才几天啊,怎么就东一片西一片的了!

萧瑾瑜这会儿的脑子已经编不出什么像样的瞎话了,索性有一句说一句,“从浴桶里出来……和上下楼梯的时候……”

楚楚小心地抚过萧瑾瑜身上的瘀伤,气鼓鼓地撅起小嘴,“那个丫鬟也太笨了!”

萧瑾瑜狠狠一愣,还是没敢睁眼,“哪个丫鬟?”

“就是帮你洗澡,给你穿衣服……还把你摔伤了的那个!”

萧瑾瑜怀疑自己是被疼迷糊了,“我何时用过丫鬟……”

“是你说的,是有人帮你从浴桶里出来的,还是个女的!”

“我何时说过……”

怎么一点儿印象都没有……

“你就是说过!”

萧瑾瑜无声叹气,讲理是行不通的,“我瞎说的……是我自己出来的……”

“你怎么老骗人啊!”

这声音里……怎么听着像是有股喜色?

得到了满意的答复,那双小手总算放过了他可怜的身子,可楚楚还是没说让他睁眼,萧瑾瑜就闭着眼睛又等了一阵子,楚楚还没有把他扶进浴桶里的意思。

这丫头又折腾些什么……

萧瑾瑜皱着眉头睁开眼睛,刚睁开就差点儿昏过去。

推荐热门小说御赐小仵作,本站提供御赐小仵作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御赐小仵作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xiangyeyuchao.com
上一章:第 32 章 下一章:第 34 章
热门: 极品乡村生活 少帝他不想重生 以牙之名 剑道真解 同居第二天我提出分手 散落星河的记忆1:迷失 鬼混 在后宫文里反渣了龙傲天[快穿] 顶上之战[娱乐圈] 东北往事2黑道风云20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