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28 章

上一章:第 27 章 下一章:第 29 章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xiangyeyuchao.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楚楚向担架上看了一眼,这不是挺明显的事嘛,难不成是王爷考她的?

“女人的骨架子比男人的小,一样地方的肉,女人身上的更脂厚油多。”

楚楚说着弯腰伸手在担架上拎起了一大块肥瘦相间的肉,在众人面前依次晃过去,“你们看这块五花肉,瘦的柔润,肥的细腻,哪像是男人嘛……再说啦,你们看,这肉皮比王爷身子上的还细嫩呢,上哪儿去找这样的男人呀,一准儿是个富家小姐!”说完就信心十足地看向萧瑾瑜,“王爷,我说的对吧?”

一众大官小差齐刷刷默默盯着萧瑾瑜,王爷身子上的……有多细嫩啊?

萧瑾瑜风平浪静的脸上隐隐发青又阵阵泛红,咳了几声模糊过去,沉着声音黑着脸道,“为何是二十有余三十不足?”

楚楚小心地搁下那块儿五花肉,又提起半扇排骨,清清亮亮地道,“看这肋骨弯度,肯定不是小孩,是个大人,不过骨头韧性还挺好的,所以这得是个挺年轻的大人。”

看着众人把视线从自已身上移到楚楚手里的排骨上,萧瑾瑜暗暗舒了口气,声音和脸色都缓了一缓,“那为何说她没生过孩子?”

楚楚放下排骨,又抓起一块儿厚肉,把裹在肉里的小半截骨头的断面指给众人看,“女人生过孩子以后骨头颜色就变深,里面也没这么密实啦。”

萧瑾瑜默叹,若非剖解尸体无数,她又怎么能知道这些……普天之下怕再难找到第二个这样的仵作了吧。

就算她来路不明,哪怕她真是别有所图,那也无妨。

“楚楚,把这些尸骨交给谭大人,暂且停放在刺史衙门的停尸房吧。”

楚楚还没应声,谭章就腆着微微发绿的笑脸一步迈出来,“请王爷放心,卑职一定着人严加看守,绝不会出丁点差错……啊不,今日起卑职就与这尸体同食同寝,尸在我在,尸损我亡……”

话音还没落,一块冰冷湿滑的东西就塞到了谭章怀里。

楚楚捧在手里的肉是刚从冰窖里拿出来的,冰得要命,她可不愿意一直这么拿着,“劳烦谭大人啦!”

看清怀里物件的时候,谭章顿时腿脚一软,惨叫着一屁股坐到了地上,连滚带爬地甩掉粘在襟口的肉块,对着肉块一阵狂磕头,“我的亲娘啊!亲娘啊!”

“亲娘?”楚楚一愣,对着吓脱了相的谭章连连摆手,“不是不是!谭大人,你认错啦!我刚刚才说过,这是个二十来岁没生过孩子的大姑娘,哪能是你亲娘呀!”

谭章近乎球形的身子肉眼可见地僵了一下,一干官差连同季东河的脸上都浮现出一种忍得某处发疼的纠结神情。

这可是刺史谭大人啊,在升州一手遮天翻云覆雨的谭大人啊……

萧瑾瑜云淡风轻地道,“谭大人对逝者的敬畏之心让本王颇为触动,若不给予成全本王也于心难安……准升州刺史谭章与本案死者同食同寝,直至本案了结,期间任何人无故不得阻拦干扰,否则治凌辱尸体之罪。”

“王爷……”

“谭大人不必客气。”

从肉铺回到季府的时候天已经暗下来了,楚楚沐浴更衣之后就钻进了厨房。

进厨房的时候,当家厨娘凤姨正带着两个小厨娘忙活晚饭,见楚楚进来,赶紧搁下手里宰了一半的鸭子,一边在围裙上擦手一边迎上来,“王妃娘娘……”

上回进厨房的时候是急着请她给萧瑾瑜煎药,楚楚也没来得及说清楚,这会儿听见她又叫自己王妃娘娘,楚楚急得连连摆手,“不是不是,我不是娘娘,我跟王爷还没拜堂呢!我叫楚楚,楚楚动人的楚楚!”

眼瞅着楚楚那张粉嘟嘟的小脸羞得通红,小嘴撅着,可爱得像个面粉娃娃似的,还真不是个王妃的模样,凤姨忙笑道,“好好好……楚姑娘,楚姑娘,成不?”

“哎!”

凤姨笑盈盈地看着楚楚,“楚姑娘来这儿,是不是该给王爷煎药了?”

“我来给王爷做点儿吃的。” 楚楚笑得甜甜的,“我刚才在肉铺冰窖里找碎尸的时候看见了一堆剔好的猪筒骨,就想起来莲藕猪骨汤是行血养胃的,给王爷吃正合适!”

凤姨一阵后背发凉,嘴角发僵,“你……你去找碎尸?”

“是呀,我是仵作。”

“这,这样啊……筒骨是吧,你,你等等啊,我找找,找找……应该,应该还有筒骨……”

“谢谢凤姨!”

楚楚拿到骨头和莲藕之后就开始埋头折腾,凤姨一边干活一边偷眼看她,看着她拿刀收拾骨头的利落劲儿,想着她刚才那些话,心里一阵阵地发毛。

听前面见过安王爷的人说,安王爷长得白白净净的,一举一动温雅有礼,看着像个文弱书生,怎么就找了个这么……这么实惠的王妃啊?

楚楚把材料都丢进砂锅里,弄好了火,就凑到凤姨身边来,看着凤姨往那只宰得光溜溜的鸭子身上一层一层地刷酱汁,“凤姨,这做的是啥菜呀?”

“酱香鸭,这个菜鲜香不腻,挺开胃的,胃口不好的也能吃点儿。”

“凤姨,你会做可多菜了吧?”

楚楚凑在她身边儿,乖巧得就像是自己家里的小闺女一样,凤姨心里一松,话匣子也就打开了,一边收拾鸭子,一边拉家常似的跟这小丫头徐徐念叨起来,“也说不上多,就是当厨娘年数多了,东家学一点儿,西家学一点儿,自己再琢磨一点儿,乱七八糟的,上不了台面……”

“那你做啥做得最好?”

凤姨苦笑,“说起来还怪可惜的……你猜我啥做得最好啊?糖醋排骨!大人和夫人都爱吃这个,大人老是说,我做得糖醋排骨比凝香阁掌柜的做得还好呢!这回出了这事儿……恐怕整个府里的人这辈子都不吃这个菜了,管家也不让做了,可白瞎了我这手艺喽……”

看着凤姨一副好像丢了什么爱物的模样,楚楚也跟着难受起来,“凤姨,你放心,王爷查案可厉害了,用不了几天就能把那个坏人揪出来!”

“等王爷把这个坏人揪出来,你一定给王爷说,让王爷重重治他的罪,可不能轻饶了他!”

“好!”

萧瑾瑜回到府中第一件事就是沐浴,刚才虽然没直接碰触尸体,但难保不会被腐败之气侵染,经过近日的连番折腾,他现在的身子已经禁不得一点儿万一了。

疲惫的身子浸在微烫的热水里,水里撒了叶千秋配的解毒药粉,最后一分力气也被化尽了。

三年没出京师,一出来就搞成这副样子……萧瑾瑜往肩上撩了捧水,手抚过自己肩头的时候皱眉低头看了一眼,目光落在自己瘦得见骨的身子上,满脸嫌恶。

这副鬼样子,那丫头居然说他好看……

这皮肤惨白得像死人一样,哪有她说的那么细嫩……

她是看尸体看惯了吧……

被水汽蒸得有些头晕,萧瑾瑜靠着桶壁轻轻合上眼睛,开始在脑子里一点一点梳理手头上几件事的头绪。

许如归在牢里死得蹊跷,若查实不是自杀,那么能进刑部死牢杀人后全身而退的人屈指可数,不管是哪一个,都会在朝野引起一场轩然大波。

上元县这个案子线索太少,有,但尚未成链,只有让一众疑犯回到他们感觉最为轻松自在的环境,才可能露出实质性的破绽。

蜀中那件案子看起来是仇杀,但报上来的多条线索明显得过于刻意,恐怕另有隐情,一旦处理不慎导致两大世家开打,没有个三年五载是平息不了的,还是让行事沉稳圆滑的周云去吧。

还有塞北的马帮案,对驻边军队已产生了直接威胁,刻不容缓,只能让目前离之最近的冷月赶去了。

还有关中,湖北,云南……

“王爷……”

萧瑾瑜几乎要飘遍全国各地的思绪被几声越来越清晰的“王爷”唤了回来,睁开眼睛时那声音正在门外响起,“王爷,你在里面?”

“嗯……”

萧瑾瑜一个音节还没发完就后悔了。

隔着一道门,一道屏风,和一屋子氤氲水汽,他还是听得出来那是楚楚的声音。

不是他有意躲她,只是……他没穿衣服,门还没上闩!

“你在干什么呀?”

“没什么,洗澡……你在外面等着,我这就出来……”

萧瑾瑜急着把自己从浴桶里弄出来,手撑到桶壁上才意识到,叶千秋给他的药粉还有放松肌骨的功效,对他这会儿还发着烧的身子而言就跟散力没什么区别,泡了这么一阵,药效已发,身上一点儿力气也使不出来。

偏偏这么个时候……

“就你自己?”

不是他自己,还是几个人一起吗……萧瑾瑜顶着满头黑线拿起靠在浴桶边的拐杖,随口应了一声,“嗯……”

话音没落,门“砰”一声就被推开了,萧瑾瑜一惊,拐杖脱手掉到地上,黄花梨木撞击青石地板的脆响声还没落定,楚楚已经要从屏风后面钻出来了。

匆忙之间找不到任何可以遮体的东西,萧瑾瑜一急之下抓起手边矮架上的竹篮,把满满一篮子玫瑰花瓣一股脑全倒进了水里。

不知道是被温热的水汽蒸的,还是被浮在水面上那厚厚一层玫瑰花瓣映的,楚楚打眼看过去就觉得萧瑾瑜露在水外的皮肤不像原先那么苍白了,而是跟刚长成的嫩莲藕一样,水灵灵粉嫩嫩的,原本清瘦到有些突兀的锁骨看起来柔和多了,脸色也红润得很,比她先前见过的任何时候都要好看。

楚楚站在离萧瑾瑜不足两步远的地方,直直地盯着萧瑾瑜露在水外的那截身子,真心实意地说了一句,“王爷,你这样真好看!”

萧瑾瑜脑子里嗡嗡作响,身子却一动也不敢动,生怕一个不小心拨开了那层保命的花瓣,就这样,脸上还得保持无比静定,声音也得端得平稳清冷,“你进来……就为说这个?”

“不是不是,”楚楚澄亮的目光爬上萧瑾瑜愈发血色丰润的脸,对着萧瑾瑜笑得暖融融的,“你的腿不方便,生着病更没力气了,我怕你自己在浴桶里出不来,进来帮帮你。”

萧瑾瑜默默看了眼横在地上的拐杖,拜她所赐,他这回还真是没法自己出来了……

萧瑾瑜定了定心神,眼下别的都是后话,让她出去才是最紧要的,但依过去经验,吼她出去绝对是自讨苦吃,于是萧瑾瑜还是尽量淡定到好像漫不经心似的,“我还想再泡一会儿,等洗好了再叫你吧……”

“没事儿,”楚楚拉过墙角的一张藤编板凳,一屁股坐到萧瑾瑜对面,“我就在这儿看着你,水凉了我能给你加点水,万一你一不小心掉进水里,我还能及时救你呢!”

推荐热门小说御赐小仵作,本站提供御赐小仵作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御赐小仵作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xiangyeyuchao.com
上一章:第 27 章 下一章:第 29 章
热门: 上位 睡服BOSS:老公,躺下! 当人妻受被迫接了强受剧本 回档1995 当事业狂遇见工作狂 为了恰饭我决心成为美貌人妻 斩春 致青春2(原来你还在这里) [综英美]脑洞支配世界 穿成男主的反派师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