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24 章

上一章:第 23 章 下一章:第 25 章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xiangyeyuchao.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楚楚端着一个小盅来敲萧瑾瑜房门的时候,萧瑾瑜正要让唐严去找她。

“这是唐严,为安王府办案的,有具尸体要你帮着验验。”

唐严眉梢微挑,他可是头一回见王爷两颊泛红的模样,还是对着个小花骨朵儿一样的丫头片子,有意思。

“唐大人好!”

唐严勾着嘴角发笑,“我不是什么大人,就是个跑江湖的。”

楚楚眨着眼睛看这个三十大几胡子拉碴的大老爷们,“跑江湖的也管办案子?”

唐严看了眼靠在床头的萧瑾瑜,半玩笑半怨念地道,“你家王爷说让管,谁敢不管?”

萧瑾瑜被那个“你家王爷”窘了一下,脸色一沉,“唐严,仵作来了,请死者吧。”

唐严看着楚楚捧在手里的那个小盅,皱皱眉头,“王爷,你胃口向来不好,我怕见了这具尸体之后你几天吃不下饭去,还是等你先吃饱了再说吧。”

楚楚一听这个,赶忙把小盅掀开递到了萧瑾瑜面前,“对,尸体等着急了也不会发脾气骂人,虾仁炖蛋凉了可就不好吃啦。”

一阵鲜香从小盅里弥漫出来,萧瑾瑜不饿,唐严都饿了,“我也去楼下找点儿吃的,刚才吐惨了……王爷慢用,我一会儿再上来。”

唐严说完就闪出了门,飘到楼下饭堂往一张空桌前一坐,招呼道,“小二,一碗虾仁炖蛋。”

刚才那盅虾仁炖蛋的香味实在诱人得很,看不出一个小镇来的仵作丫头倒还是个会点菜的主。

小二却是一愣,“客官,小店没这道菜……要不,给您上个红焖大虾?

唐严鹰眼一瞪,“你蒙我怎么着,刚还有个小娘子端上去了。”

小二忙赔笑道,“哦哦,您说那个小娘子啊……她说她相公病了,得吃点儿既清淡又营养的,我们这儿有的她都看不上,就借了厨房自己做的。”

唐严一愣,一笑,心里一暖,连先前被抛到天边的胃口也回来了,“红焖大虾,鱼香茄子,清汤面,再来一坛子花雕。”

“好嘞!”小二看着这些好像不够眼前这个大老爷们儿填肚子的,好心推荐道,“小店有道招牌菜是椒盐排骨……”

唐严笑容一收,脸色倏地一黑,“别他妈跟老子提排骨!”

满堂的人顿时全看向这边,小二心里一慌,忙道,“客官息怒,客官息怒……小的马上给您上菜!”说着就拔腿奔向后厨。

排骨招他惹他了啊……

萧瑾瑜在楚楚的注视下细细尝了一口那盅虾仁炖蛋,入口鲜美清爽,柔滑细腻,不知怎么就想起那双为他擦洗身子的小手,也是这样柔软细嫩,抚过每一处都是极尽温柔,舒适自然得让他提不起丝毫戒备……

楚楚小心翼翼地观察着萧瑾瑜对这盅炖蛋的反应,见他吃下一口之后神情变得柔和起来,却又迟迟没动第二口,忍不住问,“你不喜欢吃这个呀?”

萧瑾瑜倏地回过神来,一张满是病色的脸瞬间红透,弥漫在口中的那股鲜香像一丝细绳绕得他舌头打了个结,“喜,喜欢……”

要命了,想什么呢……

“喜欢就多吃点儿,你看你脸色都好多啦!”

“……”

萧瑾瑜一声不响埋头吃着,楚楚心满意足,就不再紧盯着他看了,目光一分散,就注意到屋里桌上摆着的那个食盒。

她记得这个食盒刚才一直是拎在唐严手上的,临出门了才搁下。

楚楚一时好奇,凑过去看了看,见这红木食盒做工精美,盒盖上还用小篆刻着仨字,楚楚一边识辨一边念了出来,“凝……香……阁。”

萧瑾瑜微怔,凝香阁?

脑子里闪过那个村长的话,萧瑾瑜随口轻道,“该不是糖醋排骨吧……”

楚楚掀开盒盖往里一看,立马叫出声来,“王爷,你真神了!还真是糖醋排骨!”

萧瑾瑜一愣,抬头看过去,“就一盘糖醋排骨?”

食盒是单层的,一眼看到底,“是呢。”

唐严怎么带着一盘糖醋排骨来见他?

寿礼?

哪有送糖醋排骨的……

蓦地想起唐严出去前的话,萧瑾瑜微惊,顿时觉得头皮隐隐发麻,蹙眉搁下吃了一半的炖蛋,“拿来,我看看。”

楚楚连着食盒一并拿来,捧到萧瑾瑜面前。

食盒正中摆着盘凉透了的糖醋排骨,看盘中数量,应该是已经动过筷子的了,只是动得不多。

唐严在送礼这件事上再不靠谱,也不会给他拿来一盘别人吃剩的糖醋排骨。

食盒里只有盘子,没有筷子。

萧瑾瑜端详了半天,迟疑了一下,还是没自己动手,“能不能帮我拿一块?”

“这都已经凉了,你要是想吃,我去给你热热吧。”

萧瑾瑜摇头,“我只看一下……帮我拿起来就好。”

楚楚想不明白他这是要干嘛,一块烧得棕红油亮还沾着几颗芝麻粒的糖醋排骨有什么好看的?可他这么说了,楚楚还是伸手从盘子里抓起一块,凑到他面前。

萧瑾瑜盯着楚楚手上这块卖相极好的排骨前后左右看了又看,又凑近去轻轻闻了闻,就差咬上一口了。

楚楚看着萧瑾瑜对这块排骨兴致盎然的模样,不禁道,“你要是爱吃糖醋排骨,明天我就给你做,保准比这个做得还好!”

萧瑾瑜没答,又看了一阵子,才拧着眉头把脊背缓缓靠回床头的垫枕上,声音微沉,“楚楚……仔细看看。”

一块排骨咋看也就是一块排骨啊,可王爷让看了,楚楚就多看了两眼,“我看着这道菜可没村长说得那么好,那厨子连排骨都不会挑,这肉也太薄太嫩了,都没什么油水,做出来能好吃到哪儿去呀!”

萧瑾瑜轻叹,“看骨头……”

“对!还有这骨头,又细又扁,怎么会香嘛……”正数落着这哪儿都不好的排骨,楚楚突然感觉不大对头,盯着那骨头断面看了一阵,一下子举起手里的排骨惊叫出声,“呀!这是人排骨!肋骨!砍断的肋骨!”

果然。

楚楚惊讶还未过,突然觉得手上一轻,食盒连带那块被她抓在手里的排骨一并被人拿了去。

唐严苦着张脸,把那块排骨丢回盘子里,食盒盖子一盖,放回桌上,“看来楚姑娘已经验出来了。”

“是……是王爷先看出来的。”

唐严看了眼脸色微青的萧瑾瑜,“你家王爷可是验尸行里的玉皇大帝,可惜……”

可惜什么?

唐严还没说出来就被萧瑾瑜冷冷掐断了,“这排骨,到底怎么回事?”

来的时候唐严说有案子要报,但一定要仵作先验过尸才能说案情,这会儿算是验过了,唐严也就直说了。

“上元县县令季东河是我一个故交,我从杭州办完事回京就顺道来看看他,想着衙门里规矩多就提前跟他打了个招呼,结果让升州刺史谭章知道了,说是安王府的人来等同安王爷亲临,不招待就是大不敬。”

萧瑾瑜蹙了蹙眉头。

“谭章这老头儿花花肠子多得很,我怕在他刺史府里沾上些什么乌七八糟的麻烦,可要是硬不见他,又免不了会给老季招祸,所以今晚老季在家给我设宴接风的时候我就把他一块儿叫来了。”

萧瑾瑜轻轻点头。

“老季媳妇回娘家去了,怕家里厨娘手艺不精让谭章笑话,就让人到凝香阁要了一桌。老季和谭章都说凝香阁的糖醋排骨是这家店的招牌,我一块儿吃到嘴里觉得味怪,他俩尝着也说好像变味儿了,我仔细看了吐出来的骨头才知道……”

唐严胃里一阵翻腾,苦笑,“我这辈子是再也不吃排骨了。”

楚楚看着唐严那张五色杂陈的脸,嘟囔道,“跑江湖的不是天不怕地不怕,杀人如麻,茹毛饮血的吗……”

唐严差点儿没吐出来,“这都什么乱七八糟的,你听谁胡扯的啊!”

“我们镇上添香茶楼说书的董先生。”

唐严一张黑脸气得发紫,声如洪钟地吼了一嗓子,“说书的懂个屁啊!还他妈好意思姓董!”

楚楚吓得直往萧瑾瑜身边躲,这大老黑发起火来还真像是要吃人的。

被楚楚一脸委屈地看着,唐严一时窘住了,他爆粗口吼的可是未过门的安王妃啊……

萧瑾瑜看出唐严僵在那尴尬得很,咳了两声道,“可知道这死者是谁?”

“王爷你别逗了,这可是糖醋的……谭章让人查了凝香阁,凝香阁的人说这排骨是今早从满香肉铺买的,满香肉铺是县里四个屠户和一个账房合开的,肉在进铺之前就算好了斤两,都混到一个冰窖里存着待卖,根本分不清哪块是哪家拿来的。”

“谭章把凝香阁和满香肉铺的人全抓了,他一直看老季不顺眼,也借口把老季抓了,说尸体在他家发现,有嫌疑。不过他俩这会儿都还吐得翻江倒海呢,升堂怎么也得明天了。”

萧瑾瑜淡淡看着唐严,话说到这份上,他已经明白唐严为什么来找他了,沉声道,“这案子本就怪异,又已被谭章闹成这样,太过招摇,你查不得……”

唐严急道,“这要让谭章那老头查,案子还没查出来一准儿先把老季害了!”

“眼下京中正有件事急需你查,等回京吴江会把案卷给你……”萧瑾瑜咳了几声,“上元县这件案子由我来办。”

唐严一惊,刚想说这样太危险使不得,但转念还是把话吞回去了,这个人一旦做了决定,就是皇上也拧不过来。

唐严还在心里盘算着有没有转圜的余地,就听楚楚欢喜地对萧瑾瑜道,“这样好!你能好好歇几天,等把病养好了再走。”

唐严一怔,看着萧瑾瑜苍白的脸色皱了皱眉头,这倒是个让他没法反驳的理由,萧瑾瑜这样的身子要是在大冬天里从京城一口气赶到苏州,非得出人命不可。

“既然这样,我先把这盒东西送回去,明天一早接你们去老季府上住,他媳妇回娘家了,家里人少清净,养病方便,办案也方便……你在那住着,谭章也不敢找老季麻烦。”

萧瑾瑜点头,“好。”

唐严拎起食盒的时候突然想起点儿什么,转头对萧瑾瑜扬了扬手上的食盒,笑道,“这案子就当是我送给王爷的寿礼了,你俩好好过日子。”

“……”

推荐热门小说御赐小仵作,本站提供御赐小仵作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御赐小仵作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xiangyeyuchao.com
上一章:第 23 章 下一章:第 25 章
热门: 陛下每天都在作死[穿书] 欲望乡村 粟田口太刀现世指南 穿成男配长子 终级小村医 杂种 天辰 后妈总是想跑路[90年代] 和她先婚后爱了 两面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