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23 章

上一章:第 22 章 下一章:第 24 章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xiangyeyuchao.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萧瑾瑜被侍卫搀上车之后就直接躺到了榻上,一句话也没说就把眼睛闭了起来。

楚楚以为他是熬夜困了,想要睡了,就坐在一边不声不响地看着他。

这些天闷在车里,闲着没事就总是看他,发现他还是睡熟的时候最好看,不像醒着的时候那样老是拧着眉头冷着脸,他睡着的时候就像个不满周岁的小娃娃一样,平静安稳得好像世上的好事坏事都跟他没有一丁点的关系,有时候还在蔷薇花瓣一样的嘴唇上沾着一点若有若无的笑意,好看得让人觉得心都要化了。

她好几次想在这种时候伸手摸摸他,可又怕扰了他,就一直痴痴地看着。

可这会儿,楚楚越看越觉得不对劲儿。

他眉头轻轻蹙着,脸色煞白一片,连唇色都淡得发白,额上浮着一层细汗,身子却在微微发抖。

“你怎么啦?”楚楚出声问了一句,萧瑾瑜没有反应,楚楚忍不住走过去摸了下他汗涔涔的额头,不由得叫起来,“呀!你发烧了!”

感觉到一只温软的小手摸在自己额头上,萧瑾瑜细密的睫毛轻轻动了动,有些吃力地睁开眼睛,睁眼就是一阵头晕,不由得把眉头拧得更紧了。

昨晚在马车里睡了一夜,不到后半夜炭火就燃尽了,生生把他冻醒,冻透,冻僵,直到早上被侍卫发现升起炭火之后才算暖过来,仅存的几分力气也在强打精神听村长东拉西扯的时候耗尽了,这会儿不高烧才是见鬼。

萧瑾瑜嘴唇轻启,声音哑着,“没事,就一点风寒……”

风寒在别人身上就是个头疼脑热咳嗽喷嚏的小病,在他身上就如同其他任何叫得出名字来的小病一样,随时都可能要了他的命。不过,就一个白天,应该还撑得下来,没必要吓她。

看着萧瑾瑜又缓缓合起眼睛,楚楚两步奔到那个大药箱跟前,“你吃点药吧,吃哪一样,我帮你拿。”

这些天帮他拿药,楚楚跟这一箱子药都混熟了,只要他说出来,她立马就能找到。

萧瑾瑜轻轻摇头。叶千秋给他准备的多是成药,只有几样是要现煎现服的,偏偏就包括治风寒的药。

“晚上再吃……告诉他们在永祥楼停下,我歇一歇,你去吃些东西……”

“好。”

车停在永祥楼门前,萧瑾瑜却不起身,只说要睡一会儿,让侍卫陪楚楚去吃饭。

萧瑾瑜倒是很想睡,奈何扎根在骨头里的疼痛随着体温飙高而肆虐起来,疼得他汗如雨下,一会儿工夫就把衣服头发都浸湿了。

楚楚拎着一笼打包给他的汤包回来的时候,萧瑾瑜已经有些意识不清了,嘴唇微启,喉咙里无意识地溢出沉沉却弱弱的呻|吟。

他确实一直病着,可楚楚头一回见他病成这副模样,吓了一跳,扔下汤包就奔到他跟前,“你……你怎么了?”

萧瑾瑜没有应她,眼睛半睁着,视线却是一片模糊,只感觉到有人在身边,就紧抿了嘴唇,竭力抑制住自己可能发出的一切声音。

马车里静了一静,一双温软的小手爬上他没有血色的脸颊,有点笨拙又小心翼翼地抹拭着他脸上淋漓的汗水。

除了那丫头,谁还敢这样碰他……萧瑾瑜脸上一阵发烫,隐隐浮出一层红晕,费力地睁开了眼睛。

不甚清晰的视线里出现楚楚那张布满了担心惊慌的小脸,如他所怕的,楚楚红着眼圈,撅着小嘴,一双眼睛水汪汪地看着他,清甜的声音里带着让人心疼的哭腔,“你到底怎么了?”

萧瑾瑜刚想开口,胃里一阵绞痛,喉咙里顿时涌上一股滚烫的甜腥,萧瑾瑜立马抿紧了嘴唇,硬是把那股甜腥吞了下去。这时候要是一口血吐出来,怕是真要吓坏她了。

血没吐出来,绞痛愈烈,萧瑾瑜的身子一时间抖得更厉害了。

看样子,是没法撑了……

“找家客栈吧……我想睡一会儿……”

这是萧瑾瑜彻底失去意识前说的最后一句。

等萧瑾瑜意识恢复过来,人已经躺在一张既稳当又松软的大床上了,全身一片酸软无力。

知觉渐渐清晰,萧瑾瑜隐隐感到身上有点异样,好像……

萧瑾瑜努力睁开眼睛,在模糊的视线里勉强辨出两件事。

首先,如他刚才所感,他是一丝不挂躺在床上的。

然后,楚楚就在床边,好像……在对他毫无知觉的腿做些什么!

“你……你干什么……”

听见萧瑾瑜满是错愕却虚弱无力的声音,楚楚惊喜地抬起头看他,“你醒啦?”

萧瑾瑜这才看清,楚楚手里拿着一块大毛巾,床边摆着一盆水,她是在给他擦洗身体,正擦到他没有知觉的腿上。

萧瑾瑜煞白的一张俊脸瞬间从额头红到耳根,惊得想要起身抓点什么遮住自己的身体,却使不上一点力气,只引得身子一阵发颤。

他,堂堂安王爷,居然被脱得精光躺在床上动弹不得,任由人随意摆弄他的身体,萧瑾瑜一时又羞又恼,狠狠瞪着楚楚,厉声斥骂,“滚出去!”

萧瑾瑜声音虚弱,严肃起来却还是有着不容忽视的威慑力,楚楚被骂得一愣。

看着气得全身发抖的萧瑾瑜,楚楚愣了好一阵子才若有所悟,小心地问,“我弄疼你了?”

萧瑾瑜狠噎了一下,这是疼的问题吗……

好像被人当头淋下一盆开水,着火的温度还在,可火就是发不起来了。

被她这么一噎,气昏了的脑子也冷静了些,意识到自己刚才情急失态对她说了重话,脸上的红色禁不住又深了一重,声音里没了火气,清寒如夜,“你不必做这些,出去吧……”

楚楚拧着秀气的眉头,“你出了那么多汗,不擦擦身子多难受啊。”

“我自己可以……”

楚楚把毛巾往他脸前一伸,拎得高高的,还抖搂了几下,“你抓呀,抓得着就让你自己来。”

萧瑾瑜气绝。

楚楚满意地收回毛巾,甜甜笑着,“你别怕,我轻轻的,不弄疼你。”

萧瑾瑜不知道该怎么用语言来形容他此刻的抓狂,她那脑瓜里到底装的什么……

骂不出口,说了没用,还没力气动弹,萧瑾瑜几乎以一种绝望的心情合上眼睛,自己也有今天……

见萧瑾瑜不再给她捣乱了,楚楚转身到温水盆里洗了洗毛巾,又给他从脖颈开始重新仔细擦洗起来。从他修长的脖颈擦到精致的锁骨,到他根根分明的肋骨,线条柔和优美的侧腰,平坦的小腹,然后继续往下……依旧一丝不苟。

萧瑾瑜快疯了,是,他的腿是废了,他的身体是虚弱得很,可他也是男人,才刚二十出头的正常年轻男人,她这样……他哪受得了!萧瑾瑜清晰地感觉到自己全身只要有知觉的地方都在发烫,紧闭着眼睛都能知道自己那张脸肯定已经红得冒烟了,越想,越是烫得厉害,想都不敢想了。

看着萧瑾瑜已起了反应的身体,楚楚抿着嘴对萧瑾瑜笑,“王爷,你又骗我来着。”

萧瑾瑜只觉得脑子乱成了一锅粥,根本想不起来他什么时候又骗她了,也不敢睁开眼看她……

楚楚轻轻柔柔地擦洗着,笑嘻嘻地道,“这明明就在你能力范围内嘛!”

萧瑾瑜一颗不堪重负的小心脏差点儿跳停。

直到她终于放过他那最脆弱的部分,开始擦拭他没有知觉的双腿,萧瑾瑜才缓缓吐出口气,微微睁眼悄悄看她。

她动作很轻,像是生怕碰碎了他似的,落在他赤|裸身子上的目光虔诚一片,就像是心静如水的小沙弥看着一尊白玉佛像那样。萧瑾瑜那颗几乎跳停的心脏渐渐安稳下来,虚弱疲惫的残躯被她这样温柔对待着,一阵浓重的倦意伴着清爽的舒适感绵绵地把他包裹住,萧瑾瑜带着脸上浓重的红晕无声苦笑,重新陷入了昏睡。

罢了,早晚全都是她的……

再醒来,已经是夜里了,屋里烛火昏黄,床对面的茶案旁端坐着一个人。

萧瑾瑜下意识摸了下自己身上,中衣穿着,被子盖着,浅浅舒出一口气,想起先前那一幕,还是禁不住一阵脸红心跳。

以前还真不知道自己的脸皮居然这么薄……

茶案旁的人见萧瑾瑜醒了,迅速站起身来,“王爷。”

萧瑾瑜微惊,声音是吴江的。

他来,就意味着京里出大事了。

萧瑾瑜试了几次才勉强从床上坐起来,吴江就颔首站在对面,一直等萧瑾瑜安顿好身子,整好了呼吸,他才移步到床前,“王爷,许如归死了。”

萧瑾瑜微愕,轻轻皱眉,“在狱中自尽了?”

吴江点头。

萧瑾瑜摇头,“要自尽早就自尽了,不该多这几日……”

“卑职已让可靠之人着手暗查了。”

萧瑾瑜轻轻点头,若有所思。

“王爷……”吴江从身上取出个小布包,双手呈给萧瑾瑜,“卑职前来还有件要事。”

萧瑾瑜凝眉展开布包,一怔,展眉暖笑。

布包里齐齐摞着二三十张大红帖子,每张帖子上都有个大大的烫金寿字。

“卑职代安王府诸将向王爷拜寿,恭祝王爷福寿安康。”

今天腊月初四,明天腊月初五,他的生辰,他自己都忘了……

萧瑾瑜心里一热,“快起来吧……”

吴江站起身来,看着那一摞帖子笑着道,“这些都是兄弟们连同寿礼一起快马从各地送到王府来的,我看寿礼太多,王爷带着不方便,就先把帖子拿来了。”

“让你们费心了……”

萧瑾瑜小心地拿着这些部下辗转送来的心意,挨个打开仔细读过那些用熟悉字迹写成的贺词,脸上的表情从柔和浅笑渐渐变成了哭笑不得。

帖子是祝寿帖子,但贺词写的可不全是祝寿贺词。

挨个打开看过去,满眼的百年好合早生贵子。

景翊最省事,一句话也没写,直接在里面贴了张香|艳逼真的春|宫图。

这才几天工夫,居然在漠北和岭南办案的都知道了,这群兔崽子倒是不浪费安王府的消息网……

见萧瑾瑜快把帖子看完了,吴江低声抱怨了一句,“这么些人就差唐严一个。”

想起那个前些年被他劝入门下专办密案的江湖剑客,萧瑾瑜淡然一笑,那可是个连自家生辰都搞不清的江湖人,哪有闲心记他的生辰,刚要为唐严开脱几句,忽然听到门外传来一个不带好气的粗哑声音。

“背后念人坏话,也不怕闪着舌头。”

吴江苦笑,对萧瑾瑜匆忙一拜,“上回比武挑飞了他的腰带,这还记着仇呢,卑职逃命要紧……王爷保重。”说着身影一闪,跃窗而出。

门外的人几乎同时闪进门来,一手握着把古旧的剑,一手拎着个精致的食盒,飘到萧瑾瑜床前一跪,“唐严拜见王爷。”

推荐热门小说御赐小仵作,本站提供御赐小仵作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御赐小仵作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xiangyeyuchao.com
上一章:第 22 章 下一章:第 24 章
热门: 玩游戏使你变强 暴君洗白计划[穿书] 拒绝惊悚NPC的求婚就会死 和神明在逃生游戏搞网恋 为你师表 我磕的CP每天都在发糖 我的小道观又上热搜了 我在兽世做直播 侯卫东官场笔记7 咸鱼不想继承千亿豪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