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8 章

上一章:第 7 章 下一章:第 9 章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xiangyeyuchao.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看着楚楚一步冲回灶台前,萧瑾瑜劫后余生般地舒出口气来。

刀架在脖子上多少回都没吓成这样过……

生怕她再想起伤口的事儿,萧瑾瑜主动把话题扯得要多远有多远。

“你怎么没吃晚饭?”

楚楚背对着他一阵翻箱倒柜,“我要说了,你不能笑我。”

“不会。”

楚楚在一个菜筐里翻出一块儿生姜,洗了几下拿到案板上“咔咔”切了几刀,扬手丢进了锅里,然后一边继续翻一边道,“我一直在屋里哭来着,哭累了就睡着了,饿醒了就出来找吃的了。”

“王府里有人欺负你?”

楚楚踮脚踩在个小板凳上,伸长了胳膊努力地拨拉着壁橱里的一堆干货,“不是不是,没人欺负我……”

“那你为什么哭?”

“我要是告诉你,你不能告诉王爷。”

“为什么?”

“管家大人不让说,说出来会惹着王爷的。”

萧瑾瑜轻蹙眉头,“惹着王爷?”

她今天惹的还少吗……

楚楚成功地抓出几颗红枣一把桂圆干,关了橱门从板凳上跳下来,把手里的东西扔进锅里才道,“听说王爷是个倔老头儿,脾气坏得很,谁要是惹着他,他就打得谁屁股开花儿!”

萧瑾瑜狠狠愣了一下,“……谁说的?”

楚楚又翻腾了一遍灶台边的几个调料罐子,最终选定了一瓶,舀出了两大勺红糖撒进锅里,“管家大人啊,他都在这儿好多年了。”

“赵管家说……王爷是个老头儿?”

说他少年老成他也就认了,老头儿……出处在哪儿啊?

“那倒没有,这个是我猜的。”楚楚盖上这个锅盖,又蹲下身子去生另一个炉灶的火,一边生火一边向萧瑾瑜有理有据地陈述她的推理过程,“王爷不是皇上的七叔吗,听说皇上比我还要大几岁呢,我有个表叔都快五十岁了,那王爷可不得是个小老头儿啦?”

“言之有理……”

多年办案经验告诉萧瑾瑜,越是别人点名不想让他知道的事儿,越是有一探究竟的价值,所以萧瑾瑜清清淡淡地道,“你放心,我不会与别人说。”

楚楚生好了火,向锅里加了两瓢水,又开始一阵翻箱倒柜,“你知道六扇门吧?我是来京城找六扇门的。”

萧瑾瑜本能地纠正道:“你是说三法司?”

楚楚抱着一个米袋子转过身来,一脸严肃地对着萧瑾瑜,“不,不是三法司,是六扇门,有九大神捕的那个六扇门。”

萧瑾瑜微怔,自打颁下文书严令禁止说书人编排与官府衙门有关的段子起,他已经好些年没听到有人把这三个字说得这么一本正经了,这会儿还捎带着个什么九大神捕,“你要报案,还是要伸冤?”

楚楚摇头,“我要当六扇门的仵作。”

“可你参加的是刑部的考试。”

楚楚嘟起小嘴,转回身去对着灶台,舀了半碗米倒进锅里,“本来听景大哥说那个就是六扇门的考试,可我考完了才知道我俩说的根本就不是一个六扇门。”

景翊先是不惜哄她骗她也要留下她,又是不惜哄她骗她也要监控她,萧瑾瑜看着这围着灶台转悠得有条有序的小身影,眉心轻轻拧了起来,“既是如此,这次考试你纵是考上了,也不会去?”

楚楚没回头,弓着腰在筐里翻出两棵饱满肥硕的青菜,舀了瓢清水仔仔细细地冲洗,“唔……去的。我刚才都想好了,要是没有个活儿干,我连吃饭的钱也没有,还怎么留在京城找六扇门啊!”

“你若是没考上呢?”

“我已经考上了呀。”

萧瑾瑜轻蹙眉头,招仵作这事儿虽小,但拟定名单毕竟还属于三法司公文圈子里的事儿,没有他的签字压印就算不得数,而这会儿他都还没见着那草拟名单影子,她上哪儿知道去,“谁说的?”

楚楚张了嘴,半晌没出声儿。景翊?吴江?还是赵管家?他们给她的感觉都好像这已经是板上钉钉的事儿了,可这么想想,原来还真没有人明明白白地跟她说过她就是考上了。

要是没考上……她可连回家的盘缠都没有了啊!

楚楚举着两棵青菜愣在原地,小嘴瘪着,眉头皱着,毫不掩饰地把不知所措的目光落在萧瑾瑜身上,看得萧瑾瑜从没怎么出过什么毛病的心脏突然疼了一下。

只是楚楚的这副失落模样还不如萧瑾瑜心脏闪过的痛感持续时间长,“没考上的话……我就在京城随便找个杂活,只要能让我待到考进六扇门就成。”说完转身就淡淡定定地切菜去了。

楚楚语气坚定得让萧瑾瑜差点开始思考这京城里是不是真有这么个不为他所知的神秘又厉害的六扇门,好在真被她带跑偏之前,腰背间的疼痛随着身子回暖渐渐放肆了起来,一阵比一阵清晰的疼痛让萧瑾瑜再度想起景翊那些话,单薄的身子在间接拜这女人所赐的疼痛中禁不住地微微发抖。

她若真是处心积虑想要他的命,今晚他给她的机会绝对当得起“千载难逢”这四个字。

没有任何埋伏,也没有任何试探的意思,就是他素来谨慎缜密的脑子不知道抽中了哪根筋,纯粹地想跟她待上一会儿。

她的一颦一笑一言一行让萧瑾瑜有种说不出的轻松感。

她要真是敌人,萧瑾瑜今晚就能在那些好像几辈子都审不完的卷宗里解脱了。

可惜楚楚脑子里这会儿琢磨的是,这青菜叶子这么肥,焖青菜饭的话还是要切细碎一点儿才好入味吧。

楚楚切了青菜丁,切了两朵香菇,又切了半块儿咸豆干丢进锅里,心满意足地搅合了几下之后才想起来好一会儿没听到萧瑾瑜的动静了,一转头看到那个人微低着头,脸色白里发青,额上冷汗淋淋,倚靠在轮椅里的身子还在发抖,吃了一惊赶忙过去,“你怎么啦?”

惊慌中楚楚只记得丢下左手里的锅盖,却忘了右手里的饭勺,萧瑾瑜就抬头盯着她举在手里的大饭勺,用尽所有的忍耐力才保持住声音的静定平稳,“没什么,只是……有点儿冷……”

“还冷?”楚楚怕他会冷,推他进来的时候还特地把他推到离炉灶不远的地方,这会儿她都热得要冒汗了,他怎么还冷,“你是不是吹多了冷风,发烧了呀?”

萧瑾瑜那个“不”字连前半截都还没吐出来,楚楚已经抬手要摸他的额头了。

只是楚楚抬的是右手,抬得急,忘了右手里还握着个大件儿,于是楚楚的手还没到,铁饭勺突兀圆润的那面已经不偏不倚结结实实“当”的一声正敲到了萧瑾瑜还往外渗着冷汗的脑门儿上。

这一记没有那么狠,也没有那么疼,但对于已经撑得很辛苦的萧瑾瑜来说,这一下子足够让他脑袋晕上一会儿了。

“呀!对不起!”

“不用道歉……”,萧瑾瑜黑着脸按住满布冷汗和米汤的额头,“你就直接动手,行吗……”

萧瑾瑜定力再好也已经由衷的火大了。

是,他现在的身体状况确实是任人宰割无力还手的,老天爷非要他今晚在这个地方死在这女人的手上的话他也没什么好说的,但这女人拿把饭勺就想敲死他算是怎么回事儿!

动手?楚楚一愣,迅速回过神来,“哦,好!”

萧瑾瑜的脸顿时又黑了一层,听她这么一声应的,怎么真跟他求着她来杀自己一样!

萧瑾瑜从身上拿出手绢埋头擦拭着额头,也没注意楚楚突然转身干什么去了,就听见一阵子锅碗瓢盆叮铃桄榔的动静,还没来得及抬头就被楚楚一把抓住了手腕。

楚楚不过是个身形娇小的丫头片子,力气也就那么大点儿,但对于这会儿的萧瑾瑜来说足够让他任其摆布了。

被抓住手腕的一瞬,萧瑾瑜意识到她是用左手抓住他右手腕的,右手里好像还抓着什么东西。

难不成还真是现找的凶器啊……

她要杀要打要绑他都认了,毕竟败在这个能演戏演得连景翊都看不出破绽的人手里也不算太丢人。

萧瑾瑜都做好从容赴死的准备了,结果刚抬头就被楚楚一眼瞪上,接着就是训儿子一样的一声吼,“你瞎折腾什么呀,再揉就起包啦!”

萧瑾瑜一愣的工夫,楚楚已经扬起了右手,把手里那颗不知道从哪个碗里翻出来的剥得光溜溜白嫩嫩的鸡蛋贴在了他的脑门上,在那片被敲红的地方滚过来滚过去。

这人看起来像是满肚子学问的样子,怎么连这点儿事儿也不懂,怪不得才这么年轻就得用轮椅代步了!

转念想到他这样的年纪就被圈在这么张椅子上肯定是很难过的,虽然只是在心里那么念叨了一下,楚楚还是觉得自己像是做了什么坏事一样,脸上一热,说出话来也不再用吼的了,“用鸡蛋把淤血滚散了,就不红不肿也不疼了。”

萧瑾瑜没说话,活这二十来年从来就没想过,他人生里会有这么一刻是被一个底细不明的女人拿着一颗剥光的鸡蛋在脑门儿上滚,所以他实在不知道这会儿他理应有什么反应。

楚楚看他冷着张脸一言不发,以为一颗鸡蛋的力量还不足以给他止痛,于是腰身一沉头一低就把小嘴凑了过去,轻轻吹着那片轻红。

楚楚发现那红色本来只是隐隐的,一点儿都不明显,倒是她吹着吹着反而红了起来,还越吹越红,真是怪了!

不是萧瑾瑜不想出言阻止她,而是这会儿他除了心脏狂跳之外不敢让自己做出任何一点儿动作,连呼吸也紧摒了起来,生怕自己一个细小的动作就会造成一个想掐死自己算了的结果。

就在他感觉自己再屏息一会儿就要昏过去的时候,门口处“叮咣——咚”一声重物落地的巨响,瞬间把他就快飘到阎王殿门前的意识一下子扯回到了这人间厨房里。

楚楚惊讶间侧身回头,萧瑾瑜眼前没了障碍物,才看清这个以五体投地姿势进门来的重物正是吴江。

吴江顾不得这个方向还有个楚楚,手忙脚乱地爬起来跪好,磕头便道,“卑职该死!卑职该死!”

他三更半夜办事回来想进厨房找口饭吃,结果还没进门就一眼瞧见楚楚站在萧瑾瑜身前,楚楚抓着萧瑾瑜的手腕,俩人一个低着头一个仰着头,在门口的角度看过去俩人根本就是在……一惊之下忘了脚底下还有门槛这么个东西,于是就这么直挺挺响当当地摔了进来。

景翊可没说还有这个啊……!

推荐热门小说御赐小仵作,本站提供御赐小仵作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御赐小仵作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xiangyeyuchao.com
上一章:第 7 章 下一章:第 9 章
热门: 校园全能高手 师兄他美颜盛世[穿书] 我和“大神”有个约会 满满都是我对你的爱 美艳女教师 你不知道的事 重生之认命 跟情敌保持距离失败 乡村欲孽:爱上寂寞留守少妇 暗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