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5 章

上一章:第 4 章 下一章:第 6 章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xiangyeyuchao.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本来刑部衙门里的路一点儿也不难走,一厅一堂都是坐北朝南,排得方正整齐不歪不斜的,从哪儿到哪儿最多拐不了三个弯儿就能到,可这会儿偏偏赶上有个什么大案开审了,一连几条路都有人拦着不让过,明明出了偏厅拐个弯儿一会儿就到的地方,楚楚愣是绕了大半个刑部衙门才赶到门口。

以为自己肯定是迟了,楚楚就一口气儿直接冲进了那屋里,“咣”地把木牌牌拍在了考官老书吏面前的桌案上,“楚楚……一号楚楚!”

“哎呦,这冒失丫头……不着慌,不着慌……”

老书吏被她这一下子差点儿拍得心脏病发作,一边抚着自己胸口,一边不急不慢地拿过楚楚那牌子,凑近了仔细看了看,才点点头,一边铺纸研墨一边念叨,“是了,是了,你这来得可也忒早了……别害怕,别着急,那些个跟死人打交道的事儿啊,前面那俩屋里都算考完了……咱们在这儿就说说几个小事儿,说完啊,你就算全考完了……知道了吧?”

等老书吏一句三断地把话说完,楚楚气儿也喘过来了,清爽地应了一声,“知道啦!”

“哎,好,好……”

老书吏一边儿点头絮叨一边儿默默深呼吸,要不是这会儿正躲在屏风后面的那两位爷下了特别吩咐,就冲刚才那一拍,他也非得清脆利索得跟训孙子似的吼她几嗓子才能顺过气儿来。

那俩爷不但吩咐了让他对这小姑娘和气耐心,还把先前准备好的验尸律法对答换成了几个八竿子打不着的问题。

所幸他在刑部当了二十几年的书吏,也没长别的本事,就一点儿磨练得最好,听话。

所以老书吏淡定地把头埋在楚楚先前填的那份应考单子里,慈祥得像邻家老大爷似地问道,“小姑娘,你是祥兴二年生人啊?”

“祥兴二年正月初九。” 楚楚一时想不出这生辰和当仵作能有啥关系,忽然想到许是京里规矩多,挑仵作还要图吉利算八字的,就赶紧补了一句,“我爹说正月生的女孩有福,是娘娘命。”

“哎呦,说的是啊……”

老书吏一边儿慢悠悠地往一旁纸上写着,一边满心默默冒黑线,这种话要都应验了,那历朝皇上王爷的不都得是在床上累死的啊……

“家里几口人啊?”

“我爷爷奶奶,我爹,还有我哥。”

“你在单子上写的……你的出身是官宦世家,书香门第,世代忠良?”

楚楚腰板儿一挺下巴一扬,“正是!”

老书吏抬眼看着她这一副清汤挂面的打扮,默默捻胡子,“那令尊现于何处为官,官拜何职啊?”

“我家世代都是当仵作的,我爷爷的爷爷就在衙门里当仵作了。我爹现在是紫竹县衙门里的当家仵作,给县里办过可多难案了。”看着老书吏愣在那儿,楚楚忙道,“您知道紫竹县吧,就是苏州的那个紫竹县,郑县令的那个紫竹县……”

“知道,知道……这个怎么不知道,郑县令嘛……”待这个此生头一回听说的地名从脑子里飘走,老书吏不动声色地道,“可是姑娘啊,你这世代仵作,怎么就是官宦世家了啊?”

楚楚眨着眼睛一脸茫然地看着老书吏,“在官府做事儿,不就是官吗?”

这么个官宦世家啊……

老书吏松开差点儿就被他捻断的胡子,咳嗽了两声,边往纸上写边道,“是,是……那你再说说,这书香门第是怎么个解法啊?”

“我们家里讲行医讲验尸的书可多了,就是看书最快的秀才连着看仨月都看不完!我们县里所有讲验尸的书我都读过,我还知道怎么写尸单。”

好个书香门第啊……

老书吏摇头苦笑没话找话往下说,“这填写尸单是刑房书吏干的,可不是仵作的差事……”

“我知道。可尸单也是要仵作画押的,我爹说至少得能看得懂才行,不然被那些刑房书吏坑了都不知道。”

老书吏默默抬头瞅了楚楚一眼,这小姑娘是真不知道坐在她面前的就是个刑房书吏吗……

“这个世代忠良……”老书吏咳了两嗓子,“你还是说说你对三法司知道多少吧。”

楚楚一愣,“三法司?”

她隐约记得,刚才去西验尸房路上,她跟七叔讲六扇门,七叔就跟她念叨什么三法司来着,她觉得他俩说的完全是两码子事儿,也就有一搭没一搭的听,没往心里去多少,自然也就没问这三法司是个什么。

看楚楚愣着,老书吏提醒道,“三法司不知道啊?就是刑部,大理寺,御史台,这仨地方是干什么的,知道吧?”

楚楚一脸茫然地摇头,这仨地方倒是都听说过,都是京城里跟判案有关的地方,可到底哪个是干嘛的,她就一点儿也不知道了。

可这会儿要是什么都不说,这个题不就算是没答出来吗,上场验伤已经让那个坐轮椅的搅合坏了,这场可不能再考差了,就是硬说也得说出点儿啥来才行!

楚楚一急,突然想起隐约间记下的七叔的几句话,忙道,“不过……我知道三法司的老大,三法司的老大是王爷,我今天早晨在刑部外面还给他磕头来着。”

老书吏眉毛一挑,“你认得安王爷?”

“对对对,就是安王爷!”

老书吏有心无意地往侧面屏风望了一眼,“那你说说吧,知道安王爷什么啊?”

楚楚一边竭力搜罗着七叔那会儿模模糊糊的念叨,一边往外倒,“安王爷是当今皇上的七皇叔,身体不好,脾气也不好……”

到底是听说来的心里没底儿,楚楚一见老书吏皱了眉头,心里一下子就慌了,急得小脸发红,“我,我还知道王爷的名字,名和字都知道!”

老书吏一见楚楚急了,忙跟哄孙子一样哄道,“好,好……不急,不急啊,你慢慢儿说,慢慢儿说……”

楚楚定了定神儿,舔了下嘴唇,她记得七叔就是这么说的,肯定没错。突然一想,刚才那两句说的都是那个王爷不好,怪不得老书吏要不高兴了,楚楚赶紧补救,“我觉得王爷的名字可有意思了,一点儿也不像脾气不好的人。”

“嗯?”

皇家姓萧,安王爷排瑾字辈,名瑜,至道二十六年出生,是个卯年,古言里又有句“瑾瑜,美玉也”的话,就得了“卯玉”的字。他知道这些也得有十年了,怎么就没看出来安王爷这中规中矩的名和字哪儿有意思了?

“王爷名叫小金鱼,字毛驴,您说有意思不!”

老书吏手一抖,在那张写了大半页字的纸上划出了一条粗粗的黑线。

楚楚意犹未尽,“王爷肯定可喜欢小动物了,要么怎么叫这么个名儿呢!我爷爷说了,喜欢小动物的人都心善,脾气肯定都不差……”

老书吏正一身冷汗的时候,突然听到三声叩响屏风的动静。

这是那两位爷跟他说好的就此打住的信号,老书吏瞬间如释重负。

那三声叩得急,还不轻,楚楚也听见了点儿动静,扭头看向屏风,“那是什么动静啊?”

“毛驴……不是!风,风刮的……”老书吏一阵手忙脚乱,“好了好了好了……我问完了,完了,完了……你,你,你先回去吧,明儿午时三刻在刑部门口问斩……不是!看榜,看榜……”

“明天才出榜啊?”

“对对对对……明儿,明儿才出榜呢,你先回吧,啊……后面还有人要考试呢,走吧,走吧……”

楚楚暗自庆幸,还好昨晚留了个心眼儿,没先去住掌柜说的那个不花钱还给钱的客栈,这不今天晚上就要用上了嘛!

“谢谢大人!”

“不敢,不敢……不是!不谢,不谢……”

等楚楚蹦蹦跳跳的脚步声听不见了,景翊才跟萧瑾瑜从屏风后出来,老书吏慌得就跪到萧瑾瑜面前,连称该死。

景翊笑着拉起老书吏,“你别急,我死完了才轮得着你,你等着也是等着,到西验尸房把这丫头刚才验尸的记录拿过来吧,没准儿回来就轮到你了。”

老书吏也顾不得琢磨景翊这话里有几分真假,磕了个头就忙不迭地跑出去了。

屋里就剩下他俩人的时候,景翊抱手看着一脸沉静的萧瑾瑜,“怎么样,收了她吧?”

在萧瑾瑜那张常年波澜不惊的脸上,也就他能还分辨得出来萧瑾瑜是在窝火还是在沉思。

他这话说出来之前,萧瑾瑜是在沉思,之后,就是火大了。

萧瑾瑜眉心一蹙,冷然掷给景翊一句话,“说过多少回,不许往我身上扯女人的事。”

这不但是萧瑾瑜排名前十的禁忌,也是据景翊所知萧瑾瑜那个貌似无懈可击的脑子里为数不多的硬伤。

“谁跟你扯女人的事儿了啊,我这不是在说仵作呢嘛,你自己琢磨的什么呀!”

萧瑾瑜隐约觉得脸上刚才被楚楚抚过的地方在微微发烫。

景翊轻勾嘴角,“你脸红什么啊?”

“热。”

景翊笑得意味深长,“哪儿热呀?”

“都热……”

景翊憋不住笑抽了,萧瑾瑜才意识到自己是怎么被他带沟里去的,一眼瞪过去还没来得及张嘴,老书吏及时拿着两张纸气喘吁吁地跑进来了。

景翊带着那个笑得下巴就快脱臼的笑容迎上去接过老书吏手里的尸单,煞有介事地翻看,“来来来,看看咱们这官宦世家书香门第世代忠良的楚丫头都验出些什么来了……”

景翊对验尸的了解远不及对京城几大名楼美人的了解多,他抢过这尸单来不过就是装模作样扫一眼,准备抓点儿词再逗逗萧瑾瑜罢了。但就是这么装模作样的一扫,偏偏一下子就扫到了最要命的几句。

景翊脸上的笑瞬间僵住,急忙看向萧瑾瑜。

这人刚才还红得跟颗大樱桃似的脸现在已是白里隐隐泛青了。

“你……”景翊刚出声,迎上萧瑾瑜带着警示意味的目光,忙定住心神转了口,“你先忙你的去吧,有事儿我让人带话给你。”

萧瑾瑜只轻点了下头,推起轮椅出了门,老书吏对他跪拜相送他也没做出任何回应。

萧瑾瑜虽然总是冷着张脸,却极少失礼于人。

“景大人,安王爷这是……”

景翊没答,脸色鲜有的凝重,往书案上看了一眼,“你把刚才记的那些誊一份给我。”

“就……就按那姑娘说的写?”

“一字不改,你应该知道安王爷的记性|吧?”

“是,是……”

推荐热门小说御赐小仵作,本站提供御赐小仵作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御赐小仵作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xiangyeyuchao.com
上一章:第 4 章 下一章:第 6 章
热门: 今天开始做大哥大[综] 重生之等你长大 阳谋高手 城南妖物生 给豪门傻子当老婆的日子 混世小农民 失火的天堂 宸汐缘 皇叔 死对头总想拉我进棺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