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2 章

上一章:第 1 章 下一章:第 3 章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xiangyeyuchao.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景翊抬起头来看见萧瑾瑜还躺在原地,姿势经过调整倒是明显比刚才倒地的一瞬间优美多了。

萧瑾瑜一手捂着正往外流血的鼻子,另一手抓着一支拐杖,显然他尽力尝试过凭这支拐杖的支撑把自己从地上弄起来。

显然尝试无果。

在萧瑾瑜以同样的口气说出第二句话之前,景翊以迅雷不及掩耳之速完成了如下一系列动作。

从墙根儿底下站起来。

把窗边的轮椅拉过来。

把萧瑾瑜搀起来。

把萧瑾瑜扶到轮椅上坐好。

把那支拐杖收到轮椅后。

掏出自己的手绢递给萧瑾瑜。

双手抱头贴墙根儿蹲好。

连他伤得严不严重都没敢问。

虽然他是这世上被萧瑾瑜给予例外最多的人,但一定程度上来说他其实很怕萧瑾瑜,比怕他爹怕皇上还怕。

跟萧瑾瑜的权位无关,只跟他的脾气有关。

等了有一盏茶的工夫,才听到萧瑾瑜同时带着鼻音和一点点火气的清冷动静。

“吴江的刀怎么在你这儿?”

景翊老老实实蹲那儿,目视地板乖乖答话。

“昨儿晚上在我家喝酒打赌藏着玩儿的,我喝多了忘藏哪儿了,他也喝多了没找着。我今儿睡醒想起来找着了,就给他送过来了。”

“你什么时候睡醒的?”

“有一个多时辰了。”

萧瑾瑜沉默了一小会儿,感觉血止住了就把手绢顺手扔到了一边儿,用最能让景翊心慌的那种腔调清清淡淡地道:“你记得今日巳时要同吏部会审兖州刺史贪污案吧?”

景翊“噌”地跳了起来,正对上萧瑾瑜破例赏给他的白眼,赶紧挂起那个迷倒了京师万千少女少妇老大娘的笑容,弱弱地道,“没忘,就是想起来得有点儿晚……”

萧瑾瑜抚着还在跳着发疼的脑门,语调又淡了一层,“嗯。就照你刚才说的,一字不改写下来给御史台梁大人送去吧。”

“别别别!”景翊听见御史台梁大人这六个字瞬间不淡定了,“上回我爹撺掇着这老爷子参我一道旷工折子,害的我跟着工部到山沟里挖了仨月运河,这都快到年底了,你可救苦救难积积德行行好吧!”

景翊瞄了眼堆了满满一书案还摞了满满一墙角的卷宗,一脸殷勤,“我戴罪立功还不成吗?要不我帮你整卷宗吧?”

“大理寺九月十月的卷宗你准备什么时候拿来?”

景翊一阵心虚。

没事儿找事儿跟他提哪门子的卷宗啊!

“快了,快了……”

萧瑾瑜没再就卷宗的问题跟他纠缠,因为跟这个人纠缠这件事儿一点儿意义都没有。

“明日刑部有个大案要审,五品以上刑部官员都脱不开身,考选仵作的事就调你去负责监管了。”

提起考选仵作,景翊一下子想起来那个满大街找六扇门的傻丫头,“行啊,交给我吧。”

“你笑什么?”

景翊向来不耐烦那种一个人坐那儿半天不动的活儿,以往要给他这种活肯定能看到他摆出张可怜兮兮的脸勉勉强强地答应,这会儿这人居然在笑,还是快憋出内伤的那种笑。

景翊把笑的幅度收敛得小了一点儿,回到刚才在大街上那副好脾气的翩翩公子模样,正儿八经地道,“你年初的时候不是让我帮你留意个身家清白背景简单胆大伶俐的仵作吗?”

萧瑾瑜抚着像是要肿起来的脑门儿微怔,“找到了?”

“就在明天考试的那些人里,这个人绝对与众不同。”

萧瑾瑜轻蹙眉头,若有所思地点头。

景翊看人的本事从来不会让他失望。

甚至可以说景翊吃上这碗公门饭凭的就是他看人的本事。

萧瑾瑜不知道在琢磨什么的时候,景翊就盯上了他隐隐发白的脸色,“摔得很厉害?”

“我明日去刑部监审,得空的话就去见见你说的那个仵作。”

这句话在萧瑾瑜嘴里说出来就跟逐客令是一个意思。

这是这个人多得数不过来的毛病之一,他绝不会当着任何人的面着手料理自己身体的问题。

任何人意味着包括景翊。

“行,我明儿在刑部等你。”

景翊起脚走到窗边,正要往外跳,看着已经微暗的天色突然想起件事儿来,扭过头来似笑非笑地问萧瑾瑜,“你有没有想过给你自己起个江湖名号?”

萧瑾瑜微怔,蹙眉,“江湖名号?”

“六扇门老大“玉面判官”怎么样?”

“你脑门儿也撞窗户上了吧?”

“……”

从跟景翊分开一直到天黑,楚楚一直在做同一件事儿。

找客栈。

一定得找个客栈好好睡一觉,考六扇门是大事儿,得精力充沛。

还要找离刑部近的客栈,京城太大,一不留神走迷路误了考试就坏了。

可问了一圈楚楚才明白,她身上那点儿钱还不够看京城这些客栈里的枕头一眼的。

眼瞅着天都黑透了,她鼓着勇气进到家又小又旧看起来不那么贵的客栈里,跟掌柜一问最便宜的房价,又泄气了。

“半两银子啊……”

“嫌贵啊?”掌柜瞅了眼她这经典乡下姑娘的打扮,一边继续拨拉算盘一边不带好气儿地道,“那你去对面那家吧,你这样的小姑娘去他们那住,不但不要你钱,还给你钱呢。”

“真的啊?”

董先生怎么没说过京城还有这种客栈!

掌柜头也不抬,“不信自己过去问啊。”

“谢谢掌柜!”

掌柜一脸错愕抬起头的时候,楚楚已经奔出门儿去了。

“哎,小丫头!那粉衣裳的小丫头!就是你,回来,回来!”

楚楚站定回头,看那掌柜在柜台后面一个劲儿地冲她招手。

“有啥事儿吗?”

“没事……你身上有多少钱啊?”

他好歹在这儿开了快三十年的客栈了,总不能眼睁睁看着这实心眼儿的小姑娘真冲到对面妓院去吧。

“就……十七文。”

“就收你十七文了。”

楚楚很豪气地一挥手,笑得甜甜的,“不麻烦啦,对面儿不要钱!”

掌柜一脸黑线,“你……你就住下吧,反正我这儿今天客人也不多,不收你钱了。”

楚楚眨着水灵灵的杏眼儿,“对面还给我钱呢。”

掌柜的脸漆黑一片,“你……你今晚和明早的饭食我白给你了。”

“为什么呀?”

“你……你长得有福相,到哪儿就能给哪儿转运。”

楚楚眼睛睁得溜圆,“掌柜的你真神了,跟我们镇上的沈半仙说的一个字都不差哎!”

“呵呵,是吧……”

“是呢!可惜我们镇上的那些人都不信,还老说我晦气,害的我都嫁不出去……他们要都比得上你一半有眼光就好啦!”

“不敢当,不敢当……来福!带这姑娘到二楼地字乙号房。”

“掌柜,”楚楚又眨着眼睛看掌柜,“我能住天字甲号房吗?”

“啊?”

“我来考试的,图个吉利。”

“……成,就天字甲号。”

“谢谢掌柜!您真是好人!”

楚楚在那个天字甲号的小房间里放下她的花包袱,洗了把脸,饱饱地吃了顿三菜一汤。

菜是一大荤一小荤一素,汤是白菜豆腐汤,比她一路上吃的任何一顿饭都好,美中不足就是主食是馒头不是米饭。她想着可能掌柜不知道她是南方人,吃不惯馒头,所以睡前就下楼给掌柜提前说好了,早饭她想喝大米粥,配绿豆糕和小菜。

然后她在花包袱里掏出了一个本子,钻进暖暖的被窝里趴着仔仔细细地看。

那是董先生讲的《六扇门九大神捕传奇》,她听一段就记一段,回家就写下来,得空了还拿去让董先生给她修改,董先生改好了她再回家仔仔细细誊下来,攒的多了就订成本子,已经订了三大本了。

既然是考六扇门的仵作,没准儿就要问六扇门的事儿呢,要是一紧张忘了就惨了,还是再看看的好。

看着看着就睡着了,床头板凳上的蜡烛不知道什么时候怎么灭的,反正她再醒来是来福拍她的房门给她送早饭的时候。

楚楚慌地爬起来,她本打算早起一会儿再看看的,这会儿就只有吃饭的工夫了。

还好送来的就是她昨晚要的大米粥,还有绿豆糕和小菜。

县太爷夫人说得还真对,这京城的绿豆糕还真是不如她们紫竹县的细腻爽口,大米粥也是,那米就是硬邦邦的,都闻不见什么香味,还有小菜,不应该是酸酸甜甜的吗,哪有这样咸得都能挤出盐粒子来的呀。

难怪这掌柜家客人不多呢!

楚楚这会儿也顾不那么许多,飞快吃完,匆匆跟掌柜道了谢之后背着包袱就奔到了两个胡同口外的刑部大门口。

天还乌漆抹黑的,楚楚还没上台阶就看到一个人从里面把刑部的大门打开了。

好好睡了一觉果然脑子比较清楚,楚楚一下子记起来昨儿在大街上景翊嘱咐她的话,见了刑部的大人得行礼。

楚楚“噔噔噔”地跑上台阶,干脆利索地“咚”一声给那人跪下磕了个头,响响亮亮地喊了一声,“楚楚给大人磕头!”

“我的个亲娘哎!”

被她跪拜的这人吓了一跳,连连退了两步,没留神儿后面的大门槛,“咣”一声绊了个四仰八叉。

楚楚赶紧爬起来扶他,才看清楚这是个五十来岁的老头儿,还没穿官服。

“你不是刑部的大人啊?”

老头儿扶着一把差点儿跌散的老骨头呲牙咧嘴地道,“谁说我是什么大人了啊!我是看门儿的!”

“天黑,我没看清楚……”

“没看清楚你乱叫什么啊!”

老头儿见这小姑娘正可怜兮兮地望着他,气也气不起来了,“你这是要找哪个大人啊?”

“我不找哪个大人,我来考试。”

“考仵作的?”

“对!”

老头儿揉着腰,皱着眉头把楚楚从上到下打量了一遍,“这仵作行啥时候也要小闺女了啊?”

“要的!景大哥说要的!”

“哪个景大哥啊?”

“景翊,日京景,立羽翊,景翊景大哥。”

老头儿一副想起点儿什么的神情,“哦,你叫楚楚吧?”

“对!楚楚动人的楚楚。”

老头儿点点头,“想起来啦,景大人昨儿晚上跟我说了。你来得可真够早的,连安王爷都还没来呢……你在台阶儿下面等着,一会儿我把官榜贴出来,上面说去哪间屋你就去哪间屋,上面说干什么你就干什么,知道了?”

“知道啦!”

推荐热门小说御赐小仵作,本站提供御赐小仵作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御赐小仵作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xiangyeyuchao.com
上一章:第 1 章 下一章:第 3 章
热门: 山月不知心底事 爱情小说死亡事件 覆雨翻云之逐艳曲 剑神偷香 浮生梦 魂兮归来之兄弟 江湖那么大 崛起吧,Omega! 乡野村夫 宇宙级团宠在娱乐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