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三章 逢场作戏

上一章:第四十二章 儿女情长 下一章:第四十四章 扑朔迷离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xiangyeyuchao.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夜色渐渐降临,笼罩着这片妖魔乱舞的幽林。卿浅忽然放开墨?h的手,转身朝前跑去。

墨?h追上她,拉住她的手:“我跟你一起去!”

“我们不能害了离痕。”

“难道我就能眼睁睁地看着你去送死!你认为可能吗!”

墨?h不容她多说,抱起了她。

她不断地挣扎着:“我们不能这么自私!”

“我是很自私,我只是想保护自己的妻子,我只是害怕再失去你!”

“墨?h!若是离痕因你我而死,你会安心吗!那时候,我该如何面对自己!你身为仙界中人,向来公道无私,怎么现在竟然犯了糊涂!”

听闻此言,墨?h眼眸暗了暗。心中痛苦万分,却又该如何取舍!

他爱护万物生灵,更爱护自己的妻子。只是为何,两者从来都不可兼得!

卿浅从他的怀中挣脱,飞快地跑开,

看着她的身影,他暗自跟在很远之外。担心她会遭遇不测,又暗中捏了个符,飞到了她的身上。

很快,卿浅就见到了玉杳。只见离痕被扔在一边,满身伤痕。

卿浅正要跑过去,却见玉杳猛地挥动仙丝,朝离痕击去。

卿浅扑在离痕的身上,生生受了那狠绝法术,全身立刻痛了起来。红光闪动,她背上的符若隐若现。

玉杳冷笑道:“竟敢违背我,这是给你的教训!”

她伸手一拂,果然有仙符飞到了她的手中。

她将那仙符化为灰烬,怒道:“墨?h竟然如此防我!”

卿浅忍着痛,站起身来:“现在,你可以放了她吧!”

“你带了他过来,就怨不得我心狠手辣!我已经在她的身上结下离魂咒,倘若墨?h再靠近一步,她就会立刻灰飞烟灭!”玉杳看着那夜色深处,大笑道,“墨?h,你可想清楚了!如今卿浅是绝不愿自己离开,但是倘若你来救她,另一个无辜女子就会立时丧命!离恨殿的少主人,看你该如何继续清高!”

隔空传来墨?h的声音:“玉杳,你胆敢伤害她,我绝不会放过你!”

“你那般对我,早就该想到这一天!我玉杳绝非善类,有仇报仇,绝不手软!”

“你恨的是我,放了她们,我任你处置!”

“那你肯跟我走么?”

那虚空处陡然死寂,死寂的如同她的心。

她布下结界,将自己隔绝此处。如此一来,墨?h就再也感应不到。

玉杳看着卿浅,笑意妖娆:“好妹妹,这么久都不愿离开他,想必又是被他骗了!你沦落至此,我实在是于心不忍啊!他为了渡过情劫,狠心离我而去,与你逢场作戏而已,为何你就是不肯清醒!”

“你不必枉费心机,我不会再受你欺骗!”

“真是羡慕你这份愚蠢,自欺欺人的快乐,我却做不到。明知他不过是为了利用你,我还是心有不甘。明知很快他就会回到我身边,我也还是这般思念成疾!甚至偶尔会忍不住,使使性子。他向来冷清,做戏却是这般逼真!”

“随你怎么说。我心里清楚,他是真心对我!”

“哎呀呀!可怜的妹妹!真是入戏太深!”玉杳摇头惋叹着,眼中满是怜悯,

卿浅偏过脸去,却被她伸手扳过。

她抬着她的下巴,笑道:“其实我倒是很感谢妹妹能够陪他渡过情劫呢!我找妹妹来,也着实是想念妹妹!不过是想叙叙旧罢了。妹妹这般对我,可真是伤心的很呢!”

“放了离痕!”

“我自然是会放她走的,而且也不会强留你。不过想给你看个东西,大概你也很熟悉。”

玉笛掩口轻笑着,从怀里拿出一支竹笛。

卿浅一怔,半晌不能移开目光。

玉杳笑道:“这是他成婚前送我的信物。他答应过我,情劫渡过之后,就会日夜为我吹奏清心曲。”

卿浅呆呆地看着那竹笛,喃喃地什么都说不出来。

“看妹妹的样子,想必是极为喜欢吧!虽然我从来都舍不得拿出来,不过妹妹并非外人,不妨就借你瞧瞧。”

玉杳将竹笛塞到她的手中,嘴角勾出胜利者的狂笑。

看着竹笛上的那个‘墨’字,那般清晰的纹理,深深地刺痛着她的眼睛。

眼前渐渐模糊迷蒙,她快要看不清。

“他虽然外表冷清,骨子里却是热情的很!当初为了与我成婚,特意找回了这支遗落前世的竹笛。那一晚我心中感动,于是就委身于他……他最喜欢我唤他‘夫君’,也最喜欢故意逗我。他的腰上有一个小小伤痕,看起来却是诱惑的很……啧啧……我的夫君啊,当初的一切,竟然还是抵不过所谓情劫……”

“不……不是的……他只有我……他只是我的夫君……”卿浅喃喃地说着,眼泪却大颗大颗落下。

“卿浅妹妹,不知他有没有碰过你?”玉杳早就猜出,她仍是处子,故意说道,“倘若一个男人真的深爱一个女子,自然会想尽办法得到她。若是不肯,要么是因为不爱,要么就是害怕负责。虽然我会伤心,不过我倒是希望他已与你……”

“我……我中了妖魅之术……他不忍心……”

“真傻!这种理由你也相信!难道你竟然不知道,解开这种妖术的唯一方法,就是男女欢爱!”玉杳又用那种悲悯的眼神看着她,“你真可怜!他宁愿自伤,也不愿如此救你!”

玉杳嗤笑着,抢过了竹笛,藏在怀中。

她伸手解开离痕的离魂咒,撤下结界,悠然地离去。

卿浅呆呆地站在原地,心中越来越空白。

这时,寒影匆匆赶来。见她如此惨淡模样,心疼不已,将她拉入了怀中。

他是这魔界的守护者,自然可以轻而易举地找到她。没想到找到她的时候,她仍然是泪痕未干,就如同他见到她的每一次。

“卿浅,你跟着他,并不快乐,我带你走,可好?”

他这样问她,她却脸色苍白地反问:“何为情劫?”

“仙君之劫,我并不清楚。不过算起来,现在应当是他的历劫之期。”

“是么……”

她惨淡地笑了起来,推开他,扶着离痕朝前走去。

墨?h循迹而来,见到她满脸泪痕,只道是玉杳伤害了她,却不知道,这世上唯有他才能伤害她。

他伸出手,想要抱她,却被她推开。虚弱,却又绝决。

他错愕地看着她,不知道究竟发生何事。他以为是刚刚的莽撞之举惹她生气,于是解释道:“我是担心你,才会跟过来。后来大概是她布下结界,我没有办法找到你。她怎样伤害你,我定会加倍奉还!”

“没有人可以伤害我,只要你不再骗我。”

“卿浅,她对你说了什么!”

“我只问你,我是否是你的情劫?”

听到这个问题,墨?h陡然怔住,半晌后点头:“是,也不是。”

“竟然是这样……”似乎是听到了一个天大的笑话,卿浅不可抑制地笑了起来,笑得泪水直流,笑得心痛如割。许久之后,她看定他,“那我再问你,倘若此时我非要交给你,你会怎样?”

“卿浅,你……为何……”

“回答我。”

“我宁愿伤害自己,也不会伤害你!”

“好……我明白了……话已至此……我也没什么可以问你的了……”

她忽然变得出奇的平静,扶着离痕,大步朝前走去。

见到青鸾,她将离痕交给他,露出一个笑容:“好好照顾她。”

青鸾惊疑地问道:“卿浅,你怎么了,是不是受伤了?”

“不用管我,看看她。”

卿浅拿出药,替她敷上。寒影拿出灵药,递给她。她沉默半晌,终于是接了过来。

墨?h虽然黯然伤神,却也觉察出这里的妖气。

他看着离痕,终于确定。只是奇怪的是,当初为何竟然察觉不出!

他走近她们,本来是想替她们疗伤,却听到卿浅冷冷地说:“我知道,妖物必诛。算起来,我也并非凡人。不如先杀了我!”

墨?h更是震愕万分,他伤楚地问道:“究竟发生何事,告诉我好吗!”

“我不像你,从来都没有隐瞒过什么……不过从此以后你再也无法骗我了……”

“我只是怕伤害你!”

“难道你觉得现在的伤害还不够痛吗!”

她不再看他,细心地替离痕敷药。

许久后,离痕终于缓缓转醒。见到卿浅,她感激地说道:“多谢你。”

卿浅勉强一笑,走了开去。

离痕看向墨?h,忧伤地问道:“你要杀我么!”

墨?h摇头:“只要你真心向善,总会得道。”

“你与你的师父和师叔,倒真是大为不同呢!花妖姐姐……”离痕垂下泪来,“她从未作恶,最终却不得善终……若不是她将元灵给我,我也无法掩饰妖气,恐怕早就被你们杀死……”

“孰是孰非,我也无法论断。”

“花妖姐姐做错了什么……不过是贪恋红尘,让我代她四处看一看而已。我不想永远都被困在花中,不想每天看到的都只是花开花落。”

离痕忧伤至极,青鸾连忙柔声劝慰。

虽然如今想来,当初的相识不过是她的刻意安排。但她不过是想借着他的保护,看一看那繁华红尘。他又怎忍心深究责怪!

( 诱仙欢 )

推荐热门小说诱仙欢,本站提供诱仙欢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诱仙欢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xiangyeyuchao.com
上一章:第四十二章 儿女情长 下一章:第四十四章 扑朔迷离
热门: 我可能不是人 召唤富婆共富强 特殊魔物收容所 乡村大土豪 和魔王总裁结婚了 近身特工 重生之贴身小保镖 ABO头号芋圆 邻家雪姨 欢迎来到童话世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