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四章 所托非人

上一章:第三十三章 偷香窃玉 下一章:第三十五章 才子佳人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xiangyeyuchao.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他曾经对着那皎皎明月庄重起誓,相伴白头,绝不背弃。

因了这句话,也因了他怀中的幽幽茶花,她终是含泪点头。

死亡与承诺,年少天真的她,选择了后者。

那场噩梦,她不敢对任何人说起,只是深藏心底,午夜梦回的时候尖叫惊醒。春红守在门外,每每都会被那凄厉的尖叫吓跑,总以为小姐是梦到鬼。

她是秦颢在黑暗中送回房间的,自然没有人猜到究竟发生何事。

几天后,秦颢带了满满一马车茶花,前来求亲。父兄嗤之以鼻,命人将他赶了出去。

她踉踉跄跄地跑到大堂,看着那纯白茶花,神色恍惚:“父亲,哥哥,请让我嫁给秦公子!”

父亲大吃一惊:“他何德何能,竟然敢前来求亲!你嫁过去,是想跟着他一辈子吃苦吗!”

“跟着他一辈子吃苦,也好过任人摆布。”

“女儿啊,难道你不知道,父亲都是为了你好啊!婚姻大事,讲求的是门当户对。父亲想不通你们是如何相识的,但是他一介贱民,竟然能够见到你,定是使出什么手段!”

“秦公子对我是真心真意,女儿早已与他私定终身!”

“你!不知羞耻!”父亲颤抖着,扬着手想要打她,却终于无力地垂下。

她牵着秦颢跪在地上,请求父亲成全。小厮们将他们分开,拖着秦颢扔了出去。

秦颢固执地跪在了外面,直到那一扇朱门将他隔绝。

他在外面跪了多久,她就在里面求了多久。

不吃不喝,不哭不笑,形同枯木。

无论父兄以及丫鬟如何哄她劝她,她都是紧闭嘴唇,一言不发。

一开始她只是别无选择,但是渐渐地连她自己都分不清楚,为何竟然会这般倔强!

几天后,她终于晕倒在朱门下,却拒绝喝药。

父兄恼怒万千,本来想任由她自生自灭,但是又如何舍得!

眼看着她只剩下一口气,他们无可奈何,只能命人拖来了秦颢。

秦颢已经在门外跪了几天,此时也是嘴唇干涸气息奄奄。见到媚娇的那一刻,忙奔上前,紧紧地握住了她的手。

那一幕,该是多么的感天动地啊!

后来回想起来,不过是笑话一场。

父亲看着紧紧相拥的两个人,哀叹连连,最终说出:“我是绝不会将女儿嫁给他!我宁愿看着你们死,也不想看着你越陷越深!”

“父亲若执意如此,请恕女儿不孝!”

她挣扎着从床上爬下,跪在地上磕了三个头。

父亲震愕至极,苍凉地大笑起来:“女儿啊女儿!你真是太傻!这个世界上,没有人会比父亲更爱你!为了一个男人,你竟然狠心至此!”

“对不起,请当作我已经死去。”

她扶着秦颢,正要离开,父亲叫住她,将一盒珠宝放进了她的手中。他凄凉地说道:“从你出生开始,就一直在为你准备嫁妆。本想着将你风风光光嫁出去,没想到……好好照顾自己,在外面不要轻信任何人。”

她本来不想接受那盒珠宝,但是看着秦颢满身的重伤,终究是接了过来。她在心里暗想,等秦颢出人头地之后,就带他风光还家,然后双倍报答。

她不敢多看父兄那伤痛的眼神,搀扶着秦颢朝外走去。

穿过那道沉重的朱门时,只听到父亲那悲怆的叹息:“女儿啊!终有一天你会后悔!”

那时的她并不懂,爱情究竟是什么,婚姻又意味着什么!

她只想沉溺在幽馥的茶花之中,暂时忘却那一场噩梦。

他们离开了这一座小城,来到了千里之外的小镇。或许是在逃避什么,两人心照不宣,谁也不敢说破。他们口中说的是,不想再见到故人,害怕会被拆散。但是真实的原因,谁又能够启齿?

小镇里面安宁祥和,春光明媚正是茶花盛开。

他们在茶花深处住了下来,两人身子渐好后,他布置了喜堂,与她拜堂成亲。

没有高堂,没有亲朋,有的只是他们两个。

他对她说:“对不起,委屈了你。”

她将玉佩放进他的手中,轻轻摇头:“是我对不起你,你不要嫌弃就好。”

他收好玉佩,将她抱到床上,伸手想解开她的衣服,却见泪珠从她的眼角滑落。

他轻吻她的泪珠,柔声说道:“那一切都已经过去,从此以后你只属于我。我会好好待你,再也不会让你受到伤害。”

她偏过头,闭上了眼睛。

一开始他是极轻极柔,渐渐地不加控制,在她的身上肆意地驰骋着。

她咬着嘴唇,齿间溢出了鲜血。

他却丝毫没有注意,只是沉闷地低喘着:“媚娇,让我听到!快!”

她的眼泪愈发汹涌,怎么也止不住。

这人是她的夫君,她背井离乡地追随着他。如今她什么都没有,她只能祈盼他的爱怜。

然而这一刻,那些都不再重要,她必须让他快乐。

心中挣扎滴血,嘴角却扯出一丝媚笑,顺着他的喘/息,低低娇/吟。

如愿以偿地听到她的声音,他更加粗暴地动作着,很快就瘫软在她的身上。

她捂住嘴,努力抑制住自己,不让自己发出那惊恐的尖叫。

躺了一会儿,他已经沉沉睡去。她支撑着下了床,跳进水里,拼命地搓洗着自己的身子。

他的呼吸渐渐粗重,窗外的茶花也开始凋零。她望着屋檐的月光,呆呆地想着,这就是她想要的生活么?

她在水中泡了一夜,他片刻也没有睁开过眼睛。

天色终于渐渐明亮,她从冰冷的水里起来,找出素净衣服穿在身上,然后自己洗漱梳头。对镜画眉,却画不出眉间的快乐。

想象中的闺房之乐,只不过是她一个人的独舞而已。

她尝试着烧火做饭,被呛得咳嗽不止。厨房差点着火,也是她慌张打水扑灭。

摆好了饭菜,她端着热水走到房间,他抱着被子睡得正香。

她轻轻地为他擦洗脸庞,轻轻地唤道:“相公,该起床了。”

他嘟囔一句,翻过身继续沉睡。她给他掖紧被子,却忽然被他卷入怀中。

他终于睁开眼睛,目光灼灼。

感到某处那灼热的异动,她的心头再次袭上惊恐,却最终咬住了嘴唇。

“媚娇,我喜欢看你这般媚态,真真诱/人!”他猛地撕开她的衣服,掐着她的腰,让她沉入他的欲/望。

破身之痛仍未减缓,她不由得痛呼出声:“好痛!”

他的嘴角露出一丝笑意:“装的真像!”

她怔了怔,闭上了眼睛。

“动啊!”他低吼道,“你应当不用我教吧!”

她忍住痛楚,摆起了腰肢。

他狠狠地抓着她的肌肤,划出了鲜血。

或许,这又是一场噩梦罢!她在心里安慰自己,她的夫君会疼她爱她,会送她满山的茶花。如今,只是噩梦未醒罢了。

如此几番折磨,当他的腹中饥饿难耐时,终于放开了她。他翻身下床,正准备穿衣服,她伸手帮他理好。

她牵着他走到饭桌前,两人相依而坐。

她还不敢问他饭菜是否可口,却见他放下筷子,皱起了眉头。

她神色黯然,低声说道:“对不起……下次我一定做好……我这就去学……”

“不必了,我们出去吧。”

他大步朝外走去,她跟上前,紧紧地牵住了他的手。

来到集市上,不时有过路人窃窃私语,甚至有大胆之徒直接叫出:“小娘子生的真美!”

她低眉顺目,匆匆穿过。其实她多想听到他开口喝止,就如同当初他为她挡住歹人那般。

可是,他却置若罔闻。仿佛没有听到,又仿佛那一切与他无关。

她想,究竟是现实错了,还是回忆错了?当初那个笑容清朗的男子,难道真的只是自己春日里的一场错觉?

又或许,只是因为自己如今太过卑微,所以才会如此多心?

两人在小馆子里随意吃了些东西,店家赞不绝口地夸着她的美貌。毕竟在这样的穷乡僻壤,很难见到如此标致的美人。

秦颢漠然地听着,结账时竟然说道:“既然看了我家娘子,饭钱自然当少一点!以后我天天带着她来这里!”

“好啊好啊!”店家抚着掌,猥亵笑道,“求之不得!”

他从怀里悉悉索索地摸出几个铜板,扔在了柜台上。

店家正要收起,媚娇取下自己的珠钗,冷冷说道:“我岂能任人讨价还价!这些钱,我还付得起!”

她正要将珠钗放下,却被秦颢一把抢过。宝贝似地藏在怀里,煞是愤然:“这等宝物,可以将整座客栈买下!怎能便宜了他!真是败家!”

他拽着她,飞快地离开了小饭馆。

她挣脱他的手,逼视着他:“秦颢,你变了。”

“那是因为你从来都没有看清过我!”

他也不多做解释,揣着宝物前去购买绫罗绸缎了。

她迷茫地看着他的身影,不知道究竟是谁欺骗了谁。或许一开始就是错的,自己被那些才子佳人的美丽故事所欺骗,也被自己的眼睛所欺骗。

大概,这才是生活本该有的模样。

然而不管怎样,他是她的夫君,是她的天地。

这一生,她注定无可逃离。

( 诱仙欢 )

推荐热门小说诱仙欢,本站提供诱仙欢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诱仙欢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xiangyeyuchao.com
上一章:第三十三章 偷香窃玉 下一章:第三十五章 才子佳人
热门: 画怖 银河帝国之刃 杀破狼 恩有重报 我被死对头宠飘了 我在江湖做美容 那条龙又亲我QAQ 卡给你,随便刷 余温未了 一触即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