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三章 偷香窃玉

上一章:第三十二章 风情万种 下一章:第三十四章 所托非人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xiangyeyuchao.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媚娇生在名门大户,从小被父兄捧在手心,不知人间疾苦。长到及笄年华,成日里也就只知道赏花扑蝶,看着满园春光暗自伤怀。

丫鬟春红自小陪她,又岂会不知她的心思?笑着打趣:“小姐莫不是思春了?”

她脸色娇红,嗔道:“小小年纪,就懂什么思春!”

“还不是小姐教的!这些日子总念些奇奇怪怪的诗句。什么如此良辰美景,什么断壁残垣!谁都听得出来,小姐是盼着早日出阁呢!”

“死丫头!看我不打你!”

两人笑着闹着,累了就坐在秋千上憩息。望着那云卷云舒,轻轻叹气。

“小姐,不如我们出去赏花吧!”春红大胆地提议,“最近街上有个卖茶花的,听说他种出的茶花特别好看!那些小厮们每每回来,都会带给我呢!”

“死丫头,得了好东西怎么不拿给我瞧瞧!莫非是情郎所赠?”媚娇笑意盈盈,故意说道,“让我猜猜是谁呢?难道是厨房掌事的王大哥?”

春红娇羞不语,拉着她绕到后门。守门的小厮也并不认识小姐,得了银两好处后,睁只眼闭只眼放她们出去了。

来到街上,春红想着不能委屈小姐,于是拿出剩下的银两,雇了辆轿子。

媚娇坐在轿子里,微微撩开帘子,懒懒地看着外面繁花似锦。人影憧憧,欢声笑语,她却越发觉得失落。

莫非自己的一生真的要被锁在深闺大院,即使婚姻大事也要听由摆布?

她轻蹙眉头,再次轻叹。

领头欢天喜地看着热闹的春红有些惊奇:“小姐,这外面多好看!难道你还不高兴么?”

媚娇苦笑:“春红,我很高兴。”

大概是春光太过明媚吧,所以心里才会莫名生出这许多的惆怅。

她靠在榻上,疲乏地睡了过去。

忽然听到春红惊喜的叫唤:“小姐!小姐!你看!好多茶花!”

她再次撩开帘子,却不由得微微怔住,

街旁摆满了纯白茶花,烂漫芳华。那个男子站在当中,笑容安详,温煦如风。

男子无意中往这里看来,对她微微一笑。那笑容如此清朗,明媚地晃动着她的双眼。

乱花迷人,幽香沉醉。她轻轻地闭上眼睛,不愿惊扰这一场绮梦。

忽然感到怀中一空,有人粗鲁地闯过。她惊叫着睁开眼睛,却发现自己的随身玉佩已经不见。

“小姐!”春红抚着心口,惊魂未定,“想不到那轿夫竟然是个强盗!他抢走了小姐的玉佩,这可怎么办才好!”

“不碍事。”媚娇轻轻地笑着,心里却不免担忧。这玉佩极为贵重,若是被家人知道,定不会轻饶。

带着春红正准备回府,忽然听到有人唤她:“媚娇小姐!”

她转过头,竟然是那位卖茶花的男子!

男子大步跑上前,伸出手,掌心正是那枚玉佩。

“小姐,那歹人太过凶狠。小生无能,这半天才将它追回。”

看着他脸上的淤青,她有些发怔。直到他轻唤一声,她这才回过神,拿过了玉佩。指尖触及的瞬间,她感到自己在轻轻颤抖。

“媚娇小姐,这外面并不安泰。小姐身娇体贵,以后还是少出门为妙。”

“你怎知我的名字?”

“小姐天人之姿,芳名远播,小生早就有所耳闻。”

“你唤何名?”

“秦颢。”

“你的茶花很美。”

“茶花再美,又怎敌得过小姐一笑?”

“轻浮之徒!”

她恼羞地瞪了他一眼,脸上却莫名烧红。

秦颢痴痴地看着她,呆呆地说道:“秦颢所言,句句皆是肺腑!能得小姐回头,秦颢百死无憾!”

她心里软软暖暖,极为欢喜。却只是低头轻笑,带着春红走开了。

走得远了,春红忍不住笑道:“小姐,那位公子好像对你有意呢!说句实话,他长得也真是好看!小姐若是常与他见面,以后我就可以看到最新鲜的茶花了!”

“死丫头!别胡说!”

她嗔怪着,脸上却烧的愈加厉害。

从后门回到府中,很不幸正好被父亲撞到。自然是少不了一顿骂,她也仍然是低眉顺眼,并不争辩。

这晚她并没有回房歇息,而是偷偷跑到园子里,独自漫步。

夜深人静,她坐在秋千上,不知不觉沉入了梦乡。

梦中,她走到一片茶花之中,却撞见春意缱绻。只见一对男女赤身相拥,四肢纠缠着欢/好。大汗淋漓,喘息不断。荡漾在月色下,令人面红耳赤。他们的身上沾满了茶花花瓣,更觉香艳旖旎。

深闺女子,哪里曾经见过这等场景!她想要走开,身子却酥麻难忍,动也不能动。

当那个女子快乐地仰起头时,她不由得捂住了嘴巴。那个女子,竟然就是她自己!

她眼睁睁地看着那个她承/欢于身下,却怎么也看不清男人的面容。

“媚娇小姐!媚娇小姐!”

清朗的声音散在风中,落进了她的心里。她猛地睁开眼睛,却不由得呆住了。

只见漫天茶花飘动,摇摇曳曳地落在了她的身上。而秦颢就站在墙头之上,将篮子里的那些花瓣片片散落。

那么近的距离,两人却是遥遥相望。

“媚娇小姐,这是我今早特意采摘的。不知小姐可还喜欢?”

“你……你为何……”

“一见难忘。”

“你!你大胆!”她咬着唇,恼羞万分,只能慌乱掩饰,“你可知我是何人!”

“秦颢的心上人。”

“登徒浪子!”

“只要能看到小姐,骂我什么都可以!晚上我还会再来的。”他微微一笑,转身跳了下去。

她快步跑到围墙处,听着那渐行渐远的脚步声,心里再次空落起来。甚至比以往更盛,那种无以言说的落寞感,一分一寸地蚕食着她的心。

“小姐!小姐!”春红气喘吁吁地跑了过来,惊异地说道:“小姐怎么会在这里?我到处都找不到,吓死我了!”

媚娇怏怏地说道:“就当是我梦游吧!”

“小姐怎么了?好像不大对劲!对了,小姐刚刚是在跟谁说话?”

“梦话罢了。”

洗漱一番,吃过早点,仍然是赏花扑蝶,仍然是百无聊赖。

有媒婆前来说亲,父兄挑挑拣拣,标准仍然是四个字——门当户对。

他们全没有问过她半句意见,而她也从来都不多看一眼。

晚上,秦颢果然如期而至。然而,她就藏在花丛之中,并没有现身。

一连几晚都是如此。他在墙头寻她,而她在花中看他。

本以为日子会像这样过下去,然而美梦总是会醒的。

她与某位大户人家的公子定下亲后,噩梦就此降临。

那天深夜,她仍然像往常一样,藏在花丛中,等待着秦颢。她不知道自己为何会等他,也不知道自己为何会任他来去自如。她脑海中唯一清晰的,就是他那清朗的笑容。

忽然感到一双大手捂住了自己的嘴巴,身子也被那人紧紧钳住。

奇香袭过,她昏死过去。

浑浑噩噩之中,只感到一副滚烫的身子压住自己,粗暴地动作着。

下身撕裂开来,疼痛难忍,她尖叫一声,清醒过来。

四处幽暗,她什么都看不清。只看到那双充满兽/欲的眼睛,在黑暗中更显阴沉。

她不断地挣扎着,用力地捶打着他,却见他拿出绳索,将她绑在了山石上。

“放开我!求求你!”她哀嚎着,尖叫着,眼泪大颗大颗地滚落在地上。

“这么美的姑娘,大爷真是死了也值,更别说还有……嘿嘿……这荒山野岭,没有人会来救你的!”

那人淫/笑着,更加凶狠地掠夺着。

那一场漫长的噩梦,她的眼泪已经流干,嗓子也已经哭哑。她睁着双眼,空洞地望着黑夜,却怎么也盼不到天亮。

男人尽兴之后,狂笑着离开了。

她躺在地上,全身如同被拆骨般疼痛。她将手从绳索里挣扎出来,摸起地上的尖石,朝自己的手腕割去。

“媚娇小姐!媚娇小姐!”

何处传来那熟悉的声音,她却已经不敢面对。

秦颢从山洞外冲了进来,手中还捧着烂漫茶花。

他抢过她手中的尖石,将她紧紧地拥入怀中。

他抱着她,悲伤至极:“媚娇小姐……对不起……原谅我才找到你……”

“找到我……那又如何……”她的嘴角溢出凄凉鲜血,“我如此残败不堪……何不让我了却残生……如此活着……有多可笑……”

“待我找到那人,一定将他碎尸万段,为你报仇解恨!”

“秦颢……难道你还不明白吗……我失去的是什么……”

“你这么好,多少人都想娶你为妻!”

“可笑……我这副身子…呵……”

“没有人会知道的……”

“那我问你,你愿意娶我么?”

听到这个问题,他怔了怔:“我出身贫寒,小姐当真不嫌弃?”

“呵……”她冷冷地笑了起来,“你若嫌弃,尽管直说。死了也好,总好过活着受人羞辱。”

他紧紧握住她的手:“我秦颢能够娶你为妻,三生之幸!此生相伴白头,绝不背弃!”

他抱着她,离开了这一场噩梦。

然而很快她就知道,噩梦才刚刚开始。

( 诱仙欢 )

推荐热门小说诱仙欢,本站提供诱仙欢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诱仙欢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xiangyeyuchao.com
上一章:第三十二章 风情万种 下一章:第三十四章 所托非人
热门: 重生农家之小饭馆[穿书] 村官:艳满杏花村 恶名昭彰绒毛控 调教香江 乡村小野医 婚久必合 最A团宠[娱乐圈] 当死对头怀了我的崽后 深山出美男 乡村花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