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一章 还君明珠

上一章:第三十章 美色误人 下一章:第三十二章 风情万种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xiangyeyuchao.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那些遥远的幻梦,似乎伸手可及。然而指尖轻触,却瞬间化为幻影,碎在水中。

墨?h道:“你不过是想见见炽歌,那有何难?我这就去请他下来!”

清瑶却拼命地摇着头:“我不能见他!”

“欠你的心愿,总该完成。”墨?h说完,牵着卿浅准备离开。

“喂!你们去哪里!千万不要去找他啊!我怕自己会控制不住!”

“放心吧!我们不过是去摘星星而已!”卿浅对她神秘一笑,跟着墨?h朝前走去。

墨?h抱着她潜出海面,然后召来一朵白云,两人刚踏上去,却见清瑶的小脑袋也凑了过来。

她拽着他们的衣角,可怜巴巴地说:“我还是不放心你们,万一说漏了怎么办?所以——请带上我吧!”

卿浅笑道:“我们真的只是去摘星星!”

“哼!卿浅!你以为我不知道你们想干什么!你们尝试完地面又转战海底,现在连天上也不放过吗!你们是准备将激情洒落到天地每一个角落吗!”

“没……没那么回事……”卿浅呐呐,脸上却莫名地烧了起来。

“卿浅,我可是小神医。听我的专业意见,那个多了是不好的!容易导致……”

“好啦!我们带上你就是!”

卿浅红着脸,拉着清瑶爬上了云朵。担心烈日灼伤,她又给清瑶敷了药。

清瑶感动地泪眼哇哇:“卿浅,你真好!你放心吧,你们在天上继续激战,我继续看星星!”

卿浅无语望天,只见艳阳炽烈,哪来的星星!

也就在这时,她瞥见了一个飘逸的人影,然而也只是一晃而过。

“炽歌!”清瑶兴奋地大叫起来,叫着叫着又伤感了。九天与海底,他们隔着这么远的距离。就如同他们之间的身份,无法逾越。况且,他注定是公主的夫君。自己只求远观,再无他念!

墨?h望天半晌,闷闷开口:“姑娘,你去另一朵好不好?”

“不好!”清瑶断然拒绝,大义凛然状,“我要以防你们在上面做坏事,影响飞行速度!”

她踩在云朵上,蹦蹦跳跳,欢欣不已。

墨?h紧紧抱着卿浅,暗暗念动了口诀。

“啊!”清瑶脚下一空,身子迅速地往下坠落。

就在这一瞬间,那个飘逸的人影闪现云端,将她稳稳地接在了怀中。

“炽歌?”清瑶张圆了嘴巴,难以置信地望着他。

“清瑶。”他轻声唤她,眸中闪烁着她看不懂的情绪。

他的声音,还是那般好听,如同沉陷在幻梦之中。她被迷得眼冒金星,竟然晕了过去!

全身剧烈地痛了起来,像是有什么束缚着一样。浑噩之中,她只是喃喃地唤着:“炽歌……”

炽歌撩开她的衣袖,看到上面的伤口,皱起了眉头。

卿浅不明所以,看着墨?h问道:“你是故意的对不对?”

墨?h点头:“我知道他一定会来。”

“为何?”

“听闻炽歌与龙姝成婚之后,他每晚宁愿独自醉酒,也不愿留在房中。百年来,炽歌再也没有闹过。”

墨?h刚说完,就见炽歌怒气冲冲地飞了过来:“你是从哪里得知的!我可是正常的很!”

墨?h望天:“整个天界都知道。”

“墨?h!你!你们究竟对她做了什么!为何她身上的伤更加严重?百年前分开的时候还可愈合,如今却……”

他的眸子愈加黯沉,抱着清瑶飞到了冰海。

他本以为,将她送回海中会渐渐缓和,却见到她的肌肤瞬间枯萎,寸寸割裂。

他细细地检查着她的伤口,想要为她疗伤,她的伤口却愈加破裂。

“清瑶!”他大声呼唤着她的名字,心中恍惚想通了什么。

她勉强地睁开眼睛,却泣出眼泪。眼泪滚落手心,化作明珠。她将明珠塞进他的手中,支撑着说道:“炽歌……我不能再仰望着你了……但愿你以后不要这么孤独……百年来……我看到的都是……你一个人在行走……我要走了……我很难过……不能再陪着你了……

还君明珠双泪垂,恨不相逢未娶时。

她脸上的肌肤也渐渐裂开,看起来煞是可怖。炽歌却紧紧地将她拥在怀中,痛苦难言。

他又想起他们第一次见面,她画着半面鬼妆,却是那般芳华烂漫。

那时候他就应该清楚自己的抉择,只是却被所谓的救命恩情误导着,步步皆错。

“炽歌!”

龙姝忽然闪落面前,看到如此情状,反而大笑起来:“咎由自取!”

炽歌检查伤口之时,已经隐约明白过来,此时见到龙姝如此冷笑,沉声质问道:“当年救我的人,是清瑶对不对!”

“她已经死了,你知道真相又如何!”

“那伤口本来可以愈合,如今竟然严重至此,你究竟使了什么手段!”

“不过是下了禁咒,令她永远不得浮出海面,否则全身裂伤而死!”

“毒妇!”炽歌怒不可遏,一掌扇在了她的脸上。

她的嘴角流出血来,带着淬毒的怨恨:“她不过是一个鲛人奴隶,你竟然如此待我!当初若不是我看出你们互生情愫,又岂会下此毒手!从相识到成婚,你从未正眼看过我。甚至冷落我百年,让我成为六界笑话!我堂堂龙族公主,怎能容忍如此奇耻大辱!倘若你一开始就下定决心,我们三人也不至于沦落至此。说到底,终归是你害了她!”

“不错……是我害了她……”他忽然颓败至极,轻轻抚摸着清瑶的脸颊,低沉问道,“如何可以解咒?”

“无法可解。她只要活着一天,你就不能定下心来。我要用她的死来赌一把!或许百年之后,你就可以真正地爱上我!”

“滚!”炽歌猛地一挥掌,将她击入了海里。她怨毒的眼神渐渐沉没,只是尚存一颗泪珠未能落尽。

炽歌温柔地看着清瑶,轻声说道:“对不起……我早该告诉你,我喜欢的人是你!”

说完之后,他轻轻吻住她正在破裂的嘴唇,将自己的元灵喂给了她。

唇齿相抵的片刻,百年前的那个吻恍惚就在昨日。

“炽歌!”墨?h上前,有些愕然,“没有了元灵,你与凡人无异。”

“凡人岂不更加逍遥!总好过九天之上冷清寂寞!”

“你的身体将会承受极大痛楚。”

“放心吧!我爹是天帝!死不了的!”

话虽如此,墨?h又岂可不明白这其中的凶险?凡人之躯,生老病死自然是逃不过。就算天帝出手,他自身也必须再修炼百年!

他拿出一道灵符,交给炽歌:“这道符能够驱魔辟邪,可以保你性命无忧。”

卿浅也拿出一瓶灵药,放在清瑶的怀中。看着她惨淡的容颜,她心中难过万分,哽咽着说道:“傻清瑶,一定要早点醒来!”

“要说起痴傻,谁能比得过你们!”炽歌道,“不过我深知生离死别的痛苦,所以也就不会多劝。你们自己保重,但愿你们能够有个好结局!”

墨?h收起那缕魂魄,望着他们渐行渐远,直到消失不见。

卿浅不无惆怅地说:“为什么萌物都只能眼睁睁地看着心爱之人与别人成亲?画萱是这样,清瑶也是这样!”想了半天,忽然顿悟,大概是因为她们不会装白莲吧!

天空骤然飘下一个幽幽的声音:“小虐怡情,大虐伤身,强虐灰飞烟灭!”

竟然是师叔!

他们吓了一跳,以为师叔一直都在暗中关注他们。那岂不是吃饭睡觉什么都被看在眼里?

然而离恨殿真实的情景却是:师叔跟他的师兄比剑,再次被撂倒在地。离恨殿是天界最高之处,他无法望天,只能望地。幽怨叹道:“师兄,你可真是虐界良心啊!”

谁知道,却再次不偏不倚地扰人春梦。

墨?h将魂魄归位之时,那无形的阻挡再次侵袭。他虽然早已做好防备,但是仍然难以抵抗。

眼看着他吐出鲜血,卿浅伸手轻轻拭去,心疼地流下眼泪。

墨?h将她拥入怀中,温柔说道:“不用担心,很快就好了。”

“很快……我就能想起一切……对么……”

“倘若你想起一切,又会如何?”

“我……我不知道……因为我不知道那究竟是怎样的过往。若是残忍到无法接受,若是我不小心说出伤人之言,请你不要怪我。”

“我怎会怪你?我只恨我自己!我是你的夫君,非但没能保护好你,反而害你至此!”

“我一直都想不明白,既然你真情待我,又为何会将我打的魂飞魄散?这当中,肯定有什么因由。”

“我……”墨?h神情苦涩,不敢正视她。想起那晚她梦中所说的‘毒酒’,他终于问出了口。

她却摇头,满脸迷茫:“我不记得了。”

她本想问他情劫之事,但是犹疑半晌都没有勇气。她终究是没那么坚强,有些事情她只能装作不知。

她靠在他的怀中,轻抚着他的眉眼,没有言语。

那个答案,真的那么重要?他们不顾一切地追寻,结局又会如何?

这一晚,她的梦中尽是血色。她睁大眼睛,却怎么也看不清真相……

( 诱仙欢 )

推荐热门小说诱仙欢,本站提供诱仙欢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诱仙欢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xiangyeyuchao.com
上一章:第三十章 美色误人 下一章:第三十二章 风情万种
热门: 陪太子读书 好色小姨 公子每晚都穿越 我有一家阴阳诊所 死亡万花筒 悠然乡村生活 再婚一年间 星际稀有物种 公子他霁月光风 旅游真人秀不是相亲节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