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八章 欲生欲死

上一章:第二十七章 为情所伤 下一章:第二十九章 情生意动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xiangyeyuchao.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海鬼的记忆永远被囚禁在那一天。那一天她身上的鳞片被生生剥落,那一天她的夫君心口鲜血喷溅,染红了双眼。

她怨恨世人,更怨恨天道。若天道尚存,又岂会如此对她!她和她的夫君,从此生生世世相隔绝,再也无法轮回相遇。

卿浅看清这一段往事之后,心中不由恻然。她紧紧抓着墨?h的手臂,低叹道:“她虽然化为厉鬼,害人无数,但终归也是被人所害。墨?h,帮帮她好不好?”

墨?h点头,看向海鬼道:“若能渡你,你可愿意?”

“我心中只有怨恨,如何能渡?况且……”她的唇角露出一个凄哀的笑容,“夫君已经不在,我渡过之后,又该何去何从!”

“你的夫君,他若知道你变成这样,定会伤心。那种伤,比死更加痛苦!”

“想不到仙君竟然能够说出这种话!看来仙君也是长情之人!只是……他不会知道的……他已经死了……死在符咒之下,再也无法轮回……”

“你大概想见一见他。”

“仙君若是有法子让我们能再见一面,我即使是灰飞烟灭也在所不惜!”

她空洞的眼神陡然亮了起来,脸上也有了光彩。只是在那样幽暗的冥火之中,更显森然。

墨?h念动口诀,布下幻界,渐渐地一张清秀的面容浮现出来。只是那面容飘浮在鬼火之中,看得不甚真切。

“夫君!”海鬼惊喜若狂,却又忽然低头痛哭,“我不能让你看见……我变得这么可怕……”

“娘子……”明明灭灭的幻影中,他对她伸出手,笑意温和,“放下仇恨,我带你走。”

“我无法走出去了。我的身上满是鲜血,心中也满是仇恨……我注定被锁在这里,永远无法救赎……”

“娘子,有爱就会有恨。就像这冰海的表面与深处,光明与黑暗并存。你被囚禁此处几百年,却从未将它看得完全。跟我走,你会看见不一样的天地。”

“我……我该如何离开……哪里又会有不一样的天地……”她失神地望着地上的尸骨,脸上满是凄惘。

墨?h沉声道:“他已经化为海水,包容世人,净化心尘——也净化着你心中的仇恨。你若肯跟他离开,我自有办法。”

“多谢二位大恩!”海鬼忽然挣扎着跪了下来,那穿骨的锁魂钉将她刺的鲜血直流,她却执拗着跪谢不起。

墨?h施法解开她身上的束缚,她奔上前,扑在了夫君的怀中。夫君并不害怕她此时的容貌,反而更紧地将她拥住。

她转过脸,对墨?h说道:“我这嗓音本来是属于清瑶的。后来她无意中闯入此处,非但不惧怕我,反而每日为我敷药。得知我的故事之后,竟然执意将鲛人之音送给了我。本来她只是为了让我可以倾诉冤情,没想到我竟然用它害了这么多人……也多谢她,才能够引来你们,让我得以解脱。清瑶是个心善的好姑娘,只可惜出身不公……若有可能,请你们善待她。我会和夫君每日为你们祈福,多谢你们!”

海鬼和夫君紧紧相拥,融为海珠,渐渐消散。

墨?h牵着卿浅朝原处走去,四处渐渐清明,海水中生机盎然。

游鱼在周身晃悠,不时地窃窃私语。

“清瑶又上去了!”

“真是个傻姑娘!晚上呆在海底照顾病人然后看星星,大早上就跑出去看太阳!百年来一直如此,不知中了什么邪!”

“每次回来后全身都是伤,她还笑嘻嘻乐此不疲!真是不作死就不会死啊!”

那些细小的涟漪撩的手心发痒,卿浅捉住一只小鱼,好奇地问道:“清瑶是谁?”

“就是昨晚救你们的那个小美人啊!”小鱼翻个白眼,吐个泡泡,摇摇摆摆地跑开了。

凭着记忆,转到海石丛中,还未站定,就见一个不明物体‘啪——’地落下,稳稳地掉在了石床上。

定睛一看,原来是海底小神医清瑶。

她扭了半天,将着地的姿势调整到最美,这才惊讶万分地叫起来:“呀!你们也在啊!”

卿浅无语地想,你分明一掉下来就看见了我们好么!

清瑶蹦?着扑了上来,墨?h微微后退,避了开去。

清瑶眨巴着泪眼,可怜兮兮地说:“我只是为了确认你有没有复原,真的没有别的企图!”

墨?h道:“无恙,多谢。”

“美男都是这么冷冰冰!哼!那个人就不是这样!”清瑶撇着嘴,忽然流着口水笑了起来,“我说你们两个,要不要这么激烈!就算是玩‘冰火两重’,也得有个度吧!这下可好,都玩到海底了,甚至差点连命都没了!原来这就是传说中的‘欲生欲死’啊!”

卿浅拽了拽墨?h,眨着无辜的大眼睛,满脸的求知若渴:“什么是‘冰火两重’?”

想起那本‘秘籍’上的某些画面,墨?h无奈地服下清心玉露,却不得不说:“我也不知道。”

“哼!骗人!看你满脸春色,就知道你一定知道!”清瑶狐疑地打量着他,“非但知道,而且还深谙此道!”

墨?h望天,心中幽幽叹息,我会告诉你我虽然深谙此道却还是个xx么!

清瑶拉着卿浅,亲热地说道:“美人,跟我玩!我们不要理他!他会把你吃光的!”

墨?h将卿浅拉回怀中,宣告他的所有权。他对清瑶说道:“卿浅有孕在身,请帮她看看。”

“什么!”清瑶瞪大眼睛,“她都被你折腾出孩子来了,你居然还这么猛烈!这样可不好,到时候你怎么跟孩子解释!”

墨?h闷声道:“解释什么?”

“你懂的!”清瑶脸上忽然飞来红云,忸怩着说道,“讨厌啦!人家还是个大姑娘,有些话叫人家怎么说得出口!”

那就不用说了!

只可惜,墨?h这句话还来不及说出来,就听见清瑶中气十足地吼道:“解释为什么每天都被戳!”

……

墨?h忍的内伤淤积,心想你真是个大姑娘么!

清瑶伸出手,搭在卿浅的腕上,先是怒赞一番她的肌肤真嫩滑,这才在墨?h杀人的眼光中,悠悠地闭上眼睛,凝神为她诊脉。

“呀!”卿浅忽然惊叫一声,捉住了她的手。

清瑶一个哆嗦,几乎抓狂:“会被吓得分裂好么!干嘛这么色眯眯地看着我!我对你没兴趣!”

卿浅看着她的手——只见手心手背满是裂伤,露出的手腕上也有鳞片脱落。

如此娇俏的可人,没想到身上竟然受着这么重的伤!

清瑶缩回手,满不在乎地说:“冰海嘛!一听就很冷!这是很正常的啊!你住你也冻!”

“不,这是晒伤。”卿浅专业地分析之后,拿出自己秘制的养颜神水,敷在了她的手上。

神水在手,美肌我有!满手的伤痕,竟然神奇地消失了!

“哇!美人!我们做朋友吧!”清瑶激动地拉着她,追着问个不休,“这是怎么做出来的?能卖么?多少钱?”

于是,堂堂一个小神医,彻底沦为神水的骨灰粉。路人转粉,就是这么简单!

墨?h预想中的诊脉也化为泡影,眼睁睁地看着两个女人兴高采烈地讨论美肌神水,却半个字都听不懂。

那一刻他的自信尽毁,哀叹自己修道百年,懂得的东西居然还不及她们的一半!

当清瑶提出自己的身上也满是裂伤,卿浅立刻拉着她朝海草深处跑去,说是要亲自为她擦身敷药。

那一刻他的三观也毁了,自己隐忍许久,都没有让她碰个遍,如今居然败给了另一个女人!那分明是身为夫君的他才能享有的待遇好么!

正在望天幽叹之际,忽然听到卿浅惊奇的声音:“墨?h!墨?h!你快来!”

难道她终于发现女人不适合自己,准备重返正途了?难道那美好的待遇终于要归还正主了?

墨?h心中一阵狂喜,大步地冲了过去。

忽然想到里面还有一个女人,他止住脚步,正色道:“非礼勿视。”

话音未落,只见卿浅拉着清瑶走了出来。她欣喜地说道:“你猜我在她的身上发现了什么?”

墨?h还没问,她就已经迫不及待地公布了答案:“印记啊!她的身上有一个印记,跟之前的那些一模一样!太好了!我终于找到她了!”

最后这句话,怎么听怎么别扭。墨?h再次将她揽入怀中,温柔笑道:“应该说是,我终于找到你了。”

“对啊!很快我就会找回自己,也会找回我们的回忆!墨?h,快偷窥——哦不,快询问她的过去。”

清瑶慌忙捂紧自己的衣服,警戒地问道:“你们想干什么!我可是有节操的人!”

卿浅笑眯眯地问道:“清瑶,你可以告诉我,你每天都跑上去干嘛么?”

清瑶果断摇头:“不可以!”

“其实你不说的话,他也会知道的。他可是很厉害的,可以任意穿梭到过去,说不定会看到不该看的哦!”卿浅继续诱导,笑容甜美,“不过如果你肯说,他不但会给你摘星星,说不定整个天界都可以送给你。”

“咳咳!”墨?h轻咳一声,提醒道:“过了。”

“嗯!简而言之,合作愉快!”卿浅眨着眼睛,改用美人计,“说出来之后,我将所有的神水都送给你!”

“成交!”清瑶立刻愉快地说了出来,“为了日光浴!”

“仅仅如此?”

“傻呀你!当然是为了看美男啊!”

为了那瓶神水,节操什么的,就让它碎成渣渣吧!

( 诱仙欢 )

推荐热门小说诱仙欢,本站提供诱仙欢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诱仙欢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xiangyeyuchao.com
上一章:第二十七章 为情所伤 下一章:第二十九章 情生意动
热门: 贼鹊 沉溺 我家黑粉总在线/声色撩人 沃土:乡村熟妇 我渣过的四个男人都找上门了 我和苍老师的那些事儿 我在原始做代购 朕的爪子一定要在上面 性福情殇:我的乡村艳史 我亲手养大的白眼狼都在觊觎我的遗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