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七章 为情所伤

上一章:第二十六章 冰火两重 下一章:第二十八章 欲生欲死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xiangyeyuchao.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这片寒彻心骨的冰海,在月色下闪烁着斑斓的色彩。沉入海底,才发现里面温暖无比,四处都游走着奇妙的灵物。

卿浅扶着墨?h,不知转到了何处。不时有灵物凑上来,吐吐舌头扮扮鬼脸,似乎是想吓唬他们。然而看到她脸上惨淡的泪水时,他们立刻就四散纷逃,边跑还边嘀咕:“闹着玩而已嘛!用不着吓哭吧!”跑了一会儿,又忽然飘回来,围着墨?h上下打量,“看来,又得我们‘海底小神医’出马了!”

它们引着卿浅转了一个弯,只见一个小姑娘坐在海石丛中,仰着头不知道在看什么。

卿浅走上前,还未开口,就见小姑娘转过脸,眨巴着大眼睛问:“美人,你会唱小星星么?”

“请你救救他……他醒来之后,哪怕是摘星星都可以……”说到这句话,她感到自己的心里更痛。那么高深莫测的仙君,竟然为她沦落至此!

“哇!成交!”

小姑娘刚说完,就见卿浅昏迷过去。原来她刚刚受了冰寒戾气,早就无法抵御,只是一直强撑自己。

小姑娘一手扶着一个,苦着脸哀叹:“救一赠一,这是要我作死的节奏!”

她召来那些灵物,将他们团团围住,然后叽里呱啦念了些什么。喂完灵药,拍拍手,转过身潇洒离去。继续望天托腮,继续等人为她唱小星星。

卿浅醒过来的时候,周身立刻围上了各种不明灵物。柔柔软软,摇摇曳曳,将她包裹其中。

她躺在墨?h的怀中,靠在他的胸口——此时,他竟然已经完全复原!

只是脸色惨白,毫无血色。她轻轻抚着他的唇,泪水再次滴落下来。

她已经不想再去追究什么情劫,什么利用。她害他至此,她只求他能够安然如初。

“卿浅……”噩梦之中,他喃喃唤着她的名字,“你是我的妻子……所有的一切……只能是我的……”

“墨?h……对不起……原谅我什么都不记得……”她颤抖着吻上他,他的唇亦是那般冰冷。

她不记得,究竟发生何事。闪现她脑海中的最后一幕,就是他缓缓沉下冰海的惨白容颜。

然而她却知道,他定是被自己所害。他说的不错,世上鲜有人能够伤他,唯一能够伤他的,就是‘情’字。

为情所伤,为情沉沦!

她,终究是他的劫。

泪水滴落,滑过唇角,在水中撩起细微涟漪。一些海鱼张开嘴巴,将泪珠吞进腹中,好奇至极:“原来这就是人类的眼泪!”

又有小鱼凑过来,低声地交换意见:“好像……清瑶也是这个味道……”

“开什么玩笑!清瑶可是又萌又傻的鲛人,怎么会哭!”

“难道是……为了那个人……”

“嘘……”

游鱼们四下散开,四周渐渐静了下来。却忽然从海底深处飘来阵阵歌声,那歌声低迷而又幽凄,似乎是在诉说古老的往事。正要被那凄婉的歌声夺去魂魄,却又陡然变得尖利,如同在控诉尘世间的种种罪恶。

无处不在的歌声,恍惚就在耳际,又恍惚已经侵入心底。声声催人命,声声断人魂。

卿浅迷失其中,眼前出现幻境,四处鲜血?魅荆??趺炊嘉薹ㄗ叱觥?p>  就在这即将沉沦的幻音深处,忽然紫光笼罩,将她牢牢地护在了其中。

她惊喜地看着墨?h,只见他缓缓地睁开了眼睛。

“墨?h!”她用力地抱着他,害怕一松手就会再次沉陷。

“卿浅……”他的嘴角扯出一个笑容,那笑容让她心中发痛。

两人只是紧紧地拥抱着,却谁也不敢开口说话。

太多的迷,太多的伤。若是执意说破,无异于重新撕开伤口,任它鲜血淋漓。

她不敢问,为何他会受此重伤。更不敢问,情劫之事是否为真。

而他只是不敢问,在她心中,是否还有属于他的完整位置。

两人眸中皆是伤色,却偏偏要强作笑颜。愈是掩饰,愈是痛苦。愈是痛苦,愈是笑得苍白。

这样的笑,如同淬毒的匕首,割得两人千疮百孔。

死寂之中,凄迷的歌声再次破阵而入,吓得最后一只游鱼也立刻逃开。

墨?h牵着她,循声而去。

本有千言万语,却不知从何说起。最后只好避而不谈,问起了其它:“那歌声是怎么回事?”

“海鬼。”

墨?h回答完之后,本来还想再说些什么,却最终紧闭嘴唇,直到唇角沁出血迹。

卿浅默默地替他拭去血迹,不再多问,跟着他朝前走去。

不知不觉转到了冰海最深处,闯入了幽暗之中。四处弥漫着陈腐的血腥味,刺的人心中发闷。想要呕吐,却觉腹中更加难受。

墨?h喂她服下一颗清心玉露,然后捂住了她的鼻。忽然她尖叫一声,惊惧地扑进了他的怀中。

幽明的鬼火之中,只见地上白骨森森,血迹斑斑。不时有恶灵袭面,都被他击的粉碎。

他将她护在怀中,低声道:“别怕。”

“何人竟敢闯此迷阵!”

凄厉的声音陡然响起,在一片死气中更是诡异。

墨?h猛地挥掌,将那瘴气屏散。看清那人容貌时,不由得怔了片刻。

那是来自鬼界最深处的恶灵,惨怖的容貌自不必说。更让他心悸的是,她的全身都被钉在海石上,深入骨髓,皮肉无存。骨头上斑驳的血污,竟然已成黑色!

“啊!”卿浅尖叫着,不可抑制地颤抖起来。

见到他们,海鬼大笑起来,那笑声凄惨无比,令人心中怵然。

“妖孽!”墨?h凝成剑气,准备将她收服。

“不!我不是妖孽!我是这海里的灵女!是那些愚昧而又贪婪的世人将我害成这样!”海鬼空洞的眼中似乎燃起鬼火,血红的嘴唇向他控诉着,“他们罪孽深重!仙君斩妖除魔,可知人心才是最为可怕!”

墨?h沉声道:“世人自有天地惩罚。你布下迷阵,将他们引入此处,滥杀无辜,逆天而行。如此罪孽,我又岂可轻饶!”

“天地惩罚?”海鬼冷笑不已,“我等了几百年,看到的满是好人枉死恶人长命!这就是所谓的天地惩罚?天地向来不管生不管死,只管他们自己的逍遥快活!我不过是替天行道!”

“恶灵怨气太重,无法轮回转世。你若肯放下怨念,我可以渡你。”

“我宁愿永远在此受这锁魂之苦,也绝不会离开半步!我要将他们个个剥皮抽骨,我要将当年所受之痛加倍偿还!”

见她冥顽不灵,墨?h摇头,准备将她诛灭。卿浅拉住他,定了定心神,好半天才能说出话:“墨?h,看来她也是被人所害。不如听听她的冤情,若她真的无辜,也好渡她早离苦海。”

海鬼冷笑道:“不需要你的可怜!我早就已经不相信任何人!”

卿浅看着墨?h,只见他指尖轻轻一点,那人的记忆已经展现眼前。

她所言非虚,曾经她确实是海里的灵女。那时的她纯洁善良,烂漫天真。每日跃动在海面上,为迷途的渔人引路。

后来她遇到一位出海寻药的年轻人,原来家中老母病重。他生的文文弱弱,没有人敢带他出海,于是他自己摇着一只船漂了出来。

“真是个傻子!”她潜藏在水里,遥遥望着他,心中这样想。

每次迷路,都有身影在前方引着他。一开始他以为只是幻觉,后来次数多了,他便相信是灵女显身。每次吃东西时,他都会掰出一大块,扔进水里。果然会看见一双玉手将食物拿走,然后瞬间消失。看着水里的涟漪,他笑了起来。

而她吃着新奇的食物,也笑了起来。

一场意想不到的风暴,将他卷入了海里。她救了他,化作人类的模样,陪在他的身边。等他醒来后,她将灵药给了他,谎称是自己幸运觅得。

年少的无知与好奇,她跟着他回到渔村,见了他的母亲。母亲病好后,请她嫁给他。母亲的热情与男子的淳朴打动了她,一时贪玩,她终究留了下来。

很简单的婚礼,却又很热闹。渔村所有人都来了,来看看这个美丽异常的新娘子。

赞美声不绝于耳,有真诚,也有嫉妒,还有看不见的阴暗滋生漫长。

婚后和美恩爱,更是羡煞旁人。那时的她,心中满是对尘世的憧憬,温暖的如同夫君的怀抱。

然而好景不长,她发现自己有孕之后,渐渐地显出了原形。最终被夫君发现,但是夫君却仍然待她如初,甚至更加珍惜。因为他知道,她舍弃了自己广阔的家园,只为了与他一介凡人相守。

她出门卖菜,身上有鳞片脱落,落在地上闪闪发光。调皮的小孩子捡起,雀跃着跑开了。

夫君拉着她,想要带她离开,将她送回本属于她的碧海。但是她却执意留下,她不相信那些人会伤害她。毕竟,她一直都在暗中帮他们。毕竟,他们对她那么好。

就是这天夜里,大火烧光了他们的家,母亲死在了睡梦中。不知何处闯来的道士,用足了四十七根锁魂钉,将她锁在了火海之中。

一开始她仍然是笑着的,她仍然不相信眼前的一切。她宁愿相信,这一切只是场噩梦。又或者,那个道士是自己寻过来的。

然而,当他们一片一片地剥下她身上的鳞,如获至宝地藏进怀里,然后重金付给道士。她空洞着双眼看着这一切,那一刻,噩梦醒了,却又陷入另一场更痛的梦魇。

当道士挥剑朝她劈来,夫君从捆绑中挣脱出来,扑在了她的身上……

结束了……在人世间那一场最美的幻梦,终究是结束了……

她被他们合力沉入海底,也沉入了她永生永世的噩梦……

( 诱仙欢 )

推荐热门小说诱仙欢,本站提供诱仙欢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诱仙欢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xiangyeyuchao.com
上一章:第二十六章 冰火两重 下一章:第二十八章 欲生欲死
热门: 山村:男科女神医 荒村红杏 星际之陛下你好美 误穿生子文的男读者伤不起 邻家少妇(雁惊云) 帝王攻略 我的竹马超难搞 乡村大国手 渣渣们都等着我称帝 乡村禁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