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六章 冰火两重

上一章:第二十五章 曾经沧海 下一章:第二十七章 为情所伤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xiangyeyuchao.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颜缈的事情过后,师叔绝口不提任何字。比如那句话究竟是什么,比如颜缈与他的结局。卿浅好奇地问起,师叔总是望天装傻:谁是颜缈?我认识么!

卿浅连叹师叔的角色转变真快!

从此以后师叔不再流连风月,安心修道,对于妖物也宽容起来。

后来他望天说了一句:“师兄想我了!”

然后就踩着一朵浮云,悠悠然地飘走了。

魂魄归位后,卿浅睡梦中呢喃着的却是:“墨?h,只要能够嫁给你,饮下毒酒又何惧!”

墨?h惊愕万分。毒酒?有人曾经逼迫她喝下毒酒?

何人竟敢如此伤害她!

或许师父和师叔知道内情。他施出法术,想要隔空问一问他们。担心会吵到卿浅,于是他走了出去。

谁知道,他刚出门,玉杳就趁机走进。

长长的指甲划过卿浅的脸颊,她怨恨地说道:“你究竟有什么好!他竟然如此护着你!为了你,他拒绝了与我的婚事,从来也没多看我一眼!片刻不离地守护,我竟然没有机会单独见一见你!”

怨毒深入骨髓,划出妖艳的血花。卿浅从梦中惊醒,见到玉杳,不由得连连朝角落退去。

“怎么,我长得很可怕么!”玉杳冷笑道,“要知道,仙界中可是有多少人等着我回头呢!身为断音宫的宫主,我的容貌与势力又是何人能够拒绝得了的!”

“墨?h就在门外,他会保护我的!”

“傻丫头,我可真是心疼你。被人骗到至今,甚至魂飞魄散,都还不肯清醒!你难道不知道,他不过是为了修行。而你——是他的劫。仅此而已!”

“不!我不会信你的!墨?h喜欢我,他对我是真心真意!”

“真是好骗!怪不得他选择你作为他的劫!”

“什么意思?”

“修道成仙,必须渡劫。他身为离恨殿的少主人,自然可以选择。我忽然不那么难过了,因为我终于想通,他不过是在利用你!你如此卑贱的身份,又怎么配得上他!我劝你还是趁早死心!等你再没有利用价值,他就会将你抛开,回到我的身边!到时候你可就不只是魂飞魄散这么幸运了!”玉杳怪笑道,“我不杀你,我要留着你慢慢看清真相。那般不堪的真相啊,一定会比你死去还更加痛苦!”

她忽然消失在夜空中,只留下满室的异香。

卿浅呆呆地走下床,紧紧地裹上衣服,却还是觉得那般冷。

走出门外,只见不远处墨?h正在施法。遥远的夜空中,浮现出一张模糊的面容。

那人威严的声音蓦然响起:“徒儿,你已经历尽情劫,立刻回到离恨殿。”

墨?h道:“徒儿有话想问师父。”

他没有承认,也没有否认。似乎一切天经地义,似乎她真的不过是他的劫。

原来,仅此而已。

卿浅的心中更冷,裹紧衣服朝外面跑去。

墨?h听到声响,想要追上去。无奈师父法术牵制,他只能留在原地。

浑浑噩噩中,不知转到了何处。只听到那幽眇的曲声萦绕耳际,似曾相识,似在梦中。

曲声深处,却见寒影站在那里,微笑如风。

“卿浅姑娘!”他走上前,伸出手,“跟我走。”

那曲声低低萦回,魅惑着世人的沦陷。

她先是步步后退,惊惧地望着他。

那般靡丽的月色,勾动着她眸中的妖娆。

她忽然对他轻轻地笑了起来,盈盈柔柔地走上前,靠在了他的怀中。

她紧紧地环住他的腰,妖媚至极:“公子,我好冷……抱紧我……”

“卿浅……”他的声音忽然低哑,“我就在这里,一直等着你。”

“公子为何如此对我?”

“因为……”他轻轻地拭去她脸颊的泪痕,声音低柔,“心动。”

“可是……我的心里却好冷……公子……温暖我……”她抓着他的手,捂在了自己的心口。

感到那酥软的丰盈,他心中更是难以自控,身子朝她紧逼。

“卿浅!”

墨?h匆匆飞来,见到这一幕,不由得怔住。

卿浅却并没看他,妖艳的唇拂过寒影的耳际,低低道:“那仙君甚是可恨,替我赶走他,好不好?”

“好……卿浅喜欢怎样,那就怎样!”

寒影说着,忽然施法朝墨?h攻来。从始至终,他都揽着卿浅的腰,似乎是故意挑衅。

墨?h心痛如割,当他终于将她夺回自己的怀中,看着她唇角妖媚的笑意,他猛地挥剑朝自己手臂砍去。

鲜血淋漓,他痛笑起来,抱着卿浅转身离去。

面前忽然出现一片冰海,她从他的怀中挣脱,欢欣笑道:“好美!”

这一瞬,她究竟是在梦中,还是已经恢复自己?

是真是假,墨?h已经分不清。他的心很痛,滴滴淌着鲜血,划出看不到的暗伤。

他忽然飞入冰海,重重地倒了下去。任由那蚀骨的寒冷湮没着自己,却为何无法封藏自己心中的痛!

“仙君!”她软软地靠在他的身上,仰望着旖旎的月色,眸中被染上无尽春意,“若在此处欢好,岂不更加美妙?”

“卿浅……”他紧紧地抱着她,痛苦至极,“你所有的一切,都是我的。无论爱恨,我都受着。你要什么,我都可以给你。哪怕是我的性命,我也在所不惜。可是……你不能……不能如此对我……”

“我这样对你不好么?男人不正是喜欢这样么!刚刚那位俊俏公子,可真是享受的很呢!”

“卿浅!”他忽然咬住她的唇,痛苦难言,“请你不要再说下去!”

“那我该说些什么呢……”她的笑容陡然变得冰寒,抚在他心口的指甲骤然尖利,划破了他的肌肤。血珠渗出,她伸舌舔去,媚笑道,“仙君说过,愿意为我而死。可是我要你的性命又有何用?我很冷,或许可以挖出你的心来取暖!仙君,你可愿意?”

“卿浅……或许那样我能永远留在你的心中……”他痛苦地闭上眼睛,不敢再去看她脸上的媚色。

她的指尖在他的全身划出血痕,然后轻轻舔去。她低低地笑道:“仙君的心是冷的,我要了也没用。那位公子的心却是热的,下次见到他——”

话未说完,她忽然尖叫起来,瞪大眼睛看着身下的男人。

只见他蓦然凝成剑气,划开了自己的心口,生生地取出了自己的心!

没有施用任何法术,心墙跳动,鲜血喷溅,?魅玖怂?乃?邸?p>  “卿浅……记住……我是你的夫君……只有我……才能够给你……”

他的脸上露出一个惨白的笑容,身子缓缓地往下沉去。

那笑容渐渐被冰雪封藏,模糊的就如同一场噩梦。

“墨?h!”

她痛苦地尖叫起来,紧紧抱着他的身躯,随着他一同沉入海底。

( 诱仙欢 )

推荐热门小说诱仙欢,本站提供诱仙欢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诱仙欢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xiangyeyuchao.com
上一章:第二十五章 曾经沧海 下一章:第二十七章 为情所伤
热门: 陛下每天都在作死[穿书] 遇见魔修,神都哭了 婚姻禁区 回天 今天我又吓到非人类啦[无限] 村官桃运仕途 狂武战帝 豪门宠文炮灰重生后 云雀 在星辰中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