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五章 曾经沧海

上一章:第二十四章 嫁衣乱红 下一章:第二十六章 冰火两重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xiangyeyuchao.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师叔喝得大醉,昏昏然不知时日。墨?h和卿浅将他扶回房间的时候,已是黎明。

口中呢喃着的名字,反反复复都是:“颜缈……”

卿浅拉着墨?h走了出来,低声说道:“我们去找她,说不定还有转圜余地。”

两人牵手走出客栈,街上已经人影憧憧,一派繁闹。

迎面看到颜缈和夫婿携手而来,两人在那晨风之中,看起来如此般配。

卿浅跑上前,拉住她说:“姐姐!咦,辈分不对!美人!请跟我们去一个地方!”

颜缈怔了怔:“是你们?”

卿浅道:“美人记不记得我们不要紧,但有一个人却必须记得!”

颜缈没有多问,而是看向身边的夫婿,笑容清柔:“这是我的夫君,顾蕴。”

顾蕴作揖道:“既然是阿缈的相识,不如前往寒舍喝杯薄酒?”

卿浅道:“我有事情想跟她单独说,请公子将她借给我——哪怕片刻!”

顾蕴笑道:“阿缈的事情就是我的事情,我当然要片刻不离地陪着她!”

卿浅还要说些什么,墨?h已经出手,瞬间定住他的身。

颜缈有些惊愕,但是很快就平静下来:“我跟你们走就是,请别伤害夫君。”

她将顾蕴扶到一边的小茶馆坐好,叫来一壶好茶,摆在他的面前,然后嘱咐店家不可打扰。看了许久,她这才跟着他们离开。

卿浅忍不住叹道:“美人对公子可真是情深意重!”

“顾郎真心待我,不顾一切地娶我。有夫如此,今生无憾。”

看着她眉眼间的缱绻笑意,卿浅不由得替师叔感到难过。

三人来到客栈,坐好之后,叫了一桌饭菜。

颜缈摇头道:“我要等顾郎一起。”

卿浅无奈,只好放下碗筷:“美人,喜欢听故事么?”

“文人的故事最是动听,顾郎每晚都会给我讲故事。所以你想说的那个故事,大概也没什么稀奇。”

“我说美人,咱能不提顾郎么!”卿浅有些沮丧,“倘若师叔听到,肯定会更加伤心!”

“师叔?”颜缈的神色变得迷惘,半晌后说道,“不如我给你们讲一个故事吧。”

“好啊好啊!”卿浅欢欣道,“说不定心结就此解开,师叔也不必借酒消愁了!”

颜缈望着外面的晨光,缓缓道:“从我记事起,心间就一直萦绕着一个名字。起初那个名字还很模糊,我也不知道究竟有何意义。在我十五岁那年,我独自一人躲在荷塘边的假山后,隐隐约约中看到一个男子走向我。他朝我伸出手,对我说,‘姑娘,你在这颜家生活的不快乐,我带你离开。从今以后,我定会好好待你,再也不会让你如此孤单。’这个人,就是顾郎。他来我家拜访,偶然看见了我,只是觉得我不快乐,便不顾一切地带走了我。当我跟着他离开荷塘的那一瞬,我的心里忽然明朗起来。原来,那个名字是谁都不重要,重要的是——我想对他说一句话……”

世事沧桑,命运轮回,颜缈竟然还是逃不出宿命。一样的背景,一样的开始。所幸的是,不一样的结局。

卿浅忽然不敢再问下去,她已经大概猜到,颜缈想说的那句话是什么。

“我不过是尘世间最普通的女子,甚至出身比普通女子还不如。跟所有人一样,只是祈盼一个安稳的家,一世白首。”颜缈站起身,轻轻道,“其实那句话,也没必要说出口。烦请你们转告他,颜缈于他,不过是一个过客,请不要自伤至此。”

她盈盈地走了出去,融入在清风之中。

卿浅呆呆地说:“师叔和她,不知道究竟是谁负了谁……只是……他们应该不可能再回头了……”

墨?h沉默不语,端起饭菜准备上楼。

卿浅拉住他:“你认为他现在吃得下么!若是不小心说错,他该是多么伤心!墨?h,不如……不如我们帮帮他,好不好?”

墨?h叹道:“事已至此,还能如何?”

“他一直都欠她一场婚礼,他肯定也是想完成这个心愿的!也许完成之后,他就会放下心念,再也不会这样……所以……”她迟疑半晌,终于说了出来,“我们送他一场完整的婚礼吧!”

墨?h点头:“好。”

“墨?h,你这么厉害,可以幻化出颜缈,对吧!”

“幻术必须有所凭仗,否则很容易被师叔识破。”

“眼下也找不到别人,不如将我幻化成她的样子?”

“不行!你是我的妻子!”

“我知道你肯定不愿意,可是师叔那么痛苦,难道你忍心他一直如此?师叔一直都在帮我们,我们当然要懂得知恩图报!况且不过是幻境而已!”

墨?h心中百般挣扎,又怎愿如此报恩!虽然不过是幻境,他又怎能释怀!

只是,师叔之恩,却也不能不报。他又怎忍心看到师叔如此沉沦!

正在这时,寒影的声音蓦然响起:“在下愿略施绵力!”

只见他从客栈外走进来,身后还跟着一个女子——而那女子,竟然跟颜缈长得一模一样!甚至连一颦一笑都是那般真切!

卿浅目瞪口呆:“颜缈……美人……”

寒影微笑道:“你们可以叫她子规。”

卿浅惊疑地问道:“为何帮我们?”

“我向来与人为善,本就一直想与你们结交,却屡次被拒以千里。况且——”他的神色忽然那般温柔,“即使是幻境,我也不愿看到你与别人成婚。”

卿浅心中一沉,难道他竟然对自己——

墨?h更是面色不善:“她已经嫁我为妻!”

寒影面露歉意:“在下向来怜香惜玉,真是失礼。”

“师叔向来痛恨魔道中人,倘若被他识破,后果不堪设想。”

“绝无可能!子规的幻术,向来无人可挡。”

寒影对子规微微一笑,子规立刻飞了上去。不知何处飘来幽眇曲声,客栈竟然瞬间化为喜堂!

墨?h脸色冷沉,拉着卿浅飞到了‘新房’之外。

卿浅好奇地说:“偷看别人洞房,这样不太好吧?”

墨?h道:“以防万一。”

“什么万一?”

“假如……假如师叔当真,真的与她……”墨?h脸上有些泛红,“我们要及时出手阻挡!”

卿浅瞪了他一眼:“哪有这样的师侄!扰人春梦!真是不厚道!”

话虽如此,她还是瞪大了眼睛看着里面,生怕遗漏一点点重点情节。

只见子规扶起了师叔,为他轻轻擦脸,为他换上华美喜服,然后携手坐在了床上。

“。”她轻轻唤他。

他朦朦地睁开眼睛,隐约见到身旁佳人,怔了许久,脸上惊喜交集:“颜缈!真的是你!”

“是我。盼了十二年,今日终于可以嫁你为妻。”她端起合卺酒,温柔至极,“,喝完这杯酒,我们就是夫妻。从此以后相伴一生,再不分离。”

“好……永远陪着颜缈,一生一世。”他接过酒杯,与她交互而饮。

“,你高兴么?”她靠在他的胸口,柔声道,“这一日,我等了好久。我以为自己永远也等不到…………永远爱我,好么?”

“颜缈,我会永远爱护你,永远都不会再让你孤单等待。从前是我不对,是我太过自私。此后的每一日,我都会陪着你。”

两人呢喃着情话,温柔缱绻。

醉眼迷离中,他轻轻地抚摸着她的脸庞。忽然想起了什么似地,从怀中拿出那颗夜明珠。正要送给她,却忽然脸色一变,狠狠地将她拂开:“何方妖孽!”

长剑出手的刹那,寒影破门而入。

这一瞬间,那无处不在的曲声终于断绝。

师叔怒道:“你究竟用了什么手段,居然连我也瞒过!”

寒影将子规护在身后,仍然是笑意温和:“仙君果然法术高深,居然连子规的幻术也能识破!”

“子归鸟?”师叔皱了皱眉,此时却没有心思深究,只是感到愤怒和难堪。“这并非寻常的夜明珠,在它面前,一切都无所遁形!寒影,你究竟有何目的!”

“不过是想卖个人情,交个朋友。想不到仙君竟如此——”寒影干笑一声,“高不可攀。”

卿浅走上前道:“师叔,我们不想看你如此伤心,所以才想出这么个法子。本以为你会就此放下心念,想不到竟弄巧成拙。对不起,是我的错。”

“我的事情,还轮不到你们插手!”师叔恼羞成怒,执起长剑再次朝子规刺去。

“师叔难道想要旧事重演!”

听到这句话,师叔蓦然想起相思,神色变得颓败,渐渐地放下了长剑。

寒影看向卿浅,温柔不已:“多谢卿浅姑娘为我求情。”

卿浅苦涩地说道:“你们先离开这里。”

“卿浅姑娘多加小心,我们很快会再见的。”

寒影说完,抱着子规消失了。

师叔拾起地上的酒壶,大口喝着酒,却什么也不说。

“师叔……”卿浅内疚地说,“对不起,我真的只是想,让你开心些。”

“丫头……”师叔望着她,忽然笑了起来,“多谢你。”

卿浅懵懵懂懂,想不出为何他会如此转变。却见他抱着酒壶,大步朝外走去:“终于能够还她一个完整的婚礼,我再无遗憾!这样也不错,我终于可以走出魔障……”

抱着酒壶走到街上,人来人往,却没有一个是深藏心底的容颜。

酒到深处,越是清醒。无意中看到那人身影,独立于尘世之间。沧海月明,唯她而已。

穿过人影憧憧,穿过记忆匆匆,他终究是来到了她的面前。

她正在挑选布匹,笑意温柔,眉目缱绻。

时间是多么的残忍,它带走尘世间最炽烈的爱恨,只剩下平淡斑驳的流年。

她终究是为了那人敛尽风华,低眉温婉,他却发现他隐约也快忘记她了。

她抬起头,对他轻轻一笑:“,我不爱你了。”

说完这句话后,两人忽然释然。她执着不忘的心念,也终于尽散。

他将那颗夜明珠放在她的手中,微笑洒然:“本就是给你的,却迟了百年。颜缈……我也不爱你了。”

两人点头微笑,擦身而过之后,再未回头。

人世间,没有什么是必须念念不忘的。也没有什么是必须执着的。一旦错过,就是生生世世。

( 诱仙欢 )

推荐热门小说诱仙欢,本站提供诱仙欢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诱仙欢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xiangyeyuchao.com
上一章:第二十四章 嫁衣乱红 下一章:第二十六章 冰火两重
热门: 穿到蛮荒搞基建 我在故宫装猫的日子 桃运狂龙 我的美女总裁老婆 流氓艳遇记 逃生游戏里捡男友/恐怖游戏里捡男友 铜钱龛世 最A团宠[娱乐圈] 乡村小野医 都市猎艳:少妇俱乐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