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四章 嫁衣乱红

上一章:第二十三章 情深缘浅 下一章:第二十五章 曾经沧海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xiangyeyuchao.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曦和颜缈相识于十五岁那年,正是情窦初开的年华,爱恨分明,如同初见时那满池的情花。

那时的他,漂泊于尘世间,乐得逍遥自在。行侠仗义,游走天涯,人家称他为游侠,他全毫不客气地收下。玉树临风,笑容潇洒,每经过一处都会赢得无数少女的仰慕。然而他只是玩笑几番,从未放在心上。他的心中自有乾坤,又岂会被儿女情长所羁绊。

他的梦想是,修道成仙。盼着有朝一日能够站在九天之上,为这天地斩妖除魔,成为更强的侠者。

前往修仙的途中,偶然路经一座小城,恰巧碰见一场仇杀。他救了那家主人,上下共一百多条人命。主人家自然是对他感恩戴德,盛情邀请他留下来赴宴。免费晚餐,岂有拒绝之理,他懒懒地答应了。

主人提出带他四处转转,他找个借口独自走开,在这颜家庄随意逛了起来。

转到一处池塘,只见一群少年正在玩闹。他从假山后绕过,却忽然被一双手抱住。少女清灵的声音在耳边响起:“二哥!终于抓到你了!平时总欺负我,看我怎么罚你!”

话音未落,忽然脚下一空,那少女竟然拉着他跳入了池塘!

少女的双眼蒙着红纱,唇角漾起慧黠的笑容。

当她摘下红纱,看清面前之人时,不由得怔住。

?曦饶有兴味地看着她:“你二哥有本大侠帅么?”

她的脸颊陡然晕染两朵红云,不知是夕阳太美,还是池中的花朵太美,?曦居然产生了“今夕何夕,见此佳人”的错觉。

心随意动,看着她在水中惊如幼鹿的模样,他非但忘了放开她的手,反而手中一紧,揽住了她的腰。

“喂!你干嘛!”

她还未惊叫出口,就已经被他拦腰抱到了岸上。

“姑娘,去换身衣服。”他在她的耳际,轻轻撩过,撩拨的她全身发颤。

“登徒浪子!”她恼羞地瞪了他一眼,准备跑开。

他‘哈哈’一笑,甚是愉悦:“本大侠名叫?曦。”

“你就是?曦大侠?”她的眸中陡然泛起异样光彩,脸上的红云也更加娇艳。低头半晌,声音清柔,“我叫颜缈。”

“人如其名,美不可言!”

“虽然你救了我全家,不过你看起来也并非好人!”颜缈红着脸,转身跑开了。

?曦笑着转过身,朝别处走去。

本以为颜缈定会出现在晚宴上,谁知道直到结束也没有见到那抹丽影。不过?曦也并未往心里去,对于他而言,没有什么是可留恋的。

倒是颜庄主一直都在给三小姐使眼色,叫她去给他斟酒敬酒。?曦来者不拒,悠悠地喝完所有美酒。

直到颜庄主的一句将三小姐许配给他,他这才散漫地开口:“?曦自由之身,无以为家。”

颜庄主几次提起,都被他拒绝,最后也就不了了之。

晚宴结束之后,他也不多留,挥退所有人,独自往外面走去。

那些仆人却仍然是一直跟着他,恨不得将他送到家门口才好。莫可奈何,他只好不走寻常路,偷偷绕到了后门处。

谁知道,在夜色中却听到声声怒骂:“叫你勾/引?曦大侠!否则他是一定会答应亲事的!你娘是个狐狸精,想不到你也是!幸好你娘死得早,不然该教会你多少下作手段!颜缈,记住你的身份,你只是个没有名分的庶女!我们能够赏你口饭吃,就已经很对得起姐妹之情了!”

夜风中似乎还有鞭子挥动的声音,?曦立刻循声飞了过去,果然看见颜缈抱着身体坐在墙角处。她的衣衫已经破烂,隐隐还有鲜血渗出。而三小姐以及其他几位仍然不肯放过她,挥动着鞭子痛骂着。

眼看着鞭子又要落下,?曦伸手抓住。另一只手迅速解下外衣,瞬间将她裹在怀里。

三小姐更是怒不可遏:“?曦大侠,你果然是被她迷惑了么!她如此出身,怎配得上你!她——”

“住口!”?曦冷喝一声,再不看她们。他看向怀里的颜缈,只见她的脸上沾染着血迹,却紧紧地咬着嘴唇,半滴眼泪都没有落下。月色朦胧,唯一清晰的就是她那双明丽的眼睛。

他轻轻地拭去她脸颊的血迹,低叹一声:“颜缈,倘若你无处可去,跟我走。”

抱着她跃上墙头,听到三小姐那痛恨的声音:“?曦大侠,你竟是要娶她么!”

?曦神色冷沉:“不错,我确实是要娶她。”

本只是一时愤恨的妄言,从此却注定了她一生的沦陷。

后来他问过她,当初那么痛,为何却不曾流下眼泪。她回答,她的眼泪应是为心爱之人而流,绝不会在那些人面前落下一滴泪。她要比他们活的更快乐,只有这样,才对得起为护她而死的娘亲。

她也问过他,将会带她去哪里。他笑得一派潇洒,本大侠都带你‘私奔’了,自然是会护你一世。

她娇羞不胜的模样真是好看,?曦看得痴了,忍不住就多逗她几句。比如什么会带她看遍繁华,比如什么会守她百岁,甚至——他会娶她。

如此甜言蜜语,女子总是会心存幻想的。渐渐地,她喜欢追问他:“你爱不爱我?”

每当她如此问他,他总是避而不答。面上的笑容依然潇洒,只是总少了些什么。

后来问得多了,他便会笑着回答:“爱。”

“那你何时娶我?”

“很快。”

“等到我容颜苍老,你还会继续爱我么?”

对于这个问题,他开起了玩笑:“到时候我得道成仙,自然是会另爱他人。”

他一向玩笑惯了,却不知道有些话是绝不能提。就这样的一句玩笑话,成为她心中的致命伤。

后来她不再追问,仍然是陪他四处漂泊,仍然是为他洗衣做饭,从无怨言。

两年后的一个夜晚,他出门不在,有仇家摸进了他们的草屋。见到等在门口的颜缈,顿时起了色心。

正要对她下手,?曦赶了回来。急于救她,不慎中了对方的毒镖。

她将他扶进屋子,给他解衣敷药,烧水擦身。却忽然被他卷入水中,激起了火热涟漪。

那一晚,她将自己给了他。情意缠绵之际,她轻轻抚着他的心口,再次问他:“何时娶我?”

“很快。”气喘低/吟中,他仍然是这样回答。

意乱情迷的那晚过后,似乎也没什么不同。仍然是这样四处漂泊,仍然是虚实难辨的许诺。唯一不同的是,他看她的目光渐渐炽热,染着别样的柔情。

许多年后的某天早晨,她从他的身边起来,下床洗漱梳妆。看着镜中容颜忽然多出的细纹,她的双手颤抖起来。

他从身后环住她的腰,温柔低语:“颜缈,你好美。”

她慌忙放下镜子,不敢转身,再次问出了那个问题:“?曦,你爱我么?”

“爱。”

多年来都未曾问过,这次他的答案却如此坚决。

她欢喜地笑了起来:“何时娶我?”

“两天后。”

听到如此明确的答案,她更是惊喜,展颜笑了起来。

那笑容在晨曦中如此明艳,他心中柔情涌动,轻轻吻了吻她的额头:“等我完成最后一件事,我就陪你隐居山水。”

他踏着晨曦走了出去,她满怀欣喜地布置屋子。

穿上那袭封藏已久的嫁衣,她站在门口痴痴等他——就如同那十二年的每个日日夜夜。

然而两天后,他再次失约。

她站在门口那么久,从十五岁到二十七岁,从花开到花落,她终究是没有等到他归来。而如今,她再也无法等下去了。

看着镜中瞬间苍老的容颜,想起多年前他的那句话,她的心中忽然无比的恐惧。

对不起,我无法再爱下去。

她终究是,离开了这一场看不到尽头的空梦。

当?曦捧着夜明珠,满身是伤地回到家中,已是三天之后。然而,映入他眼帘的,却是满地的落红。她撕碎了编织十二年的嫁衣,只在床头刻下一句话:“爱恨两断,再无纠缠。”

他摩挲着那两句话,颓然至极。颜缈,为何不能再多等我一日?我不过是为了给你最美的婚礼。

这夜明珠,是他冒着生命危险夺来的,本来是为了送她作为礼物。却没想到,竟是如此结局!

他发疯似地找她,踏遍他们曾经走过的每一个地方。然而,她却是在刻意躲着他,躲在他看不到的角落,对镜垂泪。

每一个地方都是回忆,那些炽烈的岁月,却再也回不去。他这才恍悟,自己欠她实在太多。

后来他渐渐想通,她不愿见他,今生或许无论怎样都是没法再见一面的。

他心死如灰,整日借酒消愁,渐渐流连风月。

三十年后,他承蒙师兄的点化,终于得道。

他借助仙术,终究是找到了她。

她已经白发苍苍,满脸皱纹。见到他的刹那,恍如隔世。

她就这么看着他,干枯的眼中渐渐滚下浊泪。

“?曦!你何其残忍!在我最美的时候,你不知珍惜。而如今,却以这样的方式相见……”

她倒在他的怀中,张了张口,似乎还想说些什么,却终究什么也没说出口。

爱恨成空,只剩下眼角的泪水尚在痛悔……

( 诱仙欢 )

推荐热门小说诱仙欢,本站提供诱仙欢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诱仙欢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xiangyeyuchao.com
上一章:第二十三章 情深缘浅 下一章:第二十五章 曾经沧海
热门: 不死神皇 余温未了 好一个骗婚夫郎 山村疯狂 床笫秘术:荒村女人的泛滥春情 如意蛋 末世夫夫现代种田日常 小夫郎 这个柱吃了烫嘴 大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