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三章 情深缘浅

上一章:第二十二章 相思已尽 下一章:第二十四章 嫁衣乱红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xiangyeyuchao.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相思身上的那缕魂魄归位后,虽然是师叔在身边护法,但是卿浅心中却难受万分。

她忧伤地说道:“相思姐姐本可以不死的。只要他们解开心结,就可以长相厮守。可是如今……”

师叔喝着酒,沉闷地一言不发。

墨?h劝解道:“相思身上的灵气已经耗尽,最多也撑不过半个月。师叔……师叔不过是……”

师叔打断他,沉声道:“不必替我解释!我知道自己在做什么!”

“师叔。”卿浅看着他,问道,“非我族类,其异必诛。定当如此么?”

师叔顿了顿,再没有像从前那般斩钉截铁地肯定。闷闷地灌了一口酒,闷闷地说:“我一直都自诩除魔卫道,但是却从未做到公正对待。对于你……我一直都是宽容爱护的……想来我也真是自私……”

“师叔何解?”卿浅惊疑地问,“我不过是魂飞魄散罢了,说到底也还是凡人。”

“一般的凡人,魂飞魄散后还能安然十年么?你——”

“师叔!”墨?h陡然止住话头,紧紧地抱着卿浅,“师叔喝醉了,他喜欢胡说,你也是知道的,不要往心里去。”

卿浅垂下眼帘,黯然地说:“虽然我从来都不问为何,但是有些事情我心里很清楚。你不必骗我,总有一天我会想起的。”

“卿浅,我怎会骗你?你确是凡人,上一世你也看到了。”

“那么这一世呢?这一世你为仙君,而我呢?”

她声音有些哽咽,偏过头去不再说话。

墨?h抱着她,也沉默了下来。

三人坐在那里,一时死寂可怕。师叔忽然站起身,不耐地说:“你们自己看着办,我找美人喝酒去!”

说着,他就消失在夜色中。

这一晚,两人在月色下相拥而眠。卿浅也再次沉陷梦魇,虚实难分。

次日醒来,不见师叔,他们便自己循着地图出发了。

他们不知道的是,这一次的路线,师叔是存了私心的。

走了几日,心中的阴霾渐渐消散,两人携手而行,温柔缱绻。

田野间摇曳着淡雅花朵,在清风中芬芳袭人。墨?h摘了一朵,放在她的手心,微笑道:“你喜欢这些。”

她拈花轻笑,风华烂漫。

正在这时,见到迎面走来两人。男子清秀儒雅,女子明艳温婉。两人携手而来,言笑低柔。

经过这里的时候,墨?h忽然叫住那女子,用幻音问她:“姑娘有何心念?”

女子陡然怔住,心中却已经回答:“我想再见一见那个人,对他说一句话。”

“何人?”

“我不知那人是谁,只是他的名字一直都在心间。他叫。”

那两人渐渐走远,墨?h却有些发怔。

卿浅惊喜地说:“你有没有看见她脸颊的印记?很小很淡,倒显得她更美了!”

墨?h默了半晌,望天道:“她的心念,竟是师叔。”

“啊?”卿浅万万意想不到,立刻兴致更浓,“她竟然认识师叔?难道师叔的恋人就是她?她跟师叔可真是般配呢!不对!她为什么跟别人在一起!师叔知道了,肯定会很伤心的!”

“算起来,那已是百年之前了。她现在已经轮回转世,自然忘记前尘。”

“真可惜!”卿浅遗憾地说着,忽然狐疑地打量着他,“你怎么知道她的心念?墨?h!你居然一直盯着别人看!”

墨?h慌忙解释:“当然没有!我不过是感应到灵气罢了!卿浅,你千万不要乱想,我的眼里只能看到你!”

“墨?h!你这个坏人!在人间这么久,也学得会哄人了!不理你了!”

卿浅瞪了他一眼,雀跃着跑开了。

两人在山花烂漫中自在欢闹,当真忘了仙君之身。

在小镇中的客栈里歇息一晚,两人出门吃饭,准备吃完之后再去寻找那位女子。

坐在路边的小面馆,正吃着面条,忽然师叔出现在空位上,端起一碗面,笑吟吟地说:“不愧是好师侄。”

墨?h道:“我料到师叔一定会来的。”

“我当然会来!我还要监督着你们,免得你们冲动坏事呢!”

“师叔……”墨?h看了他半晌,不知如何开口。

师叔被看得心里发毛,忙后退两步,警觉地问道:“干嘛这么古怪地看着我!”

墨?h想了半天,正要说出来,忽然间锣鼓喧天鞭炮齐鸣,煞是热闹。

原来是迎亲队伍正在开道。

师叔开始只是吃着面条看着热闹,当那喜轿经过这里的时候,清风乍起,轻轻地撩开了新娘的红纱。

无意中往那新娘一瞥,只是看到了她的侧脸,然而那一瞬间,师叔却忽然呆住,手中的筷子也落在了地上。

“颜缈!”

他忽然大叫一声,追了上去。

他震开喜轿,一把拉住新娘子:“颜缈,跟我走!”

新娘子仍然是蒙着红纱,神情飘渺,恍如在梦中一般。她静静地看着他,美目中并无丝毫波澜。许久之后,轻启朱唇:“似曾相识。”

“颜缈!我是!你当真不记得我了?曾经……差一点……你就是我的妻子……”

“…………”她喃喃地念着这个名字,水眸中渐渐笼上迷惘之色。

她张了张口,似乎要说些什么,忽然看到新郎急匆匆地朝这边跑来,将她紧紧地拥入怀中。

“顾郎,我……我害怕……带我回家……”她在他的怀中,美目轻蹙,看起来更是惹人怜爱。

新郎横抱起她,温柔地说:“颜缈,别怕,夫君会永远护着你。”

“夫君……真好……”她靠在他的胸口,眉目间尽是幸福。

见他们二人如此情深缱绻,眼中除了彼此,再无他人。忽然痛笑起来:“好!颜缈!这是我欠你的!我放你走!”

他猛地将酒壶摔在地上,不敢多看,转过了身。

墨?h和卿浅走过去,想要安慰,师叔却大笑道:“如此甚好!自由自在,两不相欠!”

说着,他飞进了前面的青楼之中。

看着他落寞的背影,卿浅喃喃地说:“师叔……看起来很伤心……”

墨?h道:“我们这就去顾府,完成她的那个心愿。也许心结解开之后,他们两个可以重归于好。”

他牵着她,往迎亲队伍的方向走去。

新郎向来与人为善,再加上他本身也是个文官,因此府邸外面围了很多看热闹的人。

等墨?h和卿浅挤进去的时候,新人已经被送入了洞房。

两人转到了新房外,却不由得怔在原地。只见师叔站在窗外,静静地看着里面的一切。

偶尔有人前来,则都被他定了身。

“师叔。”两人走上前,低声唤他。

师叔一动不动,脸上满是凄惘之色。

里面两人合卺捧茶,相敬如宾。红烛明灭中,掩映着一双恩爱的人影。

师叔痛苦地闭上眼睛,转过了身。

卿浅道:“师叔既然一直都记挂着她,为何不与她讲清楚?也许不过是误会一场,又或许……只要你真诚以待,她就会想起你们的过往。”

“不……你不明白……”师叔苦涩地说,“时间之残忍,你并没有完整地历经过……回不到过去了……”

“师叔难道就眼睁睁地看着她嫁给别人?如此一来,就更加无法回头了!”

“这才是她想要的人生。我给不了的温暖,就让别人陪她。平淡安宁……或许这才是她最好的归宿吧……”

师叔长叹一声,准备离开。

墨?h道:“我要取出那缕魂魄。”

师叔顿了顿,将他拉住:“我欠她一个婚礼,这一次就让她完整拥有。”

师叔将墨?h和卿浅带到一个酒馆,叫来了几壶好酒,满满地摆了一桌子。

“来!陪师叔喝酒!”

师叔提着酒壶,猛地从自己头上淋了下来。

“痛快!”他大笑道,“颜缈,这是我敬你的!你终于找到了好夫家,我替你高兴!”

墨?h夺过他手中的酒壶,将他按在椅子上,倒了两杯酒,举杯道:“师叔,我陪你喝。”

卿浅另倒了一杯,看着师叔道:“还有我!”

“你们不必同情我!我很高兴!”师叔说着,又抢过他们二人手中的酒杯,仰头饮尽。

“独饮伤身,不如在下陪你可好?”

随着这个声音,寒影走了进来。

师叔笑了一声:“果然是阴魂不散。”

“在下诚心结交好友,仙君似乎颇有成见。若有得罪之处,在下就此赔罪。”寒影的手中忽然现出一壶酒,仰头喝了起来。

“本大侠现在不想喝酒,只想打架!”

师叔忽然执剑朝他飞了过去,他身姿轻闪,避了开来。

两人清姿飘动,招式华丽,看起来竟然十分赏心悦目。

缠斗许久,并未伤及命门。寒影收招道:“在下甘拜下风。”

师叔坐下继续独饮,看也没看他一眼。

寒影看向卿浅道:“卿浅姑娘,多加小心。在下相信,总有一日你我会成为朋友。”

卿浅紧紧地攥着墨?h的手,没有说话。

待他消失后,师叔忽然对二人说道:“你们过来!师叔想起了一个好笑的故事,现在讲给你们解闷。”

这个故事并不太长,讲完之后,他却已是酩酊大醉。

( 诱仙欢 )

推荐热门小说诱仙欢,本站提供诱仙欢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诱仙欢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xiangyeyuchao.com
上一章:第二十二章 相思已尽 下一章:第二十四章 嫁衣乱红
热门: 捡星星 嫁给恶人夫君前揣崽/替嫁前有崽了 香水 留守妇女村:欲望堤坝的裂口 慈航静斋覆雨翻云 将进酒 顶级流量又撞脸了 抱上空姐的大腿 机械降神 上铺直男又痛经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