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二章 相思已尽

上一章:第二十一章 执迷不悟 下一章:第二十三章 情深缘浅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xiangyeyuchao.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那个夜晚,在城外的月色下,两人皆入了魔障,忘了自己。

章帆是正人君子,只是偏过脸给她敷药包扎,并没有多看其它——甚至,连她的容貌都没有看清。

她却在他炽热的手掌下融化,忽然轻抚他的脸庞,轻颤着吻上了他的唇。

他的意识堕入混沌,唯一清晰的,就是她身上迷醉的幽香,以及……那片炽焰……

“我会娶你的。”意乱情迷中,他庄重许诺。

当他从春梦中惊醒之时,竟然躺在自家的软榻上。

门外传来仆人的惊叫:“这里多出了一棵相思树呢!”

他披衣起床,走到外面,果然看见院子里无故长出一棵相思树。妍媸的红果,似乎已经盛放到极致。

门童冲进来,气喘吁吁地通传:“老爷,外面等着一个美人,说是非要见您!”

他走出门,果然看见一个身着红衫的女子站在那里,低眉顺眼,异常温婉。

听到脚步声,她抬起脸,笑容轻柔:“我叫相思。章帆,我要嫁你为妻。”

这样的直白之言,章帆有些错愕,却是点了点头:“随我来。”

这章府,确实是需要一个女主人。他忙于生意,家里总该有个人打理。媒婆给他说的那些亲事,他全没精力去甄选。

左右不过是找个人帮他打理家事,这样一个温婉柔顺的女子,正好省了他打发媒婆的时间。

这场婚事着实轻率,只是布置了喜堂请了几个乡邻,其余的繁文缛节,全部省去。

连他自己都惊异不已,向来都谨小慎微的他,为何竟然如此仓促地去娶一个素昧平生的女子!

大概是太忙了吧……又或者……

他是想抽身去寻找梦中的那片炽焰!

这个古怪的念头蓦然侵入心间时,他正坐在新房之中。

“夫君。”她执起他的手,温柔缱绻。端起合卺酒,轻声说道,“从此以后,我就是你的妻子。”

他终究放下酒杯,只是想尽快结束,给她一个名正言顺的名分,然后将一切交给她,自己好安心出门。

他掀开红盖头,也没多看她,俯身压在了她的身上。无情无绪的吻,落在了她的脸颊。

吻到炽烈时,她忽然轻吟道:“夫君……疼……”

这样柔媚的声音,本该是刺激着男人更深的热爱。谁知道他忽然怔住,似乎想起了什么。半晌之后,跳下床去,披上了衣服。

“我已有梦中人,虽然不太真切,但我想找到她。对不住,府里的一切,还请你多多操持。”

他没有再说什么,也没有容她再说什么,转身走进了夜色之中。

他的神色很淡,他的背影很冷。渐渐地融入月影,她无法看清。

“两年未归,相思成愁,他却一无所知。”

女子望着那棵红杉树,如是对他们说。

卿浅安慰道:“相思姐姐不要伤心,我们替你找回他。”

“就算找回他又如何,我赢不过他的梦中人。”

“姐姐可知道,那梦中人是谁?”

“我嫁给他的那一天,就自己散尽了所有的灵气。他的念头,我看不穿。”

“不管怎样,我们这就去找回他,你也好当面问清楚。”

卿浅拉着墨?h走出了深宅。对于仙界之人来说,找一个人并不难,将他迅速带回家中也不难。

卿浅有些忿忿不平:“他那样对相思姐姐,分明就是薄情寡义。非得罚一罚他才解气!”

她本是随口说说,谁知道墨?h竟然真的在城外设下屏障,让他吃尽了苦头,才终于回到了城中。

其实,原本不须他们如此,章帆就已经尝尽艰辛。

当相思在城门口看见他的时候,不由得怔住。

此时的他满面风霜胡须荏苒,衣衫早已尽染风尘,哪里还是当年潇洒翩翩的模样!

见到相思的瞬间,章帆也愣了愣。许久之后才想起,这人是他的妻子。

如此狼狈不堪,却偏偏被她撞见眼里。章帆心中沉闷不已,大步朝家中走去。

相思唤了一声‘夫君’,伸手将他挽住,再也没有多言。

如今她已经忘了自己最初的执念,唯一想着的就是,亲口问一问他,那人究竟是谁,竟然让他不惜背叛曾经誓言。

然而看着他满脸倦色,她终于没有开口。

回到家中,他沉沉地倒在床上,睡了过去。

她倒好热水,解下他的衣服,将他扶进水里,然后细细地给他洗濯身体。热雾萦绕中,她的眼睛渐渐迷蒙。

这就是她等了两年的男人,她耗尽百年修为,只愿为他披衣解忧,而他的心里,却藏着别人。

这是她第一次为他披衣,却不知道以后还有没有时间。

章帆醒来的时候,身上已经换了干净的衣服。两年来的疲惫,回家的这一刻才得到纾解。

他走出房间,只见她站在那棵相思树下,神色哀戚,眉头轻蹙。

听到脚步声,她轻轻地展眉,迎上来将他扶住,两人相依着坐在树下。

他靠在她的心口,低低地说道:“我累了,就这样陪着我。”

她抚摸着他的眉眼,温柔地说:“好,我永远陪着你。”

“相思,你怪我么?”

“怪你,也怪我自己。这本就是我自己选择的开始,无论怎样的结局,我也只好都受着。”

“我不会再离开。”

他在她的怀中,渐渐地闭上眼睛,静静地睡去。

她忽然不敢问他那个答案,害怕这片刻的宁静也会破碎。

她将脸贴在他的心口,那里不知藏着怎样的故事。

两人在树下相伴一夜,天明时被仆人扫地的声音惊醒。

仆人见到他们如此情状,咧嘴笑了起来:“老爷和夫人,这样真好!”

他假装不经意地看了她一眼,看到的却是更浓郁的哀愁。

她为他洗漱,为他束发,仍然是那般低眉顺眼。

吃完饭后,她陪他出门打理生意,竟然是那般有条不紊。

这两年里,她究竟受过怎样的苦,他已然不敢再想。

回来的路上,遇到墨?h和卿浅,相思迎了上去,感激说道:“多谢你们。”

卿浅笑道:“相思姐姐高兴就好。”

“过两天是他的生日,我想请你们来府中赴宴。一来是聊表谢意,二来也想热闹热闹。”

“好!我们一定去!”

两对人走得远了,章帆问道:“那两位是谁?”

相思淡淡说道:“与你大有渊源,只是如今你也不必知道。”

如此淡漠的神色,他想说些什么,终究忍住。

然而他不知道,相思并非有意如此。只是她本就是相思之灵,如今相思已尽,元神将毁。大概……该是归去了吧……

那个生日,是他所能记得的最热闹的一次。所有人都看得出来,她是费尽了心思让他开心。从宾客到菜谱,无一不是她亲自安排。

醉意微微中,他举起酒杯,对她笑了一下:“相思,得妻如此,夫复何求。”

她怔了一下,端起酒杯,神色间更是淡漠:“嫁于夫君,三生之幸。”

淡漠的神色与温柔的话语极不协调,然而他却没有深究,仰头一饮而尽。

她盈盈饮尽,红衫拂动,准备再次给他斟满。

忽然一声清喝乍起:“妖孽!”

话音未落,她的心口已被剑气刺穿。鲜血喷溅,滴落在酒杯之中。

原来是师叔循迹而来,再次不问情由不留情面。

这一变谁也没有料到,墨?h和卿浅想要出手阻止,却为时已晚。

相思倒在章帆的怀中,嘴角满是鲜血,她挣扎着说道:“夫君……对不起……我欺骗了你……我……其实我并非凡人……”

“不!相思,是我对不起你!”他慌乱地给她抹去鲜血,却怎么都止不住。

“夫君……我来到这人世的时候很美……也要以最美的样子离开……请不要让鲜血污浊我的身子……”

?“好!我这就为你洗去!相思,你不要死!”?

他抱着她,匆匆地冲进了房间里。他解开她的衣衫,将她放进水里。

衣衫滑落,雾气袅绕。他颤抖着给她洗濯身子,却忽然怔住。

她的背上,莲蕊炽烈,竟然就是萦绕梦中的唯一印记!

那般清晰的印记,此刻就在眼前,刺的他眼睛隐隐作痛。

呆呆地看了许久,他颓败地垂下了手。

千言万语,他却什么都说不出来,喃喃地只有一句:“对不起。”?

原来苦苦追寻之人一直都在家里等他,而他却不知珍惜。当他终于明白过来的时候,却已经太晚。

她耗尽灵力,支撑着说完最后一句话:“恩公……我一直都想为你披衣解忧,让你不再那么孤独……只是没想到……最后却仍然留你独自一人……对不起……是我违背了誓言……”?

只是不知道,这句话究竟是对谁而说。

香魂已逝,他将她埋在了相思树下。

原来,并非是她执念太深,而是他自己。只是,已经无人能够救赎。

服丧期满,他散尽家财,走进了寺庙之中。

披上袈裟,他青灯伴佛。望着寺院中忽然多出的相思树,终于泪落无声。

名门章家的血脉,至此彻底断绝。

( 诱仙欢 )

推荐热门小说诱仙欢,本站提供诱仙欢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诱仙欢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xiangyeyuchao.com
上一章:第二十一章 执迷不悟 下一章:第二十三章 情深缘浅
热门: 穿成Omega后发现自己怀孕了 氪金大佬的自我修养[综] 他那么宠 ABO垂耳执事 信息素依赖症 世界第一度假村 元帅的炮灰配偶[穿书] 祸水 我被死对头宠飘了 小爷是你霸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