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一章 执迷不悟

上一章:第二十章 只是惘然 下一章:第二十二章 相思已尽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xiangyeyuchao.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你本不属于那红尘浊世,你该是这无上仙界的主人。归位罢!”

谁的声音,如魔似幻,低低蛊惑,恍惚梦魇。

犹如荒凉一梦,当他从梦中醒来的时候,仿佛置身于天地混沌。孑然一身,唯他而已。

他望着虚空之中的人影,问道:“你是何人?”

“你不是一直潜心修道么?总该有个师父教你。”

“弟子拜见师父。”

“从此以后,你就是这离恨殿的少主人。前尘往事,就此化为云烟。”

那声音骤然消失,四处混沌初开。渐渐百花盛放,仙乐缭绕,竟是在仙界!

在这幻境之中,不知转到了何处。只是脑海中意识明灭,怎么也想不起过往。

忽然肩上被人轻轻一拍,那不羁的声音就在耳际响起:“好师侄,该醒来了!”

前方陡然出现一棵花树,那人抱着酒壶,醉然入梦。

意识终于归位的时候,他们仍然是在那片废墟中行走着,四处尽是白骨,荒幽死寂。

师叔靠在花树下,缓缓地睁开了眼睛,直直地逼视着墨?h:“现在,你还敢再坚持走下去么?”

墨?h紧紧地握着卿浅的手,嘴角流出了鲜血。他坚定地说道:“这一次,我定会改变结局!”

“天命已定,步步皆错。你不过是执念太深。”师叔忽然闪现在他的面前,再次拍了拍他的肩膀,“在这里,我第一次见你时就感应到了。”

“师叔何解?”

“让她看看你的身体——哦不,肩膀吧!”师叔暧昧一笑,转身悠悠走开。

举目皆是荒凉,两人只能歇息在那棵花树下。

墨?h将她拥入怀中,疼惜难言。

他如此爱她,竟然害了她两世!两人在红尘中时,她死在他的剑下;后来在仙界,竟然又是他害得她魂飞魄散!

难道真的是天意已定?难道他们两个真的是逆天而为?

他怎愿相信,如此的开始与结局!

而这一世,她尚未记起。倘若记起,又该是怎样的痛苦不堪!

他只是紧紧地抱着她,似乎要将她融入骨血里。她几乎无法喘息,却安静地任由他抱着。

她心中的伤,又何从说起!

她忽然那么害怕,害怕这一世的结局更加难以承受!

她在他的怀中,悲伤落泪:“墨?h,我们不要再寻找了,好不好?”

“卿浅,我怎么忍心看到你流离无所?不要害怕,这一次……倘若不能改变生离死别的结局,我会死在你的前面!”

“不……我们不会死的……我们要相守下去……一世白头……”

“卿浅,我会保护你,不惜一切!”

他轻轻地吻去她脸上的泪痕,温柔地安抚着她。

夜色降临,天地间两人竟如此孤独。

忽然,她伸手反抱住他,热烈地索取着他的温暖。

他明白妖魅作祟,却不愿就此冷却。

两人热火燎燃,紧抱纠缠。

她猛地撕开他的衣服,咬上了他的肩膀。

他低呼一声,心中烧起说不出的情火。

蓦然看到他肩上的一瓣莲蕊,她轻轻吻过,媚然问道:“这印记,谁帮你刺上去的?”

他的身子一僵,错愕至极:“你说什么?”

“难道你从来都不知道么?”她笑得妩媚,“原来我竟是你唯一的女人。”

印记……印记……

他的脑海中不可遏制地出现当初的情境。他眼睁睁地看着她魂飞魄散,那一刻心神俱灭生无所恋,竟然……竟然是那时附了身……

原来,执念最深的那个人,竟然是他自己!

他们说的不错,他确实已经无可救药!

她一口咬在那个印记上,鲜血喷溅,?魅玖怂?乃?邸>驮谡庖凰布洌??鋈磺逍压?础?p>  她怔怔地看着,那瓣莲蕊在月色下染着泣血的芳华。

眼泪再次落下,她想要推开墨?h,却被他紧紧抱住。

“放手吧!”她痛苦地说,“现在我终于相信,从一开始就错了。不是你害了我,而是我害了你!”

“卿浅,错的不是你我,而是命运!我绝不会放开你!”

“我不是害怕再死一次,只是害怕再看你孤独承受苦痛。我更害怕……最终不可收场……你会被天地所弃……”

“只要你还在,天地背弃又如何!”

“不……墨?h……我不能眼睁睁地看着你继续沦陷……放开我,放开你的执念……”

“把这份执念留给我好不好?缺失的那缕魂魄,我会倾尽生生世世地爱护你,用我的生命来弥补。”

看着他脸上的伤楚之色,她心如刀割。轻轻地抚摸着他的眉眼,竟然那般冰寒。

“卿浅,你怎么忍心!难道你真的要再次离我而去,任我无情无义地活在这世上?”

“墨?h……”她咬着嘴唇,忍着泪水,许久之后,终于抬起头,神色坚定,“无论结局如何,我们共同面对。”

两人紧紧地拥在一起,满怀的悲伤之中,谁也无法入眠,却谁也没有说话。

次日天明,师叔提着热饭走了过来。见到他们紧紧相拥,低叹一声:“也罢!就由你们吧!是孽是缘,总得你们自己看到结局才肯罢休。”

墨?h道:“多谢师叔!”

“倘若真的谢我,从一开始就应该听我的话。天天跟着你们瞎跑,可累死我了!”

“其实不必劳烦师叔,我们可以自己——”

“怎么!嫌我碍着你们亲热了?哼!越是这样,我倒越是要跟着你们!免得你们两个一冲动,就做出什么错事来!”师叔打着哈欠说,“况且我也实在贪恋红尘,整天呆在离恨殿闷死了!”

师叔将饭菜放在他们面前,看向卿浅:“章邺的后人,就在这附近,你要不要去看看?”

“虽然已是前尘恩情,看看也好。”

当卿浅点头前往之时才发现,师叔所说的‘附近’,竟然是十万八千里之外!

即使是御风而飞,落在章府外之时,已是午后。

师叔很自觉地留在府外,笑吟吟地说:“那是你们自己之间的孽缘,我就不参和了。我到处转转去,你们慢慢聊!”

墨?h牵着卿浅走进宅院,这是一户商贾之家,四处都彰显着主人的考究。

越走越深,墨?h皱起了眉头。

这座宅院,似乎有妖孽之气!

走到最里面,主人家迎了过来。那是一个极美的女子,却偏偏又眉锁清愁。她从清风中走来,似乎飘荡在如烟般的哀戚之中。仿佛轻轻地一触手,她就会随风破碎。

先前卿浅已经听师叔略微提过,章邺的后人叫作章帆,是个年轻男子。而这位女子,想必就是他的妻子。

果然,那女子作福道:“夫君出门不在,不知二位是何人?”

卿浅笑道:“我们是……故人。”

“故人远道而来,请让我为你们设宴接风。”

女子正要转身,墨?h清喝道:“妖孽!你究竟是何身份!”

女子怔了怔,幽幽叹道:“原来是位仙君。不错,我并非凡人。而是……相思果结出的灵气,修行百年,幻化为人。”

原来,百年前章邺对卿浅用情至深,相思成疾。卿浅死后,他更是伤心欲绝,日夜沉耽于美酒,醉梦里还在做着面具,喃喃地念着的皆是她的名字。他对着院中那棵相思树日夜诉请,恨自己不能上战场保护她,更恨自己竟然是藉着她的死才能苟活于世。

他将青梅竹马的快乐与生离死别的痛苦都埋在相思树下,美酒与眼泪,渐渐浇灌出相思树的灵气。

日夜被这深浓的情意浸染,相思灵气渐渐化为虚形,躲在树上看着他。看着他夜不能寐形容憔悴,恨不得自己能够为他披衣解忧。

父亲章守病死之后,他已是而立之年。但是父亲从未逼他娶亲,而他更是绝无此意。

孤守一生,当他垂垂老矣的时候,为了章家的香火,捡了一个小男孩,收养为义子。这义子就是章帆的祖父。

听到这一段尘封已久的往事,卿浅心中难过起来。那些过往,都化作云烟,湮没在后土黄沙之中。而自己却还活着,身世不明。

墨?h紧紧地握着她的手,对那女子说道:“既然你只是相思之意,也从来都未作恶,我自然不会与你为难。只是这座宅子还有古怪,执念太深,害人害己。”

女子敛眉顺眼:“仙君说的不错,我确实已经入魔太深。我与章帆的相识……其实是我刻意安排的……”

伴过章邺那样孤独深情的男子,她心中渐渐凝起强烈的执念。连她自己都不清楚,那执念是如何这般顽强。

她彻底化为人形之后,游荡在天地之间。而章家将军府早就在故国的灭亡中化为废墟,她心心念念地想要找到章邺的后人,为他披衣解忧,不再孤独。

两年前的夏夜,她漂荡在城外的林子里。树影婆娑,她孑然而行,无声无息。

忽然看到前方有人走来,那是一个清秀的男子。绫罗绸缎,却掩不住身上的儒雅气息。

这林子里也就只有她和他而已,一时好玩,她窥探了他的过去。竟然是章邺后人!她心中一动,召来小蛇,咬伤了她的颈部。鲜血顺着伤口流下,濡染了红衫。

她适时地从树上落下,适时地落在了他的怀里。

看着她脸色惨白,颈部伤口可怖,鲜血濡染。他犹疑半晌,终究是颤着手指解开了她的衣衫。

她不知道的是,这一瞬他看到了她的执念,也入了自己的执念。

( 诱仙欢 )

推荐热门小说诱仙欢,本站提供诱仙欢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诱仙欢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xiangyeyuchao.com
上一章:第二十章 只是惘然 下一章:第二十二章 相思已尽
热门: 所有人都想杀我证道[穿书] 今天你洗白了吗 女人的秘密 穿成霸总拐走炮灰 东海扬尘 我和苍老师的那些事儿 绝世风流村官 天敌饲养指南 一觉醒来我怀孕了 师尊今天也在艰难求生[穿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