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九章 冰肌玉骨

上一章:第十八章 翻云覆雨 下一章:第二十章 只是惘然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xiangyeyuchao.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师叔带着他们来到一片废墟。只见四处断壁残垣,土里仿佛还有血迹斑斓。空气中隐有焦味,地下白骨森然。几只枯鸦掠过,低吟着那尘封的往事。

举目望去,尽是悲凉与凄怆。

师叔沉沉道:“这里是古墨国和黎国的交界处,也是他们的战场。”

墨?h牵着卿浅在这片土地上行走着,越走越迷茫,似乎陷入一场轮回的漩涡。

他们走过的地方,春花渐次盛放,行人匆匆赶路,四处充满生机与绝望。

似乎有什么强大的力量正在摧毁和破灭这一场旧梦,梦醒之后,只剩空白。

当卿浅从梦中惊醒之后,感到自己正随着马车而颠簸。

马车里坐着一老一少,见她醒来,一个唤她‘女儿’,一个唤她‘妹妹’。

她恭顺地唤了声:“爹爹,哥哥。”

这两人正是她的父兄,章守和章邺。

章守将她揽入怀中,慈爱至极:“好女儿,爹爹受人诬陷,不得不举家迁走。这些日子舟车劳顿,真是委屈你了。”

卿浅摇头:“有爹爹和哥哥保护,女儿不觉得苦。”

“女儿,有件事不得不告诉你了。”章守沉吟半晌,终于开口,“其实你并非是我的亲生女儿,你本是小家碧玉,后来双亲遭到墨国陷害,惨死府中。我从边疆归来,路过你家,见你孤身可怜,于是就收养了你。你只知道自己闺名卿浅,却从来也不问为何。真是个懂事的孩子!只可惜……”

“爹爹,我很早前就知道此事。爹爹如今告诉我,无非是想劝我离开。可是爹爹养育之恩尚未报答,卿浅又岂可忘恩负义!黎国的那些人如此逼迫爹爹,我们离开就是。女儿只愿一生伴着父兄,尽孝尽意。”

“好女儿!爹爹没有白疼你!”章守慈爱地笑着,对儿子说道,“邺儿,既然你已经得知她的身世,以后可要更加爱护她了!”

章邺病弱苍白的脸上浮起红晕,点头道:“父亲请放心,儿子定会护她一生!”

章守看着儿子和养女,见他们郎才女貌极为般配,不由得笑了起来。

忽然,马车剧烈地摇晃起来,而章邺也猛地咳嗽着,再次咳出血。

章守神色沉重:“那些人追来了。”

卿浅扶着章邺,为他拭去嘴角鲜血。章邺渐渐缓和下来,坚定地说:“我去引开他们!”

章守道:“你我皆有武艺在身,虽然不能退敌,但也可自保。至于卿浅——”

“父兄练武的时候,我也曾偷学半招,足以自保,父兄不必担心。”

“不。你一个女儿家,爹爹不能拿你冒险。”沉吟许久,章守道,“我先带你找个安全之所。”

无论卿浅如何执意要留,章守到底是将她带离马车,吩咐章邺在此等候万事小心。正要离开,章邺叫住她,将一个蝴蝶面具戴在她的脸上,微笑温柔:“这是我为你做的,愿你永远如蝶自在。不要让别人看见你,好好保护自己。”

他们本身是取道峡谷,抬起头望去,是一座高耸入云的山峰。

章守扶着她,忽然朝那山腰飞去。

山道险滑,再加上他年事已高,饶是武艺高深,也只能将她送到这里。

他替她拢了拢大衣,慈爱地说:“此处奇高,他们不会想到。委屈你先藏在这里,等父兄引开他们之后,再来接你回去。一切小心,千万要好好保重自己!”

“爹爹!我要与你们共同进退!”她执意地说,“请不要留下女儿苟且偷生!”

“卿浅!听话!父兄绝对会全身而退,倒是你若留在身边,反而会牵制我们!”

卿浅心想他所说的也是实话。父兄对她极为疼爱,从小到大莫不是以她为先。她一个女儿家,即使有武艺傍身,但是终究敌不过那些虎狼之兵。倘若她失手被擒,父兄肯定会因此受制,到时候就更加危险。

虽然心中万分不舍,思及利害,也只好含泪远送。

在山腰呆呆地站了半晌,抬眼看到崖边那一簇清雅的花丛。女儿家心性烂漫,她这才微微展颜,忽然跃身朝那花簇飞去。

她一来确实是极为喜爱花朵,二来也想趁此试探自己的武功。

谁知道,那悬崖竟比自己想象中还要奇绝险要。

当她的手指触及花簇的瞬间,脚下一滑,无论如何也稳不住身子。

“崖边风景虽好,姑娘却也太过顽皮。”

这清朗的声音蓦然响起,似在耳际。

就在她孤立无援的瞬间,一道墨色人影掠过,轻轻地揽住了她的腰。

清风拂过,她身上的外衣随风落下,单薄的身子在风中微微颤抖。

他张开大衣,将她裹在怀里。她呆呆地看着他的侧脸,如此俊魅温暖。

这一段距离并不远,从懵懂到心动,她只用了短短一瞬时间。

两人在岸上站定,他松开她,张开手,微笑:“姑娘想要,直说就是,何必冒险?”

她拿起他手中的花,指尖触及,心中微颤。

“姑娘为何出现在此?”

“我……我叫卿浅……”她心中慌乱,答非所问。

“这里是绝尘峰,从来都无人能及。”他似乎也所问非答。

“我……我是为了避难。”她看着他,冷峻的容颜令人难以亲近。迟疑半晌,她终于鼓起勇气,“我可以暂留一晚么?父兄很快就会来接我的。”

他遥望着那满山落霞,神色不明:“我是修道之人。”

“我不会打扰你的。我只是……寻求一个安身之所……”

他没有说话,转过身朝云雾深处走去。

她怔怔地看着他的背影,为何孤身在此竟然毫不落寞?

她不想侵扰任何人,只是无意中闯入,只求安歇一晚。

她手中捧着那簇花,靠在山石前静静睡去。

朦朦胧胧中,不知何处飘来清幽乐声。那乐声似乎无处不在,却又偏偏无迹可寻。她随着乐声翩然起舞,却最终迷失其中难以清醒。

蓦然回首,却发现那人坐在山石上,清寂如风。

他是何时出现此处,而如今她又身在何处,她陷身迷离,恍如梦中。

只看到身上盖着温暖的大衣,鼻尖处有暗香盈动。

心动则身动,春花开的正盛,亦如心中的懵懂。

想起自己一天都尚未洗漱,而此时身上竟有些灼热。她心下赧然,朝那云雾氤氲处走去,果然看到清冽山溪。

她俯下身,摘下面具,细细地洗濯着脸颊。山溪碧幽,清凉无比。她欢欣不已,雀跃着跳了下去。

水珠四溅,溅落在山石之上,又溅落在何人心间!

“姑娘!当心迷魂阵!”

男子的声音蓦然响起,她惊慌地捂住身子,回过了头。

他呆了一下,看着水珠顺着她的发梢落下,滑过脸颊,又滑落唇角,滑过冰肌玉骨,滑出一片潋滟。

他就这么看着她,月色中他的眸子忽明忽暗,闪烁着她看不懂的情绪。

半晌后他才终于回过神,转过身道:“我……我在四处都布下迷魂阵……只是……只是为了提醒你……”

“你!你分明就是故意的!”她恼羞成怒,从水中走了出来。

听到水声,他仍然不敢回头,只是解下身上大衣,朝她扔来:“当心着凉。”

她将大衣裹在身上,小心翼翼地走上了岸。

“姑娘……好了么……”

“骗人!”

她瞪着他的背影,做了个鬼脸,忽然朝前跑去。

谁知道,竟然越走越深,怎么都走不出去。

就在她慌乱无措之际,那清幽的乐声再次飘起。影影绰绰中,他就坐在前方山石上,静静地看着她。

她慌忙朝他跑去,坐在了他的身边。

见她微微发抖,他升起篝火,片刻便温暖起来。

他将手中的面具递给她:“你的。”

她托腮看着他,笑靥如花:“我好看么?”

他心中猛地一跳,偏过脸看着那跃动的篝火,没有回答。

“原来真的有迷魂阵。”她脸色一红,赧然说道,“我……谢谢你……”

“不必。只是姑娘切勿乱闯。”

“知道了!”她好奇地看着他怀中的竹笛,“刚刚就是它吹奏的么?真好听!”

“刚刚那是清心曲,可以破解迷魂阵。”

“可以教我么?”

“可以。”

那一晚,月色姣好,清音缭绕。他们靠在山石上,看着那火光在风中明明暗暗,看着那星点在对方眸中闪闪烁烁,两人没有再说过一句话。只是那修长的手指按在竹笛上,在她的心中奏出一片绮梦。

她没有问过他的名字。她本就是一个擅闯的过客,她说过不会侵扰任何人。

相逢只是偶然,分离却是必然。

她一夜不舍合眼,只是那么呆呆地看着他的侧脸,连睡觉都是那么好看。

晨间的第一缕阳光散落时,她跳下山石。看了他半晌,伸手解下他腰上的玉佩,仔细收好。然后又拿出自己的玉佩,放在了他的怀中。

她有些怅惘地说:“倘若可以,我多想永远留在这里陪你,再也不管那些世俗纷争。”

她没有看到的是,她转身离开的瞬间,他缓缓地睁开了双眼……

( 诱仙欢 )

推荐热门小说诱仙欢,本站提供诱仙欢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诱仙欢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xiangyeyuchao.com
上一章:第十八章 翻云覆雨 下一章:第二十章 只是惘然
热门: 花村艳少 冠位团扇 师尊的秘密 风流乡村 鱼街一爸 我一人分饰全部反派[穿书] 飞升后我被单身了 山村教师寻爱记 白月光要和我闪婚 败家子的废材逆袭之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