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八章 翻云覆雨

上一章:第十七章 天命风/流 下一章:第十九章 冰肌玉骨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xiangyeyuchao.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次日天明,三人上了云雨峰。只见四处烟雾萦绕,恍似仙境。

望着那一池碧水,师叔再次语出惊人:“倘若有一群美人在此沐浴嬉戏,那可就真的无愧‘云雨洞’三个字了。”

卿浅拽了拽他的衣角,好心地提醒道:“师叔,有什么掉了,捡一捡。”

师叔荡漾地笑着:“已经碎了很多年,不碍事。”

说笑间,忽然听到有尖利的鸟鸣声从何处传来。

仔细听来,原来是从那碧池中响起。师叔面泛春色:“春天到了,鸟儿也耐不住寂寞了。别急,师叔这就来‘解救’你!”

话音未落,师叔已经冲到了碧池中。片刻后终于上来,却是黑着脸,手中拎着个青衣少年。

少年衣衫褴褛,浑身是伤。此时紧闭双眼,已然昏迷。

师叔和墨?h联手施法,少年终于悠悠转醒。

师叔闷哼一声:“我当这云雨洞中藏着什么宝贝呢,竟然是青鸾。”

那少年道:“我正是青鸾,多谢相救。”无意中看了卿浅一眼,忽然一把抱住她,“彩凤!彩凤!终于找到你了!”

墨?h冰着脸将两人分开,闷闷地说:“她不是彩凤。”

青鸾眯着眼打量她半天,忽然再次抱住她:“卿浅!卿浅!竟然还能再见你!”

墨?h再次冰着脸将两人分开,再次闷闷地说:“她是卿浅不错,不过她已经是我的妻子。”

青鸾撇着嘴说:“有什么嘛!不就是抱一抱而已!之前我还背着她满天飞呢!”

卿浅好奇地问:“你认识我?”

青鸾也好奇地问:“你不认识我?”

墨?h道:“如今她谁都不记得。”

“怎么会这样……”青鸾惊异地说,“那时候你救了我,为了报恩,我就以身相许——背着你千里追夫!卿浅,你真的不记得么?”

“千里追夫?”卿浅懵懵地说,“真的这样?”

“看样子,你们已经在一起了。可是我——”青鸾忽然伤感起来,“我的彩凤,不知何时才能相见。我们约好的……约好一起相守百年……”

原来青鸾和彩凤从小一起修炼,渐渐地对红尘生出几分向往。他们约定,一起修炼为人,然后携手人间,看一场红尘万丈。几年前,他们即将功成,忽然妖魔入侵,他和彩凤保卫家园,力战到底。那妖魔太过强大,两人最终不敌。他被虏到这云雨洞,禁锢池底。从此他和彩凤再未见过,甚至不知生死。

卿浅道:“现在你已是自由之身,可日行千里,何不马上去找她?”

青鸾苦涩道:“被禁锢这么多年,我已经失去大半法力,只能勉强地维持人形。如今我唯一剩下的,就是这双翅膀。除此之外,已经失去作为神鸟的能力。”

“不要紧,你可以重新修炼,一定可以再见到她的!”

“不错!我一定会找到她!那是我们的约定,不论多久,我都不会忘记!”

青鸾说着,忽然画作神鸟,煽动翅膀说:“我带你们下去!”

三人坐在神鸟的背上,瞬间到达山底。

师叔打着哈欠说:“虽然跟我们自己飞下来的速度差不多,不过好歹有个坐骑可以眯一会儿,凑活着用吧!”

“说什么奇怪的话!”青鸾握着拳头,“我可是神鸟!这么有失身份的事情,我才不做!”

“哦,这样啊!”师叔望着那高不见顶的云雨峰,悠悠道,“那麻烦神鸟大人再将我们背上去,然后我们自己飞下来。放心吧,这么有失身份的事情,本仙君是不会告诉任何人的!”

“师叔。”卿浅再次拽了拽他的衣角,“又要掉了。”

师叔眯着眼睛睡觉,懒得再说话。

四人在山底下歇了下来,一时间静谧无声,只剩下风吹百花开。

见他们都睡着,卿浅轻轻地从墨?h怀里起来,然后轻轻地往河边走去,想要洗漱一番。

却看到一个清美的女子坐在那里。清如烟,美如画,盈柔静宁。

听到脚步声,她忽然站起身,竟然要往河里跳去!

卿浅还未回过神,就见一道青影闪过,稳稳地将那女子接住,带到了岸边。

原来青鸾心中苦闷,难以成眠,所以就起身漫步,谁知竟然撞到这一幕。

那女子呆了半晌,蓦地扑进他的怀抱,泪落无声。

温香软玉,佳人在怀,青鸾不由得有些心神恍惚,呆呆地问:“你是……阿凤对么……”

“我……我叫离痕……多谢公子相救……”

“举手之劳而已……离痕姑娘为何想不开?”

“我家住附近,一直都以采花卖花为生。谁知这些日子有妖物来扰,我不小心闯入这花丛之中,遇到了花妖……她将我囚禁至此……我……我害怕……”

“姑娘莫怕,我送你回家。”

青鸾拉着她的手,往前走去。

忽然听到一声清喝:“妖孽!”

紫光乍现,离痕慌忙躲进青鸾怀里,楚楚可怜。

师叔和墨?h循迹而来,剑指离痕。忽然皱眉不语,心中煞是奇怪。

明明妖气聚于此地,为何却忽然凭空消失?

他们看着离痕,只见她梨花带雨脸色惨白,又哪是妖孽模样!

离痕经不住这几番惊吓,昏倒在青鸾怀中。

看着她凄楚的模样,青鸾道:“我要送她回家。”

师叔道:“你小心些。”

青鸾看了看卿浅,笑道:“不能带你飞来飞去了!下次见面,你想去哪儿都可以!”

卿浅笑道:“你多加小心。一定要记得你与彩凤之间的约定,一定要去找她!”

“我会的!”

青鸾扶着离痕,转身往那花丛出口走去。因为怕她身子受不住,更怕自己化为神鸟时会吓到她,所以他就如凡人一般,如此将她送回家。

看着他小心翼翼的背影,卿浅忍不住笑了起来:“想不到神鸟竟也如此多情。”

当时她只是玩笑之言,谁知此后再见,竟然是段段牵扯不断的孽缘。

“嘻!”

花丛中忽然飘出一声轻笑,一个打扮妖冶的女子从中走了出来。看着两人离开的背影,她掩口轻笑:“真是有趣!”

墨?h凝成剑气,指着她道:“花妖!原来是你在作祟!”

“不过是玩场游戏罢了!”花妖蹙眉,幽幽叹道,“整日里被困在这花丛之中,清苦修炼,也着实没有意思!总得找些乐子才好!”

墨?h不容她多说,剑气朝她直逼而去。她勉强避开之后,更是幽怨:“妖物必诛,果真如此么?我向来没做过什么坏事,唯一的爱好就是捉弄人,这样也非死不可么?”

卿浅拉着他道:“墨?h,修行不易,她看起来也不坏,饶了她吧。”

花妖讶异地笑了起来:“这位妹妹真是好命,虽然与我并无差别,非但幸免于难,反而能得到仙君垂怜!”

卿浅不解地说:“我不过是失去魂魄罢了,实则生为凡人。姐姐何出此言?”

花妖正要说些什么,师叔已经一剑杀死了她。

香魂忽逝,卿浅觉得甚为可怜,心中阵阵悲楚。看着那缕花魂越飘越远,她呆呆地说:“天地之道,只能如此么?”

师叔冷然道:“只能如此。”

卿浅呆呆地望着远方,想要问出一句,那么我又如何?我不过是天地间的一缕游魂罢了!

顿了半晌,终于没有问出口。

墨?h牵住她的手,温柔说道:“卿浅,以后可不许乱跑了。”

卿浅仍在为上次之事难以释怀,只是瞪了他一眼,不再多说。

师叔自觉地走开,墨?h将她拥入怀中,坐在花丛里,温柔至极。

月色明暗不定,勾的人心也是摇曳不停。

他看着她,在花丛中清颜芳菲,如此妩媚,不由得吻住了她的唇。

她挣扎一番,忽然间热情妖娆,将他的理智燃为灰烬!

一开始他只是浅浅地吻着她的唇,纠缠着她的舌,到后来变得迷乱,将她按在了花丛中。

肌肤如此紧密相触,毫无间隙地感受着彼此的温度,此情此景,恍若隔世般无暇。

清风拂过,花瓣纷纷洒洒地飘落,散在他们的身上。

她的发上,眉眼,肩头,如精灵般美丽的花瓣,跳跃着清香。

他痴痴地看着她,一只手忍不住轻轻地抚上她的脸颊。他修长的手指,拂过她的发,她的眉,她的脸,最后,触在了她的唇上。

花瓣从她脸上,从他的手指间一瓣瓣飘落。他静静地看着她,她的眼中,妖莲盛放。

终于,他轻轻地移开手,紧紧地抱过她。他们的距离,那么近,只听到彼此温柔的呼吸。

热烈的吻落在了她的唇上。如冰雪般清香的唇,同样的温度相触的一瞬间,却如火般的燎燃。

唇齿缠绵,如此不可抗拒。

他的手,渐渐地滑落,在她的纤腰上游移,踌躇着却不知道该如何表达他的温存。

她感到,紧贴着她胸口的他的肌肤,渐渐变得灼热,他的呼吸,也渐渐地有些急促。似乎在压抑着什么,又似乎在渴望着什么。

忽然,他的唇慢慢地从她的唇上滑落,轻轻地触过她的粉颈,终于,落在了她的胸前……

今夜,月色正好,春色妖娆。

( 诱仙欢 )

推荐热门小说诱仙欢,本站提供诱仙欢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诱仙欢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xiangyeyuchao.com
上一章:第十七章 天命风/流 下一章:第十九章 冰肌玉骨
热门: 邪男和109个艳妇 幽灵酒店 我真的不想靠脸吃饭 前妻修罗场 绝对暧昧 渔夫直播间 燃情:关东女儿红 他超凶超可爱[快穿] 邻家少妇 祖师爷赏饭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