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七章 天命风/流

上一章:第十六章 情难自控 下一章:第十八章 翻云覆雨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xiangyeyuchao.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师叔带着他们,前往云雨洞。至于原因,师叔自己也说不上。只说冥冥中自有机缘,况且他做事也从来都不需缘由。随性而为,四处游赏。

大概是他被名字所吸引吧!

“云雨洞,难道你们不觉得很有深意么?”

当师叔一脸荡漾地问出这个问题,墨?h和卿浅都很自觉地望天沉默。

这天傍晚,三人歇息在山脚下。师叔再次讨论起云雨洞名字的深意,他们也再次出奇一致地望月不言。

师叔好奇,这两个孩子究竟是联想到什么了啊!明明他想说的就只是呼云唤雨而已啊!

闷闷地拿出酒壶,看来只有自娱自乐了!

墨?h正在喂卿浅吃馒头,忽然眉头一皱,站起身来。

师叔斜了他一眼:“怎么?有妖气?”

墨?h点头,刚刚确实是有妖孽经过。本想请师叔前去除妖,自己也好寸步不移地守护着卿浅。但是看师叔只是悠然地喝着酒,而他又不能坐视不理。沉吟许久,煞是为难。

看出他的心思,卿浅笑道:“你去吧。斩妖除魔本就是你的职责。放心,我会保护好自己的。”

师叔怒了:“说的好像我是坏人一样!难道我还保护不好一个小姑娘吗!”

墨?h郑重说道:“请师叔照顾好她,我很快回来。”

他在卿浅周身布下结界,叮嘱几句,这才离开。

卿浅坐在那里,安心地等着他回来。

师叔再次荡漾起来,神神秘秘地说:“老实告诉师叔,你跟墨?h究竟到哪一步了?”

卿浅显然没有意识到师叔的话外之意,很认真地回答:“他说他是我的夫君,我信他。”

“夫君啊?”师叔了然,又压低声音问,“那他有没有对你做什么夫君该做的事?”

卿浅这才警觉起来,睁大眼睛瞪着他,脸上却不由自主地烧了起来。

师叔邪恶地笑着:“看你这样子就知道一定有!而且战况激烈,花样百出!”

卿浅低着头,呐呐地说:“才……才没有呢……”

“啊?不是吧!墨?h看起来势不可挡,难道在那方面竟然一无所用?”

“当然不是!他可强——”话未落音,她赶紧捂住口,猛地摇头,“我什么都不知道!”

终于套出话了,师叔自然不会善罢甘休,继续穷追猛打:“我家师侄果然是外冷内热啊!那你说说看,他究竟是——”

“师叔!”卿浅瞪着他问,“你究竟想知道什么!”

“你懂的!”

“师叔……我可以说……你一点都不像师叔么?”

“嗯,我更像师父。”

“……”

逗闹一番,师叔抱着酒壶继续自娱自乐。他望着天空,神色忽然变得凄惘。

只是,卿浅遥望着远方,并未察觉。

“何方妖孽!”

师叔忽然站起身,对卿浅说了一声“呆在这儿别动”,然后就执剑匆匆飞走。

卿浅站在结界之中,静静地等着他们,倒也并不觉得害怕。

忽然不知何处飘来幻音,如鬼似魅,声声断人魂。

“卿浅……卿浅……”那人在低低唤着她,凄迷怨毒,“你可知我恨不得看你灰飞烟灭……”

从那月色深处飘来一个人影,她身着赤色仙衣,手执彩色云缎,瞬间飘到了她的面前。

卿浅惊叫:“你是何人?”

“最想杀死你的人!”

女子眸中寒意更烈,念动口诀,绕动手指,忽然赤练飞出,将卿浅紧紧地缚住。越是挣扎,缚的越紧。卿浅感到,似乎有什么要从自己的身体里飞出去。

女子阴笑道:“我要看你彻底地魂飞魄散,再也不能缠着墨?h!”

“墨?h……墨?h他是我的夫君!”

“他本该是我的夫君!是你将他抢走!”

“你说什么!”

“不敢相信么?”女子冷笑道,“那就让你看看,事实的真相究竟如何!”

她一挥手掌,卿浅的脑海中闪过无数幻境。那些幻境,正是这些日子她梦到的。

她看到那场大雪,看到那些青鸟,也看到——他牵着另一位女子的手,喜红炽烈。

“不!”她抱着自己的头,痛苦地挣扎起来,“他不会骗我的!他是我的夫君……卿浅最喜欢的人……”

“最喜欢的人?难道你不知道,正是他害得你魂飞魄散!那十年的妖魔之境,竟然还不够痛么!”

“不……他是喜欢我的……他是我的夫君……”卿浅喃喃地说着,到最后连自己都无法说服自己。

“像你这样的异类,就应该灰飞烟灭!只有你彻底地消失,他才会看清,谁才是能够站在他身边的人!”

女子说着,手中一紧。

那些本属于自己的魂魄,再次准备离她而去。她的嘴角露出一个凄凉的笑容,忽然放弃了挣扎。

“放开她!”

随着这声怒喝,一道紫光闪过,女子蓦地吐血后退。

墨?h将卿浅抱在怀里,怒视着女子:“玉杳!你竟敢伤她!”

“墨?h……你好狠的心……”女子捂着心口,冷笑起来,“既然你永远都是如此待我,那也就怨不得我了!我可是断音宫的宫主,有何不敢!”

“我跟你本就没有任何牵连。你也知自己身为断音宫宫主,又何必自毁道行!”

“身为离恨殿的少主,自毁道行的人恐怕是你自己!”

“我跟卿浅之间的事情,轮不到你来指点!玉杳,看在断音宫的份上,我放你离开。你好自为之!”

“好……很好……对我……你可真是‘仁至义尽’……”玉杳恨恨地看了他们一眼,转瞬消失。

“卿浅,你怎么样?”墨?h正准备给她疗伤,却被她狠狠地推开。

“不必再骗我了……仙界的游戏……我玩不起……”

冷冷地说完这句话,卿浅捂着心口,跌跌撞撞地朝前跑去。

迎面撞到一个人,她的鼻子被撞得酸楚,终于忍不住流出了眼泪。

“卿浅姑娘?”对方伸手将她扶住,温和如风。

她泪眼朦胧地抬起脸,竟然是寒影。

“卿浅姑娘,发生了何事?”寒影拿出一方素帕,微笑道,“卿浅姑娘笑起来最好看,不要伤心了。”

卿浅没有接过他的帕子,松开他的手,准备朝前走去,却再次被拉住——然后带入怀中。

墨?h紧紧地抱着她,悲伤地说道:“卿浅,不要离开我。”

卿浅想要挣脱,却换来他更用力的拥抱。

挣扎许久,她终于安静下来,面无表情地看着他:“我不想问你为何骗我,就如同我从来也不曾问过,你为何害我魂飞魄散。你大概以为,魂飞魄散的身躯,真的没有心不会痛吧……”

“卿浅,对不起……我……”

“不必道歉。需要解释的人不是我,而是你的那位未婚妻。”

“卿浅,你误会了。我跟她没有任何牵连,在此之前,我们也仅仅见过一次。”

“就是成亲的那次,对么?”

“卿浅,那不过是误会一场。等你全部记起来之后,你就会明白真相。”

“全部记起来……你总说等我全部记起来……可是你心里却比谁都清楚,全部记起来之后,我们就真的再也无法回到从前,不是么?”

“卿浅……”他伤痛地看着她,却发现无从解释。她说的不错,她记起一切后,他们连如今的假象都无法维持。

趁他失神的瞬间,卿浅从他的怀里挣出来,想要离开这个地方。

师叔不知何时出现在背后,一转身就看见他抱着酒壶站在那里。

“小姑娘,不要任性。跟着墨?h,总好过四处飘荡。”

“我宁愿孤身飘荡,也好过受他蒙骗。他和他的未婚妻,一个看着我魂飞魄散,一个盼着我灰飞烟灭。我不尽早离开,难道还等着他们来害我不成?”

“小姑娘哭了一回,变得更加伶牙俐齿了。师叔不跟你争,只想告诉你一句话——墨?h是真心待你,师叔全都看在眼里。至于那个玉杳,不过是自作多情痴人说梦罢了!难道你希望自己的夫君一无是处?这样才恰恰能证明卿浅小美人的魅力嘛,对不对?”

听到最后两句话,卿浅被逗得笑了起来。

“这才乖嘛!”师叔继续逗她,“卿浅小美人哭起来梨花带雨惹人怜爱,笑起来更是百花盛开日月无光。使劲地笑,一定要把那什么玉杳甩掉十万八千里!”

卿浅忍住笑,抽抽搭搭地说:“师叔真的一点都不像师叔!有时候真想叫你一声爹爹呢!”

师叔抖了抖身子,佯怒道:“这可都是我哄美人开心的绝招!我可是风流潇洒绝世帅大叔一枚,叫什么爹爹!太有损形象了!”

墨?h再次将卿浅揽入怀中,柔声道:“卿浅,我是真心喜欢你,从始至终也就只有你一人而已。不要生我的气,好么?”

卿浅瞪了他一眼:“我是看在师叔的面子上!我暂时不想跟你说话,我只相信师叔!”

刚刚师叔擅自离开,才害得卿浅身陷险境。本来墨?h心中自然会有恼意,但此刻卿浅已被师叔哄得回头,他又对师叔感激不尽,真诚道谢。

师叔自得地说:“你们还是跟我好好学学怎么哄美人开心吧!法术我不敢说,这方面我可是经验丰富非常专业!咦不对,我为什么要说‘你们’?”忽然感到有什么奇怪的东西混进来了,看半天才觉察到是寒影。他立刻警觉起来,“我说你怎么阴魂不散!哪里都能看见你!”

“我察觉到这边有异,所以过来看看。”寒影温和地笑着,“这六界本就不大,你我皆是修行之人,自然来去自如。”

“那你可查出什么了?”师叔满怀敌意地看着他,“刚刚我们觉察到妖孽经过,循迹而去,却又忽然消失。你出现在这里,一定有鬼!不对,好像你本身就是妖魔啊!”

寒影正色道:“虽然我生为魔界中人,但是我从未作恶,自问无愧于天地!”

细细一想,他所说的也确是事实,否则也不会在六界中广交好友。

师叔正在想事情,也懒得多说。挥了挥手:“后会无期!”

说完,就带着墨?h和卿浅转身离开。

看着卿浅和墨?h赌气,虽然表面上好像是在撒娇,但其中的苦楚,师叔又怎会不知?

沉吟半晌,他忽然说道:“逛完云雨洞后,带你们去墨国和黎国的废墟看一看吧。”

墨?h不解:“为何?”

“孽缘……墨?h,师叔劝你放手,你怎样都不肯听,是不是?”

“我说过,无论结局如何,都不会再放弃她。”

“你可知道,你们的孽缘并非始于这一世,甚至上一世你也害她至深。你大概都不记得了吧……”

“请师叔明示。”

“如果你再一意孤行,结局仍然会是她死在你的剑下。”

听到这句话,墨?h心中狠狠地痛了起来。不敢再问,更加用力地紧牵她的手。卿浅的心也忽然沉入冰谷,不再使性,安静地跟着他们向前走去。

( 诱仙欢 )

推荐热门小说诱仙欢,本站提供诱仙欢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诱仙欢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xiangyeyuchao.com
上一章:第十六章 情难自控 下一章:第十八章 翻云覆雨
热门: 拯救恶毒反派[快穿] 我亲手养大的白眼狼都在觊觎我的遗产 口述:婚姻的背叛者 重生炮灰农村媳 默读 偷性 我剪的都是真的[娱乐圈] 不标记,就暴毙 炮灰总在逃生游戏当万人迷[快穿] 混在后宫假太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