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六章 情难自控

上一章:第十五章 醉生梦死 下一章:第十七章 天命风/流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xiangyeyuchao.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墨?h和卿浅以及师叔在城中找家客栈歇了下来。

吃过晚饭之后,墨?h牵着她上了楼。正要进房,师叔堵在那里,笑吟吟地说道:“好师侄,师叔可就在隔壁,千万要考虑师叔的感受!”

墨?h忍住内伤,点头:“师叔不必每次都堵在门口强调。”

“我这不是怕你们一个冲动就把持不住嘛!”师叔让开一条缝,好心地说,“如果你们不介意的话,师叔可以在这里守门的!”

“当然——介意!”

墨?h闷吼一声,牵着卿浅进了门,然后迅速地关紧。盯着看了半晌,索性施了灵力。

卿浅戳了戳他,紧张地问:“师叔该不会真的守在门外吧?”

墨?h笑道:“我又不会做什么。”

“可是我怕我会做什么啊!”卿浅拉着他的手,看着上面的伤口,心疼地说,“我怕自己会做恶梦。墨?h,我们还是分房而睡吧。”

“我们是夫妻,我当然要时时刻刻地陪着你。”

“夫妻……”想起画萱的梦境,她脸色一红,“那……那我们来洞房吧……”

墨?h身子一僵,将她拉入怀里:“不要被他们带坏了。我们就这样,已经很好。”

“难道……难道你不想么?”

“我……”忍了许久,他才终于咬着牙关,点头,“不想!”

“可是……可是我忽然很想……”她低着头,绞着衣角,“虽然我不知道那是怎么回事,但我知道你一定很难受。先前我还不太明白,见到那个梦境才……我……我想让你快乐……”

他深吸一口气,吞下一颗清心玉露,轻轻地吻着她的眉眼,温柔地说:“只要你在我身边,安然无恙,就已经是对我最大的恩赐。那件事……以后再做……”

“可是——我却等不及了!”暗夜勾出她心中的魅,她的双眸忽然变得迷离。眼波流转,尽是风流。

她勾出他的脖子,顺势含住他的唇。

“你为何不敢吻我?”她媚笑着问。

“我……我怕……会控制不住……”

“那就不要控制了。仙君——”她软软地舔着唇角,“我来给你快乐,可好?”

她先是轻轻地舔着他的唇,撩拨着浅浅的胡茬,然后探入他的唇齿间,追寻着他的清香。

芬芳纠缠,他的眼神变得狂乱。忽然一个旋身,将她推到墙上,双手抱着她,热烈地爱着她。

她缠上他的腰,感受到那炙热的欲/火,忍不住低喃起来:“我要……给我……”

“我这就给你……好好地疼爱你……”

意乱情迷,他完全不知道自己在说什么,也不知道自己在做什么。只是顺着本性,热烈地吻着她,索求着那令人迷乱的幽香。

他知道自己最终会克制自己,绝不会伤害到她。他只是想,能够让她快乐一些,而自己也不必忍出内伤。

那缕魂魄尚未归位,他顺势将它融入她的体内。却仍然是感到那种无形的阻力,令他心口窒闷难当。

就在这紧要关头,师叔忽然出现在身后,手掌抚上了他的后背。

灵力从师叔指尖融入,他这才缓和下来。否则的话,肯定又如上次那般损耗吐血。

而这时,魂魄归位的卿浅也回过神来。懵懵地看着自己衣衫凌乱,完全不记得究竟发生何事。

见到师叔在旁,慌忙理好衣服,脸红如灼。

师叔看着他们,笑得邪恶:“真是忘我啊!”

“多谢师叔出手相助。”墨?h有些愧疚,也有些难堪,“不知道师叔……可看到了什么……”

“我什么都没看到!”师叔一脸的无辜,忽然又邪恶起来,“不过是听到了而已!”

“师叔,你该不会真的一直都在门外吧!”

“我不过是出门打个酒而已!”师叔继续装无辜,“谁知道忽然感到妖孽入侵,不得已闯了进来,才发现……嘿嘿……”

“师叔——”墨?h止住话头,转过话锋道,“师叔可知是何人所为?”

师叔忽然神色凝重:“不知。”

他只感到,那是一种强大的力量,却查不出源头。然而正因为如此,才越是可怕。

两人沉默许久,师叔拍了拍他的肩膀,瞬间又变得满脸春色:“师侄啊,非常时候须采取非常之法。实在忍不住了,师叔教你几招嘛!”

说完,哼着曲子出去了。

墨?h关紧房门,厚厚地施了几层法,这才稍稍安心。

卿浅低着头,弱弱地问:“师叔……他听到了什么……”

看着她鬓发散乱脸色如霞,他却只能强忍燥火,违心地说:“师叔大概是……路过打妖怪的……”

“你没事吧?”她抚上他的胸膛,温柔地问,“有没有受伤?”

那柔夷玉手就贴在他的心口处,他忍了半天,终于没忍住。热浪袭涌,无以排解。他低沉地说道:“我没事,只是有点热。”

“奇怪,我也有点热。”她转了一圈,惊疑地说,“可我穿的也不多啊!”

伊人娇俏如斯,他恨不得将她按在床上好好热爱一番,好叫她知道,那热烈的源泉究竟从何而来。

默念心经许久,他终于可以勉强转过身,闷闷地说:“我先去……洗漱……”

说着,飞速地冲到屏风后,飞速地跳进冷水里。

卿浅瞠目结舌地看着他:“你好像……还没有脱衣服!”

屏风后传来他低哑的声音:“别看,我怕自己会控制不住。”

“控制不住什么?”她想知道答案,不由自主地朝前走了两步。

“别……别过来……”他的声音染上隐忍的痛苦。

“墨?h?”她呆立原地,隐约好像明白了什么。忽然脸色更红,扭过身扑在床上,将脸藏在被子里,闷闷地说:“墨?h!你这个坏人!”

“卿浅……你先睡吧……放心……我不会动你……”

“你要多久?”

“可能……会很久……”

“外面天冷,这样会不会染上风寒?你的身体会不会坏掉?”

“已经……坏掉了……”

“那我给你一床被子吧!”卿浅好心地抱着被子走到屏风前,望着里面身影忽然多出来的某物,不由得尖叫一声,将被子扔过去,然后又扑面藏进枕头里。

不知过了多久,就在墨?h身体渐冷时,忽然听到卿浅的呢喃:“墨?h,你为何不守诺言,另娶她人?”

“曾经在尘世间,我抱过你也吻过你。可是墨?h,你怎么能忘了我……”

想起曾经的误解,他心中一痛,从水里出来,换上干净衣服,然后坐在床边,紧紧地握着她的手。

“墨?h……你在我身边……这样真好……”

她的脸贴在他的手掌,温暖如初。

他轻轻地摩挲着她的脸颊,轻轻地说道:“若能伴你一世安然,万劫不复又如何!”

当她在晨旭中醒来,睁眼看到的仍然是他。他一直都紧握她的手,即使是靠在那里安睡,也不曾放开。

心中柔情涌动,她忍不住凑过去,在他的唇角印下一个吻。

想起昨夜他冷水濯身,她抚上他的身体,本想看看衣服是否已干,谁知却忽然看见——

她再次尖叫一声,慌忙偏过脸去。

他睁开眼睛,察觉到异动,再看到她这样的情态,自然是明白了什么。有些赧然,声音干涩:“那个……卿浅……我……其实……你……不应该在早晨……咳咳……”

“墨?h!你这个绝世大坏人!你不是仙界之人么!怎么……”想起那可怕的东西,她又抱头尖叫起来。

“卿浅。”他轻轻地扳过她的脸,双眼通红,“仙界之人也是由凡人修炼而成,也会有七情六欲。”

“可是……可是好奇怪……”

“看起来奇怪,做起来就不奇怪了。”晨间春色萦绕,看着心爱之人如此娇媚,他也忍不住说出几句狂语,“而且……会让你很快乐……”

“我……”她羞红了脸,不敢言语。

“不如……我们试试……”他神色迷离,“绝不会伤害你。”

看着他在晨曦中如此俊魅,她也有些心神恍惚,呆呆地说:“你是我的夫君,你说怎样就怎样……我都听你的……”

他痴痴地看着她,渐渐地朝她逼近。

“有妖气!”

师叔的声音骤然响起,惊醒了春梦中的两个人。他们似乎瞬间清醒,慌忙理好衣服,用冷水迅速洗漱之后,携手走了出来。

果然又是师叔堵在门口,神色暧昧:“终于舍得出来了!”

墨?h沉闷不语,又听师叔说:“虽然早上确实是最荡漾的时刻!不过——我说师侄啊,你好歹也是仙界之人,不至于荡漾到连魅魔经过都觉察不出吧!”

魅魔?难怪刚刚心神迷离,竟然完全不知自己在做什么!

“折腾了一夜,肯定筋疲力尽了吧!走!师叔请你们喝补汤去!”

师叔悠悠地往楼下走去,墨?h牵着卿浅也走了下去。

谁知道,寒影竟然也坐在那里。桌上摆满了美酒佳肴,似乎是在等谁。

见到他们,寒影站起身,微笑如风:“三位早。这些是在下的心意,望三位赏个薄面。”

“我们跟你很熟吗!怎么哪里都能遇到你!”师叔冷哼一声,懒懒地坐了下来,“不过免费的早餐岂可不用!我倒要看看,你究竟耍什么花样!”

寒影笑道:“在离恨殿两位主人面前,岂敢放肆?不过是瞻仰二位风采,想同游同赏罢了。”

师叔抖了抖身子,恶寒道:“我现在算明白了,为何六界竟然被你通吃!”

“岂敢岂敢?六界赏我薄面,感激不尽!”

“我说公子,还要不要人吃饭了!”

师叔塞了什么东西往耳朵里,然后自在地吃了起来。

寒影看向站在原处的墨?h和卿浅,笑道:“二位何不坐下同吃?”

师叔在此,墨?h也不好独自离去,只好牵着卿浅坐了下来。

一顿饭吃得索然无味。吃过之后,就此别过。

师叔捧着肚子,走出客栈的时候,意味深长地说:“很快就又有免费的午餐了!”

既来之,则安之。他大笑一声,扬长而去。

( 诱仙欢 )

推荐热门小说诱仙欢,本站提供诱仙欢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诱仙欢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xiangyeyuchao.com
上一章:第十五章 醉生梦死 下一章:第十七章 天命风/流
热门: 我只是个Beta别咬我 两面派 子夜十 大佬居然开了个萌新小号! 有凤来仪 男主小弟他不按剧本来[快穿] 乡野春潮 嫁给恶人夫君前揣崽/替嫁前有崽了 愤怒值爆表[快穿] 当死对头怀了我的崽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