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章 飘飘欲仙

上一章:第八章 惊为天人 下一章:第十章 倾尽繁华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xiangyeyuchao.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全身酥软无力,四肢如同被撕裂般疼痛。仍然是冰天雪地的寒冷,仍然是暗香盈鼻的温暖。

卿浅懵懵地睁开眼,看到的仍然是那风华绝世的容颜。

见他满眼血丝,她伸出手,轻轻地抚摸着他的眼角,柔声问道,“没睡好么?”

他幽怨地望着那一地的碎布,闷哼道:“嗯。”

她有些惊奇:“怎会这样?地上怎么全是……”忙拉过他的手,看着上面的血迹,更是愕然,“我……我不是被绑起来了么……”

他痴痴地看着她的玉手,回味着昨夜她是如何点点撕碎身上的绸带,又是如何轻捻慢撩,一寸寸蛊惑着他的沦陷。

不能再往下想了!鼻血又在蠢蠢欲动了!

他忙偏过头,声音低哑:“其实是……是我自己弄的……”

“不……一定是我……我又伤了你……”卿浅低着头,眸中泪花闪闪。

他忽然发现,自己现在的战斗力完全为零,居然听她所说的每一个字,都能够遐想联翩。

她伤了他……嗯……确实是差点就那样了他……

想起她坐在他的身上,挥舞着绸带的媚态,他口渴的厉害,慌忙吞下大半瓶清心玉露。

“墨?h……对不起……”她内疚至极,轻轻地给他包扎着伤口。

他怎舍得看她如此难过!于是说道:“其实真的是我自己……我怕你太疼,所以就撕开了……至于这伤口,昨晚有野兽路过,所以……”

等她好起来以后,他一定要‘说做结合’,撕开她的衣衫,化身为野兽!

想象着那狂野的画面,他不由得呆了。

正在认真包扎伤口的卿浅戳了戳他的手心,弱弱地提醒道:“你的身子……直了……放松些,我好给你上药。”

为何她的每一句话都能让他心旌摇曳!

完全把持不住了!

他霍地站起身,牵起她说道:“我们尽快离开这里。”

“嗯!我跟着你!”

两人仍然是往那销魂阁走去,仍然是一抬头就能看见那抹绝艳的霓裳。

他抱着她飞到了最高顶,走过去对琉璎说明了来意。

原来,他要带她去鬼界,再去见那人最后一面。

琉璎哀愁的眉间骤然轻展,那一瓣雪蕊也似乎在轻轻绽放。

此刻尚是晌午,自然无法前往鬼界。为了表示感谢,琉璎提出带他们四处游赏。

正要离开销魂阁,忽然一个温朗的声音在背后响起:“没有人比在下更熟悉这销魂谷了吧!”

话音未落,寒影闪现在面前。

他仍然是笑意温和,对着墨?h作揖道:“不如就让我略尽地主之谊?”

墨?h神色淡漠:“不必。”

他微微一笑,转向琉璎道:“虽然我许你自由,但是离开这里,总须跟我说一声吧!”

琉璎沉默半晌,抬起头,满是倔强:“我不会再回来。”

“你的妖灵已经被卖给这销魂阁。”

“你可以毁了它,哪怕灰飞烟灭。”

寒影忽然轻轻地拉起她,温柔无比:“毕竟相伴百年,我又怎舍得你?你一直被困在这销魂阁,从来也没有看清那万丈红尘。就让我带你去看一看,也好让你知道,红尘中有更值得留恋的地方。”

说着,他牵着她,朝下面飞去。

墨?h抱紧卿浅,也飞了下去。

下面却不再是方才模样,却是另一番天地。

红尘攘攘,人影憧憧。四处欢声笑语,一片清平。

卿浅好奇至极,却又不愿开口问他。对于寒影,她心中总藏着隐隐的恐惧。

寒影微笑道:“你们只是入了我的画。”

原来不过是幻境,真正的红尘,又何曾有过永恒的快乐!

抬眼处是一家酒馆,他微笑如风:“这次阁下总不会再拒绝了吧!”

墨?h本不愿进去,但是想到卿浅许久没有吃过热饭,于是牵着她走了进去。

酒馆里的人个个都是温文尔雅,低声说着话。有些文人雅士,摆出台子在那里赏风弄月。

四人落座后,店伙计殷勤地跑了过来,端茶倒水,极尽热情。

寒影点了一桌好菜,很快就端了上来。

桌上满是美酒佳肴,都是些从未见过也绝对想象不出的菜色。

寒影斟满酒,举杯道:“这是特酿的‘忘红尘’。今日这里没有仙魔,也没有正邪,都不过是贪恋红尘的俗世之人。”

说着,一饮而尽。

墨?h端起酒杯,并不多言,仰头饮尽。

卿浅偷偷抿了一口,舌尖处沾染清香的甘醇,身子也似乎沉醉云端,飘飘欲仙。

她迷蒙地看着墨?h,轻声说道:“等这件事完成之后,我们自己去红尘走一遭吧!”

墨?h轻轻地拭去她唇角的水珠,眸中也被染上炽烈的温柔。

四人走出这家名叫‘忘红尘’的酒馆时,已是夕阳时分。

卿浅忽然想起一件事,许是受了那美酒的蛊惑,竟然主动看向寒影:“你好像没有付账!”

寒影没有料到她会忽然看过来,呆了一呆,看了她半晌才回过神:“这红尘中的一切,都是任取。”

落霞在她的脸颊点下绯色红云,她不再看他,紧紧牵着墨?h,朝前走去。

画意随心而动,寒影带着他们穿过红尘,越过魔境,最后竟然停在了——鬼界入口!

墨?h神色微寒:“何意?”

“她的心事我又岂会不知?她想见的人就在这里,就让我送一送她。”寒风笑道,“况且我跟鬼界之主早已熟识,由我引路,也好说话。”

墨?h冷冷道:“我自有办法。”

“离恨殿向来都以‘除魔卫道’为己任,主人更是清高自守,从不与妖魔来往。恐怕鬼界之主对你们心生怨恨,到时候又是一场恶战。”寒影说着,看了看卿浅,“若只是阁下一人,自然能够来去自如。但是卿浅姑娘身子娇弱,恐怕是受不住吧!”

墨?h看着卿浅,只见她的唇色惨白,隐有寒气。

他将她抱在怀里,也不再多说,跟着寒影走了进去。

鬼界是天地间至阴致寒之处,灵魂不灭,鬼气森森。

四处点满了蜡烛,那些飘浮的阴魂也都端着蜡烛。阴风阵阵,忽明忽暗,更是映的那些面容惨白可怖。

看到卿浅一直都在颤抖,寒影轻声说道:“卿浅姑娘不必害怕。这些蜡烛不过是鬼主的障眼之法,好让他们以为自己还活着,然后可以顺利地将他们引入鬼界。卿浅姑娘闭上眼睛,不要看那些蜡烛。”

墨?h冷冷道:“我家娘子,自有我来保护。”

寒影怔了怔,面色忽然暗了下去。

走到阴寒深处,鬼主忽然闪现面前。先是看到引路的寒影,只是两下寒暄,并未为难。

当看到其后的墨?h,震怒万分:“离恨殿的少主人,竟敢来此!”

墨?h冷沉道:“今日来此,并非有意挑衅,不过是有事在身。”

“仙界与鬼界素来不和,积怨已深。你们离恨殿更是屡次伤我鬼界,今日送上门来,就怨不得我了!”

说话间,鬼主更是变得阴森可怖,朝他袭来。

两人缠斗片刻,胜负早分。

墨?h抱着卿浅,决然离去。

他看着怀里的她,温柔问道:“有没有伤到?”

她虚弱地笑了:“墨?h真厉害!”

他轻轻抚摸着她的脸庞,疼惜不已:“叫我夫君。”

他将她紧紧地裹在怀里,给她渡入灵气。渐渐地,她的脸色终于恢复红晕。

来到奈何桥前,只见那里等候着许多的人。他们的身子渐渐变得虚无,只剩下残存的魂魄。

他们执着地等候着,那河上的摆渡者能够早日将他们渡走。

琉璎不顾一切地冲了过去,穿过人影憧憧,穿过他们的身体,慌乱地寻找着心中的那个人,却没有一个是她铭于心中的容颜。

其实她不应该心存幻想的,其实她早该想到的,这么多年来,他应该早就已经转世。

那赤红的奈河之上,缓缓地漂来一只小船。

摆渡者立在桥头,微笑如风。

一袭白衣,不染尘埃,他看着那抹霓裳,低低开口:“姑娘可是要渡桥?”

听到这个声音,琉璎蓦地怔在那里,良久不敢回头。害怕一回头,这场幻梦就会破裂。

许久之后,她终于缓缓地转过了身。呆呆地看着船上的摆渡者,泪珠忽然落在水里,激起斑斓的涟漪。

刹那间,奈河上开满炽烈的花朵,开出一片泣血的凄艳。

“姑娘。”他对她伸出手,微笑如初,“我渡你过去。”

“公子……”她就这么呆呆地看着他,却什么也说不出来。

“我叫白?场!?p>  “我……你……可还记得我?”

“若不记得,我又怎会在此?”白?澄12Φ溃?拔乙恢倍荚谡饫铮?醋拍恪!?p>  原来,他竟然还未转世。原来,一切早有机缘。

五年前的那惊鸿一瞥,并非是结局,而是开始。

她一直寻死找他,无意中破坏了鬼界的秩序。所以他非但未能转世,甚至被罚为摆渡者。

他只能渡走别人,却永远不能渡走自己。永远漂泊在这奈何之上,永远无法停岸。

当寒影来到她身边,不带感情地说出真相之后,琉璎忍不住痛哭起来。

“白?常??茨阋恢倍荚诙晌遥??胰创永炊疾蛔灾?j俏掖砹恕??俏液a四恪??隳敲聪不冻臼兰涞囊磺校?胰春Φ媚阍僖参薹ɑ厝ァp>  “不……不是我在渡你,而是你在渡我。”白?城崆崾萌ニ?睦崴??12Φ溃?澳憧芍?溃?恳淮文闱巴?斫绲钠?蹋?叶蓟嵩谡饫锟醋拍恪t谡夂由掀?木昧耍?ソサ胤11郑?劳鲆膊7呛廖蘩秩ぁv辽佟??辽傥一箍梢约堑媚悖?辽傥一鼓芄幻刻煜p羰狈挚吹侥恪k淙晃乙丫??四翘斓南p艟烤故窃跹?模??敲看慰吹侥悖?叶枷窨吹搅说蹦辍d鞘俏胰松?凶蠲赖囊淮蜗p簦『罄次也欧11郑??词俏易约翰辉咐肴ィ≡?瓷?胨溃?涫挡10蘧嗬搿!?p>  “生与死……并无距离……”琉璎痴痴地念着,忽然释怀地笑了起来,“我明白了……我终于明白了……”

她紧紧地握着他的手,俯下脸,眉心贴在上面许久许久。

渐渐地放开他的手,忽然轻轻挥掌施法,任那小船越行越远。

她望着他的背影,大声喊道:“白?常?曳拍阕撸〈哟艘院螅?掖?惆诙桑n肽慵堑梦遥?医辛痂??涝对谡饫锏茸庞肽阒胤辏 ?p>  那只孤舟越漂越远,不知道船上的人是否听得见。

即使听见,他又是否知道,那就是她此生全部的信念!

释怀之后,她心念愈强。

转过身,想要跟墨?h和卿浅道谢,却忽然见墨?h施出仙术,隔空指在了她的眉心。

有什么瞬间飞离自己,但是她也没有深想。自然也就不会察觉,眉心处的那瓣雪蕊已经消失。

她幻化出一只渡船,跳了上去,对他们露出一个明丽的笑容:“谢谢你们!”

方才墨?h施法的时候,感到似乎受到什么无形的阻碍。此时正凝神思考,也并没有多说。

卿浅对她喊道:“琉璎姐姐,他会很快回来的!你要好好地活下去!”

琉璎笑容坚定:“我会永远等下去!”

说着,不再看他们,认真摆起了渡船。

墨?h抱着卿浅离开了鬼界,外面仍然是夜色深沉。

让他惊喜的是,卿浅仍然是神色清明,并没有受到暗夜的蛊惑。

仔细一想,便想清了其中的因缘。他们回到过去,闯入鬼界,无意中破坏了天地秩序。这时候她自然是不会再受到从前的制约。

他为她渡入灵气,将那缕魂魄缓缓融入。而她心口处的那朵雪蕊,也渐渐赤色清缓。

忽然感到,那无形的压迫再次逼近。然而正是关键时刻,他不能分神,所以仍然是凝神为她渡气。

心口处猛地一痛,一口鲜血喷了出来。

卿浅惊愕至极,捂住他的心口,忧切地问道:“墨?h,你怎么了!”

墨?h抱起她,朝原路走去。他忍住剧痛,扯出一个惨白的微笑:“没事。大概……大概是刚刚在鬼界损耗太多。”

她慌乱地替他拭去嘴角鲜血,可是却越来越多,怎么都止不住。

“墨?h,你放我下来,我自己走。”

她轻轻挣扎着,想要跳下来,却被紧紧抱住。

一路上,她不断地为他拭去鲜血,眼泪也忽然流了出来。她伤心地说道:“墨?h,我总是害你受伤……”

“说什么傻话。”他伸出手,想要为她拭去泪水。指尖触及的瞬间,却终究放下,“我不想让你的身子沾上鲜血。”

她握住他的手,抚在自己的脸上,难过至极:“只要是墨?h,怎样都喜欢。”

他心里微微一动,满是温暖。

找了她这么久,本以为两人只能以仇恨收场。没想到,她竟然待他如此情深!

然而,他又怎配!她的心,永远都是当初那般纯真,却最终被他害得如此惨淡!

心中悔恨至极,他忽然不敢确定,紧闭着嘴唇,不再说话。

走到销魂谷的时候,已是黎明时分。只见寒影倚着一块山石,似乎在等人。

见到他们,他迎上前,仍然是笑意温和:“一夜未见,二位可还安好?”

墨?h面无表情地说道:“就此告辞。”

寒影有些怅惘:“本想留二位多呆几日,也好看看这里的美景。”

墨?h道:“我自然是会带她看尽红尘美景,不必劳你担心。”

寒影摇头叹息:“离恨殿果然是清寒难近。”

卿浅一直呆在墨?h的怀里,忽然想起琉璎的妖灵,于是尝试着说道:“寒影公子,请你将妖灵交还琉璎。”

出乎意料的是,寒影竟然点头微笑:“我正有此意!下次去鬼界的时候,再还给她。”

墨?h抱着卿浅正要离开,寒影叫住他们。顿了半晌,却最终什么都没说,只是轻叹一声:“后会有期。”

两人没有回答,消失在迷?鞯某筷刂?小??p>

( 诱仙欢 )

推荐热门小说诱仙欢,本站提供诱仙欢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诱仙欢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xiangyeyuchao.com
上一章:第八章 惊为天人 下一章:第十章 倾尽繁华
热门: 雪豹喜欢咬尾巴 穿成反派的暴躁男妃 画怖 燃情:关东女儿红 我真没有暗示你 邪男和109个艳妇 今天太子被废了吗 财色无边 师尊在透过我看谁 乡村教师的艳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