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章 惊为天人

上一章:第七章 寻欢作乐 下一章:第九章 飘飘欲仙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xiangyeyuchao.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满室冷香乍起,那人笑如春风,翩然落地。

师叔有些惊愕地看着眼前的如玉公子,想不到那一剑竟如此轻巧地被他化解。

公子微笑作揖:“离恨殿二位主人仙驾光临,在下不胜荣幸。在下一时疏忽,没有管教好下人。若有得罪之处,还请海涵。”

“寒影?”师叔怔了半晌,直截了当地说道,“放了他们!”

“仙君切勿动怒,请先听我讲清事情原委。数日前我途径某地,却在路上遇到了这些仙君。只是当时他们全部都昏迷不醒,不得已只好冒昧将他们带到了这里。谁知道,他们醒来之后,竟然全部变得痴然。我想尽办法,却也想不出如何解救。本想将他们送回仙界,谁知他们……”说到这里,他微笑摇头,“想不到仙君也会贪恋红尘,不肯离去。”

师叔冷笑道:“一派胡言!分明就是你们从中作祟!”

“夭欢!”寒影忽然转向那绝艳女子,冷喝道,“竟敢趁我不在,挑拨离间!我知道你向来敌视仙界,但又岂可是非不分!还不请罪!”

夭欢倔强说道:“并非我天生敌视仙界,而是仙界欺人太甚!我无罪,有罪的是他们!”

“你妖言惑众,居心何在!虽然本公子素来敬重你,但是有过罚过,这次本公子绝不饶你!”

他说着,指尖一道绿光朝她逼去,将她紧紧缚住。她不断地挣扎着,身上竟然渗出鲜血,最后森森白骨隐现,可怖之极。

他一挥手,她凭空消失,只留下凄厉的尖叫:“我无罪!”

他冷喝道:“罚你在绝地思过,想通了才可出来!”

跪伏地上的仙君不住哀求:“主人,求你放了她!她若不在,我们又有何乐趣可言!”

师叔愤怒说道:“你看看他们!还敢说此事与你们无关?”

“我也不知为何会这样!”寒影苦笑起来,“不过他们倒是见谁都叫主人!”

果然,那些仙君又跪向师叔,哀求道:“主人!求你救她!”

师叔心痛至极:“你们起来!你们是仙界至尊,怎能如此跪求于人!”

寒影无奈说道:“照顾他们数日,我已经尽力,还是请仙君将他们带回去吧。”

那些人却连连叩首:“这销魂阁已是天地极乐,还有何处更为美妙?仙界冷清有什么好,还不如快活死去!”

师叔道:“我一定要带你们回去!不论是死是活,仙界岂容你们如此玷污!”

听闻此言,有人竟然撞墙自杀!

不少妖物嗤笑起来,师叔恼羞成怒,不顾他们的主人在场,将他们尽数杀死。

寒影忍住怒气,平和的令人惊奇:“仙君不明真相,滥杀无辜。说到底,仙君是不相信我。既然如此,多做解释亦是徒然。那么——”

他忽然将手掌抚在心口处,一颗寒珠缓缓落在手心。

师叔微微一惊,实在是意想不到。

寒影将它送到师叔手中,诚挚说道:“我愿用自己的精魂作保!”

师叔收起之后,也不多说,转身就要离去。

墨?h开口道:“师叔,我还有事,你路上小心。”

师叔冷哼一声,消失在阁楼之外。

墨?h转向寒影,神色冷沉:“此事我们定会查个明白。他们不愿离去,只能暂时留在这里,不过没有人能够再伤他们半分!”

说着,他挥手设下强大结界。那些妖物立刻四下逃散,再也没有人敢接近那些仙君。

寒影笑道:“如此也好,我也就不用再分神护住他们。”又看向卿浅,笑意温和,“姑娘也在。姑娘莫怕,其实这销魂阁并非你们想象中那般不堪。这里高不见顶,实则有很多闻所未闻的妙处。不如在下带你们游览一番,也好赔罪。”

卿浅紧紧攥住墨?h的手,摇头道:“我们来找一个人。”

知道他们想见的人是琉璎,他带着他们来到了最高顶,然后自觉地离开。

她又是倚在那里,遥望着尘世百态,眉眼间满是哀戚。

那华美的霓裳,似乎融入云端,影影绰绰,随风流荡。

卿浅走上前,轻声唤道:“琉璎姐姐。”

琉璎没有回头,只是痴痴地说道:“五年了……五年里我一直在这里等他……等着五年前那般的相见……”

话音未落,她轻盈起身,竟然又要往下跳去!

墨?h隔空定住她的身,沉沉开口:“你可知,自己已经执念太深?”

“我知道,不过我喜欢。”

“那你又可知,那些执念并不属于你?”

她终于回过头,美目中满是迷惘:“何意?”

“从前你也会这样,为了一个人而执迷不悔?”

“我是妖。”她轻声笑了起来,“怎会心动?”

“你可还记得,何时开始?”

“不记得了。”她忽然轻叹一声,“倘若还记得,那该多好。”

墨?h不再看她,而是对卿浅温柔说道:“闭上眼睛,别怕。”

卿浅听话地闭上眼睛,没有问为何。因为她知道,他总会在身边护着自己的。

忽然感到脚下一空,身子似乎往下落去。

然而她却并不害怕,因为她在他的怀中。

周身掠过柔软的清风,撩拨的脸颊微痒。她忍不住睁开眼睛,看到的是微暖的白云。她伸出手抓取一朵,然后看着它们在指尖溜走。

“真好玩!”

清灵的笑声,从云端散落,落在这繁华的红尘。

“你们看!天空好美!”

人间欢呼阵阵,各个仰头祈盼。

当两人缓缓落在地上时,那些人更是惊叹连连。

喧嚣渐缓,夕阳落下,宁谧的如同什么都不曾发生。

卿浅新奇地四处张望着,忽然呆在了原地。

只见一位白衣公子从那夕阳深处走来,步伐款款,微笑温然。他的眼神如此澄澈,似乎从未沾染尘埃。夕阳落入他的眸中,染上斑斓的情怀。

经过她身边的时候,空气中似乎有清风盛开。

就在这时空骤停的瞬间,忽然听到世人惊呼:“天上!那是什么!”

那是一抹绝艳的霓裳,从万丈高台飘落红尘。

天空,忽然红雨漂泊,世人四下散开。只剩下那位公子,静静地站在原处,仰望着那一抹云霓。

他蓦然打开一把水墨纸伞,飞身而起,稳稳地接住了那坠落的女子,然后将纸伞遮在了她的身上。

这女子,自然就是琉璎。

她缓缓睁开眼睛,忽然流下泪来:“为何要救我!”

男子开口劝慰,声音温和:“若你同我一般已经死去,就不会如此无谓执着。”

“你……已经死去?”

“可是我却还想活着,哪怕只有一天。”

“活着有什么好……受尽凌辱,生不如死!夭欢逼我接客,我不愿,我宁愿死!”

“姑娘,总有一天你会明白,只要还活着,总会有些快乐。而那些快乐,也只有活着才能够拥有。”

“我不明白……”

“姑娘——”他轻轻地握住她的手,冰凉的指尖触过她的温暖。良久之后,他放开她的手,温和微笑,“明白么,这就是生与死的距离。”

她懵懵地看着他,紧紧地蹙着眉头,心中迷茫地挣扎着。她忽然再次握住他的手,感受着那彻骨的冰凉,心中似乎渐渐清明。

终于,她慢慢地松开他,眼睁睁地看着他越走越远,直到融于那水墨之中,再也不见。

就在这生与死交替的瞬间,就在她心念未定的刹那,一道白光掠过,侵入她的意念。她的眉心处渐渐隐现一瓣莲蕊,可是她却毫无知觉。

她呆呆地坐在原地,迷惘地望着远方,望着那人消失的方向。

墨?h和卿浅一直站在不远处,将一切都看的分明。这时,他们终于知道那缕魂魄是何时侵入,也就有了应对的办法。

那人还来不及向她解释生与死的距离,还来不及坚定她活下去的信念。既然如此,那就让她再见他一面,让她找到活下去的理由。

卿浅好奇地说:“我们怎么回去?”

墨?h笑道:“原路返回。”

说着,他揽起她的腰,向销魂阁飞去。

回到销魂阁,一切果然没有改变,仍然是他们离开时的那般情景。

琉璎仍然是倚在栏杆前,痴痴地望着远方,痴痴地说道:““五年了……五年里我一直在这里等他……等着五年前那般的相见……”

卿浅觉得太过诡异,慌忙拉着墨?h跑开了。

刚跑下去,见到寒影迎面走来。

寒影再次盛情邀请,他们也无心多留,迅速离开了这里。

跑到外面,又无客栈住宿,也只能露宿野外。

两人找到一块山石,靠在那里歇了下来。

墨?h采了一些果子,喂给她吃饱,笑着说道:“睡吧。”

她握起他的手,看着上面的伤痕,内疚地说道:“都怪我。”

“只要你在我身边就好。这些小伤,不碍事的。”

“不行,我不能再害你受伤。”她忽然从背后拿出一条绸带,红着脸说,“这是我刚刚在琉璎那里拿来的。你……你将我绑起来吧……”

他怔了怔,想起那本春宫秘籍里的某些画面,忽然又不能自已了。

但是又怕今晚会真的失控,他只好象征性地在她身上绕了一圈,然后打了个结。

看着她被绸带勾勒出某种妖娆的姿态,他很不幸地再次喷血了……

( 诱仙欢 )

推荐热门小说诱仙欢,本站提供诱仙欢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诱仙欢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xiangyeyuchao.com
上一章:第七章 寻欢作乐 下一章:第九章 飘飘欲仙
热门: 捡来的崽崽成影帝了 小姨多春 我在古代搞建设 禁区:厂花红杏 天琴座不眠 金乌每天都在忙 当死对头怀了我的崽后 香夏:小镇情欲多 病秧子的冲喜男妻 唇情乡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