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 春宫秘籍

上一章:第三章 求而不得 下一章:第五章 红尘撩情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xiangyeyuchao.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清风碧落,晚霞如飞,绮丽的夕阳散落人间,静静注视着人间种种离合欢悲。

墨?h牵着卿浅来到一棵花树下,准备在此歇息一晚。

他怜惜地说道:“卿浅,委屈你一直风餐露宿。不过很快我们就会走出这里,到时候绝不让你受苦。”

卿浅笑道:“我却不觉得苦。你几天没吃饭了,我们去找点野味,然后做给你吃。”

墨?h道:“万物皆有灵,我们修道之人,是不吃那些的。”

“其实我也吃不下,只是看你太过辛苦。你……你好像一直脸色潮红,生病了么?”

“我……”他顿了顿,实在是找不出合理的解释,只能违心地说道,“大概是山中风寒。卿浅,坐近些。”

卿浅乖顺地坐过去,从怀中拿出那本书,认真地说道:“师叔教我法术的时候说过,不论修习何种秘籍,最好能够寓教于乐。只有付诸实践,才能够学有所成。墨?h,我先看看,不懂的地方再向你请教!”

她极为认真地翻开秘籍,迎面一种靡丽香气扑鼻。泛黄的书页,缭乱着她看不懂的画面。只觉得面红耳赤,心口直跳。

半晌后,她忍不住戳了戳他的手臂,低声说道:“那个……这本秘籍好奇怪!里面的人怎么都不穿衣服,而且都是高难度动作!”

他抢过秘籍,才看一眼就无法自持。全身燥热难当,热浪阵阵袭涌。

“那个……”她再次戳了戳他的手臂,好心提醒道,“你流血了。”

他抹了抹鼻血,仰天长叹。百年来的冷高形象啊,就这么瞬间崩塌!

一定是因为忍得太久了!大概真的已经憋坏了吧,他幽怨地想。

慌忙摸出玉瓶,迅速服下玉露,竟然无法压抑住心内之火!

偏偏那娇媚的人儿还殷勤地将书页往他眼前凑,满脸无辜地说:“这里我不懂,你教我好不好!这个……这个是怎么做出来的?这样做有什么好处?真的利于修行么?”

他偏过头的瞬间,却依然没有逃过那惊艳的一瞥。他再次服下一颗玉露,低闷地说道:“其实我也很想知道,那究竟是怎么做到的!”

“那我们现在来试试?师叔说我们两人一起修习,终会有所帮助,说不定就能治好你的风寒呢!”

看着她满脸的纯真,他无比内伤地说道:“其实……其实那不是风寒,否则怎能伤的了我?其实……其实那是……”

“是什么?”她好奇地问着,又翻了一页,继续认真地追问,“这又是什么意思?你看这男人怎么这么奇怪……那里……那里好奇怪……”

“是很奇怪。”他闷哼着,痴痴看着她的唇,看着那灵舌随着说话而微动。再看着书上那惹火的画面,想象着那美人是他的卿浅,而那公子则是他,正微闭着双眼,享受着那极致的快乐。

“喂,你怎么了?师叔吩咐我们好好研究,你认真点,不要偷懒。”

是了!师叔说过,修习这本秘籍,会对她有所帮助。他特意送他们这本书,难道真的是意有所指?

他当然知道,只要他和她男女欢好,就能够纾解自己,也能够抚慰她。但他一直克制自己,因为她中了妖魅之术。倘若妖术未解就与之欢好,她就会彻底地沦为妖魅。所以他想要找回她的魂魄,让她成为真正的自己。

然而师叔送他这本秘籍,莫非是在暗示他,只要按照上面的做,就不会害她彻底沉沦,甚至可解妖术?

不!世间怎会有这样的妙法!只有找回魂魄才能解救她,其余的法子,他不敢尝试,他不能再次害她!哪怕自己忍受再多痛苦,他也绝不能赌上她!

然而她的眸子在暮色下如此明媚,她的嘴唇在残阳中染上勾魂艳色。明明暗暗,启启合合的都是她的致命蛊惑。

他的手,不受控制地朝她的身子探去。他的口,不受控制地说出:“我当然会认真地疼你爱你,又怎会偷懒!来,我的卿浅,我教你!”

她瞪大眼睛,难以置信地看着他,慌忙朝旁边躲去,却到底被他紧紧抱住。

如此贪恋那温软的芬芳,他不舍放手。

她不住地挣扎着,却陷入更深的漩涡。

夜色不知何时袭落人间,勾出万物心里最深处的恶。

忽然间她不再挣扎,顺势靠在了他的身上,双手环住了他的脖子。

他只沉醉在那软香之中,并未察觉。

当她的手滑至他的欲/望,他身子猛地一震。脑海中混沌而又清醒。

不!不能!他不能害她!

明明是如此清醒,可是身子却不听使唤,使不出半分力气。

手指想要凝成剑气,却酥软的动弹不得。

有什么法子,可以阻止自己!

他隔空取出一支玉笛,横在唇边想要吹奏清心之曲。她却按住他的手,笑意浪/荡:“吹这个作什么!我这里有更妙的地方,却是难受的紧,你帮我吹一吹好不好?”

夜风撩拨,她手中的书页簌簌翻过,那靡丽的画面再次闯入眼帘,冲撞着他的意志。

交缠的躯体,交缠的幽香,教唆着他放任沉沦。

他醉眼迷离地看着她的唇,痴痴地说道:“娘子每一处都妙不可言,我这就来帮你。”

她媚然轻笑:“仙君真是嘴甜,不知真正功力如何。”

“叫我夫君。”

“仙君哄得我快活了,怎样叫都行。”

如此邪言**,平日里是怎么都不会说的。此时听来,却是令人心痒难耐。

他猛地将她按在身下,双眼通红。

却固执着问出:“你说,我是谁?”

“不过是尘世间普通的男子而已,和他们也并无区别。”

看着她唇角冷漠的媚笑,他感到自己的心狠狠地痛了起来。

趁着这意识清醒的瞬间,他结下幻界,刹那间雪飘无绝。

雪花纷纷散落,禁锢在这狭小的天地,却盘旋着不敢落在他们身上。

霜华冰寒,她不住地颤抖着,眸中的妩媚终被凝成哀愁。

他支撑着坐起身,将她搂在怀里,大衣紧紧地裹住她,风雪不侵。

“好冷……”她惨白着嘴唇,喃喃地只能说出这两个字。

“对不起,我只能这样救你。不过很快……我就会找回真实的你……”

“我……我是谁……为何会这样……”

“你是卿浅,我的妻子。”他温柔地说,“还记得初见之时,也是在这样的雪地里。那时的你,尚不知情为何物……却最终……”

却最终,被情所伤。

经年已过,何事难忘。那些美好,是封藏在他心里不敢触及的魔障。

若能回到过去,他绝不会害她至此。

然而对于他们来说,回到过去何其简单,只需要挥一挥手掌。但是,却永远都回不了当初。

“为何……为何每次我冷的时候……都是你在我身边……”毫无意识地说出这句话,她缓缓地闭上眼睛,沉入了那孤寂如雪的梦魇。

梦外,是他许给的温暖;梦中,却是无人到过的一片荒凉。

他轻轻摩挲着她的脸庞,指尖所抚过的,却是冰凉的泪水。

冰雪渐暖,他取了一些露水,然后靠在树下,静静地等待天明。

天明之后,一切是否就能回到起点?是否从此以后,再无离殇?

晨曦苒苒,花瓣纷纷。温煦的阳光,散落在相依而眠的两人身上,在地上剪出风华的双影。

他温柔地看着她,看着那微扬的芳唇,不知深藏着怎样的情怀。

忍不住凑近,凑近那温软的馥香。

却忽然被那双玉手推开,耳际是她清灵的声音:“你干什么!”

他在心里幽怨轻叹,伸出手指,轻轻勾过她的唇角,状似一派正人君子:“晨露沾身,小心风寒。”

“风寒?”她狐疑地看着他脸上愈来愈盛的潮红,好奇地说道,“该小心风寒的人,不应该是你么?”

他闷声一笑:“无碍,很快就好了。”

很快……他就真的被憋出病了……

“等我们到了有人的地方,再带你去看看大夫。现在只能辛苦你忍着了。”

见她满脸无辜,他更是无语望天。确实是忍得很辛苦,超出你的想象!

“墨?h,昨晚我又做了一些奇怪的梦。我再次梦到……”她脸色一红,呐呐地说,“大概……大概是你的怀抱太过温暖吧……”

他笑着反驳:“其实不然。”

她好奇:“何解?”

他看着那春花烂漫,笑得意味深长:“大概是春天将至。”

她陡然明白过来,又羞又恼,却拒不承认:“你怎么知道我做的什么梦?”

“我自然知道。”他轻抚她的小脸,爱怜至极,“你的一切,我都放在心上。”

她心头一热,却忽然有些迷惘:“虽然那只是梦,可是却又那般真实。甚至……甚至……梦外你这般对我,梦中也是如此。我看到……我看到你变得好可怕……你的眼神……似乎真的要吃了我一般……幸好那只是梦……”

“倘若那不是梦,倘若有一天我真的那么对你做了,你会如何?”

“你不会的。”

“你怎知不会?”

“因为——”她对他娇俏一笑,“你是一个好人!”

含泪望天,他默了许久,终于内伤成疾,一口老血喷在了地上……

( 诱仙欢 )

推荐热门小说诱仙欢,本站提供诱仙欢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诱仙欢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xiangyeyuchao.com
上一章:第三章 求而不得 下一章:第五章 红尘撩情
热门: 禁忌诱惑:女秘书 江山多少年 穿成万人迷受的白月光[穿书] 调教香江 失恋后我闪婚了 想您亲我 怀了豪门霸总的崽后我一夜爆红了 穿成作精后我怼天怼地无所不能 超能乡村教师 燃情:关东女儿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