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 求而不得

上一章:第二章 水中妖男 下一章:第四章 春宫秘籍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xiangyeyuchao.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四周盛放着妖娆的花色,清风撩拨,芬芳盈面,却掩不过那令人情动的女子幽香。满目摇曳着的风姿,又怎比得过冰肌玉骨的清质。

全身酥软无力,渐渐彷佛置身冰天雪地里。身体虚空渐缓,脑海中却一片混沌。

她,究竟落入谁的怀抱,又是谁在耳边低低诉情?

“卿浅,只要你记得,我是你的夫君。”

谁的执念,反复萦绕,挥之不散?

眉眼处是淡淡的雪蕊幽香,还有谁的指尖温柔爱怜?

她缓缓睁开眼睛,却见那人在晨曦中绝世风华。

“卿浅。”他轻吻她的眉眼,温柔如斯,“好些了么?”

“我……我生病了么……”她懵懵地说,“为何你会这么问?”

“你不过是睡了一觉。”

“难怪……难怪我会梦到百花烂漫,又忽然置身冰天雪地……如今……如今却在……”她有些脸红,低声说道,“好像每次醒过来都是你抱着我。”

“我再也不会放开你。”他说着,更紧地将她搂在怀里。

无意中瞥见他衣袖上的血迹,她更是惊奇:“而且每次醒来,你都会受伤。”

“只要你安好无恙,再多的苦痛我也受着。”

“虽然我跟你还是不熟,不过你好像也不是什么坏人。至少……至少你不会……”猛然想起昨日那一场噩梦,她忽然顿住,不再说话。

也许那真的只是一场梦吧,就如同她在墨?h怀中沉睡时一样。

她想要拿出丝帕,给他包扎,却发现不在怀中。

她蓦然怔住,身子无法自抑地颤抖起来。

墨?h却不敢多问,只是紧紧地抱着她,柔声安慰:“不管发生了什么,那不过是一场梦而已。我一直都在你身边,没有人敢伤害你。”

她捂住口,拼命地忍住泪,最终却哭得不可抑止。

她抽泣着说:“我把什么弄丢了……我害怕……害怕那是真的……”

“不过是弄丢而已,我给你找回就是。”

“不……不是的……墨?h……你一定是在骗我对不对……你一定知道什么对不对……”她惊惧地颤抖着,“那不是梦……我……我……我杀了人……”

他微微一怔,想不到竟会如此。她的双手,竟然沾染鲜血!曾经烂漫无辜的少女,有一天竟然也会被仇恨污浊!

心痛如绞,他更是悔恨万分。若非是他,她也不会落得如此境地!他枉为人夫,竟然一次又一次地任她受到伤害!

然而,他却不能告诉她真相,只是不断说着自欺欺人的谎言:“卿浅,从昨晚到现在,一直是我陪着你。你不过是太累了,做了一些奇怪的噩梦。”

“不……你骗我……我不信……”

“我怎么会骗你?”他强忍心痛,拿出一些野果,勉强笑着,“你看,你说你饿了,这是我给你找来的。”

他将野果喂给她,她却偏过头去,不再看他。

他轻叹一声,抱着她朝黎明走去。

在迷雾中转了许久,却怎么都走不出去。兜兜转转,最后竟然还是回到原地。

大概是昨晚有人趁他不备,对结界施了妖术。

不过这也难不倒他,想清原因之后,自然很容易就能走出去。只是他忽然很想找出作祟者,也许跟昨晚那人有关。

听到他拳头作响,她偏过头来。迟疑半晌,握起他的手臂,撕下裙角,轻轻地给他包扎伤口。

“不管你是为谁受的伤,我总不能不管你。毕竟……毕竟你在保护着我……”她柔声问道,“还疼么?”

“有你在身边,怎样都好。”

“你……你应该修为很高吧,为何还会受伤,为何不能自愈?”

“若是我想自己伤害自己,又有何药可解?”

“真是个怪人!”她轻轻吹拂着伤口,脸上渐渐泛起莫名红晕。

伊人娇媚如斯,他心中泛起柔情万种,只感到一股热浪自某处涌起,难以自抑。

她忽然抬头,看到他神色古怪,惊疑地问道:“你在想什么!”

“我只是……忽然口渴……”他挥掌取来晨露,先是喂给了她,然后自己饮尽。

喝完之后,竟然还是不够。他又从怀中拿出玉瓶,将里面的玉露含在口中。

许久之后才稍稍缓解,他闷笑一声:“看来以后得多炼制几瓶‘清心玉露’了。”

又觉腹中饥饿,先喂给她吃饱,然后自己全部吃完。

她瞠目结舌地看着他,呐呐地说道:“原来你这么饥渴啊!”她往自己口中塞了一颗红果,细细品尝,连连赞道,“怪不得了!原来这么好吃!”

唇角有汁液残留,她下意识地伸出舌头,轻轻舔去。

虽是无意无辜,落入男人眼中,却自有风情。

他低呼一声,忽然满脸无奈地说道:“我又渴了……”

每日这样抱着自己心爱的女人,温香软玉在怀,却不能一亲芳泽,更不能共赴云雨。偏偏无论日夜,她都各有风情,这对一个男人,真是致命的折磨!

他幽幽地想,再这样下去,自己会坏掉的!

她再次趁机跳了下来,正准备跑开,却被他大手牵住。想起昨晚的噩梦,她仍然后怕,于是不再挣扎,乖顺地由他牵着。

两人转到迷雾深处,隐约中似乎听到有人低泣。周围恍惚还有婉歌低回,说不出的凄楚与哀凉。

循着哭声,却见一个白衣女子倚在树下,掩面而哭。

两人走上前,卿浅关切地问道:“姐姐,你是何人,为何在此哭泣?”

女子抬起脸,惨白的只剩泪水。

她凄凄开口:“我在等我的相公……他说过……一定会回来见我最后一面……”

“姐姐回家去等吧,这里危险。”

“不……他……他已经死了……这里是魂魄必经之地……我们约好的……我会一直等下去……”

听她这样说,卿浅无奈,也不知如何劝解。

却忽然紫光乍现,直朝那女子袭去。

墨?h冷峻的声音骤然响起:“还不速速归位!”

那女子不断地挣扎着,脸上越来越惨白,近乎透明。

她忽然跪在地上哀求:“仙君,求你放过我……我已经等他三年,他一定会很快回来的!”

墨?h冷然说道:“你自己尚且是一缕游魂,何必执着!”

“什么……”女子大惊失色,难以置信地说道,“我……我竟然……已经死了……”

卿浅更是惊恐不已,被墨?h牢牢地护在身后。

那女子仍在挣扎:“不……不可能……这三年来我一直等在这里,若是如此,又岂会错过他!”

“这本就是魔界阴寒之地,你一介凡躯,魂魄早已被损耗殆尽。至于你的相公,他早已转世为人,你不必再等!”

“不!不会的!他不会骗我!我们约好的!我们约好的!”

“我没有必要骗你。”

女子神情哀戚至极,陡然尖叫起来:“为何!为何你负我至此!”

心死如灰,她终于放弃了挣扎。

眼看着她就要消失在紫光之中,卿浅鼓起勇气走到墨?h身边,她轻声说道:“墨?h,放过她吧。她也不过是一个受欺骗的可怜人。”

听她开口,墨?h没有犹豫,收起了灵力。

女子凄厉地大笑起来,瞬间朝那迷雾深处飞去。

想必是报仇去了吧。墨?h也无意再追,那终归是他们自己做的孽,自然也只能由他们自己化解。

就如同,他与卿浅。

只是,他从未骗过她。

那时,他说他爱她,自然是真的。

后来,他说他恨她,那也没有假。

缘起缘灭,终归只是自己的劫。

他牵着卿浅走出迷雾的时候,霎时间拔云见日,天地清明。

刚走没几步,忽然听到几声清亮的吆喝:“算命算命!上知天界下晓地府,只等有缘人,一算一个准!”

卿浅有些新奇,拉着墨?h循声跑去。

墨?h笑问:“你相信命运?”

“有时候不得不相信命运。”卿浅懵懵地说,“我有很多不明白,总得找人问清楚。”

墨?h忽然有些忧虑,想要止住脚步,那人却已经出现在面前。

对方是一个清瘦的年轻人,坐在山石前,连个招牌都没有。看见墨?h,他似乎有些惊愕:“是你?”

墨?h皱眉:“你是何人?”

那人有些受伤:“我认得你,你居然不认得我!我好歹是——咳咳,两位算命么?”

墨?h道:“我想算的很简单——你出现在此,有何目的?”

年轻人心中暗暗叫苦,心想果然不好对付,忙转向卿浅,笑眯眯地问道:“这位美人,你想算些什么?”

卿浅看了看墨?h,半晌后才开口:“我一直都很想知道——我是谁,他是谁,我们的孩子又是谁的!”

我们的孩子?墨?h不由得微微怔住,这是否表明她已经不再排斥自己甚至潜意识里接受了自己?

不论答案如何,他都不会放弃她,哪怕结局只是无尽心痛。

听到这么高难度的问题,年轻人咽了咽口水,苦着脸转向墨?h:“还是先给你算吧!”

墨?h冷着脸,不置可否。

年轻人装模作样地掐算着,像是陷入神思。

卿浅笑着说道:“难道你自己有何目的,还需要算出来?”

年轻人不得已地睁开眼睛,忽然间就眼泪汪汪:“其实……其实是这样的……那是寒冬腊月的一个夜晚,我孤身一人流浪在凄清的大街……”

墨?h冷冷打断:“讲重点。”

“好吧简单来说,就是我‘误食’了一只怪兽,从此以后只要一见到美人,就会显出狼面人身。”年轻人可怜兮兮地说,“害得美人们全部都被吓跑甚至吓死,而我‘衣冠禽兽’的美名也渐渐传开,再也没有美人愿意亲近。”

说话的时候,他不断地偷偷欣赏卿浅,不知不觉竟然真的变成了狼面!吓得卿浅赶紧躲进墨?h怀里。

年轻人苦笑着说;“我在等一个高人,能够救我于水火!这里是魔界阴寒之地,能够安然走出,自然是修为非凡!”

“能够在这里安然等人,想必还不需要别人‘解救’吧!”墨?h眸中一寒,逼问道,“究竟是谁派你来的!”

“我不能说!不过,我劝你放下心中执念,不要越陷越深!你若执意踏遍六界极地,找回的只会是劫难!”年轻人难得地凝重起来,“我从未失算。你若想渡劫,就只有归位听命。”

墨?h不再多问,牵着卿浅转身离去,只留下身后人痛心疾首的呼喊:“喂!算命要钱的!”

墨?h拿出银子,往后抛去,却听到一个熟悉的声音蓦然响起:“这银子给我买酒多好!就当是你孝敬我的吧!”

墨?h转过身,对着那洒脱的人影作礼唤道:“师叔。”

这抱酒狂饮笑容不羁的中年男人,自然就是墨?h的师叔。

师叔掂量着手中银子,满意地说道:“真不愧是我的好师侄!”

年轻人嘀咕道:“分明就是我的!”

师叔斜了他一眼:“你可以退场了。”

“老大!好歹我也是‘知名人士’,虽然名气没你们高,但好歹留个面子吧!”

“怎么,不想要解药了?”

“你逼我吃下那怪肉,然后逼我在这里等人,你还许诺任务完成就可以教我半招!你可是有身份的神,不会想抵赖吧!”

“这也叫任务完成?若不是我察觉有妖孽作怪,来此查探,你就这么把他们两个给放走了!”

师叔懒得再看他那狼面上无辜的小眼神,一挥手就把他给扇飞了。

墨?h这才开口:“师叔,我知道是你。我说过,无论结局如何,我都一定要救她!”

师叔却别有用意地笑着:“我的好师侄,这才两日不见,你就被折磨成这样!看你面犯桃花,一定是被憋坏了吧!”

墨?h顿了顿,无奈地想,你真的是我师叔么!

师叔在怀中摸索半天,终于摸出一本书:“这是上古秘籍,你们两个按照上面修习,说不定会有所帮助。别再说我不是你师叔了!”说着,将那秘籍塞给了卿浅,“你好好看看,不要偷懒!”

卿浅收好秘籍,感激说道:“虽然不明白你们说什么,不过很感谢师叔多次相助!”

“你肯随他叫我一声师叔,说明事情还不至于太坏。我也没想过救你,只不过是偶然路过,顺手而已!”他说着,挥了挥手,“买酒去!下次可别再让我偶然路过!”

正要走,意味深长地看了一眼墨?h:“师侄,你可要保重啊!毕竟正值盛年,忍无可忍就无须再忍,千万不要憋坏了自己!”

墨?h再次望天,再次怀疑他是不是自己的师叔!

担心他会再次说出什么难堪之言,墨?h对他说了声‘告辞’之后,就拉着卿浅匆匆走开了。

师叔促狭地笑着,摸了摸胸口,再次摸出一本书。看着上面的《上古秘籍》四字,他一拍脑门。完了,居然不小心把美人送的某‘蜜籍’送了出去!

看来,很快他又得‘偶然路过’了!

( 诱仙欢 )

推荐热门小说诱仙欢,本站提供诱仙欢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诱仙欢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xiangyeyuchao.com
上一章:第二章 水中妖男 下一章:第四章 春宫秘籍
热门: 宿敌他偏要宠我[穿书] 总裁老婆是随手拉到的 祖传中医龙凤决:桃色医仙 前妻修罗场 这个柱吃了烫嘴 在古代上学的日子 沃土:乡村熟妇 信息素依赖症 两大豪门争着让我继承家业 情陷野山村